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明之五好青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三三三章 你瘦了

[字数:5628 更新时间:2020/2/3 11:59:00]




  一刻钟后。

  “郑兄,我来了!”

  杨信恍如饿狼般嚎叫着,然后抬脚踹飞了面前的房门。

  话说这真是惊喜啊。

  锦衣卫抓捕一年多却没有任何踪迹的郑鄤,居然就这样冒了出来,而且还是刺杀他的主谋……

  不过这也不奇怪。

  东林群贤们是不会放过任何可以弄死他的机会,尤其是这次又被他狠狠刺激了一下,刚刚丢掉了状元的文震孟,估计早就与他不共戴道。

  郑鄤犹豫了一下,很显然也知道自己跑不了,他毅然拔出宝剑,恍若决死冲锋的勇士般直冲过来,他呐喊着冲过混乱的战场,转眼间到了杨信面前,手中宝剑直刺这个奸臣。

  后者没有躲避。

  郑鄤的宝剑正中杨信胸口。

  锋利的剑尖立刻在表面硬化的锻钢上擦开,带着一声刺耳的摩擦声,从杨信的肋下擦过,收不住的郑鄤也一头撞在杨信胸前,然后杨都督的手就落在了他的脖子上,直接把他提起到了半空中。杨信另一只手直接抓住了剑刃,丝毫不在意锋利的剑刃伤了自己手掌,就那么从郑鄤手中夺过扔在一旁,然后把血淋淋的手掌举到了郑鄤面前……

  “你到底是什么妖魔?”

  郑鄤艰难地回答。

  他眼前那个血淋淋的手掌上,两道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速度愈合。

  “这个问题很复杂!”

  杨信说道。

  然后他把郑鄤直接扔给了两名士兵。

  “不是还有一个吗?张溥呢?”

  杨信喝道。

  他这才发现没看见张溥的身影。

  “都督,学生真不知道,学生走的时候他还在,不过他颇好寻欢,或许此刻已经去了濠畔街的画舫。”

  后面跟着的刘士斗吓得趴在地上说道。

  “留下一队人继续搜,其他人跟我去濠畔街!”

  杨信喝道。

  他还差点忘了,这广州城内还有一个堪比秦淮河的地方。

  这时候的濠畔街和旁边原本的内城护城河,已经成了号称平康十里的知名娱乐场所,那繁华旖旎之处不输秦淮河,以至于那些遗民们后来依旧念念不忘,怀念完了再哀叹一句,如今就什么都别提了。杨都督的大队人马立刻杀向濠畔街,临走时候杨都督本能般回过头看了看身后的花园,甚至抽了抽鼻子,不过他还是没闻到别的,于是便确信没有遗漏然后出去了。

  他身后二十多米外的阴沟里,一个顶着满身恶臭的身影长出一口气。

  张溥在这里呢。

  郑鄤是故意出来的,这一年的流亡生活让他成长许多,在东林年轻一代里他本来就是以狡计百出出名的,这座他们租下的宅院屋顶始终都有人站岗,杨信带着人明火执仗过来,站岗的人立刻就下来报告。知道已经暴露的郑鄤,也很清楚自己很难逃走,所以干脆把张溥塞进阴沟,自己带着人明着逃跑,就算他们逃不出去,张溥也能有机会。

  从这一点上说,他这个人还是很仗义的。

  毕竟他本身就已经是钦犯,无论逃到哪里都摆脱不了追捕,但张溥的情况不一样。

  好吧,主要是郑鄤没想到刘士斗会出卖他们。

  他还以为是其他原因走漏消息,这样并不是钦犯的张溥就需要保护,而他反正已经不在乎了。

  最终阴沟里的恶臭干扰了杨信的狗鼻子……

  这个真不能怨他。

  他终究不能分辨出和腐烂死老鼠在一起的张溥。

  五人墓碑记的作者,就这样趴在恶臭的阴沟里,伴着几只腐烂的死老鼠,看着这个奸臣走远,然后看着留下的士兵清理现场,直到后者离开才小心翼翼地继续向外爬。他一直爬到外面的下水道里也没敢爬出来,只是沿着下水道像老鼠一样向前爬行,好在这些下水道都是石头盖板,中间多多少少有点缝隙,不至于积聚起足够的氨气毒死他。

  总之他就这样一直爬啊爬……

  前面漆黑里蓦然一阵响声。

  这样的夜晚,又是在一条下水道里,张溥根本超过半尺就什么都看不见了,他本能地停下来,然后惊恐地听着那声音不断接近。

  此刻张溥脑子里一片混乱。

  各种怪物的身影不断浮现,他甚至试图爬出去,但头顶沉重的石板却让他的努力变成徒劳,他只能缩在那里不断哆嗦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声音终于到了他跟前,然后一个湿漉漉滑腻腻恍如怪物舌头的东西,一下子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他终于控制不住了。

  骤然间他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

  然后同样的声音响起,紧接着里面多了一点红光,然后一张饿鬼般的面孔在红光中浮现……

  “干林娘,这里都能撞上人!”

  一个声音说道。

  张溥瞬间停止尖叫,因为这个声音他听过。

  “余腾苍?”

  他试探着问。

  “张公子?”

  后者同样愕然道。

  好吧,张公子在一条下水道里故人重逢了。

  “哪里有人叫?”

  头顶喊声响起。

  紧接着隐约的火把亮光出现。

  下水道里瞬间一片寂静,然后对面的火折子迅速熄灭,在头顶的脚步声中一动不动等待着,好在没人会想到脚下的下水道会有人,头顶出现的巡逻兵很快就走过去。

  “走,出城再说。”

  对面同样在杨信搜捕名单的闽揽余腾苍说道。

  张溥赶紧在他指挥下掉头,余腾苍后面还有不少人,这些恍如老鼠般的家伙在半积水的下水道不断爬行,很快转入一个岔口,然后进了一条明沟,并且在深夜的明沟中继续游动。好在太仓长大的张溥也会游泳,他们就这样游到了外城的水门处,余腾苍招呼两个水性最好的带绳子潜入,很快他们带着下去的绳子用力扯动几下发回信号。

  “张公子哥,憋住气拽着绳子向前,头顶是城墙的水门,憋不住可就死在里面了。”

  余腾苍说道。

  “没有别的路吗?”

  张溥欲哭无泪地说道。

  “有,就是不通城外?”

  余腾苍身后的男子说道。

  “通何处?”

  张溥充满希望的问。

  “通总兵府的大牢!”

  那人说道。

  说完他深吸一口气,抓着绳索直接扎进水下。

  余腾苍拍了拍张溥肩膀,紧接着也深吸一口气潜入水下,他们后面十几个亡命徒相继潜入,最后张溥悲愤地回首后面城市,在心中咒骂着把自己害得需要钻下水道的奸臣,终于也深吸一口气钻进水下。闭着眼的他什么也看不见,就是靠着手中绳索保持方向,一边挪动双手一边拼命用双腿游动,但从没有经过这种训练的他,肺活量的差距终究不能让他真正和那些亡命徒一样,很快他就在窒息感驱使下本能地张开口……

  其实没那么可怕。

  整个城墙下面无非十几米而已。

  就算呛也呛不了几口,而且水门里面并不是完全淹没的,过了水门的栅栏之后他就被外面的人拖出来。

  被灌得半死的张溥恍如死鱼般浮在水面。

  不过余腾苍等人也顾不上救治,直接拖着他游向珠江,拖行的晃动中他也开始排出水来,很快进入江水并一直游到了附近的一艘船边,那里早就有人等着,直接抛下绳梯他们爬上。张溥这时候也缓过劲来,同样在那些水手拿钩子的拖拽帮助下爬上去,然后直接瘫在甲板。余腾苍很快带着一个中年男子到了他面前,后者饶有兴趣地低头看着他,张溥虚弱地举起一个手掌……

  “送我去太仓,五千两。”

  他说道。

  “张公子,我们会送您回太仓的,只不过在这之前我们想让您去见一个人,这个人早就想结识一下江浙的贵人,只不过这个人离的有些远。”

  那人笑着说道。

  “在何处?”

  张溥问道。

  “倭国,平户。”

  那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