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崇祯窃听系统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714 随便玩

[字数:4143 更新时间:2020/1/13 8:49:00]




  事实上,阮福濒其实也是在后悔。早知道明国皇帝只派出骑军的话,他也肯定会派出战象部队。在大军面前杀败明军,绝对是非常涨士气,扬阮军的威风的!这对于后续打败明军之后,就算南北再起战事,都是有影响的。

  他正在后悔着时,忽然,就看到战场上局势突然有了变化。

  只见那支明国骑军中,有一队队的轻骑突然加快了速度,越过铁甲重骑先一步迎向正在冲锋的战象。距离接近之后,不但没有再加速借助马力冲锋,反而开始减速,最终甚至还停了下来,排成一排排的,就挡在战象冲锋的路上。

  “这些明军到底搞什么鬼?”阮福濒非常地疑惑,定睛细看,顿时,他的脸色一变,因为他发现这些轻骑的特别之处了。

  事实上,等到这个时候,别说他了,就连郑梉,也已经发现问题了。不过他们都还是有疑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他隆王还活着,能看到这一幕的话,绝对会大叫起来,喊着赶紧让战象别冲了。

  只见那队明国轻骑,从马背挂钩上摘下一杆长长的火枪。一开始的时候,郑梉等人都以为是明军特制的长枪,用来冲阵用的。可到此时,才发现原来是火枪。

  明军将士们从马脖子那掏出一个钩子,那长枪就挂在那钩子上,伸出很长的枪管,直指安南军队的战象这边。枪柄握在明军将士的手中,手中有个火折子,已经在燃烧。

  很显然,就等战象再近一点,他们就会点燃火枪开火。

  如果是一般火枪的话,郑梉根本不会在意。他当然已经试过,战象身上的披甲,普通火枪的伤害很小。可是,如今看那火枪之大,他就有点没底了。

  在洞吾战场上,如果没有阎应元这个神箭手的关键发挥,明军就会被洞吾的战象造成很大的伤害,而原因,就是机动性很强的抬枪不够的原因。

  有过这么一次教训,崇祯皇帝来打安南的时候,又怎么可能没有准备。不但多调拨来了一些抬枪。并且也让抬枪上了战马。原本由两人来开火的抬枪,也可以一名骑士,借助马背来开枪。当然了,这种情况下开枪的话,准头就比两名步卒开火要更差了。甚至可以说,就根本没有准头了。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些抬枪骑兵就并排起来,就在阵前等着战象冲得够近的时候,才会集火射击。用数量来弥补准头,从而给敌人造成致命打击!

  近了,近了,更近了……

  “呯呯呯……”

  抬枪声音远比普通火枪要响,几排抬枪轮流发射之下,哪怕战马受过训练,也都受到了惊吓,一下躁动了起来。

  只是听到这个声音,远处的郑梉心中暗道要糟的同时,就看到他派出去的二十多头战象,就犹如撞到了无形的绊马索上一般,前冲着倒在地上,因为惯性的原因,还滑出了很远。

  不管是战象,还是战象背上的象兵,就算没死,也摔得差不多了。

  这情况的突然发生,顿时就吓到了所有的安南军队。很多人都搞不明白,怎么一下子战象就都没了,不是明军的火炮没有上来么!

  跟在战象后面的安南军队,对他们来说,战象是他们最大的心理依仗,跟在后面冲锋,那心中就什么都不怕。可突然之间,战象都死在了他们的面前,顿时就傻眼了。一时之间,他们中很多人都忘记了要继续冲锋。

  他们傻了,明军这边可没有傻。铁甲重骑已经加速,又重新越过了那些抬枪骑兵,猛地冲向那些发愣而乱了的郑军之中。

  这支郑军,没错,确实是有精锐。可这精锐,也只是相较于安南军队而言的。能对付铁甲重骑的,是战象部队。没了战象部队,就算是排列紧密的长枪兵,被铁甲重骑撞上了,那也得被撞开。就更不用说,这些郑军其实压根就没有想过,他们还要防御明军的铁甲重骑。

  于是,昨是屠杀,那还有谋求结阵对抗的意思,连忙转身就跑了。因为他们知道,如果结阵对抗的话,就只会引来明军铁甲重骑的重击,那会死得很惨。

  在郑军两边的莫军和阮军一见这个情况,吓得那还敢交战,也连忙往回跑,就怕明国的铁甲重骑冲过去。

  这一次,大明骑军并没有恋战,驱赶了一阵败卒之后,也没有去追杀其他两支安南军队,就绕了个弧度之后返回河口城了。

  “大明万胜!”

  “皇上万岁!”

  “……”

  明军的欢呼声随之响起,声音很大,传得很远,迎接骑军同袍的凯旋。

  而安南军队这边,却是完全相反了。他们的头目也好,底层军卒也罢,一个个脸色难看得要死!

  安南盟军对阵大明军队,所依仗的是他们的兵多,有战象部队,另外就是西夷的火炮了。

  然而,从昨,安南盟军的每一张底牌,都被明军这边轻松破解了。这一次的战事,最终的结果会如何,安南盟军这边,从头目到最底层的军卒,全都没有了信心。

  前景不妙,也消耗他们之间的信任。

  战事刚结束,郑梉就立刻传令召开军议,刚一开始,他就气势汹汹责问阮福濒和莫敬宇这两边,为何败退卖他郑军,刚才的机会,他们就应该从侧面断明国骑军的后路,一举歼灭这支明国骑军的?阮、莫两家到底是不是真心想联盟的,是不是想看着他郑军损兵折将,然后偷袭他……

  愤怒地他,巴拉巴拉地吼了一阵。

  然而,不管是阮福濒还是莫敬宇,又不是他的手下,凭什么受他的气,立刻开口反驳,说明国骑军来去如风,你郑军败得太快,他们怎么可能再去断明国骑军后路……

  如果说原本三方主帅是面和心不和的,这一次,崇祯皇帝下旨骑军只打郑军一路的打法,就让他们把彼此之间的不和全都暴露了出来。

  这种情况其实很好理解,当初打建虏的时候就有过。打败仗,谁都心情都不会好,败仗的责任,没有几个人会主动承担。彼此之间原本就是死敌,虽然因为外部压力而暂时携手合作,可那裂痕却是不会消掉的。就算这一次不是彼此埋怨,那也总有一次会彼此埋怨。

  这一次的军议,几个安南头目的心理压力太大,有点崩溃,互相发火,不过好歹还有一点理智,最后没有撕破脸,只是不欢而散。

  崇祯皇帝坐在河口城里的太师椅上,闭目养神,神态轻松,就好像城外压根没有敌人大军一般。不过实际上,他是在欣赏几个安南头目的争吵,最后又看到他们不欢而散。

  当,他们是有退路的,肯定不是来搏命的,因此,不可能冒着明军火炮的轰击来还击的。

  对于这个情况,郑梉等人虽是不满,却也没法苛责,要不然,这些西夷拍拍屁股一走的话,就没人对付明国火炮的轰击了。

  战事打成这样,局势其实已经很明显了。不过郑梉等人是没有退路,只能僵持在这里,抱着一丝幻想,希望会出现转机什么的。

  可他们却不知道,实际上,崇祯皇帝这边,还有一张底牌没有打出来。他不主动进攻,就是在等着这张底牌。因为有qie.听 系统的存在,也能让他清楚地知道情况。

  就这么僵持了一个多月之后,安南盟军的士气已经非常低了。可对他们来说,又来了个雪上加霜,压倒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发挥了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