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战国万人敌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八十二章 宋国大危机

[字数:4840 更新时间:2019/9/11 9:15:00]




  徐国原本的核心地区,是围绕泗水和淮水建设的,巅峰时期,江淮几十个国家都尊徐国为盟主,徐国也是为数不多曾经称王的国家。

  只是称王一时爽,事后死全家,最早下刀子的就是楚国。

  当时楚王跟周,楚国就配合了周王朝的行动,徐国被牵扯了一部分兵力之后,主力直接被楚国吃掉,三战全军覆没,最后直接亡国。徐国上下,曾经风光无限的君臣,都被活活饿死在了徐国都城中。

  楚国没有接受徐国君臣的投降。

  因为想要吃掉徐国,在当年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楚国相当务实,干掉徐国精英之后,烧杀抢掠了一把,直接把徐国的文明都打成废墟。

  这也是为什么徐国虽然名头还在,但传到如今,却只有头衔,其余的,一概都是拿不出手的。

  徐国后来的有识之士,想要恢复徐国的祭祀传统,还得前往宋国、陈国、蔡国的国家图书馆,通过不同的文献比照,才能恢复一二。

  久而久之,这个事情也就不了了之,徐国也从东方霸主级大国,退化成了部落联盟状态。

  国内城邑几乎就是互相独立,只是大家还顶着个徐国名头,实际上就是一国多制,属于国际上的笑话。

  最破落的时候,一度被吴国这帮野蛮人嘲讽到骨子里。

  徐国也不是不想振作,但多年下来,还是一事无成,反而嘲讽脸的吴国越来越强,最后不但过江耀武扬威,还把县邑设置到了淮水以北地区,这种蓬勃发展的大国气象,让徐国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发展到如今,吴国自己成了霸主级大国,而且是楚国不能撼动的大国之一,徐国自然而然地,就到了崩溃的边缘。

  不崩溃也不行,文明退化之后,但凡有点见识的精英,都会离开这个国家,然后在国外寻找机会。

  实际上也是如此,吴国在边境县邑,多的是徐人在吴做官,做到大夫、县师的并非没有。

  因为在国际上已经被边缘化,虽然这种边缘化也不是国际玩家有意为之,但徐国内部城邑都很清楚,徐国早晚要彻底消亡,只是灭亡的形式是怎样的,还要考虑一下。

  原本大概率是被吴国吞并,但是现在因为公子巳的路过,事情就发生了偏差。

  “君上!”

  商丘宫殿中,急匆匆的卿大夫神色焦急,带路的“寺人”也是一脸的惶恐,此刻外间流传的消息,太过惊人。

  到了大殿,都来不及行礼,卿大夫连忙喊道:“君上!大事不妙,吴、晋两国,已分徐国疆土,徐国亡矣!”

  “啊?!”

  子橐蜚原本正在品味一种江阴邑出品的饮品,江阴会馆的人告诉宋国“百司”,这种饮品,叫作“茶”,能够安神清心。

  价钱不菲,所以宋国之中,目前只有宋国之君子橐蜚喝得起茶。

  正因为价钱昂贵,所以子橐蜚震惊之余,也没有把手中的茶水洒了。

  “徐国已亡?”

  “正是!”

  卿大夫老眼泛红,消息传过来之后,急得他不行,此时见到了国君,连忙道,“君上,吴国尽取泗水、钟吾;晋国得宿南、钟离!”

  这年头的泗水是一条要道,直入淮水,然后往东过一段水路,就能进入邗沟。

  可以说,这条水道,就是吴国称霸中原的生命线。有泗水在,吴国只要再沉淀一代人,就能把江北地区经营得跟王畿地区一样,成为货真价实的“王土”。

  现在吴国还是放养模式,重点经营一些关键地区的城邑,野外任由发展,出优良品种最好,出歪瓜裂枣也吃。

  像宋国卿大夫所说的“钟吾”,原本是钟吾国,曾经也是徐国的小弟,被吴国消灭之后,成为了吴国北方的军事重镇。钟吾这个名称还在,国际上也这么叫,但在吴国内部,则是叫钟邑、钟县,先后设置过县邑大夫和县师。

  当初盐城羿阳君姬玄之所以不敢走西线,就是因为这里驻扎着吴国边军,数量虽然不多,可比淮县那边狠辣多了。

  这也是为什么盐城军首先去找淮县这个大城市麻烦,看似淮县是个更难啃的骨头,实际上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只不过吴国吞并这片地区,还缺少点名义,毕竟原先钟吾国这个“国”,还有政治实体存在着。

  现在不一样了,有了晋国这个老牌霸主的承认,早先还保存钟吾国流亡政府的国家,都会直接抛弃他们。

  整个地区,就是真真正正地成为了吴国的一块肉,谁再来觊觎,都没有了任何理由。

  而晋国则是不同,获得的地盘在泗水以西,淮水以北,土地相对贫瘠,但有一个好,刚好卡在楚国的东北门户上,对宋国也非常有威胁,因为宋国东南就彻底暴露在了晋国力量面前。

  晋国占据这片土地之后,宋国在泗水以西的土地,就成了一个狭长的长条,被晋国飞地和逼阳国包夹其中。

  如果逼阳国归附吴国,成为吴国的地盘,那宋国的战略局面,就会出现长驱直入,直接把宋国东南精华抢劫一空,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这也是为什么宋国卿大夫紧张到不行,此时的心情无比糟糕。

  宋国国君子橐蜚虽然骄横,但是不傻,地缘政治上的变化,会产生一系列反应,现在就有一个不是选择题的选择题。

  “逼阳国……势在必得!”

  不多时,宋国诸大夫全部到场,分析了情况之后,有了这么一个共识。

  “吴、晋皆是虎狼之国,两国平分徐国,必有密约!”

  “若晋国设县建制,开辟城邑,我大宋国……危矣。”

  “攻破逼阳国,方有喘息之机!”

  “北地边军,当秘密召回,再战逼阳,须战必胜,攻必克!”

  “吴国李解之佐商无忌,如今就在夏城,会面诸国大夫,以‘赤霞’为饵,诱诸侯反宋而奔逼阳。此人乃奄国之后,唇舌机巧,不可不防!”

  满朝卿士都是察觉到了危机,现在如果不预防,那将来宋国灭亡,就是他们这一代人种下的恶果。

  而且已经是不得不迎难而上,如果逼阳国不拿下,等到吴国领导人换届成功,让新的吴王建立起威严之后,怎么可能放着宋国东南那么大一块肥肉不吃?

  晋国有了淮北这么一块“飞地”,等于就是把影响力直接插入了中原以南,霸主的影响力毕竟高涨,对晋国将来在北地用兵,同样有着更强的号召力。

  甚至还会出现南北夹攻的状况,这种事情一旦发生,就是不可挽回。

  可以说,宋国君臣此时此刻的危机感,都达到了顶峰。

  “诸侯拉拢,不可懈怠!”

  “不拘威逼利诱,此时此刻,当全力以赴!”

  “国中吴人……当如何处置?”

  “切不可激怒勾陈——”

  “是……”

  现在吴国只是要顺利消化原本就吃下去的地盘,没有要对外用兵的意思,唯一的吴国势力,只有江阴子李解一人,他一个城邑,能出多少兵?

  老妖怪既然要安安稳稳完成权力过渡,那就随他去吧,但是要真的刺激到了这个老妖怪,谁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谁不让老妖怪一时痛快,老妖怪就会让谁一辈子都不痛快。

  这么一个任性的家伙,宋国君臣现在还没有被恐惧和焦虑支配理智。

  “此战,关乎我大宋国……”

  有个年轻的下大夫眉头微皱,开口叹了一句,但察觉到这样的话不吉利,于是闭口没有继续说下去。

  但是不说归不说,宋国精英们也心知肚明,事关国运啊,稍有差池,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