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谋明天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四百七十九章 其实是交易

[字数:5077 更新时间:2019/3/4 6:59:00]




  进入茶楼,一楼的人不是很多。

  尽管如此,吴宗睿还是颇为谨慎,余光扫过,没有谁关注进来的他。

  至此,吴宗睿内心基本笃定,看样子这次他与张至发的见面,至少不是刻意安排的。

  换位思考,吴宗睿也考虑过,其实张至发的心思,没有那么单纯,与他吴宗睿见面,抱着若干种的目的,退一万步说,就算是被皇上知晓,张至发也能够从容应对,从目前的情形来说,只要张至发隐瞒,此事就不大可能泄露出去。

  张至发就好比是待价而沽的商贾,如果能够从吴宗睿这里得到足够的好处,那么双方就能够和平相处,将这种不错的关系维持下去,如果得不到任何的好处,那么张至发马上可以给皇上禀报,主动说及双方见面的事宜,且将见面商谈的内容如实的禀报皇上。

  所以说,在见到张至发之前,吴宗睿还是需要格外的小心。

  当然,吴宗睿也有优势,那就是皇上的猜忌和多变。

  张至发进入内阁数年,清楚朝廷的局势,更是清楚皇上的性格,作为内阁首辅,能够持续多长的时间,还说不定,如果有任何的事情引发皇上的不满,张至发就很有可能卷铺盖滚蛋,甚至可能被皇上投入到大牢之中去。

  在内阁里面,皇上最为信任的并非是内阁首辅张至发,而是以内阁大臣兼任兵部尚书的杨嗣昌,这同样是张至发如鲠在喉的事情。

  处于这样的氛围之中,张至发肯定格外的小心,避免引发皇上的任何猜忌。

  至于说张至发主动与吴宗睿见面,倒是暴露出来内阁之中的某些问题,譬如说张至发已经感觉到内阁首辅的位置坐不稳了,于是往外扩充找寻力量,借以稳固自身的地位。

  这就是吴宗睿可以把握的地方。

  一名亲卫留在一楼,找到一个座位坐下,亲卫队长则是跟随吴宗睿上楼去。

  跟在一边的伙计倒也聪明,没有大声的嚷嚷,只管走在前面带路。

  三人很快来到三楼。

  雅间的门前,已经站着一名汉子,此人远远见到了亲卫队长,脸上露出了笑容。

  “大人,这个人就是张大人府邸的门房。。。”

  门房见到吴宗睿,连忙行礼,倒也不敢怠慢。

  伙计已经转身离开,应该是门房早就打过招呼了。

  雅间的门打开了,开门的是张至发的管家。

  管家看见了吴宗睿,微微的点头,同样是行礼。

  吴宗睿进入到雅间,门被关上,亲卫队长、管家和门房悉数留在了外面,没有跟随进入。

  “吴大人如此快就到了,本官没有想到啊。。。”

  张至发的声音从雅间的里间传来,人也跟着走出来。

  吴宗睿连忙抱拳行礼。

  “大人想着与下官见面,如此的盛情,下官自然是要赴约的,否则下官岂不是不懂规矩。”

  “吴大人客气了,吴大人乃是朝中的中流砥柱,一力维护北方和登莱之地的安定,皇上和朝廷才能够略微的轻松一些,否则外有后金鞑子骚扰,内有流寇作乱,皇上和朝廷还不知道该如何的应对。”

  “岂敢岂敢,下官身为蓟辽督师,自然是要抵御后金鞑子,维护辽东与登莱之地的安宁,若是让后金鞑子威胁到京畿乃至于京城,那就是下官的失职,如何面对皇上与朝廷。”

  张至发的脸上带着笑容,不过如果仔细看,张至发眼睛里面的笑容不多,更多的审视。

  吴宗睿倒是不亢不卑,气色从容,展现出来了不一般的气度。

  张至发已经是六十四岁的年级,比吴宗睿父亲的年级都要大,两人从年龄上面来说,典型的老者与晚辈的关系,不过两人同朝为官,从品阶上面来说,张至发敕封太子太傅,为从一品,吴宗睿敕封太子少保,同样为从一品,但张至发贵为内阁首辅,相当于宰相,为百官之首,吴宗睿就要差一些了,内阁大臣都不是。

  吴宗睿是穿越之人,展现出来的成熟气度,是他这个年级所不具备的,虽然只有二十六岁的年级,但一手创建了登莱新军,打造出来富庶的登莱之地,如果以个人的功劳来品论,他是远远强于张至发的。

  “吴大人,你我之间以前没有多少的交往,不过我早就听说你了,前任内阁首辅温大人,对你是赞誉备至,数次在内阁提及你,朝中的诸位大人,对你也是蛮佩服的,年纪轻轻,数次打败后金鞑子,斩杀无数流寇首领,这一次更是在辽东打败后金鞑子,收复了广宁和西平堡等重要的城池,巩固了关宁锦防线,让我大明北方基本安宁下来,你的这份功劳,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张至发还没有说完,吴宗睿的脸色变色严肃,连连摆手。

  “大人万万不要这样说,什么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下官是绝不敢当,此次在辽东打败后金鞑子,绝非下官一个人的功劳,朝廷和皇上给予了支持,大人同样给予了下官支持,若是没有方方面面的支持,下官根本无法坚持下去,更无法打败后金鞑子。。。”

  吴宗睿还没有说完,张至发的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了,同样是连连摆手。

  “吴大人谦逊,我很佩服,要说这辽东之战获胜,其中有朝廷和皇上的支持,倒是实事求是,无可辩驳,要说我有什么功劳,那就是笑话了,朝中所有征伐的事宜,都是内阁杨嗣昌大人做出决定的,皇上也是听从杨大人至安排布置,吴大人就算是认为内阁有功,那也是杨大人的功劳,与我没有关系。。。”

  吴宗睿微微皱眉,很快笑着开口了。

  “张大人乃是内阁首辅,百官之首,辅佐皇上处理朝中一切事物,这杨嗣昌大人以内阁大臣兼任兵部尚书,只不过是负责兵部的诸多事宜,重大的事宜还是需要内阁商议,若是没有大人的支持,想必杨大人也不能够做出任何的决断,至于说杨大人对辽东的支持,我心里有数,有些时候,前方战事正酣,后方不知晓前方战事的具体情况,能够做到不插手,就算是最大的支持了,岂不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张至发哑然了好一会,脸上终于再次露出笑容,这一次眼睛里面也是笑容了。

  “有理有理,难怪难怪,吴大人,实不相瞒,温大人致仕的时候,在我的面前专门提及了你,那个时候我刚刚出任内阁首辅,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还没有特别的在意,今日与吴大人一番交谈,我总算是明白温大人的用意了。。。”

  “大人对下官的支持很多,下官虽然远在辽东,朝中的事宜也是略知一二的,此番回到京城,时间太急太紧,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没有时间专门拜访大人,还请大人见谅,下官也是感觉到庆幸,若不是今夜见到大人,还要错过太多的时机。。。”

  相比较来说,吴宗睿说话直接很多,与张至发比较起来,他需要更加的主动,如果依旧是遮遮掩掩,人家张至发是老江湖,察觉到你的态度,内心马上就是满满的戒备了。

  吴宗睿的直接,张至发没有想到,一时半会还不知道如何开口回答。

  吴宗睿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啜了一口。

  终于,张至发再次开口了。

  “吴大人远在辽东,对于朝中的事宜,也是需要关心,现如今辽东是最为关键的地方,关乎到京畿之地和京城的稳定,也关乎到北方的稳定,若是继续让后金鞑子在辽东和京畿之地猖獗,朝廷是无法做好任何事情的,吴大人身为蓟辽督师,能够彻底稳定辽东和边关,将为大明朝廷立下了不世之功劳,任何人都无话可说。”

  “吴大人在辽东抗击后金鞑子,必定要掌控军队,这可能导致朝中某些人的猜忌,其实这也很正常,若是吴大人不知道朝中的任何事宜,皇上不是很清楚辽东的事宜,导致君臣之间出现猜忌,辽东无法稳定,那才是朝廷最大的悲哀。”

  。。。

  张至发的这些话,吴宗睿听得非常仔细。

  “大人的期盼,下官明白了,这朝中的事宜,大人比下官清楚,所谓三人成虎,下官身在辽东,若是每做出一个决定,都要启奏皇上和朝廷,都要等到皇上的准许,那恐怕不需要做任何的事情了,可若是下官不禀报,朝中肯定有人说话,严重者甚至认为下官想着谋反,这样的罪名,下官实在无法承担。”

  “今日得见大人,下官斗胆了,日后朝中若是有什么不利于下官的言论,还请大人帮忙转圜,在皇上的面前转圜,在朝会中帮助转圜,下官一定会记住大人的恩德。”

  “大人对下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下官一定会遵照大人的吩咐做好。”

  “下官今日在这里起誓,不管是朝中的事宜,还是大人的私事,下官都会竭尽全力做好,就请大人完全放心。”

  。。。

  离开茶楼的时候,已经是戌时二刻,吴宗睿与张至发交谈的时间并不长,但决定下来了很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