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炎黄重启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163章 长老的消息

[字数:3415 更新时间:2018/7/30 22:35:00]




  “好了,贤婿,别的事情就交给老夫吧,我这把老骨头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我们娲思族崛起的希望,也算没有白活了。哈哈,贤婿,现在我们先去看看小罗子训练出来的兔崽子们合不合适再说。”

  看着感动得无与伦比的木九,邹景程也不再多说什么,带着两个年轻人大步流星的往兵营的方向走去,那步伐比起之前来更多了不少的豪迈,人也似乎年轻了不少。

  这翁婿两人的对话,一直站在他们身后的罗煜全部听在耳朵里,可是他一直没有插嘴。

  罗煜之所以如此,却也不单单是因为主仆的缘故,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虽说感恩于邹家,但是也是有自己的想法。

  在罗煜看来,这个和自己一样年轻的木九,这个看起来武力比自己强大的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来历,他也是十分的好奇。

  一开始,罗煜只是好奇,但是随着翁婿两个人的对话,站在其后的罗煜也是随之百感交集,甚至可以说是惊喜异常。

  对于所谓的隐龙组织,罗煜并没有邹景城那样的了解,但是作为一个娲思族人,当他知道自己的族中竟然有着这样的一个强大神秘的组织,那自然就有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自豪和骄傲。

  虽然这时候的罗煜还没有完全消化翁婿两人的对话,但是听到老爷子要带木九去视察自己的手下,罗煜也赶紧压下心中的跌宕,快走几步赶上两人前面负责带路。

  其实护卫们的驻地并不太远,从这个大型的校场就知道了,所以三人跨过校场后没有多久就来到了一个贴着青砖的大院之前。

  宽度足够数辆马车并行的青石道路从院墙往东西两边延伸,而南面便是他们一路而来的大校场,这时候站在这个大院的院门口,看着那两座威武的石狮子,木九也对本族的这种雕刻文化有了深刻的震撼。

  之前的木九虽然是个娲思族人,但是从小在罗斯文化的地域长大,对于父辈口中的娲思族文化并没有什么深刻的体会,但是当他看到这两尊威武而又传神,具象中又蕴含人类情绪的雕刻时,这才理解父辈们一直以来对于罗斯族中的那些写实型雕刻艺术嗅之以鼻的感受。

  “贤婿,这里便是我们邹家传承了这么多年最大的依仗,你看那门楼上的牌匾,那可是我们娲思族长老院院长毛老先生亲笔题写的。”

  看到木九突然驻足大量着院门,邹景城也停了下来,自豪地指着巨大红门的上方说道。

  当木九顺着邹景城的所指抬头望去,一个巨大的红底金字的牌匾映入了他的眼帘。

  那四四方方的象形文字虽然只是个死物,但是那刚劲曲折的笔划却让人感到一种无形的气势扑面而来。

  “中流砥柱”--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让看到这个牌匾的人有种看到一幅幅沉重的历史画面的感觉。

  更是让木九好奇的是,当邹景城提到这个长老院院长时的那种自豪和恭敬是之前从未表现过的,要知道邹景城可是一个连帝国将军都不放在眼里之人,这时候却对一副字如此恭敬,可想而知,这个毛长老在邹景城心中的地位绝对是很高的。

  “长老院……毛老先生?”

  虽然疑惑邹景城对这个毛老先生的态度,但是更让木九留意的是,这个称呼所关联的另外一件重要之事。

  “嗯,贤婿,毛老先生正是我们娲思族自治领真正意义上的领袖,看贤婿的表情,难道贤婿也认识老先生?”

  听到木九的疑问,邹景城也顺口回答道,虽然对于木九“认识”对方有些疑惑,不过同时转念一想木九之前提到的“身份”也就释然了。只是没想到木九接下来的话让他不由得又迷惑起来。

  “岳父大人,小婿并不认识,不过您提到的这个人的名讳是不是单名晨,字霆之?”

  心中有事的木九也没有什么顾忌,随着邹景城的语音方落,便把心中的一个名字说了出来。

  “啊,正是,可是既然贤婿不认识老先生,为什么知道老先生的名讳呢?”

  其实也不怪邹景城的疑惑,在娲思族中,一般作为晚辈,是不能像木九这般没有任何敬语的大咧咧把德高望重的长辈名讳说出来的。

  “呃,岳父大人,小婿心中有事,所以有些忘乎了,其实我这次回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任务就是联络这个毛老先生,共商抗击外侵之事。”

  看到邹景城疑惑地表情,木九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解释道,虽然解释得有些模糊,但是邹景城也有了自己的理解。

  “啊,难道说组织和族里的长老并没有联系?”

  有了木九成为自己女婿,还有决定全力帮助木九的决定后,邹景城已经把自己也看作了隐龙组织的一员,所以才会这样问道。

  “嗯,岳父大人,其实据我所知,我们隐龙组织的成员并不是一直在一起的……”

  听到邹景城的疑问,木九也知道自己的岳父对组织并不是真正的了解,虽然他现在也只是一知半解,但是出于对邹景城的信任,还是把自己知道的稍微解释给了邹景城知道。

  “啊,原来如此,难怪这些年我虽然身居高位,不敢说对世事了如指掌,但也知之甚多,却对于这个隐龙传说没有什么消息,原来是分成了多支隐藏在各处。”

  听完木九的解释,邹景城这才恍然大悟,以他的智慧,怎么会不知道这样做的目的,更知道这时候木九着急问起大长老是什么目的了。

  “既然如此,见大长老之事可是当务之急,不过这里离长老院所在并不是太远,为父也一直有和他们联络,所以贤婿倒是不用太过担心,此间事了,为父便安排贤婿前往。”

  虽然知道事情重要,但是也并非什么难办之事或者迫在眉睫,所以邹景城也拍着胸脯安慰起有些急切地木九。

  “是的,岳父大人,是小婿有些心急了……”

  而就在这时候,刚才木九愣神观察那对石狮子时已经越过两人先进去大院的罗煜,又快步走出了大院,而在他的身后,黑压压的跟着一群和他穿着大同小异的大汉洛贯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