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明之五好青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二四九章 恩威并施

[字数:6463 更新时间:2020/2/3 11:56:00]




  “杨佥事神勇无敌,建奴早就被杀得闻风丧胆,那莽古尔泰知道是杨佥事亲征逃都来不及,岂敢与杨佥事交战,小的正是猜到如此,才劝我们总兵趁机攻打镇江在此恭迎杨佥事莅临。”

  沈世魁干笑着行礼说道。

  不愧为商人出身,还是很会说话的。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被俘后面对建奴劝诱宁死不降。

  不过杨信没搭理他。

  “毛总兵,我的命令是什么?”

  杨信看着毛文龙说道。

  毛文龙低着头脸色阴晴不定。

  “末将违令,请杨佥事赐罚!”

  他说道。

  “军中违令该如何?”

  杨信说道。

  “违令者斩!”

  毛文龙说道。

  沈世魁几个吓得赶紧跪下求情。

  而杨信继续看着毛文龙。

  毛文龙保持行礼姿势身体微微颤抖着,甚至额头上冷汗都冒出,此刻他感觉自己仿佛面对一只发怒的猛兽,话说杨信要杀他,那他真没有反抗能力,杨佥事杀人如麻的恶名可早就传遍都是战场上打出来的,他真对杨信那些传说存在怀疑。

  那个没有人不怀疑,使一百多斤大刀当然没什么,军中猛将级别的都能把那东西举起来舞几下,可使这东西冲锋陷阵,而且还能跑的比马还快,还能长时间持续作战,那就完全是扯淡了。

  正常头脑的都不信。

  正是因为这种思想,他才故意不去会和,而是趁机偷袭镇江城。

  他确实就是故意的。

  他就是故意给这个传说中无敌猛将一点麻烦,验验这家伙的成色,真是无敌猛将当然不在乎,而且正好避免接下来的强攻,镇江城和九连城是一个完善的防御体系,一旦莽古尔泰死守是很难攻克的。

  若不是无敌猛将那就得靠着他了。

  说到底他就是有点桀骜不驯,这种独断一方惯了的都这德性。

  但现在他已经知道自己犯了严重错误。

  “斩就用不着了,好歹你也夺回了镇江城。”

  杨信说道。

  “那就是杖了。”

  毛文龙滴着冷汗说道。

  杨佥事说不用斩又不是说不用处罚,话说这种觉悟他还是有的。

  “那还等什么,难道要我亲自动手?”

  杨信喝道。

  毛文龙赶紧用目光示意了一下尚学礼,后者站起身拿过一支长矛,毛文龙很干脆地跪倒,尚学礼掉转矛杆……

  “毛文龙违抗军令,脊杖四十!”

  毛文龙咬着牙说道。

  杨信站在那里看着他。

  尚学礼看看杨信,然后看看毛文龙,最终咬着牙一矛杆抽在了他背上,毛文龙被抽得猛然向前一晃,不过还是咬着牙忍耐,四周那些士兵都寂若寒蝉,默默看着这场面。

  而杨佥事表情淡然地看着。

  不教训教训毛文龙是肯定不行的,这个家伙过于桀骜不驯,对杨佥事严重缺乏尊敬,必须得让他懂懂规矩,以后这个人还是值得扶持的,不仅仅是给野猪皮制造麻烦,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给李家制造麻烦。在杨信的设计中最好就是毛文龙以皮岛为基地,在朝鲜北部招降纳叛,扶持完全脱离李家的军阀集团,最后把这块土地用拉锯战完成清洗。

  尚学礼举着长矛,再次看看杨佥事又看看毛文龙。

  “打!”

  毛文龙喝道。

  然后尚学礼紧接着第二下抽落。

  这时候他也索性破罐子破摔了,紧接着第三下,就这样一下下不断抽着,因为害怕激怒杨信,他抽得还是很实在的,而且毛文龙还脱了上衣,一矛杆抽上就见血痕了,伴随矛杆不断落下,强忍着的毛文龙也被抽得不断发出沉闷的痛呼。

  就这样很快打到了第十下……

  “算了,剩下的且记着吧。”

  杨信阴森森地说道。

  尚学礼擦着头上冷汗赶紧扔了那长矛。

  话说他的精神压力也是很大。

  毛文龙和手下这帮赶紧谢过杨佥事,此事就算是过去了。

  沈世魁和陈继盛赶紧扶起毛文龙,后者强忍着深吸一口气,整理好身上衣服然后赶紧站在杨佥事下首伺候着。

  这时候可怜的莽古尔泰已经被瓜分了,真正的瓜分,话说他可是一万两,那些士兵围殴当然也要争抢,最后结果就像围攻猎物的狼群般,把这个价值一万两的猎物瓜分了。倒是那个之前给杨信指路的小军官,把其中价值最高的首级给抢到手了,正拎在手里警惕地看着周围同伴,那四个建奴士兵估计是他亲信,同样在他周围警惕地保护这个最值钱的战利品。

  “你叫什么?”

  杨信问道。

  “回杨佥事,小的毛总兵帐下百户耿仲明。”

  后者赶紧上前行礼说道。

  杨信深吸一口气。

  这个名字还是很让人感慨的。

  不过毛文龙手下的确一堆这样的,两顺王加一个续顺公,三大汉奸这样都有着落了,另外范文程兄弟俩一直没动静,估计还在野猪皮手下不受待见,老范直到黄台吉才真正提拔起来,但即便提拔起来,身份也是奴才,所以多铎依旧可以的玩他老婆。现在也就还不知道孔有德了,孔有德他爹是铁岭矿工,铁岭陷落后带着矿工反抗建奴被杀,但这次建奴在沈阳战败后直接放弃了铁岭一带,那里残余的军户都逃亡南下,还有不少被黄得功招募到了开原的驻军中……

  呃,说不定孔有德在黄得功手下。

  这个可以下次去开原时候查查,不出意外应该是的。

  这时候的孔有德还不到二十,正是最适合当兵的年纪,黄得功之前在这些开铁军户里面,招募了超过两千人,他在里面可能性极大,不得不说那样就多多少少有些尴尬了。

  紧接着杨信从怀里拿出一个油纸包裹的小盒子,打开后里面是他自己或者说方家钱庄打的银票。

  “五千两,你的,去辽阳的守诚钱庄就能兑银子!”

  他数出一沓塞进耿仲明棉甲里面。

  “你们,过来,一人领一千两。”

  他对剩下五个抢到战利品的说道。

  “杨佥事,这个真能换银子?”

  耿仲明拿着银票小心翼翼地说道。

  “蠢货,那是会票,到开票的钱庄见票就兑,藏好了,这个认票不认人,回头去辽阳,给守诚钱庄他们就给你五千两银子。”

  沈世魁踹了他一脚喝道。

  “谢杨佥事赏!”

  耿仲明和其他五个激动地跪下磕着头喊道。

  真正走正常程序,赏银到不了他们手中多少,这战功首先由毛文龙上报给辽东经略,辽东经略上报兵部,虽然赏格已经定了,不需要再向上一级,但想要兵部痛快给银子是不可能的,军饷都是拖着何况赏银,所以需要从中拿出一部分给兵部官员。

  这样才能领到银子。

  这些都是规矩。

  别说是这种赏银,就是正常的军饷,那些将领去领也是要先送礼才行,不送礼人家就给拖着,大明朝拖欠的多了,但士兵家里老小不能拖着,那是要等银子买米下锅的,最后就只能送礼拿到实际上的一部分。

  最后这就成了一种规矩,从上到下的规矩。

  这笔银子再由辽东经略衙门过手。

  过手就得少一部分,熊廷弼的确不贪墨,但下面办事的会。

  熊廷弼不会管这种小事的,想从经略衙门领出还得扒皮,然后到毛文龙这里当然也得扒皮,真正落到立功者手中,那连三分之一都没有,实际多少得看各级官员节操。但现在杨信直接支付,所有扒皮全没了,到手就是最实在的,虽然事后肯定还得拿出部分送礼给毛文龙等人,但好在毛总兵还是体恤手下的,他不会要太多的。

  而且要了就会提拔。

  这种事情对士兵来说,真得就像做梦一样。

  这也是为什么家丁那么忠心,因为家丁的赏银由将领给,事后将领能不能从兵部要到不关家丁的事。

  家丁的就是这样直接到手。

  “杨佥事,接下来该如何?”

  毛文龙毕恭毕敬地说。

  杨佥事的豪爽让他突然间连背上的伤都不疼了。

  “接下来?接下来当然是统计人头,接着发银子,一个建奴五十两,把你手下阵亡的建奴区分出来,虽说也是建奴,但也是自己兄弟,可别让手下也割了人头。

  更何况我那些手下也不认识他们。

  也分辨不出他们到底是哪边的。

  话说你们这也不行,以后都别留着这尾巴了,要不然战场上没法区分,包括那些朝鲜兵也都一样,以后都是大明的官军,回头我请皇上赐你们个军号。至于那些建奴的首级都各自带好,银子就在后面的船上,一个建奴首级五十两,杨某明日一早当面发银子。”

  杨信说道。

  这个问题的确需要解决。

  好在莽古尔泰手下都是正蓝旗精锐,他们身上的棉甲颜色还是很一致的。

  “听到没有,带好各自斩的首级,明早直接领银子。”

  沈世魁激动地喊道。

  四周瞬间一片沸腾般的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