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谋明天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六十二章 敲诈

[字数:5209 更新时间:2018/9/25 3:00:00]




  离开坐粮厅,吴宗睿稍稍思索了一下,还是决定到码头上去转悠一番,谁知道漕运总督杨一鹏会不会心血来潮,下一次安排部署相关事宜的时候,询问漕运码头的事宜。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仅仅是曾永忠提供的文书,不能够帮助吴宗睿直观的掌握情况。

  坐粮厅距离码头有五里地左右,沿途都是大大小小的街道和巷子,无数的商贾就在其中,大大小小的生意也就在这些街道和巷子里面商谈,巨额的钱财在这里流动。

  谁都明白财不外露的道理,所以行走在大街小巷,不会有谁将大量的钱财带在身上,也不会有谁穿的特别的光鲜靓丽。

  上马的时候,吴宗睿隐隐的明白了什么,尽管淮安府城属于南直隶最为繁华和富庶的城池,不过骑着乌珠穆沁马在大街上转悠的人还是不多,他这个淮安府知府,说到底也就是十七岁的年纪,不满十八岁,虽然看上去全然没有了稚气,外表不可能老成。

  这就好比是一个富家的年轻人,或者是外地大漕帮的少爷,来到了淮安府城的漕运码头,不知道世道的凶险,毫无顾忌的码头上面转悠,引发注意是自然的。

  马背上的吴宗睿,微微的摇头,事事皆学问,自己需要了解和掌握的东西还很多。

  走到大街尽头,硕大的码头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吴宗睿还是有些发愣,眼前的场景,让他无法形容,相比较来说,几百年之后电影里面展现的古代码头,和这里根本无法比较。

  一眼看不到头的漕船停在码头边,相互之间几乎看不到什么空隙,右边的水域,能够看见一些小划船来往的穿梭,一些靠近码头的漕船上面搭着木板,连接码头陆地,一些苦力扛着成袋的漕粮,正在往漕船里面装运粮食。

  左边颇远处的水域,则是一些民船停靠。

  漕船和民船很好区分,看看船上的旗帜就知道了,漕船上面都有红色的三角旗,三角旗的中间是一个大大的“漕”字,表明这是专门从事漕运的船只。

  信义帮的漕船早就出发运送漕粮了,漕运三千营的一千五百军士,分为了三队,廖文儒亲率的五百骑兵,陆路赶往清河、宿迁一带,剿灭沿途的匪帮,刘宁率领的斥候营跟随信义帮漕运船队出发,沿途侦查,罗典明和秦大龙率领的部分军士,则是前往高邮和江都一带,剿灭这里的匪帮,罗典勇与罗典召留守大营。

  淮安府城的漕运码头,乃是漕粮集中的地方,除开山东与河南的漕粮抵达通州接受坐粮厅检查,其余地方的漕粮,悉数都要运抵这里,接受检查。

  按照规定,坐粮厅的官吏必须要上船去检查漕粮的好坏,审定漕粮是不是合格,而从淮安府码头运送的漕粮,则是由官吏在库房监督,保证运送到漕船上面的漕粮符合要求。

  实际情况绝非如此,漕船运输的粮食,必定是有一部分霉烂的,这部分粮食,本就是打算报损的,各方从中赚取更多的钱财,何为而不乐。

  微微摇头,吴宗睿扭转马头,打算离开了。

  跟随的罗典勇等人也转身,跟随在身后。

  再次路过忙碌的坐粮厅,吴宗睿细细的看了看进出坐粮厅的人,这些人应该都是漕运船队的老大,他们脸上的表情依旧不相同,有兴高采烈的,明显是拿到了盖有漕运总督府大印的文书,可以马上前往京城和北方了,也有神色严肃的,可能还有某些关节尚未打通,还需要继续努力,也有垂头丧气的,估计是看不见多少的希望,接不到漕运的活计了。

  尽管十月到十一月的漕运任务异常的繁忙,不过漕帮肯定会抓住机会,不仅仅是运送漕粮,还要运送大量的物资,从中赚取大量的运费,而接不到运送漕粮任务的漕帮,就有些悲催了,他们只能以民船的身份运送物资到京城和北方去,这一路上的安全得不到保障,也会成为沿途匪帮重点打击的对象,况且各地的官府也不会对他们客气。

  走过坐粮厅大约两里多地,街道的旁边,出现了四海客栈的招牌。

  大街的中间,站立着十来人,他们的眼神看向了骑在马背上的吴宗睿等人,先前那个招揽生意的汉子也在队伍的中间。

  看见吴宗睿等人过来之后,招揽生意的汉子,向队伍中的一个中年人低声说了几句话。

  吴宗睿冷冷一笑,准备跃马过去,他可不打算给这些人面子。

  “等等,你们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敢这么放肆,还不赶快下马。。。”

  站在最前方的一个年轻人,对着吴宗睿吼叫开了,他身后之人,悉数掏出了棍棒,一副准备冲上来的架势。

  “我知道这里是漕运码头,你们是什么人,这道路是你们的。”

  吴宗睿没有下马,身后的五名护卫排成了品字形,将吴宗睿护卫在中间,他们没有拔出身上的佩刀,因为吴宗睿还没有下达命令。

  人群中的中年人走到了前面,脸上带着不屑一顾的神情。

  “大家都是行走江湖的人,你们知道规矩,还是老老实实的下马,这里是淮安,可不是你家里,要是惹出事情了,可不要怪我们无情。。。”

  周遭路过的人,纷纷避开,就连旁边的一些店铺,店里的掌柜也忙不迭的招呼伙计回来,不要看热闹。

  这一幕,吴宗睿颇为熟悉,他想到了刚刚到应的这等规矩,说吧,你们想怎么样。”

  “刚才我兄弟给你们说了漕运的情形,废话不多说,留下一百两银子,你们离开,我们相安无事,要不然,你们就留在这里,等着人来取。。。”

  “哦,原来是这样,你的兄弟告诉我可以拿到漕运文书,如果我不愿意,那就要留下一百两银子,否则就不要想着离开了。”

  “当然,我们四海帮说到做到。。。”

  “你们真的可以拿到漕运文书吗。”

  “当然,你也不打听打听,在这里我们四海帮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做不到的。”

  吴宗睿看了看身边的罗典勇,微微点头。

  诸多的护卫拔出了雁翎刀。

  周遭的氛围瞬间变得紧张。

  为首的中年人看了看吴宗睿,脸色变化了。

  “怎么,凭着你们几个人,也想在这里动手,找死吗。”

  “我给你一个机会,叫你们的老大来,我有话要问他,如果你们不愿意,那就等着让你们掌柜的来领你们走。”

  护卫拔刀之后,展现出来的气势不一般,带有浓烈的杀气。

  中年人禁不住退后了一步,看着马背上的吴宗睿,气急败坏的开口了。

  “好,你行,胆子挺大的,凭着这么几个人,就想在四海帮的地头惹事,兄弟们,挡住他们,不要让他们跑了。。。”

  中年人一边说,身形一边往后退。

  可惜,他的想法早就被罗典勇关注到了。

  一名护卫跃马上前,挥舞刀背,重重的敲在中年人的背上。

  杀猪般的嚎叫声出现,中年人扑倒在地上,脸色变得苍白。

  其余拿着棍棒的人,压根不敢动手,人家可是骑着马,手里拿着明晃晃的雁翎刀,这个时候冲上去,岂不是找死。

  “我已经给你们机会了,你们四海帮的老大不愿意出来,那好啊,我就挑了你们四海帮,看看你们究竟有多大的能耐。。。”

  一对巡逻的军士快速的跑过来。

  为首的军士看见了马背上的吴宗睿,以及吴宗睿身边的护卫,看了看趴在地上的中年人。

  “怎么回事,谁在这里闹事,不知道这里是漕运码头吗。”

  军士出现的时机很有意思,四海帮众人挡住道路的时候他们没有出现,双方争执的时候他们同样不出现,现如今动手了,他们出现了。

  吴宗睿扭头,看了看开口的军士。

  “你们是漕运兵丁吧,负责维持漕运码头的治安,有人公开的敲诈,你们不出现,现在倒是跑出来了,也不知道你们究竟是怎么维持这漕运码头治安的,好了,我不想和你们一般见识,要么你们让领队的军官来和我说话,要么你们走开,不要插手今日的事情。”

  为首的军士看了看吴宗睿,脸上露出了颇为迟疑的神情。

  “你、你是什么人。。。”

  “找死,大人的名讳是你们随意开口询问的吗。”

  罗典勇突然开口,让军士的脸色完全变化,也让躺在地上的中年汉子呆住了。

  吴宗睿看了看还在迟疑之中的军士。

  “没有听见我说什么吗,今日是四海帮和我之间的事情,你们守在这里也可以,那就帮忙维持秩序,你们若是想着偏袒四海帮,那就不要怪我了,赵总兵那里,我去解释,我还想着找他讨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