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谋明天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二百零七章 扩大业务

[字数:4291 更新时间:2018/10/18 11:20:00]




  廖文儒和刘宁同时返回青州。

  刘宁在德县等候的第四是信义押司的实力雄厚,可以押送任何的物资。

  青州府城内的信义押司门市,瞬间忙碌起来。

  刘友松变得异常忙碌,迎接数不清的士大夫家族之人,以及诸多的商贾。

  山东境内的押运任务是不用多说的,询问最多的还是开辟从南方前往北方的押运任务,譬如说从南直隶前往河南、山西和陕西等地的押运任务。

  对于信义押司来说,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南方不少地方的货物,通过漕运抵达德县等地,需要下船,接着通过陆路运送到河南、山西以及陕西等地,谁都知道陕西流寇猖獗,若是运送货物的队伍遭遇到流寇的侵袭,货物必定会损失。

  正是因为陕西流寇猖獗,山西与河南等地有大量的土匪,所以陆路运输几乎断绝,而往这些地方押送货物,风险太高,报酬也不是很丰厚,毕竟运送的大都是日用的物资。

  信义押司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接不接这些押运的任务。

  至于说士大夫家族,绝大部分都是要求押送金银珠宝都贵重物资的,这些金银珠宝一般情况之下都会送完京城,或者家族子弟为官的其他地方。

  刘友松很有心,将所有客人咨询的问题,都记录下来。

  “我以为,信义押司短时间之内,还是不要将押运的任务拓展的太广,特别是陕西、山西与河南等地,这些地方情况复杂,稍不小心托运的货物就会损失,而且押司的军士安全得不到保证,至于说有人恳求将陕西、山西与河南等地的金银珠宝等钱财运送到南方,或者是运送到北直隶,这倒是可以考虑,金银珠宝便于携带,就算是遇见了流寇和土匪,也能够迅速的撤离,至于那些日常的物资,押运的时间长,难度太大。。。”

  廖文儒说的很顺畅,应该是经过了长时间的思考。

  廖文儒提出的意见,大都是考虑到军士可能面临的困难,特别是那些危及生命的押运任务,还是不要接手的好。

  吴宗睿扭头,看向了曾永忠。

  廖文儒的意见,应该是代表了军方。

  曾永忠思索了好一会,才慢慢开口。

  “我觉得,陕西、山西与河南的押运任务,还是可以接受,只不过信义押司可以区别对待,每一次的押运,货物量要大,且若干的小批量货物,可以集中起来,一次性的押送到目的地,且回程的时候,可以携带金银珠宝等回转,这样两头能够衔接起来。。。”

  。。。

  大家都看向吴宗睿,等待拍板。

  吴宗睿站起身,走到了中间。

  “信义押司成立的初衷,诸位都是清楚的,既然我们的押运业务已经拓展开来,就要承接所有的押运任务,陕西、山西、河南以及北直隶等地,的确存在很大的危险,不过我们押司就是要直面危险的,若是畏首畏尾,岂不是违背了押司的初衷。”

  “我们的军士需要磨炼,真正的磨炼,上一次前往北直隶押送夜明珠,数百名军士受到了锻炼,他们展现出来的气势,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而且我们接受诸多的押运任务,也能够趁此机会进一步的壮大实力,诸位想想,我们的押送业务拓展到南北各地,岂不是需要大量的押送人员,如此情况之下,我们招募更多的人进入到信义押司,就算是朝廷,也是无话可说的。”

  “押司干的就是刀口舔血的事宜,如果怕死,就不要想着这件事情。”

  “大浪淘沙,我相信经历数次押运的磨砺,我们的军士一定能够寻思的强壮起来。”

  “押司已经成立,我想军士的军饷也应该有所调整,寻常军士每月的军饷,以三两银子为基础,参与押运任务多的军士,获得的报酬更多,目前我们是安排诸多的军士轮流从事押运的任务,日后我们会实行挑选,让那些能力突出的军士,更多的承担押运的任务。”

  “军官的挑选,押运任务完成好坏的情况,可以用来考虑,那些面对厮杀沉着冷静的军士,完全可以提拔为军官。”

  “不要怕死人,我们越是怕死人,做事情就可能畏首畏尾,到头来损失会更大。”

  “先生,你将我的意见告知刘友松,让他多辛苦一些,凡是承接的陕西、河南与山西等地的押运任务,该合并的合并,货物需要达到一定的规模,才会押运,至于说押运的费用,也要区别对待,陕西是押运费用最高的地方,山西其次,河南的按照我们定下的规矩收取费用,我想急于运送货物到这些地方去的,都是不一般的商贾,他们出得起银子。”

  “需要注意的是,信义押司的生意好起来了,审核要更加的严格,很多人都盯着我们信义押司,巴不得我们出现什么问题,对于那些故作神秘的生意,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头,都不要轻易的接手。”

  。。。

  吴宗睿的话语,定下了信义押司今后发展的方向。

  众人都散去了,廖文儒和刘宁留下来。

  “文儒,刘宁,我知道你们担心军士的损失太大,这些军士都是你们一手一脚培养起来的,有人阵亡重伤你们会不好受,不过你们要记住,慈不掌兵,我们不会故意将军士送到危险的地方,可我们也不允许军士安逸享乐,若是出现那样的情形,我们的军士就会逐渐成为废人,关键时刻拖后腿。”

  “各地卫所的军士,包括漕运兵丁的情形,你们都看见了,在德县,漕运总兵府组织了数百名最为精锐的军士,挑战我们不足两百的军士,结果是漕运五军营的军士大败,由此可见,他们的战斗力究竟如何。”

  “我早就说过,我们的军士必须成为不折不扣的铁军,能够应对任何危险的局面,能够战胜任何强悍的对手,想要达到这样的目的,就必须让他们不断的接受危险和挑战,只有经历一次次血与火的磨砺,他们才会真正的强悍起来。”

  “凡是在押运过程之中殒命的军士,要拿出足够的银两抚恤,这方面千万不要克扣,我们的所作所为,所有的军士都看在眼里,赏赐阵亡的军士,每名军士二百两白银的抚恤,已经在军中引发了巨大的反响,想来也是,朝廷军队阵亡的军士,每名军士的抚恤不足二十两银子,而且还要遭遇到诸多的克扣。”

  “我们的军队,军机军规异常的严格,那么饷银也要有足够的保证,至少军士能够依靠饷银来养活家人,如此才能够让军士归心,让军士对军队有真的的归属感。”

  “文儒,刘宁,我再次的强调,军机军规是我们军队的灵魂,决不能丢失,不管是军中什么人,哪怕是你们,也绝对不能够违背军机军规,否则就会遭遇到严厉的惩戒。”

  “近段时间,我听闻了驻扎登州和莱州军士的诸多事宜,这些军士大部分都是辽东汉人,不仅是登州和莱州的百姓农户害怕他们,甚至青州这边的百姓,对他们也是噤若寒蝉,外界传闻说他们很厉害,作战勇猛不怕死,战斗力很强,依我看,他们没有丝毫的战斗力,一支没有军机军规约束的军队,那就不是军队,是土匪。”

  “我们信义押司往登州和莱州押运货物钱财的时候,要特别注意他们,若是他们不主动挑衅,我们就不予理睬,若是他们找茬甚至是抢劫货物,那我们就毫不客气的动手,对他们不要留下任何的情面,若是闹出什么事情来,我来承担。”

  。。。

  吴宗睿说的有些激动,特别是说到后面,提及登州和莱州驻军的时候,情绪明显不是很好,这让廖文儒和刘宁感觉到奇怪,可他们不敢也不会开口询问。

  吴宗睿强调的军队的军机军规,这一点已经刻进廖文儒和刘宁等军官的脑海,他们是绝不会违背的,其实遵守军机军规不是那么复杂,说到底就是四个字,秋毫无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