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明之五好青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九零章 你们是不是很下贱?

[字数:5855 更新时间:2020/2/3 11:51:00]




  “玛的,也不知道建奴来时候,他还有没有这样的胆子!”

  杨信无语地看着这个老家伙。

  衍圣公继续沉默。

  “杨佥事,不行的话咱们还是绕过去吧?”

  李承祚战战兢兢地说。

  他可不认为这些青壮不敢动手,当年这江南被打死的税监多了,那些太监个个都有圣旨,个个都是皇帝的亲信,照样还是被人家乱棍打死,放火烧死,扔进长江喂鱼,而且不是一个地方,几乎所有地方都敢这么干。说到底这大明就是皇权不下县,地方士绅说了算,世家大族说了算,只要惹了众怒人家就敢直接鼓动民变弄死你。

  事后无非推个顶罪的而已。

  眼前这个老家伙恐怕最少也得九十,这个年龄是完全豁免,不能抓,不能审,更不能判刑。

  就是死罪也不追究。

  到时候一进城人家阖城喊打,杨信这千把人完全会被淹死。

  更何况也不可能真就动手杀,这里是大明赋税的根基之地,苏松常三府支撑着大明财政,常州府一个府缴纳的田赋恐怕就超过北方一个省,这里乱了京城就得挨饿。

  这里真惹不起。

  所以当年苏州闹的那么狠万历都忍了。

  “绕过去?杨某可没这习惯!”

  杨信冷笑道。

  说完他径直向前走去,后面的荡寇军立刻跟随。

  李承祚看了看衍圣公,衍圣公继续装死中,他又看了看那个戴忠静冠的家伙,后者悄然退回人群,可怜的丰城侯急的直跺脚,但他也无能为力,只能就那么眼看着杨信过了桥。不过杨信站在了瓮城的门洞前,然后回头对跟着的黄三说了句什么,后者迅速指挥士兵分开,然后一个个背起弩解下腰间绳索,紧接着这些山民甩出飞爪,恍如一群猿猴般迅速上了城墙。

  杨信继续站在门洞前。

  他身后源源不断过桥的士兵同样源源不断分向两旁,然后一个个迅速爬上了城墙,很快一千荡寇军全部登城。

  城内没有反应。

  里面的青壮根本不管城墙上。

  反正杨信敢进去,街道两旁无数大木棒子等着他。

  那个老家伙拄着拐杖,继续颤巍巍地站在主城墙的门洞内,和杨信隔着瓮城内的道路遥遥相对。

  四周一片沉寂。

  就在最后一个荡寇军士兵登上城墙后,杨信终于开始迈步向前。

  李承祚心惊胆战地看着。

  很快杨信走过瓮城,站在了那个老家伙的面前,两人继续那么近距离地对视着……

  “圣旨在此!”

  杨信举起道。

  “什么,老朽听不见!”

  那老家伙说道。

  然后他还露出得意的笑容。

  “很好笑吗?”

  杨信说道。

  “啊,你说我吃饭了没?没有,被那些奸臣气得吃不下!我九十二了,最恨那些奸臣了。”

  那老家伙笑着说道。

  “这是你们逼我的,希望等一下你还能笑得出来!”

  杨信说道。

  说完他向上一伸手,上面两根绳索同时垂下,紧接着杨信纵身跃起,一下子抓住半空中的绳索,然后双脚一蹬城墙,整个人向上倒翻过去,下一刻直接翻过箭垛落在了城墙上。四名荡寇军士兵迅速收起盘在箭垛上的绳索,而杨信紧接着再次跃起,跳上了头顶的城楼,然后走到了正对城内街道的城楼后面。

  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片人头的洪流。

  无数青壮在前方直通向南的大街上,一个个拎着大棒子仰起头看着他,一直向南绵延近一里,而且两旁的小巷里也挤满青壮,很显然一片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正在等着他。

  这的确是惊喜。

  他给了东林党这些这些家伙还是有点本事的。

  杨信向旁边一伸手,杨寰赶紧把一个铜皮喇叭筒递给他,这是杨佥事自己制作的,配合他的大嗓门效果还行,至少能传个几十丈远,这基本上也就够了,反正也没别的办法。

  “咳,咳!”

  杨信很有气派地举着喇叭筒咳嗽两声。

  下面那些青壮疑惑地看着这个奸臣,很显然对他的举动莫名其妙。

  “我很好奇。”

  杨信喊道。

  当然也是用武进话。

  “我真的很好奇,你们,一群平日里饱受士绅压榨的佃户,在作坊主打骂下每日拼命干活都不得温饱的雇工,甚至连女人都有可能被主人欺辱的家奴,是什么让你们这么听他们的话?

  他们会给你们什么好处吗?

  他们会让你们这些佃户不用交租子吗?

  他们会给你们这些雇工涨工钱吗?

  还是他们会把你们这些家奴的卖身契还给你们?

  请你们告诉我,是什么让你们这么听话,居然敢为他们对抗皇帝?我手中拿着的是圣旨,我是去无锡抓一个嫌犯,那么这与你们有什么关系?这个嫌犯家还是放高利贷的,是不是你们这样做,那些放给你们高利贷的老爷们就能良心发现不要你们的阎王账了?

  你们有谁能给我一个除了就是贱以外,你们此刻站在这里的其他理由?”

  他喊道。

  下面一片交头接耳。

  “奸臣人人得而诛之!”

  一个最近的青虫义愤填膺地高喊着。

  他周围几个青虫同样高喊,甚至还举起手中的棒子。

  “看看他们,看看他们,他们和你们一样吗?”

  杨信说道。

  “他们和你们不一样,士农工商,他们是高高在上的士,他们是要做官打你们板子的,他们是要带着衙役逼你们交税的,他们是踩在你们头顶,喝你们的血吃你们的肉的贪官污吏。

  看看,你们身上的衣服都不一样。

  请你们告诉我,你们有谁没被地主士绅逼着交租过?你们有谁没被雇主克扣工钱过?你们有谁没被主人鞭打过?他们逼着你们把自己的口粮交出,然后全家吃糠咽菜,他们逼着你们流血流汗为他们赚到百万家财,他们把你们当牲口一样随意欺凌。

  而你们呢?

  你们却跑来给他们造反给他们做这种杀头诛九族的事情?

  你们是不是很下贱?

  告诉我,你们是不是很下贱?”

  他吼道。

  那些小巷里开始有青壮悄然离去。

  “别听他颠倒是非,这个奸臣就是害死无数忠良,又想到咱们这里陷害忠良,咱们决不能放他过去!”

  青虫们继续喊着。

  “我弄死的人家产三百万两,我刚刚抓住的叶茂才是之前的三品官,我要去抓的人是放高利贷的,我就很奇怪了,这他玛跟你们有何关系?那个家产三百万的是靠贪赃枉法致富,那个三品官也没给过你们一文钱好处,至于那个放高利贷的倒是在家教书,可我想问一句,你们谁家的孩子在东林书院读书吗?那东林书院是给你们的孩子开的吗?

  你们的孩子连东林书院的大门都未必有资格进呢?

  那么我去抓他关你们屁事?

  我抓了他,你们要交七成租,还利滚利的阎王债,每道。

  黄三赶紧招呼那些士兵,跟着杨信从城墙上走了下去。

  “等等!”

  站在城门洞后面的杨信忽然说道。

  然后他回过头朝着那个老家伙走过去……

  “你还笑吗?”

  他探过头去问道。

  那老家伙颤巍巍地转过头,一脸悲愤地看着他,然后同样颤巍巍地举起了拐杖。

  杨信疑惑地顺着他的动作抬起头,看着那根不断抖动的拐杖,同样看着那根拐杖又朝自己落下……

  “我打死你这个奸臣!”

  老乡绅虚弱地怒斥着。。

  然后杨信以最快速度倒纵出一丈多,那老家伙没抽到他,同时也没能力继续站稳,然后直接随着那拐杖的落地倒在地上抽搐起来……

  “你们都看见了,我可一指头都没碰他!”

  杨信举着双手一脸无辜地看着外面的衍圣公和陈承祚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