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明之五好青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三五零章 大明之民主典范

[字数:5710 更新时间:2020/2/3 12:00:00]




  广州。

  “李右布政使,你的案子发了!”

  带着士兵在一片畏惧目光中,昂然闯入布政使司的杨都督,对着前面正要出门的李叔元说道。

  这时候香港海战已经彻底落幕。

  陈四的巡洋舰队用短重炮轰沉三艘荷兰武装商船,其中包括那艘归国船,方仪凤的水师舰队以火箭烧毁两艘,杨信自己凿沉旗舰,剩余十八艘武装商船全部升起白旗,锚泊在南丫岛,在明军战舰的监视下等候处置。

  不过明军损失也不小。

  光蜈蚣船就沉了二十五艘,另外水师还沉了十六艘战船,至于那些巡洋舰却无一沉没,水兵伤亡加起来超过一千,尤其是巡洋舰因为木板材料不如荷兰人的武装商船,伤亡数量反而超过看似损失最惨的蜈蚣船队。后者尽管损失的船数量最多,但伤亡反而是最少的,主要就是这些疍民和卢亭们水性太好,落水后绝大多数都是自己游到岸边的。

  方仪凤的水师伤亡最多,甚至连他本人都受了重伤。

  不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士兵水性差,落水之后的死亡率最高,毕竟水师也不是说经常游泳训练的,甚至不会游泳的都有,这些人沉船的结果和疍民是完全不同的。

  总之这就是香港海战的结果。

  而战斗结束刚刚在屯门登岸,杨信立刻把事情丢给手下,然后自己一个人狂奔向广州,刚刚道。

  “这是什么?”

  杨信拿出他的那篇雄文。

  李叔元腿一软,直接趴在了他脚下……

  “都督,下官一时糊涂,受了那些夷人利诱,下官该死,求都督大人大量放过下官吧!”

  他哭嚎着。

  “很显然你还不明白自己犯了什么罪,那些人给你的那份东西呢?”

  杨信说道。

  李叔元赶紧让老仆去取,很显然他的确还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在他看来只不过是自己的这篇雄文落在杨信手中,杨信一看自己要弹劾检举他,故意上门来抓他栽赃陷害严刑拷问。紧接着那老仆取来那份所谓的请愿书,同时很懂事的把那箱珠宝取来,李叔元陪着笑脸双手捧给杨信,杨信把珠宝交给后面的手下然后打开了那份请愿书……

  “你知道这是什么?”

  杨都督说道。

  “回都督,那些夷人说是他们向陛下请愿的。”

  李叔元堆着谄媚的笑容说道。

  “请愿?李布政使,你接见夷人就不自己找个翻译?那翻译说他们是弗朗机人你就信了?广州懂澳门夷人话的多了,澳门夷人懂咱们话的也多了,为何派个不懂咱们语言的来,你就没想想其中有古怪?”

  杨信说道。

  “下官,下官一时糊涂了。”

  李叔元说道。

  “糊涂?我看你是被这箱珠宝迷了心窍吧?结果把自己全家搭进去,你现在好好给我听好这东西是什么!这是荷兰也就是红毛国东印度公司驻爪哇巴达维亚总督,感谢大明皇帝租借香港岛给他们,允许他们与大明通商,并且允许他们的舰队驻扎香港岛,允许他们自由出入广州的感谢书。

  或者也可以说是一份条约。

  而且上述内容是你代替皇帝陛下做出的决定。

  李布政使,我说吴中伟私通倭寇的确是诬陷的,但你私通红毛人,而且假传圣旨,出卖大明国土给红毛人,这可是证据确凿的。

  李布政使,你摊上事了,你摊上大事了。”

  杨都督说道。

  李叔元瞬间就傻了。

  紧接着他清醒过来……

  “都督,下官真不知道这些,他们是李崇问带来的,那李崇问是佛山监生,李家是佛山头号大族,他族兄是吏部郎中,下官真没想到他会骗我,他带着那夷人说是受不了都督收税,想让下官给他们奏明陛下,下官看到这些宝石一时间也就花了眼,可下官真不知道那是个红毛人啊!”

  李叔元抱着杨信的腿哭嚎着。

  “先铐起来,暂时带着镣铐理事,说不定陛下还会饶你全家!!”

  杨信说道。

  毕竟广东政务还得有人主持。

  紧接着那些士兵上前给李布政使戴上镣铐,接下来在圣旨到达重新任命广东布政使前,李布政使只好戴着镣铐做官了,这期间再表现不好,那就指定是抄家灭门了,表现好说不定还能争取个宽大处理。

  “走,去佛山。”

  杨信说道。

  “快,去给都督带路,传令各县,发现李崇问立刻解送澳门。”

  戴着镣铐的李布政使在后面吼道。

  杨都督没兴趣管他的怒火,在一个布政使司小吏带领下,他带着兵直奔佛山,四十里路而已,那些每道。

  “八十,遗腹子?他爹身体真好。”

  杨都督惊愕地说道。

  “这个就不足为外人道了,不过据说他爹临死前留个扇子给他娘,就是因此才被认,小时候也被看不起,不过中进士后就不一样了。”

  小吏笑着说。

  八十,遗腹子,留扇为证。

  这简直就是传奇啊,想象力都赶不上了。

  杨都督感慨一下。

  “抄李家,五家一个不留,连同李崇问一支,统统封门!”

  杨都督说道。

  “这个罪名呢?”

  小吏说道。

  “我说抄就抄,要什么罪名?还要罪名?来,给他们编一个,就说窝藏李崇问与其合谋。”

  杨都督说道。

  他身后士兵立刻涌向前方陇西里的牌坊。

  李家聚族而居,李待问兄弟几个都在这里,整个一个营的士兵涌入,紧接着在带路的衙役指点下,迅速冲向一座座大宅,整个陇西里瞬间一片鸡飞狗跳,然后一帮子青壮突然涌出,一个个拿着武器混乱地阻挡……

  “这还蓄养私军?”

  杨信愕然道。

  “都督,这是佛山忠义营,李家带着当地士绅凑钱养着防盗的。”

  那小吏说道。

  “架着斑鸠铳,推着弗朗机防盗?”

  杨信说道。

  “这个,本地盛产这些火器,自然因地制宜。”

  小吏说道。

  “谁指挥他们?”

  杨都督说道。

  “本地士绅自治的嘉会堂,朝廷在佛山并无官员,这里属五斗口巡检司,但地方上就是士绅自治,李待问之前回乡时候,在此地联合一些乡宦,共同组建了嘉会堂,一切地方事务都是嘉会堂商议,嘉会堂设忠义营维护地方,这些都是朝廷准许的。”

  小吏说道。

  “这制度很先进啊,这都快赶上大同社会了,话说荷兰人也不过如此啊,咱大明居然还有直接跨越到民主的地方?这要是让他们发展下去,岂不是要连议会都出来了?话说南海县,广州府,布政使司,这么多官府,就这么看着眼皮底下出这种地方却不管?”

  杨都督不无感慨地说。

  谁说咱大明制度不先进,看看这佛山完全迈入议会时代。

  这时候英国都赶不上这里。

  “都督,程知府和李布政使都认为这是地方善政,不需要管,甚至还应当在各地推广,若能这样由地方士绅共同管理地方,可以省下朝廷很多费用,要是大明都能如佛山这般,咱们大明也就是像都督说的,可以士绅自己管地方的确省了很多麻烦。

  可衙门以后也就不敢管了。”

  那小吏说道。

  看得出他还是很有一些想法的。

  这时候前面那些青壮已经在和士兵对峙了。

  但这些青壮手中全是火器,而且全是重火绳枪,一排斑鸠铳架在大街上,中间甚至推出小弗朗机。

  而士兵的武器就完全不够看了。

  一堆长矛轻火绳枪,对着前面一堆重火绳枪,首先这气势就输了不少。

  杨都督无语的走上前,然后从一名军官手中夺过短枪,毫不犹豫地对着天空扣动扳机……

  “都想干什么?造反啊?”

  他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