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明之五好青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六五一章 信王之野望

[字数:6388 更新时间:2020/2/3 12:17:00]




  信王……

  信王正在逃亡中。

  夜晚的寒风中,穿着一身旧青衫的信王殿下,战战兢兢地看着他身后不断走过的青壮,而此刻陪伴他的只有王承恩。

  他们身后远远可以看见的德胜门在炮火中明暗不定。

  林丹汗的大军正在连夜强攻。

  这位大明顺化郡王,总计带来了四万大军,两万五千察哈尔骑兵,一万五千杂牌,包括朵颜苏布地部,被吞并的东土默特部分属民,甚至还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土匪。长城外的热河群山中,常年游荡着上万土匪,这些人没法搞清身份,关内逃户,逃亡的牧民,逃兵,总之乱七八糟,这些人因为林丹汗的南下,基本上都被吸引进他的队伍。

  这支庞大的骑兵军团在顺无人入眠……

  “大王,如今咱们还有何处可去?”

  王承恩说道。

  “若此时我进宫……”

  信王欲言又止。

  “大王,此时您别说见九千岁,就是皇宫您都进不了,之前奴婢劝您之时尚有一线生机,但如今就没有一丝生机了。别说九千岁和皇后不可能在此时放过您,让太子登基多变数,就是曹文耀和许显纯手下那些,也不会让您活的,您此时公开露面,不出一分钟就得被害死。此时若依奴婢唯有找个隐秘处躲起来,再找机会去孙阁老那里碰碰运气,若运气好,孙阁老说不定能救咱们,若运气不好,奴婢也就只能在黄泉路上继续伺候您了。”

  王承恩说道。

  之前是之前,之前还有挽回的余地。

  现在还有个屁啊!

  现在皇帝已经再次昏迷,估计是撑不过去了,就是气也差不多气死了,而张嫣有曹文耀和许显纯这些人的武力支持,那么太子继位是毫无悬念的,但既然太子继位,那么信王这个野心勃勃而且已经动了手的叔叔就必须弄死了。

  也不用公开动手。

  这时候只要信王一露面,紧接着就会被自杀的。

  倒是孙阁老那里多多少少还有一线希望,但也仅仅是一线希望而已,因为这取决于孙阁老是否想继续斗下去,如果孙阁老选择了屈服,那么第一件事也是卖他们,总之……

  “这些逆贼!”

  信王殿下悲愤地哀叹……

  “快,抓住他!”

  蓦然间一声高喊。

  信王殿下吓得一哆嗦,王承恩急忙把他推进阴影,紧接着一个熟悉的面孔带着几个家奴惊恐地跑过,随即他们身后骑警出现,马背上的骑警手中短枪纷纷喷出火焰。这几个人惨叫着倒下,很快骑警冲了过来,如狼似虎般下马把他们按住,重伤没有医治必要的直接一锏敲死,包括那个他们认识的在内只是轻伤的,统统铐起来拴在马后面。为首骑警很随意地往信王藏身处看了一眼,王承恩护住信王趴在阴影深处,靠着一颗大树遮挡住身体。

  那骑警随即转过头,和他那些手下带着战利品离开。

  信王二人长出一口气。

  “是怀柔伯。”

  王承恩小心翼翼地说道。

  “这些逆贼!”

  信王殿下再次恨恨地说道。

  当然,他说的不是怀柔伯,后者是率领家奴从东安门进皇城,然后去增援午门的,但还没到午门就已经被攻破,正好撞上了进宫的骑警,被曹文耀直接冲散,混乱中四处躲藏不知道怎么被揪出来的。

  其实之前那些参与政变的勋贵多数都是这样。

  他们用他们那些养尊处优,从来没有经历过任何磨难的头脑,仿佛一群畅想未来的大一学生般,制定了他们认为精妙的计划,并且满怀信心地付诸行动,但行动开始后才知道,他们只是一群刚刚长出一点犄角的小羊羔。然后面对着黑暗的森林和无数豺狼虎豹,他们瞬间就崩溃了,崩溃的很彻底,崩溃到骑警们想抓出来都的费一番工夫。

  王承恩悲哀地拉着信王殿下的袖子,带着他小心翼翼地钻出藏身的阴影,但就在他们踏出的瞬间……

  “什么人?”

  突然间一声怒喝。

  两人吓得差点坐地上,王承恩战战兢兢地转过头。

  “王公公?”

  一个让他胆战心惊的声音响起。

  王承恩哆哆嗦嗦地看着不远处,那里十几个手持武器的青壮,正在一处巷口看着他们,为首的是一个中年人,手中拿着一支短枪,正在意外地看着他。

  “徐,徐掌柜。”

  王承恩说道。

  他遇上熟人了,这样的概率其实很大的。

  信王殿下疑惑地看着他们。

  就在此时一阵马蹄声传来,那个徐掌柜看了看信王,脸色立刻一变,紧接着向他们一招手,王承恩立刻醒悟,拉着信王急忙走过去,徐掌柜向手下使了个眼色,这些手下立刻把他们挤在中间,就在同时一队骑警出现,为首地看了他们一眼……

  “徐掌柜,这是去哪里?”

  为首骑警说道。

  “李队长,兄弟去外城,如今城里乱哄哄的,颇有些趁乱盗抢的,外城的货别被盗了。”

  徐掌柜拱手笑着说道。

  骑警看了看他身后的伙计,王承恩和信王在人群中低着头,他估计和徐掌柜有些交情,紧接着招呼手下走了,徐掌柜长出一口气,也没多废话,直接朝后面一招手,这支小队伍继续向前。信王和王承恩被他们挤在中间,尽管一路之上遇到不只一队骑警,甚至还有带着青壮增援德胜门的官员,但却都没发现他们,很快他们就这样到了宣武门。

  宣武和崇文两门都没关闭,毕竟目前林丹汗主攻德胜门,最多在安定门一带也有些战斗,但其他各门都没事,而外城是内城的物资仓库,短时间内还没有关闭的必要。

  徐掌柜门路颇广,在宣武门并没遭到严格检查。

  信王和王承恩依然在他们保护中,轻松通过了这道城门,然后进入外城并进了徐掌柜的仓库。

  “小的徐良拜见大王!”

  徐掌柜把门一关,直接转身向着信王行礼。

  “徐义士快请起。”

  信王激动地赶紧扶住他。

  话说信王殿下真的很惊喜,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还会有这样的奇迹,由此可见这正义人士终究是存在的。

  “大王,徐义士乃陕西商人,咱们府中采买多从这边。”

  王承恩解释说道。

  “大王就如徐某衣食父母,此时徐某若坐视大王遇害,那岂不是枉为人,不过这京城还是不能待了,骑警正在阖城搜捕,只是如今正在交战,顾不上查的太过仔细,一旦击退顺化王,那时候少不了要挨门挨户搜的,小的这就准备一下护送大王连夜出城,只是不知道大王接下来欲何往?”

  徐掌柜说道。

  “如何出城?”

  王承恩疑惑地说道。

  “王公公,这京城的城墙的确高峻,但对我们这些商贩来说,想出去还是很容易的。”

  徐掌柜笑着说道。

  信王和王承恩疑惑地看着他。

  “大王,像小的这样经商的,难免要卖些违禁品,城门是走不得,那就只好半夜翻城墙往里背了,不只是小的,实际这京城夜晚,有的是翻城墙进出的,只需要找几个身强力壮的,背着大王翻墙出去即可。”

  徐掌柜笑着解释。

  好吧,这的确是京城夜晚一景。

  别说是外城这种也就六七米高的,就是崇文门一带的内城墙,在咱大清时候每道。

  “徐义士请讲。”

  信王说道。

  “如今京城已经没有指望了,镇南王进京已成定局,但有些遗憾,但却也让尽归大王掌握。

  山东,山西,陕西及河南,甚至四川,湖广,江西,各地督抚尽皆视镇南王如仇敌,只是陛下不愿意与之决战,若大王举起义旗,则此辈定然响应,大王背靠大半个大明之助,何忧不能为国锄奸?陛下病情危重,恐怕驾崩已在目前,这是尽人皆知,而皇后与镇南王早有秽闻,此次镇南王又指使其党羽助皇后,焉知不是欲行鹊巢鸠占?

  大王乃陛下亲弟,岂能坐视这大明江山落入外人之手?

  至于卢象升,孙传庭二人,终究还是忠于陛下的,所需者仅仅是解释清楚而已。”

  徐掌柜说道。

  “徐义士,这些你是如何想到的?”

  王承恩惊愕地说道。

  “王公公,徐某虽不过一介商贾,但也知道这忠义二字。”

  徐掌柜一脸大义凛然地说道。

  “徐义士以商贾之身尚知忠义,小王身为陛下亲弟,又岂敢逃避职责,那妖妇与杨贼就是因秽行败露,故此才不择手段,诬陷忠良,策动兵变,小王与诸位爵臣不忍太祖江山为这对狗男女谋夺,故此不得不起兵欲营救陛下,只可惜功败垂成。但小王与其势不两立,一切就依徐义士之策,咱们出城去保定,然后公开这对狗男女的罪行,再号召道。

  旁边王承恩都看傻眼了,在他崩溃一样的目光中,信王和徐掌柜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一个时辰后,就在北边德胜门激战正酣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右安门以东的荒草间,悄然攀着绳索爬上了城墙。

  信王殿下站在城墙上,眺望着天边的红色……

  “大王,赶紧走!”

  徐掌柜催促道。

  原本还想惆怅一下的信王殿下,赶紧趴在一个壮硕的伙计背上,后者背着他小心翼翼地抓住绳索下了城墙,王承恩在城下一脸紧张地等着接他,两人都没有发现城墙上的徐掌柜正在露出一脸诡异的笑容,仿佛一个阴谋得逞的奸商……

  (一章,临近春节,能发几章算几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