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明之五好青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四零九章 打土豪分田地啦

[字数:3654 更新时间:2020/2/3 12:05:00]




  横林。

  “杨信,你这个妖魔,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郑鄤之父郑振先嚎叫着。

  紧接着他被几个义军士兵拖着走向后面的高台,而在他身后是郑家的其他几个男丁……

  “他为什么要说我是杨信呢?我明明是叫杨丰,为什么所有人都管我叫杨信呢?难道我长的就那么像那个杨信?这简直太莫名其妙了,赶紧去给我找个木头牌子,然后刷上白漆再写上黑字,做的大一点,就像官老爷出行的牌子一样,安排一个兄弟专门给我举着。”

  杨信说道。

  “那牌子是写什么?”

  一个爪牙小心翼翼地问。

  “蠢货,当然写我是杨丰了!”

  杨信说道。

  好吧,此地无银三百两到如此丧心病狂也算得上独一份了。

  那爪牙赶紧去安排。

  而就在此时郑家的其他家人也哭哭啼啼跟出。

  在他们后面则是那些欢乐的本地贫民,其实主要还是郑家的佃户和农奴,他们则抬着一个个大箱子,直接在大街上倒出一箱箱的地契,卖身契和借据,就那么堆在大街上。一个估计是农奴的,从里面迅速翻出自己的卖身契,发疯一样欢呼吼叫着,甚至冲到郑鄤的弟弟面前,拿那张卖身契抽着他的脸。

  “咱们都是人,你们凭什么把我们当奴才!”

  他骂道。

  说话间一脚踹在后者身上。

  紧接着他欢呼着冲向旁边已经点燃了的火堆,从上面引燃卖身契,在那里看着燃烧的卖身契狂笑着,笑完了又跪在地上哭。

  而越来越多的贫民冲进那一堆东西里面,寻找着属于自己家的,虽然他们绝大多数并不识字,不过这个问题很好解决,还有识字的在里面,这一带识字率很高,那些识字的一边找自己家的,一边不断回答那些拿着各种卖身契借据的。

  他们完全陷入了狂欢。

  “老道。

  杨都督满意地点了点头。

  而越来越多的地契,卖身契和高利贷借据,被那些狂欢的贫民投入了火堆,在火焰上升腾起的灰烬,代表着这片土地的洗牌。

  “这是怎么回事?”

  杨都督看着里面一个扛着小美人出来的喝道。

  那人茫然地看着他。

  “把她放下,我们是义师,我们不是那些烧杀抢掠的强盗,敢强抢民女的一律处死,念你之前不知,这次饶了你,赶紧把这位姑娘放下。你们要记住,我们是打土豪分田地,我们是要均贫富,等贵贱,但我们不是土匪流寇。从现在起,再有抢掠妇女者格杀勿论,所有缴获的粮食和布匹都必须归公,然后再均分。”

  杨信说道。

  当然,他没说金银怎么办。

  他又不是带着这些人真正玩什么根据地,实际上他就是报复,报复常州士绅,另外分常州这一带农田,然后在这一带民兵化。

  这里是大明最主要粮仓之一,大明年赋税苏州第一,松江第二,西安第三,济南第四,常州第五。

  当然,苏州是遥遥领先。

  实际上苏州是唯一过百万的,而且是过两百万,但苏州府和松江府是纺织业极度发达,所以农户通常都是自己纺纱,然后出售换银子交税,而常州府却是以产粮为主。尤其是号称十万八千芙蓉圩的原芙蓉湖围垦区数十万亩,全都是最顶级水田,随随便便亩产三四石谷,一点不比杨信在,他每亩就得五升到两斗,加上丁银这里高点,一户人家摊到亩上,也就是一斗,实际上这些富裕地区丁银在三钱。剩下还有徭役折银,这个最终差不多也是在三钱,摊到每亩还是一斗內,最终丧心病狂,完全是自绝于人民,所以不能随随便便就搞,至少也得有充足理由,这些年他俩为什么坚决支持杨信?除了抄家的银子外,很重要的就是民兵区,就连辽东那几块改造后的土地上,也都已经让他们看到了类似的情况,至少那些军户已经可以自给自足了。而军户自给自足,也就等于辽东的粮食对外依赖减少,同样也让辽东粮价稳定回落,这种改革的好处如此明显,只要不是别有用心的都能清楚看见。

  但白了就是气候剧变的前奏。这些年江南早就开始,年年都是大雪,太湖封冻,长江岸边出现薄冰,淮河更是冻到可以走过,最远广州都经常下大雪。

  这种情况下杨信干脆来狠的。

  杨信抄家太慢,那就让杨丰出来打土豪分田地,反正这场毁三观的戏只要演足,瞎话怎么了?

  杨信杨丰傻傻分不清楚怎么了?

  明摆着此地无银三百两怎么了?

  总之这里没有杨信,这里只有太华山下来的剧盗杨丰,这些统统都是杨丰干的,与杨信没有关系,至于杨丰长得像杨信……

  谣言。

  绝对的谣言。

  都是那些仇视杨都督的常州士绅胡编乱造陷害杨都督的。

  “兄弟们,把这东西一人一个,然后系在脖子上,以后咱们就是红巾军了,咱们是为穷苦乡亲争取好日子的义师,咱们是穷苦乡亲们的军队,咱们是打土豪分田地的红巾军!”

  杨信拿着一个红巾,高举在手中喊道。

  对面一片欢呼声。

  然后那些刚刚烧完卖身契的农奴们纷纷拿过属于他们的红巾,兴奋地系在脖子上,原本还算得上乌合之众的他们,脖子上一片红色后,立刻就有了真正军队的样子。而此刻郑振先等人也一个个被按倒,然后戴上某种夸张的装饰,胸前挂上一个个木头牌子……

  “现在,对这些土豪劣绅的检举开始,谁知道他们罪行的,都上台对着乡亲们说出!”

  杨信喊道。

  紧接着他在面前桌子上摆出笔墨纸砚开始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