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刁民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两千零三十七章 小女子

[字数:5041 更新时间:2019/8/27 9:23:00]




  东西一上手,那好物斋的墨老板便不由得感叹一声:“好物件”

  应着声,出租车司机也忍不住猛咽了一口口水刚刚在汽车反光镜里看得不那么真切,此时在灯光下,底下又有白丝帛衬托着,黑曜石在灯光下反射着迷人的光泽,饶是凡师傅在这潘家园里也算也过不少好东西,都不由得隐隐觉得有些心动。(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老墨,这东西什么年代的”司机老凡不由自主地问道。

  老墨拿着放大镜端详了好一阵子才道:“上面刻着的花纹,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春秋时期的金文,不过那金文原本是在青铜器上雕刻着的铭文,也叫钟鼎文,那时候的技术发展,应该还做不到在这黑曜石上刻下文字,却不知道当时是用了什么奇妙的法子将这金文缩得如此之小还刻在了黑曜石上。我说姑娘,你这东西从哪儿来的,这东西拿出去,可是不得了的价格,不知道姑娘有没有转让的想法”

  确定了这东西的确是春秋时期的古董,乔仙姿反倒定下心来,顺手接过那短杵状的黑曜石,装进手中的绒布袋,笑道:“谢谢,这东西刚刚入手,但其实也不属于我,我家主人对这东西心仪已久,就不打扰了对了,这长眼的费用,我开张支票给你”

  老墨和老凡似乎面面相觑,乔仙姿出手也很大方,五万的长眼费放在这潘家园里头都不算低的。

  “凡师傅,还麻烦您送我去一趟机场”乔仙姿决定立刻离开华夏,否则夜长梦多。

  “好咧”虽然眼红墨老板不费吹灰之力便赚了五万,但出租车司机凡师傅自己也知道,这是凭本事赚的钱,也不是人人都有老墨那般好的眼力。

  客客气气地将乔仙姿和凡师傅送出好物斋,一身汉服的墨老板脸上的笑容陡然消逝。关上店门,他匆匆到屏风后取了手机,打了电话出去,接通后便道:“宁黛,马上赶去机场,矩子令在一个姓乔的女人手里”

  宁黛刚刚跟丢了人,正在朝同伴发火,接了师父的电话后喜出望外:“好的,我们马上赶过去。”

  放下电话,墨伯温淡淡一笑:“果然是踏破铁脚无觅处,得来全不废功夫。不过,就算等矩子令到了手里,那个被埋藏千年的秘密能不能解开还是一说”说着,拿起一把羽扇,缓缓打开,轻轻扇动着,过了一会儿,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拿了电话,又拔给了李云道,此时的表情却又变得恭谦起来,“李主任,我已经知道东西在哪儿了,不过现在东西很可能马上要离开京城了,我的人正往机场赶,不知道您那边能不能施以援手”

  接到电话的时候,李云道正在吴千帆所说的地方考察未来的情报学院,挂了电话后微微皱眉,身边的澹台学君看到他的这般表情,笑了笑道:“是不是那个墨派又来了事儿了”在京城待得不久,但澹台家姑娘的口音已经微微有些了京城腔。

  李云道看了一眼远处正在施工的工地,点头道:“说是矩子令出现了”

  澹台学君想了想道:“以他们的立场,还倒不至于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李云道点头:“只是这类事情,二部总是不方便出手的,小师叔跟小车去了东北,眼下能去帮忙的也就只有白起的人了。”他低头苦笑一声,“早上刚刚欠了他一个人情,现在又要欠下一个了”

  澹台学君却笑道:“礼尚往来才是正道,这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说到底,不就是你利用我我利用你嘛,若是相互之间没了这些价值,便也就没了交往的基础。”

  李云道笑着望向澹台学君:“这话倒真不像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

  澹台学君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我只是说得从残酷了一些而已,真正的君子之交淡如水在这世上是不存在的。”

  李云道却摇头:“那其实是存在的。”

  拿起手机,给白起打了个电话,那边依然传来咿咿呀呀的唱戏声,李云道忍俊不禁道:“你还在那茶楼听戏”

  电话那头的白起似乎心情很不错:“戏好曲好茶好,有什么走的理由”

  李云道羡慕道:“哪一天我要是能像你这般悠闲就好了不过要请你帮个忙了”

  白起倒是很坦荡:“说呢”

  听完李云道的话,白起不假思索地问道:“你是要帮那墨派拿到矩子令,还是要把那矩子令拿到自己手里”

  李云道笑着反问道:“你说呢”

  白起嘿嘿笑了笑,只了说了一句:“我知道了”而后便挂了电话。

  澹台学君在一旁听着两人的对话,此时才道:“你很信任白起”

  李云道点点头:“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其实是很奇怪的,建立很难,但要破坏却很容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觉得这家伙可信,可能是因为我找不到任何不信任他的理由吧”

  澹台学君看着眼前比前几个月明显瘦了一大圈的男子,也笑着摇了摇头道:“这该是你最大的优点,但也是你最致命的缺点吧”

  “怎么说”李云道一边往这处搬空的军营里走着,一边笑着问身边的澹台学君,“你是觉得我太容易上当受骗了”

  澹台家的姑娘却摇头道:“倒是跟上当受骗没有太大的关系。优点其实是你与生俱来的领袖气质,古往今来,能成就大业的人多数都有你这样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心胸,但是你对朋友、兄弟和女人的感情还是太过于投入了些,这一点上,你跟一个人很像。”

  “谁”

  “在乌江自刎的楚霸王。”

  “你的意思是,我终究是做不成大事的,对吗”

  “我的意思是,这个短板会成为被敌人利用的性格缺陷。”

  “什么时候开始,优点也能变成性格缺陷了”

  “从你答应了秦孤鹤守护这座国门的时候开始”

  李云道的步伐微微一滞,转身看着澹台家这位过于聪慧而心直口快的姑娘:“你觉

  得这样不好”

  澹台学君摇了摇头道:“作为你身边的幕僚和同伴,我自然是希望你能一直这样。但是从最冷血和客观的角度来看,有时候感情用事并非良策。”

  李云道想了想问道:“你觉得我不应该管薄大车的事情”

  澹台学君叹息一声:“其实也没有什么应该和不应该的,小时候爷爷跟我讲战国策和左传时就说过,成王败寇的事情,实际上是有很多运气的成分在里面的,我们从唯物史观来看待这个过程时会得出一些结论,但换一个角度时,便能找到一些不是太共性的东西。所以,你就算随性一点,其实在我看来,也是无妨的。”

  李云道笑了起来:“知不知道,你这样子说话,会让男人觉得你很可怕的”

  澹台家的姑娘握了握拳头,故作凶悍地往空中挥了挥:“不要你操心”

  李云道转身往前走着,走了两步才又说道:“可是龙五是我小师叔”

  澹台学君涨红了脸,快步跟上去:“关我什么事”

  李云道笑道:“对,不关你的事,是我的事”

  澹台学君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才又问道:“东北,有消息了吗”

  李云道摇了摇头:“没那么快尘埃落定的。我能隐隐感觉得到,有人在操控着那些事情,但是究竟是俄国人还是别的什么情报组织,这一点就不得而知了。放心吧,现在那边是外松内紧,我虽然口头上跟彭仕超说等等看,但是那边我已经暗地里加派了些人手。小师叔和小车到了双子城,手中可用之人也算颇多,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

  澹台学君不满道:“放心个大头鬼,他跟个笨蛋似的,仗着自己武艺高,什么事情都要第一个往上冲他这是没挨过子弹,等什么时候”说到这里,姑娘似乎又觉得自己说得不太吉利,连着“呸呸呸”了好几声,这才接着道,“反正,他的功夫可比他的脑子好用得多,就算碰到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话,逃命总没有问题的。”

  李云道微笑看着阳光下的那一排排宿舍楼,虽然有些老旧,但保养得还不错,此时心中欢喜,但却也没有多意那些话,指着那地方道:“这宿舍楼条件不错,就是原来的办公室都太小了,有些要打通才行”

  澹台学君似乎有不满:“找个专业人士来设计一下吧,这方面我也是半桶水”

  李云道笑着看向澹台学君:“我知道你担心小师叔的安全,但是你不要忘了你的另外一个身份,他若是连那些情况都应付不过来,如何去接老先生手中的那把青龙剑又如何去持剑守护这个国家和民族的百姓”

  澹台学君白他一眼:“那是你们男人要考虑的事情,我是小女子,我就只考虑小女子该考虑的事情”

  李云道苦笑:“那小女子同志,我家小师叔就交给你了”

  澹台家姑娘俏脸通红,良久后,若有若无地应了一声:“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