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楚臣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五百五十三章 不该渡江

[字数:3216 更新时间:2019/4/14 9:41:00]




  不大的棠邑城,此时已经彻底变成一座忙乱有序的大军营。

  韩道铭他们也是走进棠邑城,才陡然发觉城里的兵马,要远比想象中多。

  叙州水营的主力战船不能通过浅窄的河道,直接驶抵棠邑城下,目前水营大寨设于三十余里外、位于大刺山东南麓山脚下一座名青浦口的江湾里。

  即便青浦口江湾北侧及两翼不设营寨驻以步卒防备敌军从北面接近,照道理来说棠邑城里最多也就周惮所统领的三千江州兵,以及陈景舟前两是都管,但户部仅派遣一名郎中官带着几员小吏渡江过来,哪里还能管得了数以万计的饥民安置?

  说到底还是棠邑行营这边遣人负责操持赋济粥场、整顿秩序,户部官员仅仅是负责监督,确保这边没有虚夸瞒报,然后如数加拨赋济所需的钱粮而已。

  “大老爷,二老爷,我是韩福啊!”

  韩道铭等人刚进城,正要随冯缭往原棠邑县衙充当的行营牙帐赶去,就听到街旁的人群里有人朝他们声音吵哑的尖叫。

  韩道铭看过去,却是老二道昌派到江北负责圈占田庄的管事韩福,这时候正站在人群后以一副久旱乍逢甘霖露似的样子,正欣喜踮起脚朝他们这边挥手示意。

  只是韩福及身边两名看着面熟的随从都面带饥色,身上的衣裳也都破破烂烂,跟城里的饥民没有什么区别,像是吃了不少苦。

  韩道铭、韩道昌勒住马,等韩福等人走过来,讶异的问道:“你们怎么会变成这般模样?”

  “这说来就话长了!”韩福带着哭腔说道。

  韩福是伺候过老爷子韩文焕的老家人,年岁跟韩道铭相当,鬓发也都霜白。

  常言道丞相门前七品官,作为韩府老资格、受到老家主、家主信任的老奴,即便韩成蒙等子弟看到韩福也得尊称一声福叔,他走出韩府更是大把的人以“福爷”相称。

  韩福这时候看到大老爷、二老爷渡江过来,心里甭提多委屈,恨不得将这十多道:“街上饥民滞留,情况复杂,我们还是先去牙帐再说。”示意扈卫分出三匹马给韩福等三人,一起先往行营牙帐赶去。

  赶到牙帐,大厅仅有高绍、洗寻樵等人在处理公务,韩谦与周惮、陈景舟、田城等人午前出城侦察北面的地形去了,此时不在城里。

  冯缭作为行营长史,回到棠邑便有忙不完的事情缠过来,只能先安排韩道铭、韩道昌、韩钧等人到后宅的一栋院子里先暂歇着。

  “你们怎么这般模样?”到院子的小厅里坐下,这时候韩道昌才得空问韩福他们的近况。

  “七公子二十道,“我也是年老体弱,前几他是十二日才随叙州水营赶到棠邑,但听韩福所言,韩谦明明是腊月初二初三就已经在棠邑了。

  这在时间上,跟周惮接管、封锁棠邑全城也是相合的。

  也说不定那时候韩谦就联络陈景舟,动员、召集左广德军旧部北上了,这才使得棠邑城里此时的守军比想象中多出一大截。

  当然,这些事已经是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了。

  就像当初韩谦潜入金陵,直接从李普手里夺走兵权一样,最终这事只能说韩谦谋事果断知变通,不拖泥带水,难不成还能用王法治他擅夺兵权?

  而敌骑腊月初四就歼灭右神武军,夺下钟离城,但之后两万敌骑就没有再敢贸然南下,甚至到现在都只是派三千多骑兵从侧翼盯住滁州城,而没有强攻之,这说不定就是因为看到棠邑防守严密才没有轻举妄动的。

  这一切甚至可以说是韩谦果断提前进入棠邑与周惮会合,才为朝廷争取到极宝贵的在北岸整顿防务的时间。

  虽说朝廷最终决议照两万正卒的兵额,给棠邑拔付各种补给,这些软话?

  韩福午后遇到大老爷、二老爷还满肚子的怨气,这时候身子也往后缩了缩,连大气都不敢喘,直觉院子里的空气莫名凝固起来。

  不等他们商议什么,便见韩谦一脸阴沉的走进来。

  韩谦走到廊前,眼睛扫过院子里站着的韩福等人以及韩道铭他们带过来的其他十余扈随,沉声说道:“都给我出去。”

  韩福与其他他十余扈随都一脸震惊的朝韩道铭看过去。

  “你们先出去。”韩道铭还算震惊,心想韩谦真要行忤逆之事,他们身边就十多个人也阻止不了什么,示意韩福他们先出去。

  “安排人守住左右,不得让任何一人靠近院子里,”韩谦吩咐过韩东虎,然后脸色阴沉的请韩道铭他们进入大厅里说话,一副悔之已晚的口气,说道,“大伯、二伯,你们实在不该渡江来啊,冯缭他大意了,也怨我没有跟他说清楚,竟然犯下这么大的错误!”

  韩道铭、韩道昌一脸懵逼,想不明白还能对他们以长辈相待的韩谦怎么会有一副大事不妙的样子。

  “我们怎么不该渡江过来?”韩道昌问道。

  “待棠邑防线稳固,我就会率水营返回叙州。二伯,你说你们该不该如此兴师动众的渡江过来?”韩谦问道。

  “你要回叙州?”韩道铭震惊问道,“为什么?”

  他们今了一眼,说道,“我这是奉太后手诏而来金陵,但战后太后一纸手诏令我返回叙州,我要是胆敢不从,韩家便是灭族之祸!”

  “怎么可能?陛下及太后即便猜忌你,但也顾及你在灭我韩家满门,但是倘若韩家有人淫|乱宫闱,甚至还生下孽子呢?大伯、二伯你们说这是不是灭族之祸,你们说我有几个胆子不听从他们的命令行事?”韩谦沉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