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明之五好青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三五七章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字数:5647 更新时间:2020/2/3 12:00:00]




  的确,这时候的大明已经快烂透了。

  这场失败在不该发生的情况下发生,说白了就是辽东战场这些将领们开始养寇自重了。

  那里不是战场。

  那里是上上下下的提款机。

  朝廷每年六百万扔到辽东,通过整个军政体系的努力,最终分到上上下下一个个文武官员的口袋,他们的确不会让辽东糜烂,可野猪皮从此不再染指辽东也不行,因为那样这个提款机就没法维持下去了。

  如果野猪皮不再染指辽东,那么要这二十万大军干什么?

  每年六百万啊。

  朝廷解京的正常税收一年都没这么多,这几年最初是辽饷补缺口,后来在杨信坚持下免除了辽饷,然后变成了抄家,保释金,新增关税印花税等等,为什么杨信做这么多那些官员反对声音喊的响,但最后却很少有实际行动?就是因为他们知道杨信捞的钱,终究还是得落在他们的口袋,这是给他们捞钱,既然这样他们为何要阻止?

  受损失的的确是士绅,但获利的是这些官员。

  这个把杨信捞的钱,转到官员口袋的过程,靠的就是辽东战场,这样他们当然要小心呵护这台提款机,或者说小心呵护野猪皮,野猪皮必须得打出来,只有野猪皮打出来才能确保朝廷对辽东的军费不会减少。甚至他打的狠一点,搞得气氛紧张一些,还能让更多军费投入,这样大家捞的更多,至于辽东死伤的士兵和百姓这个根本不在衮衮诸公们考虑范围。

  大明就不缺人。

  祖大寿吃空饷每年捞几十万?

  祖大寿虚报数千阵亡,捞更多的抚恤金?

  这个视而不见就行。

  反正少不了他们的份,祖大寿捞三十万,恐怕得有二十万送到宫里宫外上上下下的一帮大大小小蛀虫们手中。

  打仗?

  那就是个生意。

  但杨信又能怎样呢?

  “陛下,臣愿率军直捣建奴巢穴!”

  回到京城的杨信说道。

  “这个先不急,左右只是一时大意了,好在损失也不大,不过是折了不到两万兵马,海盖二州终究还是夺回来了。”

  九千岁笑着说道。

  那哪是夺回来了,人家野猪皮押着两万多俘虏,带着十几万石粮食,无数牲畜和金银布匹之类快快乐乐回去的。要不是沈有容机灵,把南边百姓带走,把熊岳城的数万石粮食一把火烧了,而且他点燃的山火还把野猪皮的撤军搞得颇为狼狈,以至于不少被俘百姓趁机逃走,那野猪皮这次收获更大,即便这样也让建奴一下子回血了。

  “忠贤说的对,这些小事不用兄操心了,倒是兄自己的婚姻大事需解决,太皇太妃已经亲自给兄做媒,你和方家小姐的婚事该完成了。”

  道。

  这时候海关之事算是彻底解决。

  广州,漳泉,福州,宁波,松江等地士绅,已经迅速各自组建起自己的商号主动要求承包海关,广州海关包税价还提高到了五十万,毕竟杨信是用四十万包的,要想抢过去必须比他更高。广州士绅以梁,黄等各家为首,共同出资组建的商号,以每年五十万两承包广东海关三年,三年后另外竞标,不过基本上也不会有别人,估计就是杨都督去竞标。

  这个得看具体每年能收多少。

  杨信制定的税率推翻,不过有一项强制性保留。

  就是以携带大米数量减免舶税,这一点是强制性的,所有海关都一样,否则杨都督就挨个去包税。

  而其他海关都是原价。

  这样九千岁手中一下子增加了五十万海关税收,加上本年度杨信包税的四十万和北方两关的五万,大明今年海关收入九十五万。

  相比过去暴涨近十倍。

  而且杨信还带回两百万,另外锦衣卫还收了不少保释金,出去的税监也多数按照任务额完成,虽然搞得各地官不聊生,据说还有一个知县被逼死的,但银子真收回来了。再加上新增加的印花税,这东西第一年到目前就收了三十万,这还是很大一部分地方并没开始,大明商业之繁荣可见一斑,总之连同户部收到的解京税收再加这些乱七八糟,大明太仓,内库,加皇帝的小金库,这一年最终的收入很可能会达到一千两百万。

  可以说恍如奇迹啊!

  算上各地留存的,总收入预计超过两千五百万。

  而在杨信这头饿狼出现前,万历四十八年全年所有加起来总共才收了两千万石米和四百万石麦,再加上些布匹。

  当然,部分其实是折银的,但各地根据情况折银价格不同,南直隶大多数才两钱一石,哪怕贵的山西才六钱,总之这部分折银律很乱,大致上这两千四百万石和几十万匹布,折银后算作一千两百万吧。这部分是大明岁入的核心,但部分地方留存部分解京,而且各地比例也不一样,大致上是一家一半,但解京不意味着送到京城。

  解京的意思是归户部支配。

  所以给宗室的,给地方驻军的,这些需要户部负担的乱七八糟开支通常都是就地支付。

  前者是很大一块,靖江王跑广州要银子,就是因为广西解京的税款,根本不够养活他家那几千口猪的,除了广东需要从解京税银中拨一部分,湖广同样每年得给他一些,这些宗室消耗了太多。

  真正给京城的其实就是皇室开支金花银,固定一百万,漕运米,一年多少看运力,正常年景就是四百万石。

  剩下就是商税之类了。

  这部分核心就是盐税,一百四十万,其他乱七八糟商税加辽饷,万历四十八年总共收了五百八十万,其中主要就是辽饷。

  而支付辽东的军费就是这里出。

  每年六百多万,不够就另想办法。

  比如加辽饷。

  毕竟漕运是供应京城的,这个还有一堆王公大臣等着开工资,京城官员的工资就是从这部分收入里花,此外蓟镇,山海关等地军粮,在京还没就藩的藩王,这些也是由这四百万里面出。

  皇帝金花银是养内廷的,杨信这些在京武将领工资其实也是从金花银里面拿。

  这部分轮不到军费。

  但无论实物折银还是直接收银子的那些,总共加起来,万历四十八年也就是算两千万吧,虽然各地折银律不可能达到五钱,绝大多数其实四钱以下,但朝廷收入里面还有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目前税收是实物和白银并行,所以过去征收的很多奇葩税收都在,比如十几万斤棉花什么的,但这些根本折不了几个银子,喂马的草料还两千万束呢,折银能有几个?

  杨信在废除辽饷这个杂税的最大头之后,依然让朝廷一年岁入增加了五百万两。

  奇迹一样啊。

  虽然他带来的两百万属于横财,但这也是税收体系内,本来朝廷的岁入里面就包括罚没银,而这明显属于罚没银。

  重要的是他这两年每年都能罚没这些啊。

  从道。

  “就算兄要去直捣建奴巢穴,也不急于一时,这眼看着就入冬了,兄也说过冬,明年开春弟送兄出征,眼下兄还是先完婚再说。”

  道。

  既然这样杨都督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虽然他对于成亲什么的并不着急……

  早就在床上滚了那么久,他的确没什么可着急的,要不是他知识丰富,这时候都能见着孩子了,不过这也的确是件大事。

  “还有一事,这高第还是不能留在辽东了,目前看这辽东各军不但没有长进反而比熊廷弼时候倒退,也就是说高第这个辽东经略并不称职。”

  杨信说道。

  “他这也是一时大意了。”

  九千岁笑着说道。

  “既然兄说换就换了吧,熊廷弼在就什么事没有,他接手一年就搞出这样的败仗也的确该换,不过兄之意是换何人?”

  道。

  九千岁笑得有些尴尬。

  “孙传庭如何?他已经是兵部郎中,再进一步就是右侍郎,正好以右侍郎经略辽东,再给他加佥都御史,这样就足够了。”

  杨信说道。

  “准,弟也觉得这个人有些本事。”

  道。

  就这样杨信终于夙愿达成,把孙传庭塞到了辽东经略的位置上。

  虽然孙传庭原本历史上并无对建奴的战绩,实际上他主要在关内对付那些造反的,但他那种狡猾而且杀伐果决的性格,还是非常让杨都督欣赏的,现在辽东已经无事,需要的是一个敢去杀人的,先把高第放纵手下的遗毒扫清,然后明年开春杨都督就去直捣赫图阿拉。

  这些混蛋既然养寇自重,那就让他们没法继续养,接下来这大灾将至,不能再这样不停往辽东这个无底洞填了,必须得把这每年六百万的军费降下来。

  说到底光开源是不够的,还得节流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