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谋明天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六百五十三章 朝中暗流

[字数:4509 更新时间:2019/5/28 12:26:00]




  原礼部侍郎钱谦益突然来到了京城。

  钱谦益虽然被罢免了官职,但其有一个非常特殊的身份,那就是东林党的领袖,崇祯皇帝刚刚登基的时候,果断清除魏忠贤等阉党,信任朝中与魏忠贤作对的东林党人,恢复了许多东林党人的官职,并赋予了他们权力,钱谦益就是那个时候被再度启用,出任吏部侍郎的,后钱谦益因为会推阁臣的事宜,与周延儒和温体仁等人结怨,被周延儒和温体仁弹劾,免去了官职,回到家中赋闲。

  十多年的时间过去,崇祯皇帝对于东林党人的看法发生了翻起来,复社与东林党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复社可谓是东林党倾尽全力捧起来的,他们之间颇似老师和学生的关系。

  钱谦益来到京城,名义上是前来游玩,所以他没有进入内城。

  朝中的很多东林党人都去拜访了钱谦益,不少的读书人也专程去拜访,这一切都被锦衣卫和东厂牢牢盯着,不过钱谦益很谨慎,与前来拜访之人都是泛泛而谈,叙叙友情,饮酒作乐,压根不谈论朝廷中的任何事情,时间稍长,锦衣卫和东厂也没有了兴趣,毕竟六十岁的钱谦益被罢免了十多年,在朝中已经没有多少的根基,这样一个老人,还能够翻起什么大浪。

  如果不是因为有东林党领袖的这个身份,钱谦益不可能有任何的号召力,严格说起来,钱谦益个人的品性绝非是那么高尚的,明钱谦益对此事的重视。

  张溥和吴伟业进入房间的时候,钱谦益早就在等候了。

  “学生张溥见过恩师。。。”

  “学生吴伟业见过恩师。。。”

  张溥和吴伟业都是稽首行礼,称呼钱谦益为恩师。

  钱谦益脸上堆满了笑容,对着张溥和吴伟业连连摆手。

  “张大人,吴大人,你们客气了,老夫可不敢说是你们的恩师,只是年长你们一些,二位器宇轩昂,来日必成朝中的栋梁,老夫能够与你们结交,不胜荣幸啊。”

  钱谦益说话如此的客气,张溥和吴伟业也有些吃惊。

  其实张溥和吴伟业内心是不承认钱谦益这个所谓的恩师的,只不过考虑到东林党的影响力,而且复社在某些传承方面,与东林党无法割舍,所以他们才会口头上称呼东林党领袖钱谦益为恩师。

  在正式场合,学生第一次见到恩师,那是需要行跪拜礼的,张溥和吴伟业第一次见到钱谦益,他们仅仅是稽首行礼,压根没有想到跪拜,足见他们内心真实的想法。

  再说了,不管是在朝廷之中,还是在读书人中间,复社的影响力早就超过了东林党,朝中东林党人或者说支持东林党的大人,或多或少都遭遇到冷落,甚至遭遇到算计,复社就不一样了,复社成员以读书人中间的年轻人居多,这些人会试高中之后,进入朝中为官,掌握了权力,让复社的影响力更大了。

  就说张溥和吴伟业两人,离开翰林院之后,同时进入詹事府,一个是少詹事,一个是大学士,时刻在皇上的身边,早被朝中诸多大人认为是未来的阁臣。

  一边是冉冉升起的新星,一边是即将没落的贵族,两者之间能够保持表明上的平衡和尊重,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恩师请入座,今日骏公兄与我一定要给恩师敬几杯酒的。”

  这个时候钱谦益倒是没有客气,大大方方的在主座的位置上面坐下了。

  张溥和吴伟业的态度,老道的钱谦益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不过他脸上绝不会有丝毫的表露,俗话说得好,出头的椽子先烂,要说这张溥四十一岁,吴伟业三十二岁,早就到了足够成熟的年级,可言行举止之间,还是表现出来傲气,表现出来超乎寻常的自信,这就有些奇怪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在朝中磨砺的。

  。。。

  张溥和吴伟业同时端起酒杯,钱谦益没有拒绝,一饮而尽。

  钱谦益绝口不提东林党和复社的事情,而是说到了辽东的事宜。

  “张大人,吴大人,老夫早就是闲云野鹤之人,按说是不应该关心朝廷中的事宜,只是这些日子在京城,听到了不少的传闻,特别是有关辽东的传闻,有些奇怪。”

  张溥和吴伟业看着钱谦益,没有开口说话。

  “老夫听闻,我大明蓟辽督师吴宗睿大人,居然与后金的皇太极之间私下协议,商议辽东的诸多事宜,这让老夫异常的吃惊,老夫记得,关宁锦防线乃是护卫我大明京畿和京师的关键防线,不能有丝毫的闪失,若是吴大人与皇太极之间私下里勾结,岂不是置我大明京畿和京师于危险之地吗。。。”

  “所谓无风不起浪,老夫觉得,虽然都是传闻,但不可置之不理,特别是关乎辽东,皇上和朝廷尤其需要慎重。。。”

  说到这里,钱谦益忽然明白了什么,连忙端起了酒杯。

  “张大人,吴大人,都是老夫多嘴了,山野之人可不要随意的议论朝政,刚刚就是没有忍住,老夫敬二位一杯酒,二位乃是朝中俊杰之人,定鼎之臣,老夫祝愿二位大人步步高升。”

  张溥和吴伟业跟着端起了酒杯,两人的话语一直不是很多,此次前来拜访钱谦益,他们也就是做做样子,让诸多的复社成员看看,没有想着与钱谦益交心谈心,不过钱谦益说到辽东的事情,张溥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恩师关心辽东的事宜,学生很是佩服,其实学生和骏公同样关注辽东的事宜,好在辽东尚且稳定。。。”

  吴伟业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有意无意的看了看张溥。

  张溥感受到了吴伟业的眼神,不再开口

  。。。

  吃完饭,张溥和吴伟业告辞,钱谦益笑着将两人送到了客栈的门口。

  张溥和吴伟业离开的时间不长,一名身穿便服之人出现在钱谦益的房间里面。

  看见来人,钱谦益微微点头示意,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你来了,今日我见到了张溥和吴伟业,你的分析不错,张溥此人,难成大器,有学识不懂得收敛,过分的自傲,为官这么多年了,举手投足之间,还有愤世嫉俗的影子,我听说他在朝中的影响力很不错,身为复社的领袖,得到了不少人的拥护,在我看来,这种不知道进退的拥护,恐怕要害死张溥。”

  “蓟辽督师吴宗睿与张溥之间有过节,而且过节很深,不过从身份地位和权势方面来说,张溥奈何不了吴宗睿,好在京城之中出现了传闻,这样的机会,我认为张溥是不会错过的,他一定会从中做文章,想方设法弹劾吴宗睿,以展现自身的能力,扩大自身的威望,故而我是赞同你这方面分析的。”

  “刚刚我想明白了,张溥此人,孤芳自赏,难以有真正的朋友。”

  “至于说吴伟业,我看颇为稳重,表面上看他与张溥形影不离,两人的关系很好,可我觉得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吴伟业此人性格较为温和,兴许是不想与张溥形成对立,毕竟他们一个是复社的领袖,一个是复社的骨干,两人之间要是出现嫌隙,外人怎么看复社。”

  “我觉得你不必担心吴伟业,还是重点关注张溥此人。”

  来人连连点头,抱拳对钱谦益表示了感谢。

  钱谦益再次的点头。

  “我的年级大了,没有什么想法,你还年轻,大有可为,我一定会全力支持你的。。。”

  来人离开了,屋子里就剩下钱谦益。

  钱谦益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神情,他这次到京城来,并非是游玩,而是要办一些事情,为了东林党的未来办一些事情,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也该离开京城回家去了,每天都被锦衣卫和东厂的番子盯梢,这种滋味不好受。

  “张溥啊张溥,有学识,有能力,有才干,可惜啊,少年得志,锋芒毕露,几十年过去,身上的书生意气都没有消失,怎么可能成大事啊。。。”

  喃喃自语的钱谦益,脸上露出一丝不忍的神色,但很快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