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谋明天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二十章 关心和鼓励

[字数:4881 更新时间:2018/9/3 11:14:00]




  (终于上架了,恳求得到读者大大的支持,拜谢了。)

  正月初三,一大早,吴宗睿便前往府衙,专程给詹士龙拜年。

  昨夜的温情,让吴宗睿颇为沉迷,实话实说,在温柔以及迎合的方面,陈灵雁和玉环比不上徐佛,不过这样很正常,徐佛毕竟出身青楼,展现女性优势是她的本事。

  家中的情形,吴宗睿也不用过于担心,那些所谓的宫斗情况,不会出现在府邸里面,陈灵雁和玉环的年纪都不大,爱屋及乌的情形之下,没有什么嫉妒的心理,徐佛更是聪明,懂得如何与陈灵雁等人相处。

  身边一下子有了三个女人,还有两个候补队员,这样的情形,几百年之后不敢想象,也许穿越到明末,这是唯一的福利吧。

  马车很快到了应话了。

  进入会客室的詹士龙,脸上没有多少的笑容,这让吴宗睿咯噔了一下。

  朝廷官员为青楼女子赎身,这件事情对于青楼姑娘来说,是,不一定很好,毕竟朝廷明令禁止官员到青楼去,好在明末这些事情无人在乎,不管是京城,还是南京,朝廷官员金屋藏娇的事情比比皆是。

  吴宗睿和那些偷偷摸摸的朝廷官员不一样,他大胆的为徐佛赎身,倒显得光明磊落。

  当然,这样的行为,詹士龙肯定是有意见的。

  果然,吴宗睿稽首行礼之后,詹士龙开口了。

  “瑞长,昨日你真的为盛泽归家院的徐佛姑娘赎身了吗。”

  “回禀大人,确有其事。”

  “我以为是传闻,谁知道真的有这件事情,论理这件事情,我不应该多嘴,不过我还是想说说,秦淮河一带,去玩玩可以,将青楼女子带回家去,还是不谨慎。。。”

  詹士龙说的很委婉,不过吴宗睿听得却刺耳,内心里面,他知道詹士龙是好心,但情感方面,一时间难以接受。

  等到詹士龙说完之后,吴宗睿沉吟了一会,开口回答了。

  “大人的关心,瑞长记下了,说来瑞长来到南京四个多月的时间,也就去过一次秦淮河,瑞长与徐姑娘之间的交往,并非源于秦淮河,之前就有交集,瑞长欣赏徐姑娘,所以才想着为徐姑娘赎身的,瑞长在这里向大人保证,绝非是陷入到风花雪月之中,才为徐姑娘赎身的。”

  詹士龙看了看吴宗睿,微微点头。

  “我想你也不至于如此,看样子是我想的太多了。”

  “所谓关心则乱,瑞长感谢大人的关心与呵护,昨日离开秦淮河的时候,瑞长已经暗下决心,日后绝不轻易涉足秦淮河,瑞长身为朝廷命官,知道朝廷的规矩。”

  “说得好,说得好,我相信你。”

  说到这里,詹士龙狠狠的瞪了詹兆恒一眼。

  “月如,你可记住了,今后不要随意涉足秦淮河,你方方面面都要向瑞长学习,我看你要是到了秦淮河,压根不知道怎么控制自身,今日带回一个姑娘,明日带回一个女子,岂不是要气死我啊。。。”

  詹士龙的训斥,让吴宗睿想笑却笑不出来。

  社会上对青楼女子的认识,总归还是低贱的,就算是在明末的南直隶,当官的包括读书人,沉湎风花雪月之中,习以为常,看低青楼女子的认识依旧不会改变,至于说几百年后,情况更加的糟糕,谁要是迎娶了生活不检点的女人,瞬间会成为全社会的笑谈。

  说起来,明末这方面的认识,比几百年之后,还要宽容很多。

  终于,詹士龙回到书房去了,酒宴尚有一会的时间。

  “瑞长兄,我们出去走走,呆在府邸里面没有意思。”

  “也好,不过我可告诉你,日后尽量少到秦淮河去,更不要想着约我去,我是不会去的。”

  “瑞长兄,别那么紧张了,我和你不一样,父亲时时刻刻告诫我,我怎么敢越雷池半步,你就不一样了,能够做出决定,我倒是羡慕你,什么时候有你这等的决断就好了。”

  “简单啊,金榜题名之后,你同样可以做出决定,我想大人不会干涉那么多。”

  詹兆恒的神情顿时有些萎靡了。

  “我哪里敢和你比较,也不知道九月的乡试如何,五月份我就要离开南京,赶赴南昌府城了,前两日我询问了父亲,尽管我在国子监读书,还是不能参加南直隶的乡试。”

  “回到南昌去参加乡试也好,我相信你,一定能够高中。”

  “但愿吧,我希望高中,不过这不是我能够决定的。”

  吴宗睿微微摇头。

  “月如,你错了,乡试是不是能够高中,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身,若是没有充足的信心,就算是写出一篇花样的文章,结局也难以预料,若是对自身有着超凡的信心,乡试一定能够杰出发挥,那样高中的可能性就大了很多。”

  “瑞长兄,你这是鼓励我。”

  “不仅仅是鼓励,我也是如此,想起乡试、会试和殿试,好像还是昨日的事情,每一场的考试下来,我对自身都没有失望,因为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发挥出来了所有的能力,我相信我一定能够高中。”

  “真、真的是如此吗。”

  “月如,相信我说的话,对自己充满信心,你五月份到南昌府,时间尚早,我建议你到南昌府周遭游历一番,或者是闭门读书,尽量少参加那些所谓读书人的聚会,更不要参加什么诗文会,没有多大的作用,反而耽误你的时间,弄得不好让你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行,我听你的,抵达南昌府城,到巡抚衙门报备之后,且到四周去游历一番,等到八月份回到南昌府城,闭门读书,全力以赴参加乡试。”

  。。。

  “说得好。。。”

  声音传来的时候,吴宗睿和詹兆恒面面相觑,想不到他们的交谈,詹士龙听见了。

  进来的詹士龙,尽管神色严肃,但还是有一丝的不自然。

  “哦,刚才我忘记了,兵部的胡大人有些事情需要安排,我这就赶赴兵部去,中午不能陪着瑞长吃饭了,月如,中午你好好陪陪瑞长,多多请教学识方面的事宜。”

  吴宗睿连忙站起身来。

  “大人去忙就是了,瑞长有月如陪着就可以了。”

  詹士龙看着吴宗睿,微微的点头。

  “瑞长,月如虽然和你年岁差不多,不过见识远不如你,有时间你还是要多多开导他,九个月之后的乡试,一晃就到了,在我看来,月如的学识还是不错,可初次参加乡试,难免有畏难的情绪,你刚刚的话语,乃是金玉良言,我都说不出来。”

  “大人,瑞长也是根据自身感受,说出这些话语的,月如在国子监成绩很好,就连贺大人都专门提及了,依照月如的成绩,乡试高中是绝无问题的。”

  詹士龙再次的点头,看向了站在旁边的詹兆恒。

  “月如,我知道你在国子监表现不错,不过也不能骄傲,这段时间,你要多听从瑞长的劝诫,跟着瑞长学习。。。”

  詹士龙穿着官服离开,让吴宗睿颇为吃惊,难不成正月初三就有什么事情需要处理吗。

  詹士龙离开之后,詹兆恒的情绪很快高涨了。

  “瑞长兄,你真的不打算到秦淮河去了吗。”

  吴宗睿看着詹兆恒,哭笑不得。

  “月如,你以为我说着玩的吗,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既然说了不到秦淮河,一般情况之下就不会去了。”

  詹兆恒笑笑,不以为意。

  “瑞长兄,你可曾想过离开应什么离开府衙的事情。”

  “那可不一定,算算时间,你到应,你是不是听说什么了。”

  “没有,朝廷的事情,我怎么可能知道,只是这段时间,常常听父亲说及,说你的能力,屈居应不定会离开南京,到京城去是吴宗睿绝不愿意的,他需要留在南方,不断发展和壮大自身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