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战国万人敌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五十八章 佞臣

[字数:4326 更新时间:2019/7/11 7:35:00]




  姑苏王宫,太宰子起拦住了两个匆忙行走的“内竖”,表情淡然问两个小少年:“为何来去匆匆?所为何事?”

  “太、太……太宰!”

  两个“内竖”连忙行礼,双手交叠在前,低头躬身弯腰,一系列动作极为熟练。所谓“内竖”,就是宫中跑腿帮忙的少年,年龄大多在十五六岁。

  面对太宰子起,两个少年显然吓了一跳,对视了一眼,又畏惧大王的威严,不敢把消息随便透露。

  不过子起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挥挥手道:“老夫辅佐大王多年,也不能乱了法度。这样,你们只要告诉老夫,可是宫外,出了事情?”

  两个少年面面相觑,然后“嗯”了一声,齐齐点头。

  子起点了点头,然后挥手示意他们离开,这两个少年这才又行了一礼,赶紧跑得飞快离开。

  “原来是宫外有变?不,应该不是。或是有要紧流言……”

  想了想,子起直接又返转回去,也没有在意大王还在接见公子巴和嬴剑。作为吴王勾陈的重要大臣,太宰子起在王宫中的随性而为,更显示出他在吴王心中的地位。

  “大王!”

  子起只是略微行礼,这就踩着布履到了前方,看着吴王勾陈问道:“大王,适才可是有消息传入宫中?”

  “瞒不过伯起啊。”

  勾陈须发斑白,但还是能看到一点黑色,他形象威严,双目有神,说话的时候,声音就像是在喉咙中转了一圈才迸发出来。旁人听了,只以为有人在一只大缸中说话,耳边嗡嗡作响。

  “起既为大王爪牙,自当为大王分忧!”

  子起一脸正色,态度极为端正,根本看不出来这是一个巨贪。

  “伯起,适才有人禀报,姑苏有小儿唱‘勾陈没,玄武王’。”

  “嗯?!大胆——”

  子起顿时暴怒,双目圆睁,“大王为何还如此处之坦然?!此等小人行径,当酷刑严惩!”

  “伯起莫急。”勾陈伸手示意子起稍安勿躁,正色道,“此等流言,必有所图,何必为奸佞利用?”

  风轻云淡的吴王,一举一动,就很有魔力一般,让一个暴躁的太宰,直接安静了下来。

  不过,跪坐在前的公子巴和嬴剑,却是脸色骤然一变。嬴剑不知道“玄武王”有什么深意,但“勾陈没”,他可是听得懂的。这种流言,分明就是在咒吴王早死啊。

  而公子巴则是吓得差点心脏骤停,因为吴国当年有“四公子”“六公子”之说,说的是四个或者六个各有才能的公子在强大吴国。而不管哪种说法,公子玄都是其中之一。

  公子玄当时治水,人称“玄武”。当然实际上,姬玄之所以名玄,也的确跟“玄武”有关。先王还在世,逢公子玄出生时,途径白渎遇一只巨型黑乌龟从水中冒出来。

  没有吓先王一跳,反而让先王认为,这是一种瑞兆,所以就给公子玄取名为“玄”,其寓意,就是因为黑乌龟路过的祥瑞之兆。

  后来公子玄长大后,时常辅佐先王治水,这“玄武”的名头,也就更加坐实。

  “玄武王”,在别处或许有别的解释,但是在姑苏,只会认为说是公子玄要成为吴王。

  嬴剑毕竟对吴国了解不多,不像公子巴,他因为常年在吴国讨饭,所以对各大贵族的根脚,都是知道的不少。

  现在一听“玄武王”的说话,差点当场吓尿。

  要知道,盐城县师刚过来黑他们阴乡乡帅一把,转头他们就过来面见大王,接着外边儿传出“勾陈没,玄武王”的流言……

  这他娘的就是要他们去死啊!

  吴王难道不会怀疑,这就是他们两个故意黑公子玄?而且黑就黑吧,居然还把大王给诅咒上了。

  这是什么?!这是罪该万死啊!

  想到这里,公子巴情不自禁地就冷汗冒了出来。

  太宰子起看了看公子巴,又看了看嬴剑,忽然,心头有了想法,面色如常地看着吴王勾陈:“大王,虽是流言,亦当严惩。臣有一言,欲告知于大王。”

  说罢,太宰子起微微躬身,显然是要跟吴王办公的样子。

  吴王勾陈一愣,于是便道:“若如此……”

  沉吟了一会儿,吴王眼神饱含深意看着公子巴和嬴剑:“两位君子,寡人公事在身,再有谋国之论,择日两位再入宫中,同寡人畅谈。”

  公子巴和嬴剑都是心中大喜,连忙行礼道:“大王操劳国事,岂敢叨扰,告退、告退……”

  等“内竖”带着他们离开大殿之后,公子巴和嬴剑都是脚步飞快,生怕后头有人叫他们。

  “伯起有何告之于寡人?”

  “臣以为,此流言,绝非姬巴、嬴剑二人所为。”

  “寡人知晓。”

  勾陈点点头,这两人刚才在大殿中的神情表现,根本不像是能做主谋的。只能说,运气有点糟糕,居然碰上这种事情。

  “还有一事,臣许久之前听门客所言,但未曾求证,故不曾告知于大王。”

  神情似乎有点犹豫,子起低着头像是在酝酿什么,过了一会儿,这才用斟酌的语气道,“听闻淮上‘白羽氏’有鹿邑,鹿邑有瑞兽白鹿。”

  “噢?!”

  勾陈听了,顿时大喜,“如此祥瑞,自当……嗯?!”

  突然,吴王脸色一变,他虽然已经老迈,可威严相当犀利,眉目微变,就让左右内侍惶惶然不敢动弹。

  “白鹿为招聘之礼,已往盐城。鹿邑城主羽尾,有一女名‘嫮’,乃是‘嫮泽’美色。臣听门客言,羽尾早有献女于盐城之心……”

  “当真?!”

  “白嫮此刻,当在阴乡。”

  “所谓美妾为‘野人’掳掠一事,原来如此!”

  啪!啪!啪……

  吴王慢条斯理地拍着身前的案几,然后道:“如此说来,姬玄便无悖逆之心,亦是相差仿佛。白鹿为礼,入贡于盐城,这淮上之主,难道换了人?”

  见吴王进入了状态,表情淡定的太宰子起直起身来:“公子玄镇于淮,乃大吴镇国之庭柱,淮上恣意之事,未必就是悖逆。公子玄只需纳贡白鹿于姑苏,若是谣言,不攻自破;若非谣言……”

  听上去很是秉公办事的一番话,却让吴王勾陈的眼神带着愠怒。

  “伯起。”

  “臣在。”

  “遣使前往鹿邑,询问羽尾。”

  “谨遵王命。”

  太宰子起低身行礼,低着头的时候,露出了一个得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