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临时任务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26。好奇害死猫

[字数:3443 更新时间:2019/1/10 16:47:00]






小鱼享受忙碌的一天,这是工作,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工作,本来假装看书变成专注学习。

陈列在门口探头:“小鱼。”小鱼视线离开刚刚专心的书本:“哦,表哥,没走?”

“没走,有钞票吗,要陪夜,夜里饿。”

小鱼拿出壹圆钞票:“就这些,我也没了,先用着。”

“够了。”

“我要下班,送我一段,钞票都给你了,没钱坐车。”

大眼护士也没走,插话道:“是表哥吗?这么贴心,刚上班就追来了。”

小鱼说:“真是表哥,我丈夫在家。”

“你都结婚啦?”大眼护士吃惊。

“我是童养媳,从小都嫁出去了。”小鱼很得意。陈列感到一阵恶寒。

出医院门口向左五十米有路口,按约定丁纯在那里等。陈列一边走一边问:“医院有发现吗?”

小鱼说:“没有,其实我不知道。这两天都闷在病房学换药,缠纱布,一点空余时间没有。外科护士确实太少,一个人当十个人,去茅房都跑去,病人等不及。护士长夸我学的快,要教我打针输液。我真想学,我想去根据地。”小鱼眼圈红了。她曾有过这样的梦想,去新四军根据地当一名护士,可现在置身日伪大本营,闭上眼睛都能看见一大堆敌人。

陈列想起铁丝网的事:“医院的墙上怎么有铁丝网,我还头回见,又不是兵营,不应该啊。有空打听打听,以前也许是兵营。这个私人医院我感觉不舒服,心里别扭。”

小鱼小声说:“我刚来一样的,心里打鼓,那里都不对,不敢乱问乱讲。上班第一天护士长就训诫,除了护理的事,莫谈国事。不能讲当局的坏话,不能提共产党新四军。不能私自买卖医院的药品,不能私自告诉病人病情,不能拒绝日本人检查,不能无缘无故旷工,不能上夜班喝酒,不能·····反正没几条,我记不住。同事告诉我医院的优点很多,薪水高,证件管用,夜里回家哨兵不纠缠。可是有什么用呢,我想回琴庄。”她想倾诉愿望,陈列应该明白她的意思,他们是一路来的宁城。陈列言语不多,但同志间的情感无法用言语衡量,陈列能听懂小鱼的心声。

“我也想琴庄。”陈列心说,你不该留在这里,应该去根据地,我身经百战在宁城都感到吃力。

太阳西下,小街上行人匆匆,但更多的行人没有以往的紧张感,小鱼说:“忘了告诉你了,宵禁的时间延迟了。中午我们接到通知,零点才开始。”

陈列说:“我说还有这么多人,平日早没几个人影了。”

小鱼看见对面招手的丁纯:“陈大哥,你们谈吧。”陈列也见丁纯从对面迎上来,他没招呼转身回到医院。丁纯想问陈列一天的情况,也想替换他,陈列不愿意罗嗦,俩人都明白彼此的想法。

小鱼挽起丁纯:“今天不急回家,宵禁推迟到零点,想吃什么?”丁纯说:“我看布告了。吃皮鞋,跟我来。”小米不知从哪里捣鼓来一套擦鞋工具箱,正专心致志给客人擦皮鞋。小鱼羡慕:“小米真能干,什么都会”

“万能。”丁纯补充。

轮到给丁纯擦鞋,小鱼小声威胁:“擦干净,不亮不给钱。”小米很可怜:“太太您行行好,小的指望晚上赚点钱吃西餐,不然会饿死。”小鱼说:“装,被你偷走箱子的人才可怜,饿死别人,吃死自己。”小米认真解释:“箱子是我买的,一个大洋,以后这就是我的饭碗,砸我饭碗我会拼命。”小米胡乱给丁纯擦几下:“完事,拿钱吧。”

丁纯说:“明珠大酒店,西餐,去?”

小米连忙声明说:“我自己点。”

丁纯发现大华医院与明珠大酒店隔了两条街就产生去明珠大酒店的念头,那里环境不错也适合自己现在的身份,同时也有好奇,一是想搞清那个隔断的状况,二是想证实一下心里的感受。

丁纯这几天琢磨着给孙和平发一份电报,让孙和平告诉县城借用自己。把这件事仔细盘算过还是放弃,临行前该讲的都讲了,如果遇到意外,以孙和平的能力知道怎么应付。丁纯在县城无足轻重,各地都有不告而别的官员,宁城就聚集了大量的这类人物。

小鱼第一次进这么高档的西餐厅非常兴奋,一张一张翻阅精美的菜谱,谗的流口水。丁纯说:“矜持,我们是有钱人。”他选择了上次那人的位置,发现墙壁的木板开裂,这么长时间也没补。木板后面是空的,如果低头讲话,声音便顺着空洞传出去。丁纯轻松起来,总算弄明白一件事,而心里的另一种感觉也荡然无存,就是那种莫名的恐惧。

一人点了一份牛排。小鱼皱眉:“不就是烤牛肉吗,这么贵,西餐,你确定?”

丁纯说:“确定,好牛肉都是从外国运来的,当然贵。”

“那么远,牛活活饿死在路上,早知道不吃了,这是腐肉。”

丁纯说:“别那么直接,吐出来算谁的。”

“你更恶心。”小鱼反驳。

小米西服革履出现在餐厅,做作优雅地入座:“为什么来这里。”

丁纯心里有一个理由,但不能说,说出来也没人信,何况他也不知道那个隐隐的感觉在明珠酒店为什么没有。他说:“我以前来过这里,如果再不来会引起怀疑。”

小鱼说:“又弄了一件新衣服,小米,你是妙手空空儿。”

小米说:“空空儿是谁,你亲戚?”

小鱼说:“孙悟空的弟弟。”

小米说:“听着熟悉,原来是卖龙骨的。”

丁纯说:“言归正传。我想,我们得准备一个备用隐蔽点,我的钞票够用。廖说的对,你应该找份职业,这样下去会引起别人注意。”他说话的时候身子挡住破洞,餐厅的人很少,后面的隔断里没客人。

小米说:“有固定职业才不正常,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这人没常性。我有地方藏,你该准备一个新地址,东风街不能住太久。陈列有自己的地方,很安全,他一直修理房间。”

“修理房间?”

“有空你问他。”

丁纯说:“以前你和老先生经常碰头吗?”

“不,很少见面。”

丁纯说:“环境不同,我和我的上级住在一起,我从小县城来,对大城市的工作方式不习惯。”

“当然,我才来也一样,兵荒马乱,看什么都不对。”小米喝着牛奶,“我很少喝牛奶,喝过一次拉肚子,整整拉了一天,拉的我的肠子·····”小鱼瞪小米,把小米后面的话活活瞪回去。

丁纯说:“任务结束后我们也不能常见面,我觉得这次任务不需要这么多人。”

“可上级说这个人非常重要,上次·····”小米忽然住口,他想说上次的任务也是全体出动。但不应该提及上次的任务,老先生命令过,不准说出上次行动的任何一个字。

丁纯自然知道小米想说什么:“既然我负责小组我决定。明天开始你不要去医院,我和陈列够了,如果发生意外你在场也不顶用。”

小米不同意丁纯的意见,但丁纯的意见也有道理,几个人不能总聚在一起,最近聚会的日子确实太多。

小米建议:“医院和广场都有留言板,还是按以前的约定联系。”

丁纯说出自己的决定:“换家医院,不能在这个医院,离大华医院后面走十分钟有个外国人开的慈善医院,那地方都是老百姓,可以留言。小鱼你转告陈列。”

小米说:“给要份牛排,我带走,请客嘛,请到底。”

丁纯说:“牛排凉了不好吃。”

这时餐厅大门飞快走进两个人直接顶到丁纯这一桌:“对不起,先生。我是餐厅经理,这位先生找您。”经理对丁纯客客气气。

经理身后一个便衣上前一步,从上衣口袋掏出一本黄皮证件:“先生,我是宪兵队的,请诸位不要动。”同时掏出手枪。

三人当时震惊,丁纯很快做出反应:“为什么?”

便衣的枪口对着丁纯:“安静,有你说话的时候。”这时门外冲进来一群人,一个日本宪兵率领一群警察将隔断包围。

日本宪兵阴沉着扫视三人,他举起右手,一个年轻的服务生从人群后闪出来面向丁纯:“就是这位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