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明之五好青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三五五章 野猪皮的卷土重来

[字数:5987 更新时间:2020/2/3 12:00:00]




  他回去布置吧,杨都督就不管了。

  接下来他需要做的只是完成对两头肥猪的宰杀而已,荷兰人倒是很老实地缴纳了二十万杜卡特。

  反正他们此行最大的收获已经得到。

  相对于他们梦寐以求的贸易权和居住地来说,这点损失完全不值一提,只要打开大明这座宝藏的大门,不用一年他们就能赚回这一百万罚款。

  但是……

  “干什么,想造反啊!”

  杨都督凶神恶煞般吼着他的名言。

  前面那些被扣押的葡萄牙商船上,那些誓死保卫自己银子的水手们用仇恨的目光看着他,不过他们倒是没有轻举妄动,毕竟他们不远处十几艘巡洋舰一字排开,所有大炮全都对准了而他们,另外不远处的炮台山上,十二门巨炮同样高昂着恐怖的炮口。

  这也是三十二磅的。

  只不过这是长管,射程可以轻松封锁整个澳门港。

  说到底这座港口也就是一条五百米宽的水道,在炮台山上开火打到对岸也仅仅一千米露头,别说是这种三十二磅的长炮了,就是十二磅炮都能够轻松覆盖到对岸。

  在这一门门巨炮的瞄准下葡萄牙人的顽抗,更像是一种情绪的爆发……

  完全失去理智了。

  两百万枚比索银币啊!

  他们总共带了五百万,这是他们这一个贸易季节的资金,他们需要用这笔银子完成他们整整一年的等待,他们辗转万里而来,就是为了这个贸易季,现在这个强盗要夺走它,夺走他们一年的希望,他们真要疯了。当然,他们还没失去理智,他们真敢动手一个也没法活着离开,不但是明军巡洋舰,就连李旦的武装商船队也堵在外面。

  另外还有无数战舰。

  陆地上同样是全副武装的士兵。

  说到底他们在别人的土地上,这里不是他们说了算的。

  “我告诉你们,你们是在大明的土地上,在这里一切都是我们说了算,让你们做生意你们才能做生意,要你们交银子你们也必须交银子,不交银子就交出你们的脑袋,还敢跟我执械对峙?还反了你们来,别说是你们,就是腓力过来他也得给我交银子,来人,上船直接搬银子,有谁敢阻挠格杀勿论,今纯粹是因为自己在一根旗杆上。

  这根直接由巡洋舰桅杆移植过来的旗杆,是他专门用来悬挂那面龙抱日月旗的。

  大明没有国旗。

  但这时候海商都喜欢挂各种旗帜。

  包括现代流传的所谓大明国旗,那些真正明朝流传下来的,其实都是海商们挂着当标志的,至于日月旗也是其中之一,据说还有挂东印度公司旗帜的,传说是用来辟邪。

  现在杨信统一为龙抱日月旗。

  所有从这里出海的大明商船,都会得到一面作为旗帜,同样澳门这里的总理海关衙门自然也要悬挂。

  这里绝对安全。

  葡萄牙人的商船上又没装高射炮。

  这样的高度这样的距离,就算葡萄牙人真发疯,那些舰炮也提高不到这样的仰角。

  在杨都督的吼声中,一队队明军士兵开始强行登船,第一批登上一艘葡萄牙商船的士兵,在踏上甲板的一刻,被一个愤怒的水手猛得推了一把……

  “砍了他的头!”

  杨都督在旗杆上一指喝道。

  在一片混乱中,那些士兵用长矛强行逼开其他水手,然后按住那个水手按倒甲板边上,因为没有合适的刽子手,一名士兵连砍四刀,才终于在那水手的惨叫中砍下他的脑袋。

  人头和死尸一同抛落海水。

  紧接着那些士兵在葡萄牙人悲愤而压抑的目光中,从船舱抬出一箱箱比索银币。

  “砍了他的头!”

  就在同时杨都督指着另一艘船上,一个用葡萄牙语咒骂那些士兵的水手。

  这个倒霉的水手和被骂的士兵同时愕然抬头看着他。

  “他骂你娘!”

  杨都督说道。

  那士兵毫不客气地一拳打在水手脸上。

  后者惨叫着倒下,紧接着另外两名士兵按住他,那被骂的士兵直接掏出匕首扎进他的脖子,动作熟练的切下脑袋,抬脚踢进了大海,看得出这种事情以前也没少干,估计是切建奴首级领功练出来的。

  “好,很有我大明健儿风采!”

  杨都督满意地说道。

  然后他的目光一下子盯上了一个扑到银箱上哭得跟泪人一样的……

  “砍了他的头!”

  杨都督恍若爱丽丝里的红皇后般叫嚣着。

  在他的叫嚣中,一箱箱白银就这样抬出来,在码头上不断堆积着,而那些葡萄牙人在哭泣,也不知道哭泣他们的银子,还是哭泣他们好日子的落幕,以后有荷兰人做竞争者,他们就更别想和过去一样了。

  “都督,都督……”

  骑着马带一队骑兵狂奔而来的严一魁,一边驱赶开挡路的一边高喊着。

  杨都督看了看已经占领这些商船的明军士兵,紧接着从旗杆上纵身跃下,下面立刻一片尖叫,不过下降到三四米的杨都督,随即被手中的绳索拉住,然后在半空中恍如人猿泰山般荡着。这样一直又荡出近十米才猛然松开手,一下子从人群头顶飞过去,直接落在了严一魁马前,一把抓住缰绳拉住了狂奔的战马,严一魁差点被掀出去。

  “都督,紧急军情!”

  严一魁擦着头上冷汗一脸凝重地说道。

  杨都督的办公室内。

  “野猪皮攻陷海州?”

  杨信愕然道。

  “高第干什么吃的,二十万大军守辽东,居然还能让野猪皮攻陷一座卫城?他那些精锐呢,祖大寿的骑兵精锐呢?一年在辽东花六百万,他们还能让野猪皮攻陷一座卫城?”

  他紧接着拍着桌子怒道。

  这的确很让他失望,很显然熊廷弼死后,大明连个能严防死守的辽东经略都找不到了。

  高第目前处境可比熊廷弼好多了。

  尤其因为杨信的蒙古各部大封爵,目前辽西几乎无危险,虽然林丹汗依然在卧薪尝胆,可炒花在一旁盯着他也不敢进犯辽西。

  后者是绝对忠心的。

  林丹汗倒是重新盯上奥巴,毕竟目前来讲科尔沁部最好欺负,而且奥巴也没向大明投降,林丹汗可以借着大明的旗号讨伐他,至于按照此前划分,奥巴归炒花讨伐就忽略掉好了,总之奥巴的命运没有改变,接下来他还得像原本历史上一样面对林丹汗的扩张。

  但辽西是安全的。

  这种情况下高第几乎可以将所有精锐全投入辽东。

  实际上他也是这么干的,辽西只有姜弼的纸面上一万,不过因为广宁世家被抄家后,那里的军户重新分了地减了租,所以防御能力并没削弱,甚至还比以前略微有所增强。而曹文诏部北上重建铁岭并修筑棱堡,祖大寿部和陈策部在辽阳居中增援,最终从北向南赵率教,曹文诏,贺世贤,祁秉忠加罗一贯,祖大寿和陈策,海州是刘孔胤,盖州是朱万良,再向南就是被视为无危险的复州和水师驻扎的金州了。

  可以说重兵一线排开。

  几乎堵死野猪皮西出的所有可能。

  最有可能的北线全是精锐,曹文诏,赵率教,加金台吉三角组合,背靠后面蒙古各部和辽河水运,完全可以说固若金汤,中路也是精锐,奉集堡这个最重要前沿要塞是罗一贯防守,光红夷大炮一堆,只有野猪皮几乎不太可能进攻的南路差一些。

  但南路从来不是辽东防御的重点。

  要说这个布置没什么问题。

  可是……

  “想来是大意了吧,毕竟高经略也很难想到建奴会从南路出击。”

  严一魁小心翼翼地说。

  他是做过辽东都司的,对辽东的情况非常清楚,但他们现在能知道的也就野猪皮攻陷海州,其他更具体的一概不知,这种情况下也不好做别的评价。

  野猪皮西出五条路线,北上进广顺关目标开铁,中路进抚顺关目标沈阳,或者进鸦鹘关目标辽阳,南路沿着朝鲜贡道北上过连山关目标同样辽阳。但还有一条就是军事上几乎不会选,但实际上甲午战争时候支撑日军攻陷辽阳的路线,从岫岩或者现在的秀岩城,经析木城攻海州。很显然野猪皮玩了一把偷渡阴平,从这条路线突袭海州,他攻陷秀岩城和海州的急报接连到的,野猪皮进攻速度可以说极快了。

  这个老家伙终究还是惦记辽东。

  他也知道朝鲜穷,没什么油水,支撑不起他的大业。

  但这不是高第丢海州的理由,他现在要兵有兵要将有将,虽然不能说军饷充足但至少发下去的是充足的。

  九千岁不欠他们军饷。

  但结果明军不但没有延续熊廷弼时候的良好势头,反而在短短一年里迅速倒退了。

  “杨寰,把码头上所有银子全装上飞燕号,再把咱们抄家的和那些保释金全装上!”

  杨都督朝外面喊道。

  “玛的,这文官主持军事就没有个好的!”

  紧接着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