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谋明天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九十一章 斡旋

[字数:4358 更新时间:2018/8/28 9:26:00]




  “刘宁,你带着我的书信,回到安远县去,交给廖文儒,告诉廖文儒,按照我信函上面的要求做,不得有丝毫的耽误,兹事重大,不要让其他任何人知晓,包括吴氏家族的任何人。”

  “好的,少爷,老爷若是开口询问,我该怎么说。”

  “你就说是我说的,任何消息都不能泄露。”

  “我明白了,少爷,我什么时候出发。”

  “明日一大早就出发,你骑着我的乌珠穆沁马,速度要快一些。”

  “不了,我还是骑着蒙古马,速度其实差不多的。”

  刘宁离开了房间,吴宗睿陷入到沉思之中,他的确走了一步险棋。

  将武装力量隐藏在信义帮是最佳举措,不可能引起任何的关注,何况负责漕运的帮派,本来就有自身的武装力量,否则无法护卫漕运的安全,当然这些武装力量,不可能得到朝廷的承认,漕运总督府也是睁一眼闭一眼。

  将廖文儒等人安插进入信义帮,一方面是为了彻底掌控信义帮,另外一方面也是让信义帮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成为吴宗睿真正能够依托的力量。

  通过漕运来赚钱,赚到的钱财养活和壮大武装力量,这无疑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所以,吴宗睿才会冒着巨大的危险,表态支持怡红院,支持信义帮。

  装着一百两黄金的锦袋,放在了桌上,秦志锐临走的时候,拼死留下了锦袋,思索之后,吴宗睿接受了,如果他不要这百两黄金,恐怕秦志锐睡不着觉。

  为怡红院翻案的事宜,吴宗睿认真思索过了,他有把握,否则也不会如此的莽撞。

  九月初二,休沐的时间。

  刘宁已经离开南京,前往安远县而去,吴宗睿也必须要加快速度,用最短的时间断案,维护怡红院,这样秦淮河的其他势力,就不敢轻易排挤怡红楼,信义帮也借助怡红楼,扳回了一局,当然了,吴宗睿还掌握有其他的信息,他同样要出击,让信义帮回到漕运中去。

  刘宁回到安远县,加上廖文儒准备的时间和赶路的时间,一来一回至少一个月以上,到了那个时候,大局已定,问题应该不大了。

  茶楼的门口,秦志锐和秦大龙都在等候。

  吴宗睿下马之后,两人连忙迎上来了。

  “梦缘姑娘的尸首存放在何处,安全吗。”

  “大人,梦缘姑娘的尸首存放在城内某处,那里是信义帮购买的府邸,绝对安全。”

  “很好,一会我会询问鸨母相关事宜,你们谁会写字。”

  “大人,我会。”

  “哦,秦帮主,不简单,看不出来,你是文武双全啊。”

  “不敢不敢,都是大人的赏识,我还有一件事情,恳求大人成全。”

  “什么事情。”

  “信义帮在南京城内有四处府邸,其中一处府邸距离应,接过了地契和房契。

  。。。

  卯时,吴宗睿进入官署。

  卯时一刻,吴宗睿来到厢房,这一次,他注意观察,看见赵从荣等人走向了厢房,才从官署里面出来,没有必要总是与赵从荣对着干,刚柔并济才是王道。

  商议事情的程序依旧,詹士龙没有多说,赵从荣同样没有多说,其他人更不会开口说话。

  安排部署结束,吴宗睿留下来了,詹士龙倒是没有什么顾忌的。

  “吴大人,上元县呈奏的案子,情况如何了。”

  “启禀大人,下官正准备专事奏报,此案完全不是卷宗上面所说的情形,上元县衙有重大的失职。。。”

  “你说什么,怎么回事啊。”

  “这是下官对于案件情形的综述,请大人过目。”

  詹士龙结果文书,低头看起来,看的非常仔细。

  终于,詹士龙放下了文书,看着吴宗睿,好一会才开口。

  “吴大人,你莫不是准备为怡红院出头吗。”

  詹士龙的态度,在吴宗睿的预料之中,要说身为应不通,下官大胆揣测,上元县衙有官吏知晓真相,故而县衙不敢随意的决断,呈奏到府衙。”

  “其二,上元县将案卷呈奏给府衙,则一切责任都是府衙来承担,如果糊涂断案,说小了是下官的责任,说大了是大人的责任,此卷宗府衙的诸多官员都看过,也都知晓,下官若是按照上元县呈奏的案卷判决,则留下了一个大大的把柄,大人想想,有人抓住了把柄,出面弹劾,大人该如何解释。”

  “其三,是最为重要的地方,也是下官最为怀疑的地方,想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此案若是有人专门设下的圈套,那么结局就复杂了,一旦府衙做出判决,与事实违背,则背后之人可以站出来弹劾,到时候下官遭遇责罚是小事情,大人遭遇到弹劾,事情就闹大了。”

  。。。

  詹士龙皱着眉头,陷入沉思之中。

  良久,詹士龙抬头,看着吴宗睿,一字一顿的开口了。

  “瑞长,你和月如的年纪相仿,我就不见外了,记得我和你说过,我到任也不过三个月的时间,很多的情况都不熟悉,应。”

  吴宗睿稽首行礼。

  “是,下官最多需要两日时间,就彻底调查清楚了。”

  “好,挑选仵作的时候一定注意,就用府衙的仵作,不要用上元县的仵作,此事背后的关系,你不要纠结其中,亦不要想那么多,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哼,案件调查清楚之后,我会专门给朝廷写去奏折,让某些人看看。。。”

  走出厢房,吴宗睿抬头看了看这个案子背后的力量,就说府衙里面,府丞、治中和通判等官员,都是有责任的,辖下的上元县居然出现如此重大的失误,府衙的官员在干什么。

  再说背后的力量,只要詹士龙做好了一切的准备,震慑了背后的力量,其威信瞬间就能够得到提升,南京的六部和都察院,都知晓詹士龙不好惹,包括应出了实情。

  至此,怡红楼的案子,证据完全锁定。

  当然,吴宗睿很注意,绝不开口询问背后的事宜,就在审讯梁书田的时候,看见梁书田准备开口说其他方面的事宜,吴宗睿让狱卒狠狠的教训了梁书田,不让其开口,这样的麻烦,他可不想惹。

  当然了,梁书田一定要说,那也没有问题,就等着发配到军中戍边的时候再说,那个时候,整件事情与吴宗睿没有任何的关系,与詹士龙也没有关系了。

  辰时,吴宗睿来到厢房,将所有证据材料,以及结案的报告送给了詹士龙,且特别说明了,此番的审讯,没有牵涉任何其他的事宜,就事论事。

  看了诸多的证据材料,詹士龙非常高兴,毫不掩饰对吴宗睿的称赞。

  詹士龙拍板,国子监监生梁书田,激情杀人,罪不至死,依旧大明律之规定,剥夺监生的功名,发配到军中戍边。

  决定完毕,詹士龙赶赴国子监,专门通报此事,吴宗睿相信,詹士龙的奏折,恐怕也要送到朝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