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谋明天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六十一章 漕运码头

[字数:4997 更新时间:2018/9/25 3:00:00]




  十月初五,詹兆恒来到了淮安府城。

  来到府衙的寅宾馆,见到了正在等候的詹兆恒,吴宗睿脸上带着笑容。

  “月如兄,恭喜了。”

  詹兆恒连忙抱拳稽首行礼。

  “大人怎么知道在下乡试高中了。”

  詹兆恒态度的变化很正常,以前身为廪膳生员的时候,仅仅是有了读书人的功名,想要做官难度很大,几乎不可能,有些时候看事情就不是很在乎,也不会特别谨慎,一旦乡试高中,意味着一只脚已经踏进朝廷之中,面对官员的时候,态度自然转变。

  “我自然是知道的,怎么,月如兄准备到京城去参加会试吗。”

  “是的,此番前来,一是来感谢大人的鼓励,二是希望继续得到大人的教诲。”

  吴宗睿看着毕恭毕敬的詹兆恒,微微摇头。

  “月如兄,我已经没有什么教诲的,你参加了乡试,明白了很多的事情,至于说接下来参加会试,只要保持平静的心态,高中不是问题。”

  “感谢大人的吉言,在下一定会尽全力。”

  。。。

  交谈的过程之中,吴宗睿知道了,南直隶乡试,杨廷枢高中解元,吴伟业、张溥等人也悉数高中,他们已经赶往京城,准备参加来年二月进行的会试。

  詹兆恒说到了复社的事情,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沉寂之后,复社再次开始了诸多的活动,这一次张溥等人乡试结束马上前往京城,其实就是想着在京城取得某些支持。

  吴宗睿对于复社倒不是特别在乎了,复社兴旺是通过三次大规模的集会,本打算在南京城举行的集会,被吴宗睿成功的阻止,已经让复社的声誉遭受重大影响,接下来的时间里面,复社想要恢复之前的声威,可能性不是很大了。

  再说了,复社若是真的开始抬头,吴宗睿同样会想办法打压。

  吴宗睿也是读书人,更是穿越之人,对于这个时代的读书人,他有着不同于一般人的感受,绝大多数的读书人,脑子里面想到的全部都是功名,要说他们复杂也不一定,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成名起来也是时代的悲剧。

  吴宗睿清楚,自己做出的选择,同样会遭受到历史的拷问,所以不在乎世俗的目光,走自己的路,才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总体的目标是让国家兴旺起来,让老百姓过上舒心的日子,那样问心无愧。

  翌日一大早,詹兆恒告辞,前往京城而去。

  吴宗睿则是带着罗典勇等五名护卫,前往漕运码头。

  上任一个多月时间,吴宗睿一直都没有到漕运码头去看看,他的事情太多了,实在是抽不出来时间。

  淮安府城因为漕运而兴盛繁华,这一点谁都明白。

  漕运码头更是重中之重,每年上万艘的漕船在漕运码头接受漕运衙门的盘查,漕船在此停留,南来北往的商人也在这里交易住宿,为了漕运能够顺利推进,朝廷在漕运码头专门建设了诸多的仓库存放漕粮,有常盈仓两处,常平仓两处,预备仓三处,庄仓五处,悉数都是用来存放漕粮的。

  码头周遭,商铺客栈酒楼无数,鳞次栉比,造就了淮安府城的异常繁华。

  吴宗睿前往漕运码头,其实也是走过场,需知漕运码头的一切事宜,都是漕运总督府直接管辖,与他这个淮安府知府没有太大的关系,包括漕运码头的秩序维护事宜,都是漕运兵丁直接负责的。

  谁都知道漕运码头是一块肥肉,漕运总督杨一鹏大人时常过问,漕运总兵赵世奇也不会将守卫漕运码头的事宜,交给吴宗睿控制的漕运三千营。

  不过身为淮安府知府,如果总部到漕运码头去看看,也是说不过去的。

  远远的看见商铺和酒楼,吴宗睿下马了,身边的护卫跟着下马了。

  大街上很热闹,熙熙攘攘的人群,远处的码头上,停着数十艘漕运船只,船上装满了粮食,一些人正在忙着用毡布盖住粮食。

  漕运总督府设立在码头的坐粮厅很显眼,单独的府邸,一座约五米高的箭楼矗立,在箭楼上面,可以观察到整个漕运码头的情形。

  府邸门口有军士站岗,箭楼上面也有肃立的军士。

  来来往往的人进出坐粮厅府邸,他们的手中拿着漕运的文书,脸上或者带着笑容、或者带着焦急的神情,漕运船队拿到了漕运总督府加盖公章的文书,就表示漕粮已经检验完毕,可以出发前方京城或者北方而去了。

  坐粮厅是权力的象征,不管是来自于哪里的漕运船队,都必须到这里来,接受漕运总督府官吏的检查。

  吴宗睿早就从信义帮秦志锐那里了解到,坐粮厅坐镇的官吏,个个都是富得流油,每个漕运船队进入坐粮厅办理相关手续,都要进贡数量不等的银子,否则就不要想着拿到漕运文书,如果漕运船队在码头耽误的时间太长,成本会持续的上升,最终可能赚不到一钱银子。

  不知不觉,牵着马的吴宗睿,走到了坐粮厅的前面。

  一名身穿粗布衣服的汉子凑过来了,护卫刚要动作,吴宗睿挥挥手。

  汉子凑过来,看着吴宗睿,嘿嘿笑着开口了。

  “是不是想要漕运文书啊,找我帮忙,包你马上拿到漕运文书。”

  吴宗睿看了看颇为自得的汉子,看了看汉子身上穿着的粗布衣服。

  “怎么,你能够拿到漕运文书吗,巧了,我们的船队刚刚到码头,我打算去坐粮厅看看。”

  “哈,算你找对人了,五十两白银,保证你马上拿到漕运文书。”

  “不对吧,我们有八十多艘漕船,只要五十两银子就能够拿到漕运文书吗。”

  汉子的眼睛里面,闪过一丝贪婪的神情,紧跟着开口了。

  “我说的是五十两银子拿到漕运文书,加盖了总督衙门大印的文书啊,拿到文书之后,还要填写具体的漕粮数目,当然就需要更多的银子了。”

  “那你说说,我们的船队需要多少银子,才能够拿到漕运文书。”

  “八十艘漕船,前前后后的手续办下来,至少千两白银,当然了,找我办理,我可以给你打折,不需要那么多银子。”

  “你就直说,需要多少银子。”

  汉子看了看四周,看了看吴宗睿身边的其他人。

  “这样,我们到旁边去说话,就在前面不远处的四海客栈,我们去那里详细说说。。。”

  吴宗睿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想不到自己第一次到漕运码头来,居然撞见了此等的事情。

  秦志锐曾经说过四海客栈,属于四海帮,这家客栈在漕运码头的名气不大不小,暗地里干了很多的坏事,包括敲诈勒索、强买强卖等等,只不过四海帮背后有靠山,加上也没有做出什么的是,说的是,那你先到坐粮厅去看看,你可不要忘记了,拿不到漕运文书,就到四海客栈,你去了之后,自然会有人和你联系的。”

  。。。

  穿着粗布衣服的汉子,慢悠悠的走开,转身的时候,没有忘记特意看了看吴宗睿。

  “大人,属下这就去抓住此人。”

  “不用,这里不是府衙管辖的地方,我们不要惹事,来看看就可以了。”

  商贾集中的漕运码头,繁华富庶,背后肯定有诸多罪恶的勾当,要说漕运总督府不知道,或者说漕运总兵赵世奇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官匪一家的事情已经不算稀奇,说不定这四海客栈的背后,就有漕运总督府某个官员的支持。

  吴宗睿没有必要去淌浑水。

  坐粮厅的门口依旧是来来往往的人,两个月时间需要运送一百五十万石漕粮到京城和北方去,平均一个月七十五万石,平均每信义帮,一次出动上百艘的漕船,报损的范围为一成左右,也就是说能够有九成的漕粮运送到京城和北方,就算是很不错了。

  至于报损里面存在的贪腐,那就不用多说了。

  在坐粮厅前面转悠了一会,吴宗睿不打算进去看,也没有继续在漕运码头转悠的兴致了,这里不是他的势力范围,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与他也没有多大的关系,反正是走过场,来到漕运码头,就表示他已经关心这里的事情了。

  “我们回去吧,这里没有什么可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