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明之五好青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四七七章 诏狱大门常打开

[字数:5886 更新时间:2020/2/3 12:08:00]




  的确是不得不改革了。

  崇文门的战斗让的,先别管改革后的警察制度在治安上怎样,防暴队和骑警队至少让这座城市有了可靠的武力,不是说用在对付外敌上,而是在京城有意外事件发生,皇帝能够迅速调动一支较强的武力来解决。

  当然,这个就不需要杨信去负责了。

  要改革也是九千岁管,这个警察局长肯定是太监,估计那些分局也一样,实际上这就相当于太监接管京城的治安,所以内阁那边还得反对,然后都察院六科又得闹腾,大明新一轮明争暗斗又开始。但好在这时候九千岁在朝廷已经开始占据优势了,所以应该还是会成功的,尤其是诏狱里还有一群新人,朝廷谁反对的凶大不了栽赃陷害一下,谁敢反对九千岁就去诏狱……

  “前赴后继啊!”

  离开皇宫的杨都督,站在诏狱的牢房前感慨地说道。

  他面前一个个小窗口里面,紧接着传出混乱的声音,咒骂,怒斥,喊冤还有求饶的,仿佛一个被惊动了的蜂巢。

  的确是前赴后继。

  这些牢房里关着从泰昌元年起,一批批被抓后死不认账的顽固分子。

  大明是法制国家,锦衣卫是**律的,不认罪就不能杀,像把人家打的血淋淋然后拿着人家手指头按手印这种事情,锦衣卫是绝对不能做的,实际上原本也没人这么干。锦衣卫经手的案子都是政治性的,相反比起地方官员,其实这里更讲究合法性,地方官那边伪造口供都不稀罕,但锦衣卫却不敢这么做,因为言官们可是就喜欢盯着锦衣卫。

  一旦被他们抓住把柄,反而搞得皇帝很尴尬。

  让人暴毙没什么大不了的。

  监狱又不是养老的,养尊处优的大老爷进来受不了,染病或者受刑时候熬不住暴毙很正常。

  但是,诏狱也没有关押期限啊!

  地方官的监狱里,还会有刑部定期检查,巡按也会管,关押太久的实在不行就放了,遇上大赦之类也就放了,可锦衣卫诏狱不一样,这里的犯人都是钦犯都是皇帝要抓的,皇帝不下旨释放,那就得一直关着。

  所以目前已经有点人满为患。

  “吵什么吵,再吵一人十鞭子!”

  崔应元喝道。

  他是这座监狱的监狱长。

  “不要这么粗暴,我们锦衣卫是**律的,不要动不动就抽人鞭子。”

  杨信说道。

  崔应元赶紧虚心接受批评。

  “不过,都督,咱们这诏狱犯人越来越多,其实像汪文言这些,已经没必要再留着了。”

  他小心翼翼地说道。

  他的意思是,咱们是不是该让他们暴毙了。

  “留着吧,咱们也不缺那几个窝头。”

  杨信随意地说道。

  目前诏狱犯人严格按照他的伙食标准,就是玉米面混着野菜的窝窝头,一滴油都看不到的水煮白菜汤,不过也有稍微好一点的。

  比如说杨镐……

  好吧,杨镐至今还关着。

  不过这个老家伙是家里肯花钱,他不是逆案,就是丧师失地,所以杨家并没有动,他家里人打通九千岁,每年固定给锦衣卫一笔银子,原本王化贞那间牢房就归他了,反正他这个情况就是关一辈子了,杨信也没兴趣耽误手下发财。但东林党那些是九千岁的敌人,是不可能有这种待遇的,统统就是窝窝头白菜水,而且也就是饿不死罢了。

  一个个在里面暗无道。

  “都督一说,卑职茅塞顿开!”

  崔应元惊叹道。

  “阉狗!”

  旁边一声正义的怒斥。

  “杨兄,你都骂了这么多年,就不能留着点力气?”

  杨信无语地看着杨涟那张很有诸葛卧龙风采的面孔说道。

  “呸!”

  隔壁左光斗向外吐了口唾沫。

  当然,他们这属于日常操作,杨都督不会跟他们计较的,他和崔应元很快到了那批新人那里,然后就看见文震孟默默站在墙壁前用小石头涂鸦,隐约还有几分他曾祖文征明的风采。

  “这是画个圈圈诅咒我吗?”

  杨信好奇地说道。

  文震孟很有名士风范地鄙夷一笑。

  “咱们都是明白人,杨某不想对你动刑,此案已经定性,无论你们是否知道地道的真实目的,都一样按照知道处置,实际上我已经派人向南京的杨寰发去了命令,他会带人分头赶往你们各家封门,你们的结局已经注定,但我现在只是想知道个事实,你究竟是否知道他们的真正目的是弑君?”

  杨信说道。

  文震孟默然地摇了摇头。

  “那我就暂时相信你!”

  杨信点了点头说道。

  当然,他也就是这么一说,文震孟是不是真不知道还很难说。

  不过抄家的准备工作的确已经开始,他已经向南京的杨寰发去五百里加急的命令,后者会调动昭义的忠勇军,迅速前往各家封门,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他们这些人的财产可是必须弄到手,然后就可以准备赈灾了。不过这一次未必会顺利,因为这时候江浙已经不是之前可以随便宰割,那些团练的实力不弱,包括浙江也同样办起了团练。

  浙江巡抚潘汝桢虽然拍九千岁马屁,但却是桐城人,他对浙江士绅办团练的行为采取纵容。

  另外还有宁波海关也扩大了缉私队。

  实际上就是团练。

  所以这一波抄家已经有一定危险性了,不过这也没什么,毕竟他们不可能公然造反,那样的话杨信正好带着反贼们南下,经过了昭义市的改变后,杨信已经发现把江浙这片产粮区强行改棉种粮,应该是一个渡过饥荒的好办法。原本历史上尽管这一带旱灾严重,但饥荒的根本原因并不是旱灾,这一带的旱灾和北方赤地千里不一样,江浙旱灾只是水稻大面积减产,种上地瓜之类一样丰收。

  再旱也不可能让梅雨季节不下雨。

  就是空梅也多多少少有点雨,不可能像西北一样根本没有。

  饿到吃树皮的根本原因还是棉花种的太多,让本地粮食本来就无法自给自足了。

  哄着士绅恢复种粮是不可能的。

  那就用强吧!

  紧接着杨信到了下一个牢房,这里的方逢年立刻喊冤,不过杨都督根本就没理他,因为根据锦衣卫目前掌握的情报,这位榜眼很可能是真冤枉,许都这些人来锄奸他知道,但挖地道他很可能不知道,他和许都交往密切,仅仅因为两人本来就有一定交情,但他不是复社的。

  下一个是黄尊素。

  黄大思想家的老爹此时正在盘腿静坐。

  对于杨都督的问题,他直接不屑于回答,杨信也懒得再问,直接走向下一个。

  “河间侯,我等欲锄奸而已,锄奸者为忠君也,弑君何为?”

  黄尊素突然说道。

  “哈,除不了的时候自然就往根上刨了。”

  杨信说道。

  黄尊素也闭嘴了。

  第四个是姚希孟,姚翰林正在哭。

  “好了,来,擦擦眼泪,我相信你是被冤枉的。”

  杨都督说道。

  而且他还很好心地递过去一方手巾。

  “河间侯当真?”

  姚希孟惊喜地说道。

  “你弑君可能是冤枉的,可你要弄死我肯定不是冤枉的,那我凭什么要放过你?”

  杨信鄙视地说道。

  然后他在姚希孟重新响起的哭声中,又走到了李应升的牢房门前,而李应升同样不屑于回答他的问题。

  “这就很尴尬了,难道你们非要逼着我用刑?啊,我知道谁才是弑君的主谋了,那就是……。”

  杨信看着五间牢房说道。

  五个人同时抬起头看着他。

  “那就是,你……”

  杨信突然指着姚希孟拖长声音说道。

  正在哭的姚希孟瞬间傻了,剩余四个人分别在瞬间露出不同表情,文震孟鄙夷,方逢年愕然,黄尊素疑惑,李应升……

  李应升一闪而逝的轻松之后愕然地看着指向了自己脸上的手指。

  那手指点了点。

  “还有……”

  杨信的手指继续移动,然后落在惊慌同样一闪而逝的文震孟脸上。

  “你!”

  杨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