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超级妖孽公子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43章 、气压全场

[字数:6118 更新时间:2019/6/16 10:55:00]




  第43章、气压全场

  这道突兀声音传来之际,霎时之间,便打破四周的沉寂空气,众人所有的目光,全都齐齐望向来人。

  顷刻,众人便见到了来人,正是顾家的纨绔大少,顾俊鹏。

  “是顾公子……”

  无数的学子文士,皆是带着道道好奇无比的目光,朝着顾俊鹏放眼望去。

  顾俊鹏虽然是个富家纨绔公子,喜欢恃强凌弱,可他的才学,却是在钱塘不少才子学士之上,因此,认识他的人也是颇多。

  现如今,又听闻顾俊鹏突兀大喝一声,许多人更是心生好奇。

  然而,顾俊鹏却像是完全没有瞧见众人的目光一样,自顾自地快步来到宁远跟前,彬彬有礼地拱手作了一礼,方才嘿嘿一笑道:“云公子,宁公子,没想到如此之巧,你们也在这里!”

  “…………”登时间,宁远颇有些无言以对。

  在宁远的记忆中可是知道,此人先前与自己可是有仇,还硬打了个官司来着,可是此刻却为何这般变化?

  宁远颇有些搞不清楚顾俊鹏之意了,可宁远边上的刘云见状,却是不免在心中笑了笑。

  也在此时,顾俊鹏咧嘴憨厚一笑,便从怀中掏出一张五千两的银票来,双手递给宁远,笑道:“宁公子,承蒙公子上次手下留情,这是俊鹏孝敬你的,不要跟我客气!”

  上次,自从与宁远打了一个官司过后,顾俊鹏刚回家便被吊打一顿,甚至,他还差点儿就被撵出了家门。

  后来,他方才从他老爹之处弄明白,宁远乃是被舒老看好的才子,告诫他千万别再去招惹宁远。

  这个消息,也是他的老爹,从李仲德之处得知。

  也是正因如此,顾俊鹏被禁足了好几日,直到今日方才放他出来,却不想,刚来到仙凤楼,准备潇洒快活一阵的顾俊鹏,却偶然间碰到了宁远。

  于是,顾俊鹏方才立马掏出银两来,与宁远结个善缘。

  可宁远瞧见顾俊鹏此举,却是更加诧异不小,也没伸手去接银两,反而是皱眉问道:“顾公子,你脑子……没毛病吧?”

  “…………”顾俊鹏的脸色猛然间抽了抽。

  脸皮跳了又跳,他方才一个劲儿将银票塞给宁远,撅嘴笑道:“宁公子,常言道,君子不记小人仇,之前都是俊鹏鲁莽无知,还请宁公子不要记挂于心!”

  宁远见状,略微沉眉深思了片刻,看着顾俊鹏的脸色,也不像是装出来的。

  于是,宁远便一手接过银票,揣入怀中,点头一笑道:“嗯,既然顾公子如此客气,那我便多谢顾公子了。”

  “嘿嘿,宁公子,千万不要跟俊鹏客气。”顾俊鹏见宁远接过银票,心中方才好松了口长气,旋即,他便拍着胸脯道,“宁公子,云公子,这些不识好歹的人,就交给俊鹏来处理,如何?”

  顾俊鹏可是偶然见过几次刘云,也知道刘云的小王爷身份,只是他一向低调。

  眼下,正巧宁远也在,而且他们二人,正被这群才子学士逼着写诗,此时此刻,正是他结缘的大好时机,顾俊鹏自然不会放过。

  刘云见状,望了一眼身边的宁远,但见宁远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便也只好无奈地同意道:“也好,既然如此,便有劳顾公子出手了。”

  “俊鹏不敢,多谢云公子、宁公子,给俊鹏这个机会!”顾俊鹏闻言,略有些受宠若惊。

  随即,他便再躬身行了一礼,方才熟抬起胸膛,走向曹云等人所在,一脸冷色的皱眉,高声怒道:“刚才,是哪些个不长眼的混蛋,想要逼宁公子写诗来着,全都放马朝老子来!!!”

  顿时间,一个富家纨绔公子的霸气,瞬间彰显无疑,顾俊鹏目光冰冷的扫视曹云等人,神色之中完全不屑。

  只是此时此刻,众人见顾俊鹏如此大喝,而且,在听到顾俊鹏话语之中,又带有‘宁公子’这三个字眼传出之际,诸人的脑中,皆是不由自主地冒出一个人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前不久,获得了“钱塘第一才子”的那个宁远!

  一时之下,众人皆是陷入了一片沉默当中,只感觉心底一凉,没人再敢轻易贸然开口。

  之前他们还全然以为,面前的这个书生,不过是才学不堪的纨绔而已,可此时此刻,诸人心中,已经完全不敢再如此认为。

  只怕……这个书生,应该就是宁远不假了!

  要不然,以他们对顾俊鹏这家伙的了解,他也绝对不会如此而为之。

  况且,宁远是谁,众人可是心知肚明。

  他可是连面都不用露一下,便直接一举斩获了‘钱塘第一才子’的名头!

  而且,在其身后,更是有钱老等人,力挺他!

  谁特么还想找死,去与这种妖孽比作诗词,那完全是脑子傻掉了!

  之前还气势汹汹的方文、曹云等人,此时此刻,脸色猛然之间,全都变得无比难堪起来,宛若一条几乎要被扭烂的麻瓜般。

  方文见势不妙,一秒都没到就变怂了,苦笑着一张面颊,连连拱手赔笑道:“不知原来是宁公子,小生刚刚言语之中多有得罪,还请宁公子恕罪,恕罪……”

  他也没想到,自己不过是想要在曹云面前表现一番而已,谁知……他竟然碰上了宁远这么个妖孽。

  之前,他便已经在诗会上丢过一次颜面,没想到今日,他便再次重蹈覆辙了。

  对于‘宁远’这两个字,此时此刻,方文的心中已经布满了阴影。

  道歉之间,方文满额头之上,皆是一颗颗如豆大的汗珠往下掉,拱手之处的手心,更是渐渐有汗渍开始沁透。

  就连站稳的脚步,此时,都开始有些隐隐往后撤退的迹象。

  “哼,怂逼!”边上的刘云见状,不屑地冷哼一声。

  可方文听到刘云此言,却依旧不敢开口多言半句,只是悻悻不已地强颜赔笑…

  随之,刘云朝顾俊鹏使了个眼色,顾俊鹏秒懂,立马气势汹汹地望向刚才叫嚣得厉害的曹云。

  “曹公子,你刚刚……不是想要与云公子、宁公子比试作诗吗?”

  依旧冷着张脸,顾俊鹏不断地招手挑衅道:“来、来、来,你尽管使出浑身解数,放马过来,今日,谁特么要是缩一下脖子,谁就是乌龟王八蛋!!!”

  顾俊鹏语气颇为逼迫地盯着曹云,今日就是要让他下不了台,如此,方能痛快的给刘云、宁远二人出气。

  他也能在他们二人面前,博得一丝好感。

  登时之间,当顾俊鹏此言一出,无数人的目光,立时纷纷朝着脸色阴沉的曹云望去。

  宇文桓等人的脸色,也是不由得阴郁,心中隐约之间,有些想要打退堂鼓的冲动。

  但随即转念一想,要比试的人是顾俊鹏而已,又不是宁远,怕什么!

  况且,按照现如今的架势,就算是曹云直接开口认输,也是没有可能的余地了,还不痛痛快快的如比一场。

  到时候,就算宁远出手,曹云也多少也能挽回一些颜面来。

  当即之下,宇文桓便凑近曹云的耳边,轻声道:“曹兄勿怕,比试的人,不过是顾俊鹏而已,又不是宁远,相信以你的水准,绝对完胜他!”

  曹云闻言,不由得转眉之下,眯眼望了一眼宇文桓。

  到了这种情况,宇文桓都还站在他这一边,曹云不免心中感动些许,随即便点头轻谢道:“嗯,多谢宇文兄。”

  随后,曹云便硬着头皮走了两步,脸色颇有些黑沉地强颜道:“如此,便请顾公子先写一首来吧!”

  不过,尽管曹云的脸色颇为黑沉,但该有的书生气息以及偏偏的风度,都还是全然俱在。

  “呵呵……”顾俊鹏对此冷然一笑,浑然不屑地摆手道,“少给我找借口,要写就一起写,免得到时候,你只怕是连出手写一首诗的机会,都没有,到时候更是丢人!”

  顾俊鹏丝毫不给曹云留颜面,对于这种事情,他可谓是信手拈来。

  顷刻间,曹云以及他身边之人的脸色,皆是变得更加难看。

  “好!”曹云咬牙切齿的低道一声,当即,便命令龟奴准备笔墨纸砚来。

  此时此刻,宁远身边的刘云见状,不由得拍着宁远的肩膀,勃然大笑道:“宁远兄,你这个新收的小弟,嗯……蛮不错的,你若是不要的话,可以送给我!”

  “…………”宁远顿时无语地蔑了刘云一眼,什么叫新收的小弟?

  自己与顾俊鹏这厮,根本就没交往好吧!

  “我可没这个本事。”宁远嘴角抽了抽,忽然之间,宁远便低声笑道,“不过,也许人家知道你的身份,心中想要当你的小弟呢!”

  “呃……”顷刻间,刘云颇有些哑然,一时无言相对。

  也在此时,正准备上场唱曲的锦竹,正好瞧见了这剑拔弩张的一幕,不由得诧异无比,连声问边上的龟奴:“他们这是要作何?”

  “呵呵……锦竹姑娘。”龟奴连忙躬身一笑。

  随后,他便指着不远处的宁远,轻声道:“那位公子,便是宁远宁公子。曹云他们这群人,逼迫云公子不成,便想要逼宁公子出丑,却没想到,顾公子正好在此,主动请缨出来,替宁公子与他们比试作诗。”

  “宁远……?”锦竹的眉头不由得狠皱了一下,脑中一下便飞出个人来,连忙问龟奴道:“可是那传闻中的那个神秘大才子,宁远公子?”

  “不错,正是他,锦竹姑娘。”龟奴含笑点头,脸上充满了希冀。

  他也想看看,待会儿若是顾俊鹏输了过后,宁远到底会不会出手,再写上一首诗词来。

  锦竹这个方向,正好能够看见宁远的侧脸,心中不由猛地惊动了一下,暗暗带着期待的低声,呢喃道:“宁远,待会儿,你会出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