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明之五好青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六五零章 陛下,您怎么醒了?

[字数:6682 更新时间:2020/2/3 12:17:00]




  “陛,陛下,您怎么醒了?”

  张惟贤结结巴巴地说道。

  轿子里的道。

  然后他看着前面,在他周围是那些假太监,还有部分跟随溃逃的勋贵家奴,一个个拿着刀矛火枪,战战兢兢地和巡警对峙,巡警们则在大街上排出线列,一支支上刺刀的燧发枪指向这边。而他这堪比诈尸的醒来,也让整个德胜门前瞬间一片沉寂,所有人都在惊愕地看着他,包括他自己的亲弟弟,老婆,最亲信的老奴,当然还有张惟贤这个与国同休的英国公……

  “很好,都很好!”

  皇帝陛下缓缓说道。

  说完立刻一阵剧烈地咳嗽。

  “万岁爷!”

  张嫣一声悲号,突然挣脱了那些假太监,一下子扑向了他,张惟贤瞬间醒来,以最快速度挡住她。

  “英国公,你想干什么?”

  到底皇帝的积威犹在,好歹那也是差不多七年的皇帝了,之前昏迷时候的确没什么,现在醒来给他们的压力就不一样了。至于信王这时候也已经完全懵逼,坐在马背上就像傻了一样看着他哥哥,很显然他哥哥的突然诈尸,让他此刻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

  “万岁爷!”

  张嫣迫不及待地喊道。

  “你也闭上嘴!”

  话也没什么用,反而容易吓着这些人,然后让自己驾崩在半路上。

  但现在巡警的出现让皇帝陛下敢了。

  只是这种事情也是皇室内部丑闻,他不想公开处置而已。

  皇帝的亲弟弟搞政变,抓了自己嫂子劫持自己哥哥还差点杀了自己侄子,这种堪称丑闻的事情还是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的,那样有辱皇室的颜面。所以皇后在这里不能说这些,但回到皇宫里面,那就是皇帝陛下大开杀戒的时候了。别的不说,就冲着皇后殿下这身血衣,他也知道自己昏迷期间,这些人对他的老婆孩子做了什么,到时候这些勋贵一个也别想跑了,这种事情就算有铁券也没什么用。

  铁券又不保谋反。

  可以说这些勋贵抄家是最起码的,是不是灭门得看皇帝心情。

  可是……

  他们也没能力反抗啊!

  面对着巡警的排枪,那些假太监和家奴全都哆嗦着,那些勋贵面对着已经醒来的皇帝,信王面对着他哥哥也都就剩下哆嗦了,全都已经失去抵抗的勇气,说到底他们……

  他们其实就是废物而已。

  一群养尊处优的纨绔子弟,平日鲜衣怒马的确很有气势,但真遇上危机关头全都原形毕露了。

  张惟贤眼看着那些走向自己这边的巡警欲哭无泪。

  他们完了。

  但是……

  蓦然间钟声在头顶响起。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转向了他们相距咫尺的德胜门城楼上,那里一个驻守的士兵,正在拼命敲动着用于报警的大钟,伴随着钟声的,还有他惊恐地尖叫声。

  “骑兵,外面有无数骑兵!”

  他尖叫着。

  张惟贤就像打了鸡血般,骤然从地上弹起来,一把推开身旁站着的九千岁。

  “快,护驾,顺化王的大军到了!”

  他发疯一样尖叫着。

  旁边两个勋贵瞬间醒悟。

  “快,护驾,抢德胜门,打开城门迎接顺化王!”

  他俩几乎同时喊道。

  这个时候从这个方向来的大批骑兵,只能是顺化王的蒙古骑兵,如果他们能够控制皇帝和德胜门,然后放这些蒙古骑兵进来,他们还能翻盘。

  这些蒙古骑兵是霍维华带来的,他们此前就在白马关外,林丹汗率领的号称十万骑兵就在白马关到独石口这条线以外的崇山峻岭间,那里是东土默特各部的牧区,核心区满套儿。但已经被林丹汗突袭吞并,虽然有逃跑的向驻密云的顺是东土默特的,就是几个试图报信的杨家雇员都被他们弄死了。

  同时晋商负责把粮食运输过去,林丹汗与之贸易获得粮食……

  这是冬他们来的正是时候,哪怕那些勋贵之前因为到底他们也知道这要是束手就擒,弄不好是要诛九族的。

  两个家奴首先扣动了扳机。

  伴随着枪声响起,那些巡警也本能地扣动扳机,在不断响起的枪声中双方纷纷倒下。

  “别开枪!”

  九千岁尖叫着。

  然后他以最快速度扑到道。

  旁边的皇后殿下同样吓得尖叫着扑到轿子上。

  至于信王……

  信王当然要保护他哥哥了,反正是不是保护的都是保护吧,他带着数十名假太监连同张惟贤,背对着皇帝陛下,警惕地看着前面的战斗。

  而城楼上的那个士兵,依然在不断敲钟,就在同时千军万马狂奔的声音也如同夏日的闷雷般逐渐清晰,此刻四周那些看热闹的百姓完全傻了,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场混战,看着城楼上敲钟的士兵,看着远处可以看看就行,可要是引林丹汗的大军进城,那就是老百姓倒霉了。

  “快,上去帮忙守城啊!”

  “快上!”

  ……

  各种混乱的喊声响起,那些青壮纷纷冲向城墙。

  “混账,你们这些刁民,顺化王是来勤王救驾的,我乃英国公,我看谁敢阻挠顺化王?”

  英国公怒斥刁民。

  “英国公,你祖宗打也先阵亡,你在这里迎林丹汗?”

  那个商贩愕然道。

  张惟贤瞬间被噎住……

  “老子今日就替你祖宗教训你!”

  那人紧接着骂道。

  说完他抬脚踹在张惟贤胸前,后者惊叫一声倒下,旁边的家奴刚想上前,就被汹涌而至的青壮吓得掉头就跑,那商贩直接从倒地的张惟贤身上踩过,紧接着他身后青壮纷纷同样踩过,倒霉的英国公抱着头,在无数大脚下惨叫着,声音越来越微弱……

  “快,护驾!”

  当追击的曹文耀,带着骑警到达德胜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片混乱的景象。

  他们的到达结束了这场混战。

  那些假太监和家奴其实也就是稍微鼓起了一点勇气,但这点勇气随着骑警的到达再次崩溃,所有人都忙不迭地逃离,反正周围全是民宅,他们多数都是本地的,找个地方把衣服一脱还是有希望的……

  实在不行先钻积水潭。

  这一带目前还不能和现代比,积水潭周围甚至都有稻田呢!

  而曹文耀也顾不上管他们。

  “陛下,臣救驾来迟!”

  他在道。

  然而……

  “陛下!”

  “陛下!”

  九千岁和皇后殿下,同时发出了惊慌地喊声。

  好吧,陛下又晕了。

  话说他就是没病,这时候估计也该气出病了,更何况本来就已经差不多病入膏肓,哪还能经得住这样的刺激。

  “曹将军,此处就交给你了!”

  九千岁说道。

  他这时候也顾不上别的了,先救治皇帝要紧。

  曹文耀赶紧答应一声,虽然皇帝陛下没有驾崩,但他也不准备为此做些什么……

  驾崩当然最好了。

  皇帝驾崩太子继位,镇南王进京大权独揽,大家跟着镇南王以后自然富贵荣华,就算镇南王不做曹操,镇南王的后代也是能做曹丕的,现在皇帝没驾崩,事情的确有些麻烦,可问题是谁也不知道镇南王到底想不想要皇帝驾崩啊。

  这时候让他驾崩的确并不是什么难事,可问题是成济的先例在,做这种事情总归有危险。

  说到底曹文耀不是反贼们。

  要是反贼们,估计这时候就得让道。

  “将军,不上城墙吗?”

  一名手下疑惑地问道。

  “一群什么都没有的轻骑兵,如何进攻京城这样的大城?再说守城也不是咱们的职责,传令下去,第一队继续搜捕逃犯,剩余九队分开,每个中队一家,先把京城的所有爵臣家都看起来,把门也封了。剩下等大王来了再说,期间谁也不准进,谁也不准出来,就是阁老去了也不行,就说这是圣旨。”

  曹文耀说道。

  “呃,可咱们没有圣旨啊!”

  那手下茫然道。

  “蠢货,如今这京城里,咱们说是奉圣旨就是奉圣旨,别说皇帝陛下已经昏迷,他就是醒了也会认的。”

  曹文耀呵斥道。

  “小的明白!”

  后者心领神会地笑着说道。

  “对了,信王那里去了?”

  曹文耀看了看地上已经面目全非的英国公,紧接着一脸疑惑地在四周搜寻着,但他的视线中并没发现信王的身影,刚才这里乱成一锅粥,也没注意到信王跑哪儿去了。

  “若遇上了……”

  那手下做割喉状欲言又止。

  曹文耀犹豫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做的干净些!”

  他说道。

  “将军放心,落水,坠马,流弹,总有适合他的。”

  那手下说道。

  (今天一章,去老丈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