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刁民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两千一百三十一章 懒驴上场屎尿多

[字数:5093 更新时间:2020/1/28 20:11:00]




  醒过来的时候,贾牧身在一处民宅里,绑在一张破旧却结实的椅子上,双手被缚在身后,嘴里塞着一块散发着异味的破布。(Www.K6uk.Com)他的头还有些昏沉沉的,回想着刚刚车子爆胎后自己想下车探个究竟,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但记忆就好像被人抽空了一般,剩下的只有头疼欲裂。

  见他醒了,一个约摸三十来岁、模样凶厉的男子看了过来,眼神凶狠如恶狼,但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了一眼,又转过头去继续打瞌睡。

  贾牧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天还没亮,这证明自己被俘虏的时间还很短,介于被俘前自己还在跟老板通话,他相信此刻老板一定正在想尽各种办法营救自己,因而心中也稍稍安定了些许。

  两人相安无事,直到民宅门外响起脚步声, 那看守贾牧的男子立刻警觉地站了起来,听到那脚步在门口停下,站到门后的男子从腰后摸出一把匕首。

  “咚咚咚咚……”门被有节奏地敲响,门后的男子微微松了口气:“墩子?”

  门外的男子道:“黄瓜。”

  口令对上了,门被打开,寒冷的空气随着打开的门扑入屋内,只穿了一件薄衣的看守人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鬼天气,怎么突然就来了冷空气?说了吗,怎么处置?”

  进来的是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男子,看着成熟,但实则应该年纪不大,他看了一眼正在望向自己这边的贾牧,清了清嗓子道:“先问清楚来路再说!搜身了吗,有没有身份证明?”

  负责看守的男人从一旁的桌上拿了刚刚从贾牧身上搜出来的“名片”,名片上写着“京城凯普贸易公司”,头衔是商务总监。

  他将名片递给小胡子道:“从他身上搜出来的,十来张,不知道是真是假!”

  小胡子问道:“他的手机呢?”

  看守人连忙掏出贾牧的手机递了过去:“有密码,进不去!”

  小胡子狐疑地拿着手机看了看,是一只很普通的国产安卓手机,打开提示要“输入密码”,他看了一眼也正在偷偷打量他的贾牧,拿着手机走了过去,在贾牧面前站定,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拿在手里,贾牧便顿时被“吓”得脸色苍白,一边拼命摇头一边口中呜咽不清地说着些什么。

  小胡子唇角轻扬,轻蔑地看着惊慌失措的贾牧,沉声说道:“如果你乖乖配合,待会儿我就放了你,若是你喊大喊大叫,我立刻一枪崩了你!听到没?”

  贾牧连忙飞快点头:“嗯嗯嗯……”嘴里塞着那块满是异味的抹布,他也只能发出类似的声音。

  小胡子上前一步,扯掉了贾牧口中的破布,此时贾牧这才发现,那竟然是一只袜子。小胡子似乎也发现了这个事实,瞪了那模样凶狠的看守人一眼:“你的袜子?”

  那人嘿嘿笑着点头:“也就一个礼拜没洗脚……”

  小胡子连忙像躲瘟疫似地将那袜子甩了出去,贾牧此时也几欲作呕。

  “我问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踪我们!”小胡子一把揪住贾牧的衣领,模样凶恶异常。

  “我叫贾柳文,凯普贸易的商务总监。”贾牧将自己的名字拆开来,起了这个一个化名,一整套身体认证已经做得极其完备,就算这会儿小胡子进公安系统里查,查到的结果也都是一样的。

  “贾柳文?哼,你以为随便编个身份,就能骗得了我们?说说看,你们公司做什么生意的,你负责哪一块……”

  谎话总是经不起推敲的,除非经过完整的逻辑性的编造,眼下贾牧的这个掩护身份,就是经过了二部内部分析员多轮推敲后定下的身份,每一个细节上都做了仔细地延展,就算是a国的情报局特工来审问,得到的结果也一定大致相同的。

  一番审问毫无建树,却依旧不能减轻小胡子对贾牧的怀疑。

  “把他嘴巴堵上!”小胡子皱眉打量着眼神惊慌毫不作伪的贾牧,“我去给俊哥打个电话,墩子,你看着点!”

  贾牧这才知道,刚刚看守自己的中年男子应该是叫墩子。

  那叫墩子的中年男子倒是也不嫌弃自己的臭袜子,捡起来揉成一团就要往贾牧嘴里塞,贾牧看到那沾了土的臭袜子,想死的心都有了,连忙说道:“大哥,别堵我嘴,我身上还有钱,我统统给你!”

  墩子一听,眼中一亮,凑近了问道:“钱在哪儿?你别骗我,刚刚你晕过去的时候,我把你身上都搜了一遍,连裤裆我都搜了,就千把来块钱!你要是敢哄骗我,老子立马宰了你!”

  贾牧忙道:“别别别,大家萍水相逢,你们绑我估计也是误会,等查清楚了,你们就知道了!”

  墩子着急道:“别废话,钱呢?”

  贾牧看了看自己的脚:“在鞋子里!”

  墩子心喜,连忙去脱贾牧的鞋,却不料那小胡子已经打完了电话走了进来,看到墩子还在磨蹭,道:“快点,俊哥那边招呼我们干活,动作麻利点,不然下回再有这样的好事,就别想着再分一杯羹了!”

  墩子鬼使神差地嘿嘿笑了笑,转头对贾牧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而后捏住贾牧的双颊,不管他怎么挣扎,还是将那揉得一团的臭袜子塞进了贾牧的嘴里。

  “绑好了没?绑好了就走吧!回头再处理他!”小胡子招呼一声就往外走。

  墩子关上门快步跟上:“我也去吗?那谁看着他呢?”墩子对鞋子里的钱恋恋不舍。

  小胡子不耐烦道:“绑着呢,翻不出花样的。俊哥那边促呢,估计要对那小子动手了,我们快点,去晚了,连汤都喝不着。”

  墩子面色犹豫,跟着小胡子一路走到弄堂口,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停在路边,小胡子上车发动引擎,墩子突然捂住肚子:“哎哟,不行了,要得去一趟茅厕……”

  小胡子怒道:“妈的,懒驴上场屎尿多,快去快回,一会儿误了俊哥的事情,我看你怎么解释。”

  墩子抱着肚子头也不回:“好的好的,我去去就回……”

  小胡子骂了一句:“怂货!”却也只好点了根烟,在已经发动的车上候着。

  砰地一声!小胡子被吓了一大跳,转头却看到一个啤酒瓶子在自己的后车窗玻璃上开了花,眼看着刚刚换了玻璃的后车窗又龟裂开来。

  “妈的,操……谁啊!”小胡子推开车门,却看到两个唯唯诺诺的维族少年一人拎一只酒瓶子,站在距离桑塔纳不远的地方,摇摇晃晃的,像是喝多了酒。小胡子一看,更是火冒三丈:“小兔崽子,找死啊!”

  一身酒气的维族少年醉醺醺地走上前,打了个酒嗝,熏得小胡子直皱眉头。

  “不……不好意思……失误,失误……我们就是想扔垃圾……”少年指了指桑塔纳旁的垃圾堆,原本小胡子把车停在垃圾堆旁。

  小胡子怒道:“扔你老母啊,妈的,老子的玻璃刚刚换的,你们得赔!没钱就让你们父母来!”

  维族少年被小胡子揪住了衣领,吓得脸色苍白:“我……我们……我们赔……”

  小胡子正打算问少年如何赔偿时,少年猛地挣脱开:“赔你老母……”而后,脚下抹油,拔腿就跑。

  小胡子大怒,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俊哥,径直追着两个少年进了小巷。

  不一会儿,墩子从弄堂里走了出来:“咦,胡哥?人呢?”他四下张望,车子也熄了火,他气得直跺脚,“你个见钱眼开的混账,自个儿挣钱也不管兄弟……”

  刚刚他本是想回去取贾牧鞋里的钱,但转念一想,这钱早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还不如跟胡子去赚了俊哥那笔,剩下的回来再说,可没想到那胡子居然抛下了自己,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正欲掏出手机,却弄堂两侧有人影飞快扑向自己,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听到有人在他耳边轻喝:“不许动,我们是警察!”

  他和胡子都是在逃的通缉犯,此时以为自己之前干的事情东窗事发,只好束手就擒。

  刚刚被拷上手拷,就看到垂头丧气的胡子也被人押着从另一则的弄堂里走了出来。

  门是被特警踹开的,但进来的却是俞旻楠、夏俊龙等人,贾牧与他们不熟,但此时也知道,应该是老板在江州的人脉起了作用了。

  “是贾秘书吗?”俞旻楠扯掉他嘴里的臭袜子,问道。

  贾牧点头,连连喘息,而后飞快道:“快,快去救人!”

  俞旻楠和夏俊龙等人同时一惊,贾牧也来不及解释,只说把胡子和墩子提进来,等特警送了两名通缉犯进来,俞、夏二人这才算见识了一回二部人士的审问手法。

  胡子和墩子都是惯犯,早就习惯了警察的各种手段,但是二部审敌方特工的手段一上来,不到两分钟就招了。

  贾牧转向俞、夏二人道:“平晓奇那孩子是我们主任说无论如何要保下来的,所以还要麻烦二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