『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汉当更强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三百二十七章 告一段落

[字数:5896 更新时间:2019/7/11 7:34:00]




  虽然非常遗憾的错过了一个重创乃至歼灭刘老三主力的机会,不过在刘老三无耻扔下西楚军偏师开溜之后,汉军还是彻底扭转了南线战场的被动局势,原本有希望长时间牵制住南线汉军的西楚军偏师,突然处于了极度被动的状态,同时还连撤退都十分困难,一旦失去了营垒保护,肯定会被南线汉军前堵后追,有覆灭之险。

  在这样的背景条件下,统领西楚军偏师的共敖只能是做出明智选择,一边组织军队死守营地,一边派人返回荥阳主战场求援,请求西楚军主力分兵增援自己,或者接应自军撤退。

  汉军这边的情况当然完全相反,才刚确认了南阳军已经逃远,龙且和郑布二将马上就向项康进言,建议抓紧时间发起进攻,抢在敌人援军到来前攻破西楚偏师的营地,彻底歼灭南线的剩下敌人。——当然,把握并不是很大。

  让龙且和郑布意外,项康仔细盘算之后,不但没有采纳他们的建议,还向他们问道:“龙将军,郑将军,如果我们全力攻打西楚贼军的偏师营地,有没有把握在他们的援军赶到前攻破营垒,把他们歼灭?”

  “这个……。”龙且和郑布都不敢打这个保票,只能是老实回答道:“把握不是很大,只能说是尽量争取。”

  项康点了点头,又向龙且和郑布问道:“如果你们现在处在我阿兄西楚王的位置上,看到共敖兵单有被我们南线偏师歼灭的危险,你们会怎么做?是增兵南线,继续和我们嵩山一带对峙?还是派出援军把共敖接应救走了事?”

  低声商议了几句后,由郑布开口答道:“大王,如果现在是我们处在西楚王的位置上,我们肯定会选择把共敖接应救走了事。原因也很简单,没有了南阳军帮忙运送粮草,西楚贼军要想继续和我们在嵩山一带对峙,就只能是从颖川北部运送粮草到嵩山战场补给军队,不但路途漫长,还尽是普通道路,没有任何水路可依,转运十分困难,对长时间对峙十分不利。”

  “那我们就没有必要争取歼灭西楚贼军的偏师,没有太大把握,距离又太近,一旦西楚贼军大举来援,我们还有可能反胜为败,给了西楚贼军乘机和我们决战的机会!”

  斩钉截铁的否决了强攻西楚军偏师营地的建议后,项康又说道:“最好是想个办法,用西楚贼军的偏师做诱饵,引诱我阿兄带着西楚贼军的主力过来和我们继续在嵩山一带对峙,如此既可以增加西楚贼军的粮草消耗,又可以让我们在荥阳战场的主力缓一口气,不至于接连苦战恶战,增加我们主力的伤亡。”

  “大王高见,但是我们怎么才能把西楚贼军的主力诱来嵩山对峙?”郑布有些担心的问道。

  “把我的旗号亮出来,让西楚贼军知道我已经到了嵩山战场就行了。”项康十分轻松的说道:“我阿兄现在最巴不得和我决战,听说我到了嵩山指挥我们的偏师作战,肯定会亲自带着主力来和我拼命,这样就可以达到我们的战术目的。”

  郑布和龙且将信将疑,有些不太敢相信项羽能够冲动到这个地步,为了捞到一个决战的机会,会把西楚军主力拉到对他们运粮十分不利的主力战场。但是项康既然已经拿定了主意,十分信服项康的郑布和龙且也不敢反对,只是依照项康的命令,一边正式亮出项康的旗号,一边分兵到西楚军营地的背后立营,切断西楚军偏师的撤退道路,逼着西楚军主力采取行动增援或者接应他们的偏师。

  不用说,看到项康张牙舞爪的汉王旗号突然出现在汉军车辕亭大营,又听到汉军将士不断呐喊的大王万岁口号,西楚军偏师上下当然无一不是大吃一惊,全都不知道项康究竟什么时候跑到的嵩山战场。而与此同时,项康还派遣使者公开与西楚军偏师联系,要求共敖立即率领西楚军偏师放下武器投降,并威胁说如果共敖不听,汉军就要彻底歼灭西楚军偏师!

  形势还没有到无法挽回的地步,共敖当然是断然拒绝了汉军使者的劝降,同时再次派出快马返回荥阳主战场,向项羽报告项康已经亲自到了嵩山战场的情况,请求项羽抓紧时间赶紧给自己派来援军。

  和项康预料的一样,共敖的急报送到项羽的面前后,原本只是打算派兵接应共敖撤退的项羽果然改了主意,临时决定亲自率领六万精锐取道京县南下,赶来嵩山战场与自己的败类堂弟决战。范老头和蒯彻等人听了叫苦,忙都说道:“大王,千万不要冲动,项康逆贼故意在嵩山战场亮出他的旗号,摆明了是想引诱你去嵩山战场和他决战,到时候他只要来一个死守不战,把我们拖入僵持对峙,我们的粮草供应很快就会出现问题,让我们空劳军力,最后还只能是被迫撤兵。”

  “那个逆贼如果死守不战,本王就强攻他的营地!”项羽的回答豪气万丈,说道:“本王就不行了,他在车辕亭的临时营地,能比敖仓和广武大营更坚固!”

  言罢,项羽坚决不听范老头和蒯彻的劝阻,立即安排了自己最信任的曹咎率领主力留守鸿沟大营,坚持带着六万精锐取道京县南下,走山间小路气势汹汹的赶来找自己的败类堂弟拼命!

  项羽当然严重低估了汉军的斥候能力,他率领的六万精锐才刚翻过京县南面的山林,项康就已经收到了汉军斥候的探报,然后项康连眼皮都不眨一下,马上就撤回了包围西楚军偏师的汉军,集中兵力于地势险要的车辕亭坚守营地,宁可给西楚军偏师乘机撤走的机会,也死活不肯给项羽和自己决战的机会。

  事情到了这一步,原本项羽只要乘机撤回共敖的偏师,就可以不必和汉军在嵩山一带长时间对峙,然而项羽却不肯错过争取和自己败类堂弟决战的机会,坚持还是带着六万精锐来到了嵩山战场,与自己的偏师会师一处,然后毫不犹豫的向相对不够坚固的汉军车辕亭大营发起正面强攻。

  又是无数的腥风血雨,在项羽的亲自指挥下,八万多南线西楚军轮番上阵,不断强攻汉军车辕亭大营,项康则指挥汉军将士全力死守,凭借着地利和营防工事与自己霸王堂兄苦苦抗衡,即便营地几次告急,项康也死活不肯后退一步,还多次亲临第一线指挥督战,以此鼓舞士气,振奋军心。

  最终,靠着坚定的决心和汉军将士的浴血奋战,南线汉军始终还是顶住了西楚军的猛烈进攻,坚持到了西楚军的粮草补给出现问题,迫使项羽不得不重新考虑是继续和汉军在嵩山再打下去,还是撤回鸿沟战场就粮,继续从正面攻打汉军?

  项羽喜欢蛮干的狗熊脾气大家都知道,商议期间,项羽当然是更加倾向于强攻汉军的车辕亭营地,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噩耗突然传来,已经坚定站在西楚军一边的赵相张耳突然派人送来急报,说是汉军偏师周叔所部,已经在晋阳大破代晋翟联军,还同时干掉了章邯、董翳和司马欣三个项羽的忠实追随者,随时都有可能进兵井陉,杀入西楚军的盟友赵国境内!

  收到这个消息,强悍如项羽都难免是脸上变色,惊讶说道:“怎么可能?周叔那个连周市魏豹都看不上的匹夫竖子,竟然能这么快就同时攻灭代晋翟三王?!”

  “项康逆贼识人啊。”范老头叹道:“当初在彭城,魏豹把周叔匹夫赶走,项康逆贼扔下军队单骑追赶,我们所有人,包括武信君在内,全都觉得那个逆贼是在小题大做。现在才知道,这个奸贼是看准了周叔匹夫有大将之才,所以才不惜代价挖魏豹的墙角,周叔这个匹夫,如今也终于为他发挥巨大作用了。”

  项羽重重的哼了一声,道:“也就是山中无虎,猴子称王,周叔那个匹夫如果敢和本王正面对决,本王一只手就能捏死他!”

  “可惜人家就是不给你这个机会。”蒯彻先是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然后才说道:“大王,项康逆贼现在的战略已经很清楚了,就是正面坚守,在侧翼发展进击,我们如果继续一味的强攻下去,恐怕只会彻底落入项康逆贼的陷阱,给了他乘机剪除我们羽翼削弱我们助力的机会。我们最好的办法,还是也赶紧调整一下我们的战略方针,不要在战略方面彻底落入被动。”

  “言之有理,老夫也是这个意思。”范老头难得附和蒯彻,说道:“大王,对于赵国的问题,我们千万不要等闲视之,如果我们对赵国的问题置之不理,那么要不了多久,只要周叔那个匹夫从井陉进兵赵国,赵国的后方告急,张耳和赵歇就只能是撤回他们的军队去救本土,到时候汉贼在河内郡的压力大减,就可以心无旁骛的全力应对我们的主力,让我们在三川战场更难取得突破。”

  项羽只是喜欢蛮干,却并不是连半点战略眼光都没有,又重重的冷哼了一声后,项羽还是问道:“那应该怎么办?”

  蒯彻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大王,说一句你肯定不爱听的话,我们最好还是不要在嵩山战场硬耗下去了,嵩山这一带距离我们的粮道太远,粮草补给太过艰难,硬耗下去很难有把握取胜。”

  “最好的办法,我们还是赶紧撤回鸿沟就粮,一边与汉贼主力正面对峙,耐心等待战机出现,一边做好抽调军队增援赵国的准备,让赵歇和张耳可以放心帮着我们的河内偏师继续攻打河内汉贼,待周叔匹夫出兵赵国时,我们就立即出兵增援赵国,到时候只要顺利干掉汉贼的晋地偏师,我们就可以尽握中原战场的主动权,攻灭汉贼,也可以易如反掌!”

  项羽阴沉着脸不说话,只是去看范增,范老头会意,忙说道:“大王,蒯大夫所言极是,汉贼实力不俗,绝非短期可破,最好的办法,我们还是在正面和他们的主力对峙,用偏师和汉贼的偏师决胜,只要我们的偏师得手,进兵汉贼后方就是一片坦途,到时候再想攻灭汉贼,就可以轻松许多。”

  项羽盘算,许久才说道:“为什么一定要等周叔匹夫进兵攻打赵国?为什么我们不能主动出击,直接干掉汉贼的偏师?”

  “大王,井陉那条路太危险了,主动出击,除非是你亲自出马,否则派谁去都没有这个把握能够打败周叔匹夫。”范老头苦笑回答,又赶紧说道:“不过大王放心,周叔那个匹夫为了替汉贼主力分担压力,肯定会主动向赵国发起进攻,绝对不会长时间按兵不动,所以我们只需要耐心等待,就一定能等到周叔匹夫主动上门送死!”

  又盘算了许久,考虑到在嵩山战场运粮的确太不方便,项羽这才无比勉强的点了点头,说道:“也罢,就先撤回鸿沟去,然后再商量怎么抽调军队增援赵国吧。”

  蒯彻和范老头一起松了口气,赶紧一起恭维项羽决策英明,高瞻远瞩。但是事情还没有完,迟疑了一下后,蒯彻又向范老头说道:“亚父,关于南阳王那边,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高见?”

  范老头白了蒯彻一眼,心说你自己明明有主意,凭什么一定要老夫帮你开口?然而出于职责,范老头酝酿了一下之后,还是小心翼翼的对项羽说道:“大王,关于南阳王的问题,我们最好也是慎重对待,老夫觉得,不妨考虑一下给他增派援军,帮着他……。”

  “给刘季那个匹夫增派援军?”项羽大怒打断,咆哮道:“那个匹夫故意一触击退,差点害死我们的两万偏师,本王不找他算帐就算了,还要本王给他增派援军?”

  “但是刘季匹夫现在也无比关键啊。”范老头十分无奈的说道:“他故意一触击退,是很可恨。但是没办法,他现在对我们也十分重要,如果眼睁睁看着他被英布打败,英布那个匹夫肯定是从南阳直接北上颖川,和项康逆贼的主力会师一处,彻底扭转中原战场的形势。只有分出部分兵力,帮着刘季匹夫收拾了英布,让他可以腾出手来给我们帮忙,这样才对我们最有利啊。”

  “只要刘季匹夫能够打败英布。”蒯彻赶紧补充道:“我们甚至不需要他直接出兵北上增援,只需要他钉在项康逆贼的背后,项康逆贼就绝对不敢继续从后方抽调兵力增援中原战场,为我们削弱无数的阻力。”

  还是那句话,项羽并不是一点战略眼光都没有,铁青着脸盘算了许久后,项羽还是勉强点了点头,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道:“先撤回鸿沟战场再说吧。”

  就这样,在嵩山战场折腾了二十多有他在一道:“正面战场已经基本稳住了,接下来就看周叔、英布和彭越他们的了,相信他们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