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明之五好青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四七六章 天网

[字数:4564 更新时间:2020/2/3 12:08:00]




  就在张名振二人逃走仅仅五分钟后杨信就赶到了道。

  “吴生员,你们的胆子可真是够大的啊,大明朝两百五十年,还是头回有人敢往皇城挖地道,你们这是弑君谋逆啊,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你们准备多少火药,够不够把整个科学院炸没了的?”

  杨信说道。

  “吴某不知阁下说些什么!”

  吴昌时说道。

  话说他的心理素质不错,也不愧是原本历史上把崇祯气得半死,骂成三百年未有的。

  “行了,你的抄家灭门已经算是定局了,抵赖不抵赖的也没用了,你不会以为客光先这样的货色会和汪文言一样吧,恐怕现在他已经在许显纯那里招供了。听说你家还很有钱?看来大明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杨某正愁着援朝的军费还没着落呢,你倒是直接送上门了,杨某倒是要先说句谢谢了,把他送往北衙与客光先对质。”

  杨信说道。

  吴昌时就这样被押走了。

  “你,说说你家公子还有哪些同党?”

  杨信对那许家的家奴说道。

  后者战战兢兢……

  杨信向旁边一伸手,孙云鹤立刻将一支短枪递给他,杨信很干脆地把枪管杵进那家奴嘴里。

  “一!”

  他说道。

  然后扳机开始缓缓后移。

  转轮打火的击锤蓄势待发,熟悉这东西的家奴冷汗下来……

  “二!”

  杨信说道。

  后者突然拼命做点头状。

  杨信满意地抽出短枪。

  很快他得到了想要的。

  “走,继续逮捕翰林院庶吉士文震孟,监察御史黄尊素,翰林院庶吉士姚希孟,翰林院编修方逢年,监察御史李应升,又是五个,咱们大明就好出五君子啊。”

  杨信说道。

  当然,这些人并不一定同谋,只是他们与许都这些人来往密切,实际上也基本上就是了,和许都这些往来密切肯定就是锄奸队伍的,就算他们不知道地道是向皇宫的,也肯定知道这条地道的存在。

  这就足够了,是不是真参与弑君并不重要,只要知道这条地道的存在,那就算是卷入这起弑君谋逆的开始发威,然后是大明第四大税仓济南府蝗灾。

  这可都是得花钱的。

  杨信紧接着带领锦衣卫开始进行他的大逮捕,而此时田尔耕已经在城內开始封锁各坊。

  逮捕很顺利。

  实际上方逢年都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文震孟和姚希孟也是在翰林院被逮捕的,只有李应升得到消息早试图逃离,但在朝阳门被堵,回来路上被锦衣卫抓住,黄尊素是在都察院被抓。

  到他叔祖许弘纲还是南京兵部尚书呢,他爷爷也是以兵备道退休的。

  抓不到他无所谓,东阳许家才是最重要的,当然,也可以说是许家的财产。

  如何审问犯人,这个不需要杨信去操心。

  事实上也不用审。

  客光先和侯国兴一进锦衣卫就招了一切……

  乾清宫。

  “陛下,他们的确并不知道这些逆党意图弑君谋逆,但挖地道炸臣家是他们主谋,房子他们提供,火药同样由他们提供,而且总共两千斤火药已经在外城一处客家的仓库。这些火药是客家从水泥厂弄来,那里经常要炸石头,管事的是走客光先门路才捞到的差事,客光先说要火药开山给奉圣夫人修墓,那边也就任其取用。”

  深夜进宫的杨信说道。

  “奉圣夫人知道吗?”

  张嫣问道。

  道。

  “陛下息怒,客侯两家在此案中所做的一切已经明了,如今就是追查真正的逆党了,目前虽然都没招供,但臣大致已经推断出。

  主谋应该是嘉兴生员吴昌时,他是复社的。

  复社是江浙一些年轻士子,以文学为号组建的一个学社,但陛下也知道,这些年轻人凑在一起,总喜欢讨论些时事,而复社这些人推崇上次臣在南京要求封禁的那本大同国。在他们看来这是最符合他们心意的国家构成,虚君,地方自治,以各地学院为议政之所,恢复相权,以首辅为实际的宰相,以各部尚书共同组成内阁管理国家。

  皇帝垂拱而已。

  故此他们并不以弑君为逆,在他们看来,只要是他们认为君无道,他们就有权逐之。”

  杨信说道。

  “他们以朕为无道昏君了?”

  道。

  “很好,朕倒是很想无道一下。”

  道。

  “他们进京就是行逆谋,而朝臣之中文震孟等人,则为其内应,臣目前还不能断定文震孟等人是否知道他们的逆谋,但可以断定,文震孟五人里面必定有人知道,是哪一个,还需要继续审问,但这五人必定全都知道这条地道,这一点可以说确定的。”

  杨信说道。

  道。

  “此案由兄处置,在此案了结之前暂时不用去朝鲜了,需要抓哪些人就直接抓,需要去江南就带着援朝军南下,朕倒要看看,他们还敢怎样。”

  道。

  杨信赶紧遵旨。

  这样就可以了,他本来对今年援朝就缺乏动力,和援朝相比,很明显他更愿意带着一帮犯罪去江南继续抄家。

  “还有一事,陛下,为了防止再有此类事情发生,臣提议在京城建立一个热气球监控体系,臣将其称之为道。

  “这个好!”

  道。

  这个的确好,反正这年头根本不需要考虑**权,就在道。

  这个必须得改革了。

  五城兵马司和巡捕营的制度并不科学,前者相当于警察局,但却被巡城御史掌握,后者充其量就是个夜间联防队,而且两个系统还谁也管不着谁,各坊內是铺长总甲带着火夫,他们相当于社区保安。

  他们连执法权都没有。

  而且也没人乐意干,这种差事很多就是个义务工而已。

  必须得改成真正的警察制度。

  “五城兵马司,巡捕营撤销,取代以警察局,由陛下直接任命可靠之人为局长,在东西南北各城分设四个分局,各坊设派出所,户籍,治安,归派出所,刑事案件归分局。各分局下属巡捕队负责辖区的武装巡逻,总局下属骑警队和防暴队,前者就是一营新式火枪骑兵,后者就是一旅步兵,全部采用招募制,而且就是在京城本地军户中招募。”

  杨信说道。

  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