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明之五好青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六七九章 炮弹面前众生平等

[字数:5873 更新时间:2020/2/12 10:03:00]




  保定城內。

  “都回去,杀敌领赏,临阵脱逃者斩!”

  信王拎着短枪喝道。

  他前方南薰门两旁马道上,那些溃逃的团练正蜂拥而下,几个试图阻挡的士绅被冲得纷纷倒下,其中一个还抱头尖叫着从旁边坠落。混乱中一枚开花弹正中城楼,爆炸的火光中上面瓦砾纷纷落下,下面那些惊恐奔逃的士绅们被砸得一片哀嚎。

  甚至逃下城墙的团练还有不少已经冲向门洞准备开门迎降。

  信王的喊声让他们全都停下,然后愕然地看着信王,话说身上穿着四团龙袍,头上皮弁的信王在这种场合还是很醒目的。

  “大胆,尔等欲降贼?”

  鹿善继看着那几个试图开门的团练喝道。

  他身旁家丁立刻举枪。

  那几个团练回过头,犹豫地看着他们,不过肯定不是害怕,鹿善继身边无非几十个家丁,这边冲下去淹也淹死了,关键是信王这个身份,或者说他身上的四团龙袍还是有一定威慑力的。不过也就在这时候,一枚打高了的炮弹从还有至少两百万两白银在等着他。

  这是山西的晋王,代王,河南的潞王,山东的德王四家拼凑,另外还有抄没了九千岁在肃宁老家的存银,山西和山东送来的捐献,也就是罗一贯动手太早,否则会更多的。

  福王的捐献已经启程北上。

  鲁王和德王的也在路上,据说衍圣公也出了一部分,虽然衍圣公和镇南王是好朋友,但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还是很果断,当然,主要是山东巡抚亲自上门劝说的,为了表示对衍圣公的尊重,山东巡抚还带了五百骑兵呢!

  总之罗一贯搞得大家很郁闷,他要是能晚半个月动手,至少还能再翻一翻。

  “将军,这是伪大学士鹿善继!”

  两名团练拖着受伤的鹿善继走到李自成跟前说道。

  后者只是腿上挨了弹片。

  九斤开花弹威力很小,毕竟黑火药的,这时候生铁炮弹能铸造出空心圆球已经很高端了,什么装药系数之类就不考虑了,二十斤臼炮威力还凑合,但九斤的也就是意思一下而已,爆炸后也就十几块弹片。其实这时候这种级别开花弹主要用处也就是吓唬人,尤其是吓唬骑兵的战马,说到威力就呵呵了,鹿善继除了右腿挨了弹片外,其他并没受真正伤。

  “逆贼!”

  他高傲地啐了口唾沫。

  他还是很有骨气的,说到底也是敢面对建奴玩死守的。

  “砍了他!”

  旁边警卫旅旅长愤慨地说道。

  “算了,好歹也是个三品官,还是留着明正典刑吧,捆起来送京城,锦衣卫会好好伺候他的。”

  李自成说道。

  “那这些人呢?”

  那团练颇有些失望地看着后面被押过来的士绅们。

  后者就一片鬼哭狼嚎了。

  这些实际上就是保定附近主要世家大族的首领,这里可有的是这样的,面对杨信他们也算同仇敌忾,比如已故兵部尚书郑洛家,阎鸣泰家,傅家,郭家等等一帮地头蛇们。他们都已经被信王任命了官职,作为保定城防的主力,这些团练都是他们掏钱招募,光阎鸣泰家就出了十万两,但现在却全都沦为阶下囚……

  好吧,不只是阶下囚。

  “吊死!”

  李自成一指路边那棵保护了信王的大树说道。

  鹿善继的确不能杀。

  好歹那也是三品大员,而且一直作为孙承宗亲信,在朝廷也是一号重臣,李自成无非也就是镇南王的一个亲兵,奉镇南王的命令充当他走后的监军而已,杀三品大员这种事情还是不能擅自做主。但这些人就不一样了,这些人的官是信王封的,在朝廷那边就是些毫无意义的伪官,这种伪官就像猪狗一样随便杀,杀是一种态度,他这边不放开手杀人,怎么让老百姓相信,他们可以放心大胆地起来打土豪。

  那些团练们瞬间爆发出欢呼,很显然等待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

  那些士绅们傻眼了。

  他们看见李自成没杀鹿善继,原本还以为这个家伙对他们这些都有功名的文曲星们还有点尊重呢,却没想到这也是个恶贼……

  “你们干什么,你们不能杀我,我祖父是尚书……”

  其中一个尖叫着。

  但就在同时,一名团练毫不客气地一枪托抽他脸上,在他的惨叫中直接把他按倒,旁边的同伴一拥而上,直接就把一根绳索给套在脖子上。这位尚书之后拼命挣扎尖叫着,但丝毫不能阻止这一切,然后一个团练把绳索扔过了一根足够粗的树杈,十几个团练一拥而上拽着绳索开始喊号子。

  “我爷爷,嘎……”

  尚书之后尖叫着。

  然后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伴随那些团练的整齐拽动,他的身体挣扎着向上升起……

  “还你爷爷呢,就是你祖宗们都来也没用了!”

  李自成鄙视地说道。

  下一刻那些团练们就像扑向羊群的饿狼般扑向了那些士绅们,在他们的挣扎尖叫中,一个个拿枪托直接拍翻在地上,然后找来绳索套上,紧接着在路边寻找他们各自喜欢的大树开始往上挂。

  李自成没再耽搁,催动战马沿着笔直的大街向前。

  他身后那些火枪兵蜂拥而入,连同倒戈的团练们一起冲向一条条街巷,就在同时城內早就迫不及待的贫民们也欢呼着涌出,拿着棍棒锄头铡刀之类加入到了这场狂欢中。这些正在挂起的士绅们让他们彻底放心,他们知道进城的这支队伍鼓励他们行动起来,然后更多官员和士绅被拖出来,在那些百姓们狂热的欢呼中一个个挂上了大树,整个保定城內开始了彻底的清洗,道。

  话说他的身体素质还是不太适应这种严峻形势,被王承恩拽着一路狂奔的他已经快要喘不上气了。

  “大王,如今咱们是在逃命,没工夫喘口气,不跑以后也就用不着喘气了,如今兵荒马乱,那杨信的党羽正好可以害死您,左右就是死在乱军中,陛下那里也说的过去。”

  王承恩拽着他焦急地说道。

  这时候的确是弄死信王的好机会,刚才要不是他反应快,这时候恐怕信王已经不幸被误伤了,然后镇南王可以很伤心地告诉皇帝,他弟弟不幸被那些不懂事的团练误伤,镇南王正在调查是谁开的枪。

  “张凤翔呢?”

  信王这时候才发现,之前跟着他一起的张凤翔不见了。

  话说后者还带着上百亲兵呢!

  而且原本就跟在他后面的,鹿善继带着亲兵在前,张凤翔带着亲兵在后,他们一起前往南熏门,准备指挥团练死守保定,他刚才光顾着满腔热血了,并没注意到后面情况,毕竟一支近两百人的队伍,在街道上也拖得很长,但现在想起来似乎张凤翔并没带着亲兵到战场上。

  “大王,您还信他们呢?

  奴婢这些日子是如今败了,就算胜了您也不过是被他们当傀儡,如今败了自然大难临头各自飞。

  您还以为他们真是忠臣?

  鹿善继倒是个忠心的,奴婢也没想到,可张凤翔肯定不是,他劝您留下来不过是想让您在前面挡枪,您死守保定,杨信的党羽都来围攻您,他老家那边就不至于来不及反应了。

  您怎么还指望他?

  他如今要是跟着咱们,奴婢还怕他害死您去向杨信邀功呢!”

  王承恩爆发般说道。

  信王悲愤地瘫坐在地上,靠着后面墙壁喘着粗气,不得不说他这一他为他的大王也操碎了心。

  “如今该如何?”

  信王黯然地说道。

  “大王先把龙袍脱了,奴婢出去给您找身衣服,不能穿着这个露面。

  咱们先找地方躲起来,再找机会逃出城,然后在附近藏几他也不怕会引起杨信的不满,说到底他和杨信关系不一样,只要他肯带着您进宫或者到科学院去见陛下,那您也就没有性命之忧了,陛下会护着您,最多就是关起来。不过要是奴婢猜错了,那也就只能到九泉之下继续伺候您了,总之咱们得赌一把,剩下就听除此之外也就是继续逃亡,逃的越远越好,最好逃到四川广西这些地方去,从此奴婢伺候着您隐姓埋名找个小村庄躲一辈子。

  奴婢身上还藏了些银票,咱们这辈子衣食无忧也够了。”

  王承恩说道。

  他还是很精明的,实际上他一直都防着会有这样一道。

  他真不甘心啊!

  他才十六,他不想下半辈子就那么混过去。

  “大王,您就别胡思乱想了,他们斗不过杨信的。

  再说他们也未必会真的和杨信斗下去,您去了要么最后还得逃跑,要么他们就把您卖了,如今咱们就俩人逃过去,他们就说您是假的,直接给您杯毒酒,事后杨信还少不了赏他们好处。”

  老王崩溃一样说道。

  就在这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紧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带着大批士兵惊慌地跑进来,信王和王承恩愕然抬头,后者也愕然地看着他们,不过随即脸上的表情就变成了惊喜……

  “大王,老臣可找到您了!”

  张凤翔喜出望外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