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谋明天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五百零二章 阴影

[字数:5098 更新时间:2019/3/11 7:14:00]




  偏殿安静下来了,张至发等人悉数离开了。

  朱由检坐了好一会,才对身边的王承恩开口了。

  “承恩,让曹化淳到偏殿来,朕有些事情,想和你们说说。”

  王承恩、高起潜和曹化淳,是朱由检最为信任的三个太监,也是大权在握的三个太监,王承恩是秉笔太监,高起潜在洛阳做监军,曹化淳提督京营。

  朱由检本想让高起潜到吴宗睿身边,成为登莱新军的监军,只不过这个想法被王承恩提醒,恐怕难以达到目的,最终作罢了。

  朱由检刚刚登基的时候,的确是痛恨太监干政的,那个时候他时时刻刻提防大太监魏忠贤,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魏忠贤给算计了,轻者可能无法继续做皇帝,重者可能丢掉性命,以至于剿灭魏忠贤之后,贬斥了所有的太监,将朝廷的权力交给了文武大臣,可后来的事实,让朱由检感觉自己错了,朝中的文武大臣,争权夺利,为自身或者是自身的利益集团考虑,根本没有考虑朝廷,没有考虑他这个皇上。

  身边的太监,虽然也考虑自身的利益,也会有小动作,但对于他这个皇上,绝对忠心。

  这可能就是文武大臣与太监之间的最大区别。

  认识到这一点之后,朱由检选择信任太监,开始削弱朝中大臣的权力,增加太监的权力,特别是在军队之中,安排了不少的太监出任监军,帮助他这个皇上监控几乎所有的军队。

  看着王承恩离开偏殿,朱由检神色有些茫然,此刻的他,脑子有些乱。

  朱由检还没有完全糊涂,他知道张至发说的话有些道理,不过朱由检觉得,和辽东的安全、后金鞑子的威胁比较起来,吴宗睿形成尾大不掉的局势,才是更加危险的。

  张至发的提醒,告诫了朱由检,现如今时机还不是很成熟,如果贸然动手惩戒吴宗睿,引发了登莱新军的哗变,以及辽东的动乱,让后金鞑子攻破了山海关,不仅仅是大明的京畿之地遭受到威胁,大明的江山都很有可能彻底动摇。

  如果不是想到这一点,朱由检是不会任由张至发为吴宗睿争辩的,早就下定决心了。

  。。。

  “皇上,曹化淳来了。。。”

  王承恩小声的提醒,让朱由检从沉思之中醒悟过来了。

  “曹化淳,你来了,朕想知道,京营的情况如何啊。”

  “启奏皇上,京营的情况很好。”

  朱由检的神色变得严肃,看着曹化淳。

  “曹化淳,朕知道,各镇军队都有吃空饷的情形,朕为了杜绝此类情形,派遣了大量的监军,为朕看着那些黑心的军官,让朕想不到的是,各地密报依旧有吃空饷之情形,这让朕很是愤怒和无奈,朕感觉到鞭长莫及,不可能惩戒所有军官,不过京营护卫京城和京畿之地的安全,决不能吃空饷,你是京营的提督,朕可不想看见你贪墨银两,你可知道。。。”

  曹化淳扑通跪下了。

  “皇上,臣绝不敢乱来,臣提督京营,时刻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好了,朕知道了,你平身吧,若是有什么困难,尽管和朕说。”

  王承恩低着头,用余光扫了一下曹化淳,隐隐看见曹化淳额头上的汗滴。

  京营同样存在吃空饷的情况,这一点王承恩心知肚明,只不过和地方各镇军队比较起来,情况稍微好一些,要说从获取钱财多少的方面,曹化淳是远远强于其他军队之中监军的,京营的军饷和粮草是有保证的,户部绝不会拖欠和克扣,其他地方各镇的军队就不一定了。

  譬如说高起潜,身为剿灭流寇大军的监军,掌管朝廷拨付的钱粮发放,其至少从中间扣下两成到三成,不管是五省总督熊文灿,还是下面的军官,都是敢怒不敢言,默默的承受。

  王承恩也不会将这些事情禀报给皇上,大家都是皇上身边的太监,如果这些事情暴露出来,王承恩得不到任何的好处,甚至可能遭受牵连,皇上一旦对所有太监都不信任了,王承恩身为太监队伍之中的一员,迟早会引火烧身,自食恶果。

  好在所有的太监,对皇上的确是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朱由检看了看站立在前面的王承恩和曹化淳,缓缓开口。

  “朕和你们说的话,不可透露出去一个字,你们可明白。”

  王承恩和曹化淳同时跪下了,不断的叩头。

  “好了,你们平身吧,朕是相信你们的,只是提醒你们,免得你们出错。”

  王承恩和曹化淳两人站起来,朱由检开口,声音变得低沉。

  “朕的蓟辽督师,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说这袁崇焕,朕将其当做兄弟,赐予尚方宝剑,恨不得倾其所有的信任他,可他做了一些什么,不请旨斩杀左都督毛文龙,暗地里将粮草卖给后金鞑子,皇太极领兵都抵达西直门了,他还在山海关,所谓的关宁铁骑,只认得袁崇焕,不知道听从朕的号令,朕将袁崇焕押入大牢之中,关宁铁骑居然准备造反,朕只是觉得可笑,想起袁崇焕在朕面前夸下的海口,五年之内彻底剿灭后金鞑子,朕还那么相信他。。。”

  “朕很尊重孙承宗老大人,孙老大人守卫辽东的时候,朕一点都不担心,大凌河城之战,孙老大人举荐的人,朕全部都用了,可大凌河城之战的惨败,让朕寝食难安,朕知道,大凌河城之战的惨败,不完全是孙老大人的责任,可孙老大人难辞其咎。。。”

  “吴宗睿的能力不错,打造的登莱新军,战斗力强悍,能够与后金鞑子周旋,朕应该是大为舒心的,朝廷总算是有了中流砥柱,辽东总算是可以稳定了,原登莱巡抚孙元化,与吴宗睿无法比较,可不知道为什么,朕从吴宗睿的身上,看到了袁崇焕的影子,吴宗睿麾下的登莱新军,从未向朕提出什么要求,从未要过军饷和粮草,这登莱新军,就好比是吴宗睿个人的军队,与朕和朝廷没有任何的关系。。。”

  说到这里,朱由检看了看规规矩矩站立的王承恩和曹化淳。

  “承恩,曹化淳,你们说说,朕该怎么对待吴宗睿,该怎么稳定朝廷的局势。。。”

  朱由检说的是肺腑之言,他对朝中的文武大臣几乎要绝望了,继位十二年了,总是希望发现人才,可惜这么多年过去,周延儒、温体仁、张至发等等,总是让他失望。

  杨嗣昌的确不错,可惜这样的人太少了。

  王承恩看了看曹化淳,说起来王承恩曾经是曹化淳的下属,奉命进入信王府,跟随在朱由检的身边,只是朱由检登基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王承恩得到了朱由检完全的信任,曹化淳反而疏远了一些。

  曹化淳也看向了王承恩,按照规矩来说,王承恩是秉笔太监,是太监中的第一人,自然应该先开口回答皇上提出的问题。

  王承恩和曹化淳目光对视,瞬间明白其中意思。

  “皇上,臣以为,不用过于担心吴宗睿,张至发大人说的有道理,辽东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吴宗睿率领登莱新军在辽东抵御后金鞑子,必定成为皇太极的眼中钉,皇太极绝不甘心吴宗睿在辽东坐大,那样后金和皇太极岂不是危险了,正如皇上所言,让皇太极和吴宗睿相互消耗,待到他们两败俱伤,就是皇上惩戒吴宗睿的时刻。”

  “至于说登莱新军没有消耗朝廷的钱粮,臣觉得是好事情,就让吴宗睿去想办法,维持登莱新军的开销,臣就不相信了,吴宗睿有三头六臂,能够凭空筹集钱粮,。而且吴宗睿还要巩固广宁和西平堡城池,修建大凌河城,这都需要大量的钱粮。”

  “吴宗睿若是能够想到好的办法,也不至于用俘虏去交换钱粮,至于说吴宗睿是不是想着造反,臣斗胆了,臣以为,吴宗睿不敢造反,不管是朝廷之中,还是百姓,不可能支持他吴宗睿。”

  “臣以为,皇上可抓住这个时机,令杨嗣昌大人督促五省总督熊文灿大人,尽快的剿灭流寇,只要彻底剿灭流寇,稳定了内部,皇上就可以腾出手来,关注辽东,关注吴宗睿,关注登莱新军。。。”

  王承恩说的很直接,这也是他在皇上面前说话的习惯。

  王承恩说完之后,曹化淳略微沉吟了一下,才慢慢开口。

  “皇上,臣觉得王大人说的有理,臣没有太多补充,只有一个建议,朝廷可以派遣官员到辽东去,盯住吴宗睿的行踪,亦可以派遣锦衣卫到辽东去。。。”

  曹化淳说完之后,余光扫了王承恩,他的眼神有些复杂。

  朱由检不断点头,脸上的神色缓和了很多。

  “一语点醒梦中人啊,要不是你们说,朕还真的想不明白,承恩,你说的很好,朕没有必要那么担心。。。”

  曹化淳低下头的时候,王承恩再次开口。

  “皇上,臣觉得,张溥大人和吴伟业大人的行踪,也需要关注,臣不相信张溥和吴伟业弹劾吴宗睿,是为了皇上和朝廷。。。”

  朱由检看着王承恩,略微的楞了一下,陷入到沉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