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决战平南(一)

[字数:4958 更新时间:2019/6/17 17:40:00]




  时间就这般缓缓流逝,如白驹过隙,感觉得到,却摸不着。(www.k6uk.com)

  过去月余,时间到五月下旬,广西南路的天气忽的极为炎热起来,让得从临安之地过来的军民都有些难以忍受。

  不过赵洞庭的心情倒是不错。

  在平南县城呆的这些天,各种军械的制造速度因为流水生产方式而大加快,那些个无处安放的降卒也被当成苦力在平南县城内各处劳作。

  最让人高兴的是,自元军被打败以后,宋军威望高涨,常常有民间的义士来到平南县城投军,有的甚至有数百人之伍,再加上被纳降的那些元军,这大大弥补了南宋军士缺乏的短板。

  这种民众积极投军的现象,让得赵洞庭对广西南路的收复战涌起无限希望,也对南宋重新光复抱有更强信心。土地没了,问题不大,他最担心的是民心没了,民心没了,南宋就真正希望不大了。

  还好,现在看来南宋还没有到民心尽失的地步。除去平南这边不断有义士入伍外,其他各路各府也不断有义军起兵抗元,阻挡元军灭宋的步伐。

  平南县内,整个将士的操练声响彻不歇。

  原本城内两万余兴**,再加上赵洞庭所率两万多兵马,还有纳降的万余降卒,以及这些天从各处过来的义军、游勇,散乱兵马,如今平南县城没兵马达到空前的六万多人。

  这六万多人中有五万是能上战场厮杀的战士,其余是各军后勤等等,绝对是个惊人的数字了。

  赵洞庭终日让士卒操练,后勤加紧赶制攻城器械、箭矢等,实则也有进取静江府的打算。

  南宋耗不起,阿里海牙不来打他,他也得打过去。

  眼下离张弘范败退硇洲岛已有大半年之久,说不得元朝廷这时已经在厉兵秣马,准备再次攻取雷州。雷州仅仅只剩下数万军马,未必能挡得住元军。

  雷而州现在是大本营,赵洞庭甚至宁愿舍弃广西南路,也不愿雷州出现什么问题。

  大战将至的压迫感紧紧扣在赵洞庭和南宋各将的脑袋上,只恨不得立马将麾下士卒操练成百战精兵才好。

  这日早晨,赵洞庭又在府衙正殿汇聚各将。

  他坐在上首,右手拿着扇子死命地给自己扇风,但仍是汗流浃背。

  说起来,做皇帝做到他这份上也算是前无古人了,纵是赵昰还没死,还没被他附身的时候,也从来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从来都没自己伺候过自己。

  不过落在堂下众将眼中,皇上这是以身作则,为天下之表率,人人眼中都暗含敬佩。

  即便是文天祥,虽然初听到赵洞庭亲自率军袭营时恼怒不已,狠狠劝谏了赵洞庭几句,但对赵洞庭也是佩服得紧。

  年仅十余,已有神武大帝之风。

  堂下,文天祥、苏泉荡、岳鹏等人站着,正自议论纷纷,说的正是该如何取静江府的事。

  赵洞庭知晓自己对军事还只能算是门外汉,没有不知天高地厚的打算独裁此事,将这些将领宣过来,就是要集思广益,确定攻取静江府的最后方针。

  “皇上!有军情到!”

  而就在众人说得正热闹时,门外忽有士卒禀报。

  赵洞庭挥挥手,立在旁边的赵大忙跑到殿外从那士卒手里把密信接到手里,然后跑回来递给赵洞庭。

  这些天,南宋没少派人到各州各府盯着元军各地驻军的动静。

  接过信,眼睛扫过信上内容,赵洞庭不禁脸色微变。这信已经是经过情报司整合过呈上来的,上面竟然写着元军已从静江府、昭州、柳州等各州出发,直奔平南而来,先遣军怕是不用十天就可以到平南城外。

  还有,完颜章部率军驻扎苍梧,元军梧州守军骨格力部仍旧镇守,并不见什么动静。

  赵洞庭这些天对广西南路的地图了熟于心,看到这信,很快便想明白苍梧和梧州是怎么回事。

  看来阿里海牙果然还信不过完颜章,这让赵洞庭心里有些开心。

  堂下众将仍在议论,不过话题转移到猜测信中写的什么。

  “诸位且先安静!”赵洞庭冲着堂下众将摆摆扇子,道:“情报司密信,元将阿里海牙已经遣各州守军,还亲自带着他麾下十万兵马向我平南杀来,大有决战之势,却是不需要我们主动去找他的麻烦了。”

  文天祥等人都是愣住。

  而后,文天祥道:“皇上,阿里海牙麾下兵马应该还有十三万到十五万左右,咱们是主动出击,还是倚城死守?”

  赵洞庭眼中闪过佩服之色。

  文天祥糜战广西南路,果然对元军军力极为清楚。他猜测的数字竟然和密信上所说差别不大。阿里海牙各军人马,共计十二万余。

  文天祥漏掉的,只有那被阿里海牙留下镇守梧州,防备完颜章部的骨格力近万人马。

  “诸位以为咱们如何合适?”

  听到文天祥的话,赵洞庭又将皮球踢给众人。

  岳鹏拱手道:“皇上,兵法有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敌则能分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故小敌之坚,大敌之擒也。元军数量也不过我军两倍而已,是以末将以为,若是元军齐聚以后再来进犯,我军宜守,借城池之便消耗元军兵力,再等待战机反攻。若是元军部队分批前进,咱们可以采取奇袭,派出骑兵以雷霆之势先削弱他们的兵力。”

  其余诸将听苏泉荡这样说,都暗暗点头,连文天祥都对苏泉荡投去赞赏目光。

  他的方针,的确是最为适宜现在局面的,不得不说,苏泉荡的兵法造诣颇为不浅。

  “苏将军说的有理。”赵洞庭也认可苏泉荡的方针,“只是,朕心中还是有些忧虑。秦寒、完颜章已经投元,朕担心以秦寒的谋略,会将我们的举动全部料想出来。若是到时候我们派遣骑兵,却落得个自投罗网,那对士气可是极大的损伤。”

  阿里海牙虽然防备着完颜章,但谁也不清楚秦寒会不会在其中捣鬼,赵洞庭心里没底。

  苏泉荡登时皱起眉头来,乐无偿、岳鹏、东河里等人的脸色也都不好看,因为他们都见识过秦寒用兵的厉害。

  那个家伙的脑子,真的堪当十万雄兵。

  殿内的气氛陡然有些凝重起来。

  或许,秦寒能够看到这幕的话会感到自豪。因为很显然,南宋君臣对他的忌惮,要更甚于对阿里海牙的忌惮。都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可秦寒这种人,对他更了解,却只会更寒心。他对兵法的运用,对战场的运筹帷幄,太容易让人生起无可奈何之心了。

  赵洞庭左想右想,还是觉得自己选择哪种方式,都可能会被秦寒预料到,堂下众将眉头紧锁,估摸着也是这种感觉。这让得赵洞庭有些后悔,早知今日,当初应该随便找个理由把秦寒给咔擦掉的。

  足足过去几分钟,堂下都仍是没人说话。

  赵洞庭觉得这样下去不行,还没开打就被秦寒弄得疑神疑鬼了,当下刻意咳嗽两声,道:“诸位也不要太过疑虑,密信中说完颜章所部驻扎苍梧,并没有什么动静。他们刚刚纳降,阿里海牙不可能全信他们,秦寒也未必能献上什么计策。”

  未战先怯,乃是大忌。

  文天祥只是耳闻秦寒的事迹,倒是没有那么忌惮,闻言道:“皇上,那咱们不如且先按苏将军的计策行事,到时候看元军动向,再做调整。”

  “嗯!”

  赵洞庭点点头,眼下也想不出其他法子,道:“那就让各路探目继续监视,若是有那路人马不长眼敢先跑到平南县城百里以内,就让骑兵先干掉他们,好搓搓他们的锐气。若是阿里海牙集兵再来寻战,咱们就依着这平南县城慢慢消耗他的兵力,若生有变故,再设法突围。”

  阿里海牙虽有十余万军马,但想要围死平南县城显然不可能,平南县城不是孤岛碙州,四面都有城门,别说十万,就是二十万,也难以围死赵洞庭他们。

  就这样,对付元军的方针暂时被定下来。其后,众将匆匆离开,各自下去部署。

  守城是必然的,纵是骑兵出击也不可能将阿里海牙军队全部灭掉。而守城,需要修补城墙、加固城门、准备各种守城器械、工具等等,事情其实特别繁琐。之前赵洞庭他们主动进攻,没有做守城准备,此时显然有些时间紧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