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明之五好青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二零八章 拉清单啦!

[字数:5804 更新时间:2020/2/3 11:52:00]




  第二道。

  “无锡军管会第十号令。

  无锡生员孙源文,涉嫌参与红毛人作乱一案,着逮捕审讯。

  无锡军管会主任衍圣公孔胤植,副主任丰城侯李承祚,副主任后军都督府都督佥事杨信。”

  他紧接着拿出一张逮捕令念道。

  “你们这是栽赃陷害,我要见衍圣公,你们这是诬陷,你们这是欲加之罪!”

  万历二年状元孙继皋之子孙源文吼叫着。

  “是不是栽赃陷害,这得到大牢里走一趟再说,孙公子,实不相瞒,杨寰我别的本事没有,就是会让人开口,只要你有罪在我手中那就肯定会招供,到大牢里杨某会给你尝些好东西的。

  还万历二年状元?

  万历四十四年的状元刚刚被我叔父给弄死呢!”

  杨寰很有他原本历史上风格地冷笑道。

  “带走!”

  紧接着他挥手说道。

  说完他转身昂然地走出门,后面荡寇军拖着挣扎尖叫的孙公子跟着。

  “都看什么?没见过抓罪犯的?”

  杨寰在门前喝道。

  门前围观的闲人们吓得赶紧躲到一旁。

  “我看看下一个!”

  然后他又拿出一张逮捕令看着。

  “下一个,下一个秦伯钦,秦仲锡,谁知道他们住哪儿?出来带路,回头赏一百两银子!”

  他喊道。

  周围闲人面面相觑。

  很显然他们都想,但问题是这秦家……

  “二百两,一口价,我说你们都怕什么?进了我们锦衣卫手中的,还没有几个能活着出来,我杨寰不说自夸,那手段有的是!”

  杨寰喊道。

  他其实是吴县人,只不过是锦衣卫籍而已,不存在语言问题。

  “我,小的愿意带路!”

  一个闲人终于忍不住二百两的诱惑,战战兢兢地走出来说道。

  “拿着!”

  杨寰很干脆地数了两张会票塞进他怀里。

  那些闲人们一片艳羡的惊叹。

  然后杨寰就这样押着孙源文,在越来越多的闲人簇拥中,跟着那个带路党很快到了城内另一处大宅前,很不客气地砸开门冲了进去,紧接着把秦家兄弟里的老二秦仲锡给绑出来。后者明显还很茫然,无锡秦氏据说是金风玉露一相逢那个秦少游后代,不过直到了算!”

  杨寰说道。

  “下一个,来一个带路去邹式金家的。”

  他紧接着对着名单喊道。

  “我,我知道!”

  带路的闲人迫不及待地喊道。

  然后呼啦一下十几个人涌上前,一下子把他给推到了一边。

  “就你了!”

  杨寰指着其中一个说道。

  说完顺手又把两张会票塞进他怀里。

  其他没被选上的闲人一片哀嚎,然后颇为不甘心的跟着他,这时候周围已经围了无数闲人,甚至水上都聚集了无数看热闹的,而锦衣卫对城内世家大族核心成员大逮捕的消息,同样在这座城市迅速传播开。这些人可是这座城市真正说了算的,尤其是连邹式金都被逮捕的消息传开后,那就更全城轰动了,要知道他其实是邹迪光的侄孙。

  他爷爷邹龙光是邹迪光大哥。

  这就意味着杨信连邹家也没放过,可以说无锡这些世家大族目前的主要人物一个不准备放过。

  事实也的确如此。

  当杨寰押着邹式金和邹兑金兄弟俩走出邹家,并且宣布下一个目标是华允谊和华允诚的时候,那真是整个无锡城恍如大地震。

  这是清洗。

  彻底的清洗啊!

  城内世家一网打尽啊!

  虽然他们都是嫌犯,可就像杨寰说的,只要落入锦衣卫手中,那还不是想怎么屈打成招就怎么屈打成招?就这些平日养尊处优的公子哥,谁能扛得住锦衣卫的那些酷刑,更何况传闻杨佥事还会法术,再硬骨头到了他手中也得乖乖按照他说的招供。

  然后这些人承认勾结红毛人作乱,那一个谋反谋叛是跑不了的。

  接着就是抄家了。

  最后无锡世家大族一锅端。

  很快随着锦衣卫一家家抓捕,绑着这些身份显赫的公子哥在大街走过,整个无锡城一片沸腾。

  而此时的军管会内。

  “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衍圣公哀叹着。

  他可以拍着良心说,尽管那些逮捕令是他署名的,他绝对没有看到过,别说是他了,就连李承祚都不知道,他俩的名字是杨信代签的,话说他俩现在可以说欲哭无泪。李承祚还好点,至少原本就是想向阉党靠拢,可衍圣公这样一个忠臣义士,这次真的被杨信害死了,完全声名狼藉了,杨信的所有恶行统统都有他一份子。

  这弄死钱士升之后估计他也就成过街老鼠了。

  衍圣公这个名字都臭了。

  话说他都想半夜找根绳子自挂,以此来维护衍圣公这个名字,可问题是绳子搭好后,他试了一下终究还是放弃了。

  他不想死啊!

  衍圣公的名誉的确维护了,可他命都没了还有个屁用。

  他就这样在软弱中,一次次被杨信践踏着,在他的魔爪中哭泣着,最后还是不得不任由他摆布。

  而这件事他同样无力抗争了,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想死个明白。

  “衍圣公,我只是逮捕审讯而已,钱士仪既然供出他们,那我总得把他们抓起来审一审吧?我也知道钱士仪有可能胡乱咬人,可无论是真是假这总得审过了才知道,如果钱士仪是栽赃陷害,那么我肯定会还他们清白,如果他们真是乱党成员,那我也不会放过他们。

  总之一句话。

  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我是**律的。”

  杨信说道。

  呸,你也配说**律?

  衍圣公在心中默默啐了他一口。

  这个混蛋几乎所有口供都是伪造,栽赃陷害几乎是他办案的标配,这样的人居然还能说自己**律,简直是厚颜无耻。

  “不严刑逼供?”

  他带着鄙视说道。

  “你什么时候见我用过刑?我都是用爱与正义来感化,当然,下面做事的可能会行事过激了些,但他们也是一腔忠诚,再说他们都是些粗人,也不懂用爱与正义来感化,这样使用一些手段我们也应该体谅。

  但我本人来讲,我是肯定不会对他们用刑的。

  他们的家人要是担心这一点,可以去跟杨寰那些人谈谈,毕竟他们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如果这些人真的身上有什么疾病,的确不适合用刑那也可以让杨寰注意一下。”

  杨信说道。

  话说衍圣公还是第一次见把公然索贿说的如此清新脱俗的。

  不过他也明白了杨信的意思。

  这个混蛋并不是说真的非得要把无锡世家一网打尽,事实上这也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他真要那么做的话,皇帝只能把他降罪以谢可以收手,那无锡这些世家应该可以捏着鼻子给他一笔巨款打发走。

  毕竟他刚刚弄死一个状元了。

  他连钱士升都能逼死,那么当然不会在乎多弄死几个。

  哪怕华允谊那些人,肯定也会选择屈服的,拿出十几二十万两对于这些世家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对于邹家华家钱家这样的来说钱算个屁,只要能把这个瘟神打发走,估计五十万以内他们是能接受的。

  但现在……

  “提督老爷,外面有几个佃户求见,说是他们都种了叶家的地,还有两个借了高家银子的,前来检举顾宪成从子顾皋,在那些红毛人作乱的头能给您找到卖给他们酒肉的,还可以从顾家家奴中找出那些往叶家宅子送的,就是那些红毛人来时候坐的船,他们也能给您想法找到。”

  黄三突然走进来说道。

  “啊,很好!”

  杨信露出满意的笑容。

  衍圣公长叹一声,很显然这才是这个混蛋的真正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