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刁民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两千一百三十八章 不开玩笑

[字数:4908 更新时间:2020/1/28 20:12:00]




  一旁的少年刚刚亮出手中用来剔羊肉的剔骨尖刀却被艾孜买提一巴掌扇在脑门子上:“把刀收起来!”

  少年委屈地揉着脑袋,却见向来怼天怼地的艾孜买提一脸堆笑地迎向门口:“您来了!”少年一脸兴奋,如同见到了许久不见的亲人。(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老车先是愣了一下,而后飞快起身,同样快步迎至门口,笑容局促不安。

  李云道迈入烧烤店,笑声爽朗:“不错,门脸儿比在京城的时候又大了不少!”

  老车搓手,嘿嘿笑道:“托您的福,在这边有不少朋友照抚,艾孜买提他们手脚也麻利得很,夏天的时候又扩了一倍的店面。”

  艾孜买提挠头有些不了意思:“都是车叔起早贪黑的,我们也就是搭把手的事情。”

  李云道笑着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道:“长高了,也壮实了!没给你车大叔添麻烦吧?”

  听到“添麻烦”这三个字,少年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这两年还真没少让车大叔跟着操心,不过好在自从车大叔单枪匹马将他们从城西接回来后,他们便也乖乖地在店里做着事情,不再动不动出去惹事生非了。

  不等少年开口,老车笑道:“没,得亏有他们在,否则店里这么多事情,我爷儿俩哪里忙得过来?”

  一旁的少年突然松了口气道:“您来了就好了,夏初姐姐的事情就有着落了。早上的时候,师父和木兰叔急得都要掀桌子了!”少年此时才看到李云道身后的龙五和霍去病,龙五还好,看着比他们大不了几岁,身材高大威猛的霍去病却是让他眼前一亮——这帮孩子打小就在社会上独自摸爬滚打,体会到的也多数是人间的炎凉世态,故而将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奉为圭臬,此时看到霍去病竟然比师父战风雨还要魁梧威猛,顿时大为惊羡。

  “夏初的事情,我会处理,你们不用担心!”李云道看少年的模样,岂能不知道他心中所想,转身对霍去病道,“去病,这小子是个武痴,你待会儿可以指点他两招。”

  在看到霍去病微笑点头后,少年便有些迫不及待——少年虽早熟,但依旧还在崇拜速度和力量的阶段,闻言欣喜地不已,大有立马就出去拜师的冲动。

  被人忽视的龙五撇了撇嘴,算起来霍去病是王抗美的弟子,便也算是自己的师侄,从实力来看,小师叔觉得霍去病也算勉强还能入得了法眼。幸好霍去病情商不低,指了指龙五道:“这位是我们小师叔,他才是真正的高手!”

  龙五抱臂正欲作出高人风范,冷不丁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铃声是哆啦a梦的主题曲,小师叔顿时脸色大变,飞快窜出门去接电话,看得一旁的少年们目瞪口呆,速度的确非常人可以比拟的。

  李云道知道,那必然是澹台学君的查岗电话了,从双子城回来,两人感情升温极快,这几天正是如胶似漆的阶段,一天一个查岗电话自然也是必不可

  少的。

  待霍去病带着少年们去了后院,老车给李云道泡了杯茶端上来:“丫头今年清明去山上采了亲手炒换,您给品品!”

  “听说生了个小子?”李云道笑着轻抿了口茶,微笑问道。

  一提到外孙子,老车便笑得合不拢嘴:“已经会满地爬了,就是走路还不利索,丫头白天上课,这一年店里生意还不错,就请了个保姆搭把手。当初多亏了您护着我们出了京城,否则这娃儿现在……”老车看向李云道的眼神里充满了感激,说到那段过往便又忍不住眼圈微微泛红,他心里很清楚,如若不是眼前的年轻人,自己一家三口人此时怕是早已经化作了一捧黄土了。面对权势,这个曾经铮铮铁骨的血性汉子却不得不为了女儿和当初女儿肚子里的孩子而屈服,假如没有在北清门口开烧烤店碰上李云道,后果怕已是另外一番光景……

  李云道摆摆手道:“不过是取手之劳而已,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更何况那蒋家的的确确跟我是有些过节的,能恶心恶心他们,我也是乐此不疲的。”

  老车知道李云道是在安慰自己,当下道:“到了江州这边,您的那些朋友对我都很照顾, 一开始多亏了他们,才把这把店的生意撑起来的……”

  李云道笑了笑,自己在江北经营下的那些人脉,若是这点作用都发挥不了,就白瞎了耗在江州的这几年了。

  又聊了些近况,李云道听着院子里少年们练武的声音,笑着问道:“艾孜买提他们给你惹了不少麻烦吧?”

  老车笑道:“少年人嘛,总是血气方刚的,做事难免会冲动些。不过不妨事,这半年艾孜买提一直管束着他们,也没弄出什么动静,店里生意越来越好了,只要有钱赚,生活没问题,他们也就不会再动歪脑筋。不过这些孩子,最小的才十二岁,就这么晃着有点儿可惜,所以我还想跟艾孜买提他师父商量来着,是不是得送他们去读个书什么的,这年头,总要学点东西,哪怕去职校学个手艺什么的,将来机会也总多一些,他们毕竟还是孩子,就这么一辈子窝在我这个烧烤店里,对他们不公平啊!”

  李云道笑着点头道:“我其实已经跟风雨商量过了,年纪小的还是要送去读书的,他们没一个笨的,只要花点心思在正业上,将来未必没有一番成就!”

  老车连连点头:“对对对,我这辈子吃亏就吃亏在没好好读书上,最后弄成现在这样。”不过,他马上又笑了起来,“其实现在也不错,吃得饱,穿得暖,有闺女还有小外孙,那叫什么之乐来着,应该就是这样的!”

  李云道笑道:“是天伦之乐吧?”

  老车哈哈笑道:“对对对,天伦之乐天伦之乐,您看我这没文化的。”老车往院子的方向看了一眼,有些担忧地道,“别的娃我倒也不提心,这群孩子里包括艾孜买提在内的核心的三四个小子,个性都很强,怕是走不了读

  书这条道!”

  李云道笑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也不一定非要强迫他们几个去读书,只要走正道,我都是会支持他们的。”

  院子里,少年们如同看天神一般地崇拜地打量着小师叔,刚刚年轻气盛的小师叔一气呵成地露了一手轻功,看得少年们目瞪口呆,艾孜买提心中已经在想着要是自己学了这门功夫,那些什么豪门大院里的保险柜岂不是任凭自己去蹂躏?

  等到老车出现在院子喊他数声,少年这才反应过来:“啊,老板找我谈话?”少年心中忐忑,以为老板要跟他算城西的那笔旧账,磨磨蹭蹭地在李云道对面站定,低着头看自己磨得不成样子的橡胶球鞋。

  “艾孜买提,我问你个问题。”李云道看着不安的少年,心中淡淡一笑,而后开口道。

  少年抬头,诧异看向李云道,似乎觉得老板的脸色并不像是要问责的样子,这才心中稍稍安定了些许。

  “将来某一天,跟着你的这群小兄弟里如果有人要面临被枪决的境地,你会怎么做?”李云道开口便是一个让少年五雷轰顶的问题。

  少年目瞪口呆地看着李云道,猛咽了口水:“枪……枪决?”

  “嗯!”李云道点头,“就是你偶尔在报纸上看到的,被处以死刑那一类的案子。”

  少年不安道:“老……老板,这……这不太可能吧……他们不会的 ……”

  李云道脸上的笑意缓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严肃:“你应该知道我之前是干公安的,我研究过很多案子,没有哪个人生来就是罪犯,几乎每一个都是从小事犯起,而后案子越做越大,最后走上了不归路。我刚刚问你的那个问题,你先不要去想别的,直接告诉我答案!”

  少年猛咽了口口水,挺起胸膛道:“我会救他。”

  “怎么救?劫狱?”

  “嗯。”

  “你觉得警察傻吗?”

  少年默不吭声,他自己也知道,似乎在那种极端的情况下,劫狱只是一种幻想而且,之前在城西,别人几十个人围住他们,便将他们困在原地,若不是老车舍命相救,结局一定会很惨烈。

  李云道轻叹一声,道:“我有个提议。”

  少年抬头,笃定道:“我听您的,您让我们干嘛我们就干嘛!”

  李云道笑了笑:“去读书吧!”

  这四个字比刚刚的“枪决”更如同一记晴天霹雳,劈得少年瞠目结舌。

  “读……读……读书?”而后,少年几乎是捧腹大笑,笑得直不起腰。

  但李云道便那样静静地坐着,云淡风轻地看着他。

  良久,少年才觉得屋里气氛不太对劲,这才止住了笑容,疑惑地看向这位在他眼中已经是了不得的京城大人物:“你是说真的?不开玩笑?”

  李云道微笑点头:“不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