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獒唐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四五八章 太仓促了吧

[字数:5336 更新时间:2019/3/11 7:31:00]




  “殿下,趁兵权还在,唯有拥兵上请一途,尚有一线生机啊!”

  张嘉福的一句话,听得武承嗣只觉从脚底板往上钻凉气。

  “你......你说什么?”

  武承嗣腮帮子都是木的,面无人色,脊背生寒。

  “你..你让本王....让本王兵柬陛下?”

  只见张嘉福面无表情,“没错!怎么?殿下无胆?”

  “让....”

  武承嗣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一下瘫软在椅背之上。

  “让....”

  “让本王想想。”

  好吧。说心里话,张嘉福所言,之前在两仪殿之时,武承嗣也曾经有那么一瞬生出不臣之心。

  但是,也只是一瞬罢了。

  他不敢,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反了老太太。

  因为,那是武则出“拥兵上请”之策的时候,尽管想过这个可能,武承嗣还是吓了一跳,几近痴傻。

  “不....”

  “不不不不....”武承嗣眼神飘忽,虚汗横流,“不不不不....不行的啊。”

  张嘉福眼神一眯,这个时候,他可是比武承嗣要镇定得多,“有什么不行?”

  武承嗣猛然抬头,“那......七万人马说是与本王节制,可...真若兵柬,他们会听本王的吗?”

  “会!”

  张嘉福重重点头,“殿下也不想想,各路兵马、朝中文武,此次都有封赏,唯独这七万将士,不但赏赐无期,而且已在城外困守月余。”

  “恐怕早就怨声载道,埋怨女皇不公了。”

  “若殿下稍加鼓动,必成揭竿而起之势!”

  “这....”武承嗣本能的想要反驳,因为他打心眼儿里恐惧这个计策。

  可是,张嘉福似乎说的有道理,一时之间,竟无言以对。

  只得强辨道:“可是...可是就算有这七万人马,想到对抗李千里的十万禁军,还要攻入大内,也非万全啊!”

  “哎呀,我的殿下啊!”

  张嘉福有些恨铁不成钢地哀呼。

  “殿下怎么就不明白呢?”

  “如今,李千里与李多祚交割不明,毫无防备。加上初掌禁军上下不通,这才是最好的机会啊!”

  “况且,那十万禁军之中,左卫亲府中郎将是武载德,右卫将军是武攸暨,左千牛卫中郎将是武嗣宗,右卫勋二府中郎将是武攸宜。”

  “十万禁军,有半数在武家掌握之中,殿下还畏惧什么!?”

  “难道,殿下要等交出兵权,拘谨在府?”

  “等狄仁杰、岑长倩他们反应过来,群起拥立李贤之后,方知悔矣!?”

  “那时就晚了啊!!”

  “......”

  武承嗣的眼神依旧飘忽,依旧犹疑不定,怯声道:“那...那武载德他们,会听我的?他们...他们还是忠于陛下的吧?”

  张嘉福:“......”

  张嘉福已经彻底无语了。

  当下,也顾不得上下之别,拉起武承嗣就往外走。

  “走!殿下随我去挨家走过,看看武载德他们在李贤为太子这件事上,是遵从圣命,还是与殿下一同殊死一博。”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李贤当太子,那武家人哪一个能得到好处?

  就算再忠于武则什么武载德、武嗣宗之流了,如果换做是武三思,也没法答应。

  ......

  ————————

  其实,张嘉福所说的时机,确实是最好的时机。

  总结下来,有四点:

  其一,七万禁军的兵权还在武承嗣手上,且将士们未得封赏,颇有怨言。

  其二,李千里的十万禁军刚刚到手,不见得形成战力,何况还有诸多武家将领在其中。

  其三,狄仁杰、岑长倩等老臣还未彻底倒向李贤。

  其四,武家族人在这件事上,多半是会站在武承嗣一边的。

  错过这个时机,那武承嗣再想翻盘,希望就不大了。

  在张嘉福看来,武承嗣的那些什么五千官员上请之类的戏码,简直就是儿戏。

  有那五千脑袋,拎着菜刀也冲进两仪殿了。

  但是,话说回来,武承嗣怕啊!

  那是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恐惧,这是被武则!!”

  “此事当从长计议,万不能鲁莽!”

  把张嘉福气的啊,奶奶的,老子自己当去逼宫都没这么费劲!

  实在说不服武承嗣,却是在这个时候,武攸宁回来了。

  一看。这干嘛呢?张嘉福拖死猪似的往出拽武承嗣。

  两人这是闹的哪一出?

  结果,张嘉福一见他来了,一把又将武攸宁拉住。

  “建昌王殿下来的正好,且与老夫评评理!”

  当下,把之前对武承嗣说过的话,对武攸宁那么一说。

  哐当,武攸宁还不如武承嗣呢,直接坐地上了。

  “什,什什什么玩意儿!?拥兵上请?”

  武攸宁看怪物一样看着张嘉福,心说,以前知道这老家伙是个狠人,可没想到他这么狠啊!

  “这....不太合适吧?”

  好吧,稳重如武攸宁也打的退堂鼓。

  “能,能行吗?”

  张嘉福一阵无语,甚至有些自嘲。

  你说,我跟的这是什么主子吧?武家这帮兄弟,有一头算一头,都特么不是成大事儿的东西。

  幸好啊!幸好及时弃暗投明。

  没办法,不厌其烦地又把当下是最好的起事时机之言,同武攸宁又说了一遍。

  还好,武攸宁比武承嗣强那么一点点,经过张嘉福这么一说,眼神之中现出犹豫。

  “皇兄!”看着武承嗣,“似乎....似乎只有张舍人之计,可解此局了啊!”

  “皇兄想想,李贤若是得太子之位,那...那我武家上下安有不死之理?”

  武承嗣一听,武攸宁都这么说了,满面苦涩,“真的...真的要反了姑母吗?”

  武攸宁沉吟半晌,“这样,我们可以先联络梁王。”

  “如果武三思也肯与我等一同起事,那加上他的朝中党羽,此事胜算就大了。”

  “若三思不从,那再从长计议也不迟!”

  “......”

  武承嗣沉默了,事到如今,武攸宁与张嘉福眼神热切,他若说不行,怕是也晚了。

  “那就....暗中联络梁王看看吧!”

  得,武承嗣这算是赶鸭子上架。

  直到武攸宁和张嘉福走了,约定明日一同暗结武三思,探问动向之后。豫王殿下还是没反应过来。

  我这就....

  这就要谋反?

  太特么仓促了一点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