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刁民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两千一百一十五章 秋日琐事

[字数:4475 更新时间:2020/1/28 20:10:00]




  听他说完“华夏军人当以吴千帆为榜样”那样的话,阮钰却忍不住皱眉摇了摇头:“那自然是不行的!要是每一个人军人都像她,那么往后,只要是军人家庭,都是要感情破裂的!不行不行,坚决不行!”她像小姑娘一样摇着头,说得坚决而可爱,于是被某人一把拉了过来搂进怀里,香了一阵又“欺负”了一阵,直到阮钰红着脸“投降认输”,这才作罢。(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你说吴千帆和孔蓝翎感情破裂?”李云道有些难以相信,想起那个如今几乎可以称作是华夏长公主的女子,他心中还是隐隐有些佩服的,这些年孔王两家联姻后,家中的不少事务都是她在背后积极奔走,逢年过节也是她在张罗着两家人团圆的事情,在李云道的印象中,孔蓝翎是真正的秀外慧中的女子之一,有足够的大智慧,又有很强的同理心, 怎么会到最后连与吴千帆的感情都出现问题了呢?不过,他最担心的还是小孔雀,那个机灵古怪的小丫头,从在飞机上见第一面起,就算得上是投缘,那么吴千帆和孔蓝翎的感情问题,会不会影响小丫头的健康成长呢?想到这里,他又觉得自己是杞人忧天了,孔蓝翎那样的聪慧的女子,又如何会不在意女儿的成长环境?

  见他脸上的表情几度变化,阮钰一眼便看出了他的担忧,笑着问道:“你是在担心你的大儿媳妇儿?”

  李云道被疯妞儿戳破心思,也自嘲地笑了笑:“那都是跟小丫头开玩笑的话,凤驹比她可小上不少,女孩子本就要比同龄的男孩子早熟,能不能成,将来还要看孩子们自己造化。但我的确是有些担心小丫头的成长环境,单亲家庭成长起来的孩子,总是要缺少一些真正的安全感,再加上她们家的身份如此特殊,倒是要在合适的时候,提醒一下孔蓝翎才好!回头还是让小北跟黄裳说说,再让黄裳与蓝翎谈谈吧!”

  阮钰似笑非笑地看着身边的男人:“让黄裳谈?你当吴千帆和孔蓝翎的事情她不知道?人家可是亲姐妹,要知道早知道了,只是这种事情,向来是没有什么对与错的,年轻时人总会争强好胜些,吴千帆更是,只是他将时间和精力都耗费在军中的时候,孔蓝翎独自一人抚养女儿,我知道蓝翎姐的个性,她骨子里还是有着小文青的一些气质和想法的,事实上,她这样的性格,是不太适合跟吴千帆那样的人结合的。嗯,我倒觉得,你更适合跟孔蓝翎在一起!”说完这句话,阮家大疯妞眯起了漂亮的眼睛,看着身边的男人。

  李云道嘿嘿笑着将女人再次拉进怀里,又是一阵轻薄,才道:“别挖坑给我跳了!孔蓝翎虽然漂亮,但如今我有了你们,就已经足够了,真的,如今我也只是想把更多的时间投入给这个国家和民族,剩余的,便是给你们,给孩子们,再多了旁人,我也的确是无暇顾及了!”

  阮钰翻了个白眼:“那若是一天有四十八个钟头,你岂不是就有时间了?”

  这个时候跟女人

  是没得道理讲的,只能君子动“手”不动口了。

  直到阮家大疯妞再度求饶:“别,夭夭和媛媛都在家里呢!”

  某刁民嘿嘿坏笑:“那敢情好啊,把她们都喊过来……”

  阮钰在他腰间轻轻拧了一记,但最后还是将话题饶回到孔蓝翎和吴千帆的问题上:“不跟你开玩笑,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孔蓝翎带着小孔雀来过两趟了。”

  李云道愣了愣:“是孔雀吵着要找孩子们玩吧?”

  阮钰撇了他一眼:“说是这么说,可我看一提起你,孔蓝翎那眼神就不太一样……”

  李云道笑道:“当年在香港,我救了她和孔雀,多关心一些也是正常的。”

  阮钰耸耸肩:“你一定要相信女人的直觉!反正,我和媛媛都觉得她对你有些想法,也跟夭夭交流过了,你知道的,她向来是不太在乎这种事情的。而且黄裳与她从小关系便极好,若是能帮帮她这个孤苦寂寞的长公主姐姐,我想夭夭一定是不介意的。”说着,她还偷偷冲李云道挤挤眼睛。

  李云道被她酸溜溜的酸劲儿弄得哭笑不得,但还是没将这件事情往心里去,话锋一转,问道:“美国那边,彻底放手了吗?”

  阮钰满不在乎地笑了笑:“我已经想好了,把总部搬回京城来。反正打定了主意了,你在哪儿我就去哪儿,我算是发现了,夭夭姐太宠着你了,你要怎么样便怎样,一个不留神,家里没准又多了一房姐妹,我得好好看着你,不让你祸害别的姑娘!”她有些自豪地挺了挺饱满的胸口,却被某人偷袭着覆了上去,老夫老妻又是一阵嬉笑打闹……

  平凡而幸福的时光总是会流逝得很快,而随着大庆的结束,越来越多地关于这场对外情报反击战的战果呈送到李云道的案头。

  爷爷王鹏震生前所用的那间书房一直保持着原样,李云道会时不时进去看看,回想一些与老人相处的最后时光的场景。这间书房的隔壁,原本是一套卧房套间,此时被改建成了李云道的书房,从双子城回来后的这些天,源源不断的情报开始往这间书房里汇总,王家的四合院除了女人和孩子外,也开始多了一些脚步匆匆的陌生面孔。

  长假的最后几日,京城迎来了一场秋雨,随之而来的,便是北方的冷空气,京城的夜间气温,似乎被人在底下坠了重物一般地直接降到了零度。

  深夜,书房的灯还没有熄灭,李云道翻阅着成沓的密件情报,时不时停下来在一旁的笔记本上记下几笔,偶尔会起身紧皱着眉头在书房里走上一圈,而后飞快走回桌前,再写下些什么……这一次布下天岁地网,收获甚丰,但后遗症也不少,那些被一举捣毁了情报分支的国家,有低头认怂的,也有龇牙咧嘴的,更有几个已经调配了人手企图反击的。但华夏毕竟是一个民主专政国家,所有对人民利益产生重大威胁的都会被毫不留情地抹杀,所以那几国临时

  调配的人手,还没接近京城,就已经被李云道布置在京城外围的力量捕获。眼下其实最大的问题还是如何消化这一次胜利的果实,有时候吃得太饱反而会带来很多麻烦。

  此时李云道正在思考下一步对岛国忍者的策略,起身在书房中走了几个来回,而后听到门外响起脚步声,之后又听到龙五的声音:“这么晚了,你还没睡?”

  接着,又是女军师疲惫的声音:“这么多事情呢,哪能睡得着?”

  雨停了,晚间打完拳练完功的龙五原本盘腿在树下打座,此时似乎有些心疼自己的未来媳妇儿,起身迎上前,小声腹诽道:“他就是个剥削人不要命的大地主,你不要这么拼命行不行?”

  女军师摆摆手:“晓得了晓得了,你去给我们弄些吃的,我和老板还些重要事情要商量一下!”

  随后,澹台家的聪明姑娘进了书房,等龙五端着宵夜进来的时候,两人正在为了某件事情争论不休。

  “这个时候不趁胜追击,等到他们又形成了气候,我们要付出十倍甚至百倍的代价才能拿下!”女军师有些不解,为何这次大胜后,李云道如同得小利便沾沾自喜的富家翁一般,就连二部的办公室也很少去了,这几日更是称病将办公地点改到了自家书房。

  “学君,这件事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李云道苦笑着摇了摇头,“现在出手,的确可以将他们在长江以北势力一网打尽,但是我们的人也一样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眼下这个时候,盯着我们的眼睛可不止一双两双,之前能大胜,是因为我们用了障眼法,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眼下再动手的话,对方也早就有了准备。仗,是不能这么打滴!”

  “不这么打你说怎么打?龟缩在家里不出头吗?”澹台家的姑娘有些恼火,语气不免也重了些。

  “凡事要徐徐图之,走得太快,会扯到蛋的,不信你问龙五!”恰好龙五端了夜宵送进来,主仆二人的“战火 ”便烧到了无辜的小师叔身上,弄得放下夜宵的龙五浑身一颤。

  “别别别,你们这种国家大事,怎么能我这种没有文件的人呢……”龙五想溜,却被未来的媳妇儿叫住了。

  “你别跑,你评评理,咱们费了老大的心血,好不容易有了今天的成绩,是不是该趁胜追击?”学君揪着龙五的袖子,漂亮的眼睛瞪得很圆,像一只生气的小白兔。

  “小师叔,你的确要给评评理,现在是巩固已有战果的大好时机,而不是向更多的敌人去挑衅,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李云道冲他挤挤眼睛。

  可怜的小师叔一个头两个大,而后不管不顾地逃出了书房,跑出王家的四合院,才拍拍胸口道:“乖乖,你们吵就吵嘛,干嘛还要拉我这个无辜的当炮灰?”

  书房里,刚刚毫不相让的两人终于也平静了下来,李云道笑着说道:“你这样子,会吓到我家小师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