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谋明天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太震动了

[字数:4826 更新时间:2018/9/3 11:14:00]




  绿竹没有回来,酒菜也没有送来,徐佛早就收拾好一切了。

  行李的确不多,也就是四五个包裹,有些东西尽管是徐佛的,但她绝不会带走,譬如说床上的棉套和被子等物品,任何一个离开青楼的女子,都不会带走,这东西带走了不吉利。

  吴宗睿没有动手,一直都在旁边默默看着,他的内心同样是复杂的。

  想当初钻研明末历史的时候,特别关注秦淮河,史书描写秦淮八艳的高傲,让他叹为观止,真正的穿越了,来到了秦淮河,才发现压根不是史书描写的情况,至少青楼的女子没有那么高傲,为了能够活下去,为了能够赚取更多的钱财,她们出卖了太多最为宝贵的东西。

  能够从良,且找到一个好的归宿,是青楼女子做梦都想着的事情。

  。。。

  终于,绿竹来了,跟随来的还有一个提着食盒的酒店活计。

  伙计大概是很忙,也可能因为日子不一样,进入阁楼之后,压根没有四处张望,打开了食盒,将菜肴和酒壶摆上,摆好之后,迅速转身离开。

  “小、小姐,您的东西收拾好了,要走了吗。。。”

  绿竹的突然开口,让阁楼的气氛一下子变化了。

  徐佛的脸上带着笑容。

  “绿竹,你跟随在我的身边也有三年时间了,我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你有什么打算,是留在盛泽归家院,还是离开这里。。。”

  “奴婢要跟随在小姐的身边,小姐去哪里,奴婢就去哪里。”

  还没有等到徐佛说完,绿竹就开口了。

  徐佛脸上的微笑稍稍凝固了一下。

  她的贴身丫鬟,实际上是盛泽归家院物色的,其身契也在盛泽归家院,当然,想要赎出来贴身的丫鬟,不需要多少的银两,毕竟这些丫鬟年岁还小,需要长时间的培养。

  不过离开青楼的女子,自顾不暇,很少有人能够带走身边的丫鬟,而且愿意带她走的男人,不一定接纳这个丫鬟。

  “徐姑娘,绿竹跟随你身边三年时间,我看还是继续跟着你。”

  徐佛扭头看了看吴宗睿,眼圈有些红。

  “公、公子不嫌弃小女子和绿竹吗。”

  “不会,绿竹年岁还小,跟随在你的身边,能够习惯,等到年龄大一些了,再来定夺。”

  徐佛点点头,对着绿竹开口了。

  “丫头,还不快点谢谢公子。”

  绿竹倒也机灵,走到了吴宗睿的身边,扑通的跪下了。

  “奴婢谢谢公子了。”

  桌上的菜肴已经凉了,吴宗睿走过去坐下,准备招呼徐佛过来吃饭。

  徐佛走过来,拉着吴宗睿的胳膊。

  “公子,不要吃了,小女子这就跟着您离开阁楼。”

  “怎么了,你还没有吃饭,吃一些东西,养足精神。。。”

  “不吃了,妾身不吃了。。。”

  还没有说完,徐佛的眼泪再次落下来了。

  吴宗睿莫名其妙,看着徐佛,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公子,我家小姐不能吃这顿饭,要是离开的时候吃饭,被称之为回头饭,不吉利的。”

  “原来还有这等的说法啊,也罢,那就不吃了,我们走。”

  吴宗睿站起身来的时候,徐佛和绿竹已经提着包裹,准备出发了。

  后院已经有好几个姑娘,站在一边默默看着徐佛。

  徐佛的脸上带着笑容,和诸多的姑娘打招呼,神色显得惬意轻松。

  至于说吴宗睿,脸上倒是有些发烧,不好意思看这些姑娘。

  他在盛泽归家院的名气是很大的,达到了无知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一首《木兰花令》不知道感动了多少人,十六岁的二甲进士,应什么呢,绿竹是你的贴身丫鬟,你愿意带走就带走,不要说这些话。”

  一边说话,掌柜一边从衣袖里面掏出了绿竹的身契,递给了徐佛。

  脸色发白、颇为紧张的绿竹,听见掌柜的这样说,看见掌柜将自己的身契交给了徐佛,连忙上前给掌柜的行礼。

  “多谢妈妈的成全,绿竹一辈子不会忘记。”

  终于,掌柜的看向了吴宗睿。

  “大人,请恕奴家不能行礼,今日大人接走徐佛,徐佛是奴家的姑娘,所以奴家不能够行礼,徐佛是奴家最为喜爱的女儿,望大人善待徐佛。。。”

  乍看上去,掌柜的态度恭谦,关心徐佛,将绿竹送给徐佛,没有收取赎身银子,还恳求吴宗睿善待徐佛,简直就是上上等的好人了,可是吴宗睿明白其中意思。

  徐佛是盛泽归家院的摇钱树,掌柜肯定舍不得放走,不过吴宗睿的身份,让掌柜的颇为忌惮,要知道秦淮河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凡是朝廷官员前来赎人,青楼不可阻拦,如果有掌柜的不识相,最终是要倒霉的。

  吴宗睿的情况又有些不一样,十六岁的年纪,就是朝中从六品的官员,前途无量,不要说盛泽归家院,就算是朝中的大多数官员,都不愿意得罪。

  从徐佛身上得到了大量的银子,徐佛为自己赎身,掌柜又赚的盆满钵满,这个时候送一些顺水人情,何乐而不为。

  不过要说徐佛有这样的归宿,就连掌柜都有些嫉妒了。

  徐佛走到了前面的大堂。

  盛泽归家院的姑娘几乎都集中在大堂了,一些姑娘走上前来,和徐佛打招呼,说着悄悄话,好几个姑娘在徐佛面前落泪了,徐佛的眼圈也是红红的。

  这个时候,吴宗睿倒像是一个多余的人,站在一边,说话也不好,不说话也不好。

  其实更多姑娘的眼神,是看向吴宗睿的,她们都有些不敢相信,吴宗睿如此显赫的身份,居然为徐佛赎身。

  应该说,吴宗睿为徐佛赎身,必将成为轰动秦淮河的故事,这件事情燃起了诸多青楼姑娘的希望,既然徐佛能够有这么好的归宿,她们为什么做不到。

  当然,也有冷静的姑娘,徐佛毕竟刚刚离开,今后是不是过得好,是不是真的被吴宗睿迎娶了,还说不定,两人之间的差别太大了。

  吴宗睿走出大堂,回头看了看盛泽归家院的牌子。

  “少爷,我们还是快点走吧,您看看周围的情形。。。”

  刘宁的提醒,让吴宗睿缓过神来,他看了看四周,头皮有些发麻。

  很多青楼的姑娘,从楼上伸出头,看向了这里。

  秦淮河是消息流传最快的地方,没有什么事情能够保密,盛泽归家院的当红女子徐佛,被人赎身,而且赎身之人还是朝廷命官,这样的消息太过于震撼了。

  “不急,徐姑娘出来之后上马车,你跟着马车,要马车的速度快一些,我骑马跟随,想必不需要多长的时间。”

  “好的,少爷,我已经给马车夫说好了,待会不要停留,还要今的是真的吗。”

  “当然,不仅仅是你,我也会忘记这里的一切,今后若是没有必要的事情,我不会踏足这里了。”

  徐佛情不自禁的挽住了吴宗睿的胳膊,身体紧紧靠着吴宗睿,朝着前方的马车走去。

  吴宗睿上马了,马车已经启动。

  再次回头,吴宗睿看了看盛泽归家院,看了看眼前的河流。

  秦淮河的灯红酒绿还会延续,而且今后的十余年时间,会越发的显得兴旺,不过他吴宗睿,与这里没有多大的关系了,基本不会涉足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