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明之五好青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四一零章 割肉放血

[字数:5497 更新时间:2020/2/3 12:05:00]




  常州府衙。

  “杨丰?”

  常州知府曾樱茫然地说道。

  “府君,求使君快发兵吧,乱党已经攻陷横林,将郑太初公等耆老乡贤都抓到台上羞辱毒打,还把各家的地契身契借据统统当街焚烧,金银财物尽行抢掠一空,四乡乱民恶奴状若癫狂,好端端的清平世界恍如鬼蜮。

  还喊什么均贫富等贵贱。

  什么打土豪分田地。

  无知愚民尽为其惑,整个横林俨然群魔乱舞!”

  一个公子哥号哭着。

  他后面一群跟着来的武进士绅瞬间一片暴怒的咒骂。

  “简,简直疯了!”

  曾知府嘴唇哆嗦着说道。

  看起来他也被气坏了,作为一个还算有些头脑的地方官,他很清楚这些口号喊出来是多么可怕,尤其是这时候刚刚经历地震,实际上余震仍旧偶尔发生,本来民间就一片恐慌,再出现这样的口号煽动,若不能以雷霆手段扑灭,弄不好会酿成一场大乱。更何况刚刚这边已经搞过一次民变,虽然他对这场民变是怎么回事心知肚明,但周围这些老百姓不可能明白,他们本来就已经被武进城内的民变搞得蠢蠢欲动。

  不得不说吴家这是一招臭棋……

  光想着弄出吴亮家的财产,却忘了这种事情很容易引发连锁反应。

  这种事情开始容易,但结束就难了,那些老百姓是什么情况?就算不煽动都时常处于爆发边缘,更何况还自己点火,这完全就是作死。在曾知府看来这件事说白了就是武进这些士绅之前玩民变的后果,他们这边玩假的民变,但外面那些饥寒交迫的老百姓可不管,人家一听这边民变,肯定不管别的先跟着学再说,最终假民变成了真民变。

  这纯属咎由自取。

  可现在得他这个地方官给擦屁股啊。

  “对了,横林的荡寇军呢?”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府君,之前是横林堡遭围攻,咱们没救他们,他们又岂会救咱们?更何况传闻那杨丰实际上就是杨信。”

  一个老乡贤不无忧伤地说道。

  杨信席卷横林的速度太快,当地士绅没有逃出来的,毕竟横林距离横林堡也就不到十里路,那些士绅知道消息时候恐怕人家就到了,至于这些家伙都是横林周围的。他们在得到消息后自然不可能留在外面,这种情况根本就没有抵抗的能力,跑进武进城躲着是唯一明智选择,但横林具体什么情况,他们也是通过传闻得到的。

  实际上外面已经彻底乱了。

  不仅仅是横林,常州东边这些乡村全都乱了。

  所有士绅都在带着家财逃跑,还有跑到江阴的,他们都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个就不要乱说了,我知道你们都恨他,但也不能随便给他编排,这种话说出去谁会信?他均贫富?家产最少五百万的均贫富?还分田地?他杨家不说良田百万亩,但五十万亩总是有的,这样的人分田地?你们恨他,盼着他早一道

  可怜他到现在还为杨信说话啊。

  不过那些士绅也不信是杨丰就是杨信,毕竟这太匪夷所思,一个据说家产最少五百万两,良田超过五十万亩的人,带着穷鬼玩均贫富分田地,这种话说出去真没人信啊!

  至于这个谣言……

  肯定就像曾知府说的,就是哪个对杨都督恨之入骨的士绅,借着匪首与杨都督都姓杨,而且也是单字名,故意编造出来这个谣言,然后在民间以讹传讹就迅速泛滥开。这种事情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杨都督不可能是杨丰,这些士绅还是能确定这一点的,他们对曾樱也就是随口一提而已。

  “此事我会立刻禀报顾巡抚和陈尚书,但此刻南京也没什么兵马,顾巡抚那里调动兵马也得些时日,但横林近在咫尺,恐怕咱们是等不了,诸位当此危难之时只能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十万八万对诸位也不算太多,却足够招募青壮登城防守。

  另外诸位还得凑些银子,周围这些卫所的兵马是什么样子,想来诸位也都清楚的很,也就是苏松总兵那里还有些能打的,但绝大多数也都调往朝鲜,真要是镇压乱民,还得找杨都督和他那些蛮兵。

  诸位也只能捐弃前嫌了。

  毕竟这救命最后还得靠他啊!”

  曾知府语重心长的说道。

  这时候江南几乎就是不设防的,虽然理论上苏松常一带也有大量卫所,苏州卫,太仓卫,镇海卫都在这一带,但卫所这时候不提也罢,另外松江那边还有一个备倭副总兵,也就是当年戚金的差事。

  但现在实际上全调到了朝鲜。

  戚金在朝鲜依然控制全罗,李珲目前已经无力继续进攻,不过明军和李倧也没有能力反攻汉城,去年孙传庭到辽东后,野猪皮无力攻破他的封堵,这样朝鲜的重要性大增,所以他给李珲提供了更多支援。单纯戚金这支偏师能做的只是帮李倧控制全罗,但他的军队几乎全都是从江浙调去,虽然数量不多,但也抽空了江浙所有能打仗的。

  目前这里就是那些卫所兵,指望这些人是很难保证镇压乱民。

  但南京也有能打的,就是杨都督和他的那些土兵,另外实际上只要杨信下令隔壁无锡的民兵就能征召参战。

  那些民兵也很能打。

  这几年他们和地方士绅摩擦不断,经常会有士绅组织家奴,打着争夺水源之类旗号与他们械斗,甚至还有过千人级别的,但械斗结果从来都是民兵获胜,要不是地方官都拉偏架,估计无锡士绅早就被这些民兵打成鹌鹑了,即便这样那里也依然正在逐渐被民兵控制。

  但这个同样得杨信下令。

  没有杨信的命令,无论横林的荡寇军还是无锡的民兵,都只会看着周围这些士绅倒霉,双方这几年势如水火,甚至士绅都禁止自己家佃户女儿嫁给民兵,同样他们控制的商业体系也拒绝民兵,更别提刚刚还指使土匪进攻横林。这些人不可能主动救士绅,只能是杨信下命令,所以这种时候无论常州士绅多么恨他,都必须得掏银子哄着他,这一带也只有杨信能救他们。

  “那得多少银子啊?”

  一个老乡贤愕然说道。

  其他那些同样纠结地互相看着。

  “多少银子你们也得出,这江南目前除了他那里,其他根本没有可战之兵,杨信不救咱们没人能救,我倒是不在乎一死殉国,左右出了这种事情,曾某也难辞其咎,可诸位愿意与我一同殉国否?不只是银子,还有吴家的事情,你们也得给他个交待,杨信可是睚眦必报,你们不给他一个满意结果,别指望他会在武进被攻破前赶来。”

  曾樱说道。

  他现在对这些家伙也很鄙视。

  “这叫什么事啊!”

  一个老乡贤悲愤地说道。

  其他士绅忧伤地面面相觑,话说这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要不是他们玩假民变说不定还不会导致真民变,原本处心积虑就是对付杨信,现在却不得不掏银子求着他救命,早知道会这样,那何必要搞出那么多?

  曾樱默然地看着他们。

  这事真不好办啊,这些家伙刚刚打了杨都督的脸,而且把杨都督志在必得的吴家家产全转移了,吴家多了不敢说,五十万家产总是有的,原本已经被杨信视为囊中物了,结果被这些家伙给搅合了,而且还收买土匪围攻他的手下,这种时候再想请杨都督救他们,那得准备好被人家拿刀割肉了。

  二三十万恐怕是打发不下来的。

  说不定杨信还故意看着这里被乱民攻破,然后对这些士绅进行清洗,清洗完了杨信再来接收一片民兵区。

  这个家伙的真正目的根本不是银子,他拿吴家开刀真正是为了抄没吴家的良田,然后像在无锡一样,再造一片民兵区。但现在吴家的地契被转移了,杨信得找个替吴家死的,那么武进这些士绅无疑就是最好的选择了,那些乱民给他把士绅杀光才是对他最有利的。

  这些士绅想哄他开心?

  那真得割肉放血,甚至还得割很多肉放很多血。

  除非武进这些士绅能自己守住城,但这同样也得割肉放血,毕竟那些青壮人家也不会给他们白干的。

  说不定人家更喜欢武进城破。

  此刻曾府君真得很忧伤,因为他几乎已经看到了一根上吊绳在等着自己,不过他还是一个负责任的官员,至今还没想着逃跑。

  “府君,大事不好了,贼军攻陷戚墅堰了!”

  一个文官惊恐地尖叫着跑了进来。

  所有士绅全傻眼了。

  “快,还等什么,赶紧都回去取银子,十两银子一个,让那些青壮登城!”

  曾樱焦急地喊道。

  然后他这话刚说完,外面又一个官员跑进来……

  “府君,贼兵到城外了!”

  他哭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