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明之五好青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五七二章 王莽谦恭未篡时

[字数:5137 更新时间:2020/2/3 12:13:00]




  扬州,镇淮门。

  “四民大会?”

  商周祚愕然地重复着这个新鲜的名词。

  “回督师,就是每个县的士农工商各选一个称为代表的,到南京去像乡贤会一样,据说还有士兵代表,不过他们不是推选,而是抓阄……”

  报信的逃亡士子说道。

  这段时间杨信控制区的士绅已经自觉充当起密探,不断将各地情报送到这里,这时候的扬州已经成为了原本南京官员们的临时行辕,六部,都察院,各寺,包括那堆御史,全都在那里。这些家伙基本上都没事干,在这里就近领着盐税支付的俸禄,一边骂着那个逆贼,在丝竹声中醉生梦死,颇有些商女不知亡国恨的味道。

  “抓阄?”

  吕兆熊笑着说道。

  “回都堂,的确是抓阄,估计那逆贼也知道那些泥腿子没法推选,就干脆抓阄来定。”

  那士子陪着笑脸说道。

  “这个人已经入魔了。”

  商周祚冷笑道。

  以他的智商当然明白,杨信此举和他们搞乡贤会一样,都是为了踢开皇权,但此举的确可以说入魔了,连泥腿子都高踞庙堂,这简直就是纲常扫地。

  “这样老朽倒是糊涂了,他真就没有谋朝篡位的野心?”

  王象乾说道。

  老王现在身份是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

  其实是接待顺义王的。

  他之前已经告老,毕竟都已经八十了,但被杨都督都把老王给搞糊涂了。

  这真不像是谋朝篡位啊!

  真正想当皇帝的,哪有这么干的,这样让羊群都心里长草,以后还想千秋万代地统治?

  这不对呀!

  “他不会真想做圣人吧?”

  老王颇有些无语地说道。

  “王莽谦恭未篡时而已,他自知出身寒微,况且起家没几年,八年前还不过是个贩私盐的,如今想谋朝篡位岂不是笑话,欲收买人心只能广施恩惠,但越是如此,此贼谋逆之志越是确凿无疑。”

  吕兆熊说道。

  三人一同点了点头。

  很显然也只能这样解释了。

  要不然没有别的解释,圣人都没这么傻的。

  “来了!”

  “来了!”

  ……

  突然他们前面响起一片混乱的喊声。

  三人赶紧抬起头。

  前方大队骑兵正狂奔而来,都是半身甲,身后披风,手中长矛,马鞍旁挂着双马枪和刀,为首者穿一件红色蟒袍,怀抱着一柄宝剑,身后旗帜猎猎,看上去也很是威风。不过其他那些乱七八糟仪仗都没有,而且看起来全都疲惫不堪,应该是已经赶了很长的路。

  “鼓乐!”

  商周祚说道。

  在他身后鼓乐响起。

  那些官员士绅们激动的喊声随即响起。

  “后生可畏啊!”

  老王眼神复杂地说道。

  很快那人到了跟前,三人上前一步,那人紧接着下马上前行礼,老王赶紧扶住了他……

  “宜兴伯,折煞我等了!”

  老王说道。

  “下官恭迎宜兴伯!”

  商周祚带着后面那些官员士绅立刻行礼说道。

  好吧,这是卢象升。

  这也很尴尬,实际上后面的步兵南下,还是方从哲回去后,亲自去求他侄女放开了对京城的供应,要不然那六个军吃饭也很麻烦。

  卢象升就是提前来坐镇的。

  毕竟这些老家伙们都不擅长指挥军队打仗。

  他虽然是伯爵,理论上超品,但真算起来还是个小辈,当然不敢在这些家伙面前摆出架子,就在这些人向他行礼的同时,他也赶紧上前扶住商周祚,略作客气之后又去给吕兆熊这些挨个还礼。商周祚则在一旁看着这个江南年轻一代的文武全才,仅仅几年的时间,就已经蹿升到了伯爵,还是统帅十万大军的方镇大员,现在更是成了整个江南士绅,乃至于整个大明士绅的希望所在。

  他们这些老家伙的确有些唏嘘。

  他正在感慨着,旁边一个手下挤了过了,悄然递给他一份急报,商周祚随即打开。

  紧接着他冷笑了一下。

  老王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他。

  “建奴的使者从朝鲜过来,在吴淞口被截住,据说是奉黄台吉之命前来求和,并愿意称臣纳贡,只要咱们封他为朝鲜国王,他愿意与咱们夹击代善。”

  商周祚低声说道。

  “这个黄台吉倒也懂事。”

  老王低声说道。

  “但他没这资格了,再说此刻辽东军南下,他们与建奴都是仇敌,咱们接的建奴求和,那岂不是正好给了杨逆把柄?没必要多此一举,命令吴淞那边赶走即可,还求和?一群都快饿死的丧家犬,他们配吗?”

  商周祚冷笑道。

  说完他把那份急报递给老王,老王看着急报没有再说话,这时候的确不能给杨信以把柄。

  这件事甚至不能上奏。

  一旦上奏就保不住密,然后杨信就会借此造势,他惯会干这个,而辽东各军与建奴打了八年,很容易被他煽动起仇恨,那时候也搞个清君侧就麻烦了,所以干脆直接撵走,不给杨信任何机会……

  “辽东生员范文程,这个使者不是建奴吗?”

  他随意地说道。

  “应该不是,辽东范家是沈阳的,我想起来了,沈阳范家的确有兄弟俩在抚顺投奔了建奴,那就不能只是赶走了,杨信会的咱们也会。”

  商周祚说道。

  第二道。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

  被士兵按住的范文程惊叫着。

  好吧,咱大清第一好奴才,在咱大清最危难时刻,终于挺身而出,可惜结果有点不太好。

  他这些年过得其实还不错,作为野猪皮手下少有的汉人文臣,他还是很受重用的,尤其是野猪皮战略重心转向朝鲜后,他这个特殊的身份,很适合拿来忽悠朝鲜人。毕竟作为大明文人,正牌秀才,名门之后,他都能为咱大金效力,那么一直崇尚儒学的朝鲜人自然可以效仿,虽然不说有什么大权,但因为黄台吉的器重,目前在后者手下也算得上重臣。

  后者比他爹强多了。

  这几年作为事实上的朝鲜太上皇不但礼贤下士,拉拢朝鲜儒生,而且本人也尽量向圣主明君发展。

  在李倧还占据罗州的情况下,朝鲜那些世家大族居然一直没造反,除了最初被杀怕了外,很大程度上就是黄台吉善于恩抚。

  这次是真心想求和。

  黄台吉和朝鲜人不想再养代善这只吸血鬼,但他手中的实力,又很难说赢,开春之后代善肯定会揍他来继续吸血朝鲜,要不然代善也养不活自己的那些人。如果黄台吉能够向大明称臣成功,和明军东西夹击,肯定能重创代善,那时候他在朝鲜也就没问题了。

  而且他们认为应该很有希望。

  毕竟对于大明来说,真正的敌人是代善,道。

  四周看热闹的军民一片叫好声。

  (今天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