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谋明天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四十章 当爸爸了

[字数:5860 更新时间:2018/9/13 7:06:00]




  靠近后花园的卧房,已经成为禁地,除开吴宗睿,任何男人不得靠近。

  挺着大肚子的玉环,正在指挥丫鬟来来回回的送脸盆、热水和手帕等等物品,回到家中没有几了,面临剧痛的陈灵雁,也是这样的看法,自己如果强行进入到卧房去,恐怕会对陈灵雁造成惊吓,更不利于生产。

  两个产婆早就进入到卧房里面去了。

  陈灵雁断断续续的呻吟传出来,让吴宗睿愈发的紧张。

  关键是陈灵雁只有十六岁,十六岁的小姑娘生孩子,从医学的角度来说,存在一定的危险,毕竟十六岁的女孩子,也还在生长和成熟期。

  陈灵雁的预产期是准确的,六月底到七月初,吴宗睿回家的时候,陈灵雁基本就没有怎么出门,只是偶尔的到后花园看看。

  七月初二一大早,陈灵雁喊肚子疼,吴宗睿没有丝毫的犹豫,马上让人请产婆到家里来。

  产婆熟悉一切,进入卧房看了陈灵雁的情况,马上开始安排相关的事宜。

  从那一刻开始,吴宗睿就陷入到焦虑之中。

  明代的医学条件,与几百年之后无法比较,生孩子方面更是如此,这个时代不存在什么刨腹产,全部都是顺产,一旦胎位不正,或者是其他的问题,产妇与小孩子都将面临巨大的危险,保不住产妇和保不住小孩子的事情经常出现。

  所以才会说,女人生孩子是过鬼门关,一只脚已经踏入到黄泉之中。

  这样的情况下,吴宗睿怎么可能不着急。

  卧室依旧传来陈灵雁的呻吟,吴宗睿忍不住了,叫来了正在忙碌的春梅。

  这个时候,玉环、徐佛和柳隐等人,全部都在卧房里面,轻易是不会出来的。

  “春梅,究竟怎么样了,还要多长的时间啊。”

  “少爷,您别着急,刚刚产婆说了,一切正常,没有什么问题。”

  “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吗,怎么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还是没有一点动静啊。”

  看见春梅低着头,回答不上来,吴宗睿知道自己太过于着急了,他挥挥手。

  “春梅,你去忙吧。”

  其实穿越之前的吴宗睿,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他的女儿出生的时候,老婆已经忍受了接近一起生孩子的事情,医生专门介绍了,女人盆骨的大小,决定生孩子是不是顺利,盆骨小的女人,生孩子相对困难一些,有时候甚至需要刨腹产,盆骨大的女人生孩子容易很多。

  这样证明了民间的传闻,有些老妇人眼睛很毒,一眼就看出年轻女人是不是能够旺夫,是不是能够多生孩子,其实她们主要看的就是年轻女子的盆骨,如果用大白话说出来,就是看年轻女子的屁股大不大。

  时间快到午时了,厨房飘来了饭菜的香味。

  从早上起来,吴宗睿就没有吃东西,可是感觉不到饥饿,丫鬟过来请他去吃饭,他挥挥手,说一点都不饿,依旧在距离卧房二十米开外的空地上面等候。

  气候已经变得炎热,尽管穿的不多,但大颗的汗滴已经从额头上冒出来。

  吴宗睿浑然不知。

  春梅已经亲自端着三盆冰块进入到卧房里面降温。

  “哎呦。。。”

  “忍住,用力,用力,快了,用力。。。”

  “不要慌,女人都要经历这一遭,用力就是了。。。”

  卧房里面终于传来了声音。

  丫鬟再次的开始忙碌起来。

  一盆盆的热水端进卧房里面,一盆盆的血水端出来,一些带着红颜色的手帕还在盆子里面,丫鬟将盆子端到了侧面厢房的外面,开始用力的搓洗手帕。

  手帕必须是专用的,完全按照产婆的要求准备,纯白的手帕需要在滚烫的开水里面煮五分钟左右,接着在阳光下面晾干,收这些手帕的时候,双手必须要洗的干干净净。

  这个仪式,在诸多丫鬟看来很神秘,在吴宗睿看来很正常,这就是给手帕消毒。

  当然还有一些医用的白酒,类似于几百年之后的酒精。

  玉环出来了,脸色有些白。

  看见吴宗睿准备走上前来,玉环连忙加快了脚步。

  “夫君,不要靠近卧房。。。”

  玉环也有了五个多月的身孕,肚子明显大了不少。

  吴宗睿停下了脚步,不敢上前去了,毕竟这是禁忌,所有人都在乎的禁忌,他是不能触碰的,如果触碰了,可能陈灵雁都会留下心理阴影。

  “玉环,灵雁怎么样了。”

  “夫君不要担心,小姐没有什么事情,产婆说了,一切都很好。”

  “你怎么出来了,先前不是一直都在卧房里面吗。”

  玉环的脸色微红,低着头开口了。

  “产婆说了,妾身不能呆在卧房里面,妾身是有身孕的人。”

  “原来如此啊,玉环,真的是辛苦你了。”

  “夫君不要这样说,这是妾身的责任,妾身其实很想陪着小姐,可是不能坏了规矩,要不然妾身对不起夫君,对不起小姐。”

  “不用着急,产婆都说了一切顺利,肯定没有问题的。”

  一边说话,吴宗睿一边对着走出来丫鬟招手,示意丫鬟拿一把椅子来,让玉环坐着。

  玉环坐下的时候,尽管神色还是焦急的,但脸上露出了一丝舒心的笑容,能够得到自家夫君的关心,哪一个女人都是高兴的。

  “哇。。。”

  哭声出现了,吴宗睿的脸上瞬间露出了笑容。

  一名产婆急匆匆的出来,朝着吴宗睿的方向而来。

  “奴家恭喜老爷了,夫人和千金一切平安。。。”

  “好,好,麻烦你们了。”

  吴宗睿一边说话,一边从身上掏出一小锭黄金,递给了产婆。

  产婆的脸上瞬间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笑容,这样的赏赐也太丰厚了,她还是第一次遇见赏赐黄金的。

  按说夫人生下的是女孩子,一般的官绅家族,老爷都不会特别高兴,人家喜欢的是儿子,女儿就一般化了,想不到这位年轻的老爷,看不出丝毫不高兴的样子。

  。。。

  半个时辰过去了,卧房里面收拾完毕,一些地方撒上了干燥的带有少量石灰的尘土,掩盖地上的血渍和气味。

  吴宗睿终于可以进去了。

  脸色苍白的陈灵雁,躺在床上,额头搭着白色的帕子。

  看见吴宗睿进来,陈灵雁眼泪一下子出来了,挣扎着准备要身边的丫鬟扶她起来。

  吴宗睿快步上前去。

  “娘子,不要起身,安心躺着就是了。”

  “夫君,对不起了,奴家没有能够给你生儿子。”

  吴宗睿楞了一下,看着陈灵雁自责的神情,脸上露出了笑容。

  “娘子,看你说的,我喜欢女儿,真的喜欢女儿,女儿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

  吴宗睿越说,陈灵雁的眼泪越多。

  吴宗睿拿起了丫鬟递给来的白色帕子,擦去陈灵雁脸上的泪水。

  一名丫鬟端着早就准备好的鸡汤过来了。

  吴宗睿很自然的接过了鸡汤,拿着调羹,小心的试了试鸡汤的温度,接着将鸡汤放在旁边的桌子上面,扶起陈灵雁的身体,在其背后垫下棉套和枕头。

  眼看着陈灵雁舒服的半躺着,吴宗睿开始喂给陈灵雁鸡汤。

  一边的玉环、徐佛和柳隐,都看见了这一幕。

  陈灵雁喝着鸡汤,眼神没有离开吴宗睿。

  一碗鸡汤喝完,一名丫鬟抱过来了已经洗干净的小孩子。

  接过小孩子的时候,吴宗睿的眼神有些恍惚,他仿佛回到了几百年之后,记得那个时候,第一次抱着自己女儿的时候,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生怕用力大了,让刚出生的女儿不舒服。

  很快,吴宗睿的眼神变得缓和热切,看着怀中闭着眼睛的女儿,全神贯注。

  这种关切和喜爱的表情,绝对装不出来。

  就连一直都担心的陈灵雁,看见吴宗睿的表情,神色都完全缓和下来了。

  。。。

  终于,吴宗睿走出了卧房。

  刚刚经历剧痛的陈灵雁,身体有些虚弱,需要卧床休息一段时间,最需要的是清净的环境,卧房里面的人不能太多了。

  跟在吴宗睿身边的玉环等人,眼神早就变化了,她们看向吴宗睿的时候,不仅仅有爱怜,更有崇敬,其中柳隐的神情更是热切,来到吴家一年多时间了,她感觉到了少爷的温柔、体贴、责任和担当,若是能够跟随在少爷身边一辈子,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吴宗睿倒是没有注意这些,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终于当爸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