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谋明天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一十七章 投靠

[字数:4939 更新时间:2018/9/3 11:14:00]




  “哥哥,你怎么来了。”

  看见脸上带着倦色的陈思宇,陈灵雁大为吃惊,她没有接到家中的书信,也没有听说。

  “小妹,我被县衙举荐,到南京国子监读书,二月初就要入学,爹害怕我耽误了时间,催促我早些出发,这不到南京来了。”

  “怎么,县衙举荐你到南京国子监读书吗,你只有童生的功名,可以来读书吗。”

  “当然可以了,我还通过府试了,有些人通过县试,都可以被举荐到国子监读书呢。”

  陈思宇一边说话,一边从身上掏出了信函。

  “这是爹给你写的信函,还有宗林哥和二娘写给妹夫的信函。”

  陈灵雁接过了信函,连忙招呼身边的下人,给陈思宇安排好住宿的地方。

  “小妹,妹夫不在家吗。”

  “出门去了,应该快回来了,也就是今日吧。”

  “妹夫到哪里去了啊。”

  “到淮安去了,出发好几二十多岁的年纪,通过了府试,也算是不错了,不过陈思宇过于自大了一些,居然放言不通过院试、不能够取得生员的功名,就不打算成家。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在陈登新的强迫之下,陈思宇结婚成家,也算是成家立业了。

  未来陈氏家族的族长,自然是陈灵雁的大哥陈思雷接任,陈思宇的地位就有些尴尬了,如果读书没用什么成绩,最终也是在家族里面生活,地位就和吴氏家族的吴顺年一样。

  可能是陈登新发现了问题,所以将陈思宇送到南京来了。

  也可能是陈思宇自身也感觉到了地位的尴尬,决定到南京来闯一闯。

  “夫君,小哥到家里来了,刚到一会,正在洗漱。”

  “哦,思宇到南京来,有什么事情吗。”

  “小哥到南京国子监读书,爹来信说了,小哥能够到国子监读书,还是仰仗你的帮助,县衙每年都会举荐一人到两人到国子监读书,今年举荐的就是小哥,我还奇怪,小哥仅仅取得了童生的功名,怎么又资格到国子监读书。”

  一边说话,陈灵雁一边拿出了两封信函。

  “夫君,这是宗林哥与二娘写来的信函,小哥带来的。”

  “知道了,我也去洗漱一下,酒宴应该备好了吧,一会我陪着思宇喝酒,安排在后院吧,你和玉环也一起吃饭,马上就要过年了,思宇刚到南京,人生地不熟的,就住在家里,开年以后再说。”

  “夫君,奴家已经给小哥说了,开年之后在外面租赁府邸居住,也不需要多大的地方,有两三件房屋就可以了,每月最多二两银子左右。”

  “也行,租房子的事情不用着急,万一找不到,就住在府邸里面,如果找好了房子,思宇不可能有那么多银子,进入国子监读书,监生之间的交往,需要耗费不少的银子,以后他就知道了,我看这租赁府邸的钱,你就完全负责吧。”

  陈灵雁点点头。

  “夫君,奴家去给你打水洗漱。”

  “别,你有身孕,怎么能够做这些事情,还是我自己来。”

  “那怎么行,奴家叫玉环给你准备好。”

  明朝男女有别,如果是吴宗睿家中的人到了南京,住在府邸里面很正常,因为这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可如果是陈灵雁家中的人来到了南京,除非是其父亲陈登新和母亲马氏来了,其余人是不能够长时间住在府邸里面的。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女人已经是夫家的人,女方家里的亲眷,关系自然疏远一些。

  陈灵雁本也担心,陈思宇突然到来,让她不知道怎么办,想不到吴宗睿几句话轻松的解决了问题,说是出去租赁房子,一时间到哪里去找合适的地方,太好的府邸租不起,太差的陈思宇看不上,所以到国子监之前,陈思宇其实还是住在府邸里面。

  陈思宇住宿的房屋暂时安排在前院。

  后院是不可能的,中间院子住的全部都是丫鬟,只能是前院了。

  “思宇,恭喜你了,到南京国子监读书,来,我敬你一杯。”

  “瑞长,这件事情,真要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帮忙,我不可能到国子监读书。”

  “不用说这些话,你若是没有童生的功名,也不可能得到县衙的举荐。”

  “我刚到南京,这段时间打搅了,过年之后,我出去找合适的房屋。。。”

  陈思宇还没有说完,吴宗睿挥挥手。

  “不说这些,到国子监报道之前,就住在家里,又不是没有地方,国子监开课之后,我建议你就住在国子监,南京国子监的监生,绝大部分都是以生员的身份进去的,甚至有一部分举人,也在里面读书,我建议你住在国子监,为的是能够好好读书,明年的乡试你是难以参加了,不过下一次的乡试,你一定要参加,国子监休沐的时间,你就回来住。”

  “这、这不方便吧。”

  “没什么不方便的,都是一家人。”

  说到这里,吴宗睿扭头看着陈灵雁开口了。

  “娘子,思宇独自到南京来,也没有带什么人,我看安排一名丫鬟照顾起居饮食,后院暂时不好安排,就安排住在中间的院落。。。”

  “夫君,这不合适,外人会议论的。”

  “管它怎么议论,这是家里的事情,外人有什么资格插嘴。”

  吴宗睿清楚,陈思宇这样的年纪,来到南京之后,肯定会到秦淮河去,要不然不算到南京来了,去秦淮河需要大量的银子,陈灵雁暗地里给一些是可以的,但不能够纵容,毕竟陈家不是官绅家族,陈思宇也不是富家公子。

  陈思宇万万不可以纨绔,不能够跟随那些所谓的青年才俊混在一起,所以他要时常提醒陈思宇,让陈思宇住在国子监,也是从这方面考虑的。

  陈思宇来到南京,其实就是投奔他吴宗睿的,虽然陈登新没有明说,吴宗睿明白意思。

  一顿饭持续了半个时辰,陈思宇有些喝醉了,被丫鬟扶着到中间院子歇息去了。

  陈灵雁挽着吴宗睿的胳膊,往后花园走去。

  “夫君,小哥的事情,让你为难了。”

  “娘子,一家人说这些话干什么,对了,宗林哥的信函与二娘的信函,我都看过了,家里一切都好,小弟宗乾很乖巧,三娘也怀孕了。。。”

  说到这里,吴宗睿有些无奈的摇头,陈灵雁则是噗嗤一下子笑了。

  “玉蜀黍的种植,以及薯块的种植,在安远县基本铺开,县衙专门拨付了五百两白银,算是奖励吴氏家族,这笔银子爹只要了二百两,其余三百两给了家族。”

  “玉蜀黍和薯块的种植技术推开了,安远县基本不会出现缺粮的问题,除非是遭遇到千年不遇的了,陈氏家族今年种植的薯块,同样丰收了,我们的五百亩耕地,产量很不错,收获之后,爹雇佣了几十辆马车,才将收获的薯块送到家里去。”

  “娘子,你写信回去,告诉岳父岳母,今后收获的粮食,不需要送过去了,家里不缺粮食,也不缺银子,如果一定要算清楚,那就记账,家里什么时候需要,什么时候去讨要。”

  “夫君,这可不行,这是家里的耕地,奴家这样想的,每年也不要运送稻谷、玉蜀黍和薯块了,就折算成银子,我们拿走六成,你看怎么样。”

  “这个,是陪嫁给你的耕地,你看着办吧。”

  陈灵雁脸色红润,躺在吴宗睿的怀里。

  怀孕已经两个月的时间,偶尔的缠绵是没有问题的。

  “夫君,这些什么话,我既然说过了,就一定回家过年。”

  陈灵雁摸着吴宗睿的胸脯。

  “还是奴家的不是,让夫君如此的辛苦,来回才六话,他在淮安仅仅逗留了一天多时间,腊月二十六就出发了,回来的路上,他几乎没有怎么歇息,以最快的速度赶路,也是一天多的时间,回到了南京。

  这些自然不可能告诉陈灵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