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刁民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混蛋李云道啊

[字数:5103 更新时间:2019/5/11 12:30:00]




  好不容易从路虎里取了李徽猷的指纹和dna,封装进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塑料袋后,那人终于松了口气,也从怀里掏出一根烟点上,眯眼抽烟,漫无目的地看着黑暗中那些待拆迁的建筑,吐出一团烟雾后道:“诶,你说,咱们这么做,会不会遭天谴?”

  一旁的同伴将烟头扔在地上,然后狠狠碾灭,嘴角却不由自主地泛起一抹阴狠:“要遭天谴早就被天打雷劈了,怎么还能等到现在?狗日的世道本就是成王败寇,你以为我想把刀刃子往自家兄弟的脖子上挥?可是不这么做,倒在那儿的就是你和我!”

  夜风呼啸了起来,远处又传来汽车引擎声,两人先是微微警觉,看清车辆和来人后,才稍稍松了口气。(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终于来了,走吧,把东西交上去,咱们就可以收工了!”

  来的是一辆小型厢式货车,在接近案发现场的时候,货车缓缓减速,等停下来的时候,两人才靠上去,其中一人埋怨道:“怎么这么久才来?”

  驾驶位的门被人推开,跳下一个身高不过一米七但体格健壮的憨厚男子:“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路上车子出了些故障!”

  “这是上头要的东西,你可要保管好了,出了岔子,咱们可都担待不起!”

  从警方手里交接来的有用信息,还有从路虎车里搜集的dna和指纹,一并都交给了货车司机。

  憨厚的汉子憨笑着接过东西,嘴里念叨着“辛苦了、辛苦了”,而后小心翼翼地把东西送到车里。

  “剩下的都交给你了,我们先撤了!”交接完了东西,两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转身走向自己的车。

  那汉子再次从车上跳下来的时候脸上依旧挂着老实人特有的憨厚笑意,只是手里多了两把装了消音的手枪,对准两人 的后背,两枪齐发,刚刚还两条鲜活的生命转眼就成了两具尸体。

  汉子打开货车柜厢的后门,从里面取出五个装尸体的袋子,先将刚刚被自己枪杀的哼哈二将分别装进两个敛尸袋,而后一肩扛一个,竟同时将两具尸体扛了起来,脚步沉稳地走到车后,将尸体送了进去。而后又依样画葫芦地处理了剩下的三具尸体,最后才从车上拿出特制的工具包,将一些粉末粉的东西倒在血迹上,血迹竟很快褪得一干二净。而后,汉子拿出一个小型的金属探测仪,将现场的子弹壳都收集了起来,最后将现场所有的脚印都清理得干干净净。

  几乎是一气呵成,从他开着货车出现,到他处理完最后一个足迹,动作干净利落,前后只用了不到一个钟头,便将刚刚发生的一切痕迹都抹除干净。

  最后,汉子环视了四周,才跳上车,吹着清亮的口哨扬长而去。

  “这就是传说中的‘清道夫’?”刚刚发生的一切,都落在李云道和李徽猷的眼里,通过从狙击步枪上卸下的光学瞄准镜,远处发生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他的级别应该比‘清道夫’要高多了,‘清道夫’只负责善后,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暗箭’那条线上的人。”李徽猷放下手中的瞄准镜,清淡的夜色里,看不清他脸上此时究竟是怎样的表情。

  “暗箭?那是什么?”李云道对二部的事情知之甚少。

  “‘暗箭’一开始设立的本意,是处理内部叛徒时才会动用的一支力量,这些人的存在本身就是个秘密,所以更不用说能知晓他们的身份了。”李徽猷的声音很平静,似乎刚刚发生的一切,他都不是很在意。

  “今天这位究竟是敌是友?”李云道却看得很清楚,很显然是有人想嫁祸给二哥,东西最后落在了那位“暗箭手”的手里,分不清对方是敌是友,所以他还是有些担心,“要不要把东西拿回来?否则你当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啊!”

  徽猷却轻笑一声,淡淡道:“锅不锅这种东西我从来都不在意,就算是我做的又如何,难不成他们还真有本事来杀了我不成?”

  李云道却摇了摇头道:“你是陈真武亲手招募进来的,眼下那些人很明显是想将进一步削弱陈系人马的力量,你是二部的王牌特工,把你扳倒,无论是象征性的意义还是实质上的利益,对有些人来说,都是极重要的。”

  徽猷想了想,反问道:“你是觉得陈真武会束手就擒还是觉得你二嫂的能力对付不了那些人?”

  这回轮到李云道愣了愣,而后大喜:“二哥,你终于开窍了!我跟你说,二嫂那样的女人可不多见,早点娶回来,给我多生几个侄子侄女,往后青龙、九州他们也都有个伴!”一兴奋,便忍不住又将徽猷的头发揉成了乱草状,看得一旁龙五暗自发笑。

  二哥难得露出一丝腼腆的笑意:“是,是该早些娶回来了,不过得等这些事情都处理完了才好。”

  李云道急道:“处理个球啊,娶媳妇生娃这是头等大事,啥都得往后排……”

  话还没说完,李云道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接起来便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古家大小姐喘着粗气的声音:“混蛋,我要生了……”

  李云道二话不说,拔腿就往危楼下走,龙五不解地看着他,奇道:“出啥事了?”

  “要生了!”李云道头也不回。

  本就跨坐在顶头窗台上的龙五先是一愣,而后也同样面露欣喜,从窗台一跃而下。

  李徽猷看了看楼梯上李云道的背影,也跟着龙五一起,从窗台上跳了下去。

  高手跟普通人之间,总是有些区别的,比如高手能从五楼跳下来毫发无伤,而李云道就算被老先生用柳枝抽了好些日子,但离高手的境界显然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李云道原本不觉得,但是被龙五嫌弃跑得太慢,然后就被小师叔扔到自己背上背着狂奔向大路,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他这才知道,原来高手就是高手。

  只是来不及多思考高手这个问题,李云道就被全身消毒、套上手术服后推进了产房——这是古家大小姐唯一的要求,孩子诞生时,作为父亲的李云道一定要陪在身边,而且要亲手帮孩子剪断脐带。

  听着古可人时而呐喊时而痛吟的声音,经历过桃夭和疯妞儿生孩子的李云道却是第一次进产房看到如此辛苦的产妇,下意识地抓着女人的手:“不怕不怕,我在这儿陪着你呢!”

  “混蛋,你赔我肚子……”

  “好好,我赔我赔!”

  “混蛋,你赔我的身材……”

  “行行行,我赔我赔!”

  “混蛋,我好痛啊……”

  “马上马上,医生说已经看到脑袋了!”

  混蛋喊了几百遍了,最后终于在脱力前完成了身为一个母亲最光荣的责任,一条鲜活的生活在医生轻轻拍了两下小屁股后,便传来响亮无比的哭声。

  “恭喜,是位公子!”医生也松了口气,显然在进手术室前,也早就清楚了这位产妇的特殊身份,眼下母子平安,接生的医生心中也同样是一块巨石落地。

  “给……给我看看……”虚弱的古家大小姐见孩子交到了李云道的手里,忍不住想扬起脑袋看一眼,却因为实在是脱力了,连脖子都很难动一下。

  “快看,这就是咱儿子九州!”亲自剪断脐带,抱着亲生骨肉的感觉极为奇妙,当怕已经有了三个孩子的李云道还是有些说不出的兴奋,邀功一样地将孩子小心地举到古可人面前。

  谁知,古家大小姐看了一眼孩子,便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李云道吓了一跳,连忙将孩子交给一旁的护士,问道:“咋了,哪儿不舒服?”

  古家大小姐虚弱抽泣,好不容易抬起手臂,指着刚刚出生的小家伙:“太……太丑了……”

  一屋子的医生护士都被情绪化的古大小姐给逗哭了,医生连忙解释道:“古小姐,亲生儿都是这样,等过上半个月就好了,小家伙又健康又帅气呢!”

  医生将李云道拉到一旁,小声叮嘱道:“李先生,产妇一般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抑郁症,你要注意观察,要是有苗头了,就要及时开导,实在不行,要早些就医!”

  李云道才不相信把豹子当宠物养的古家大小姐会得抑郁症,这女人的心智强大程度估计这屋子人加起来,也不如她一个,只是此时刚刚生完孩子时的虚弱模样,倒也的确让人怜惜。

  “孩子给我!”刚刚还嫌弃孩子长得丑的女人下一刻便开始母爱泛滥了,稍稍恢复了点力气,便把孩子要到怀里,怎么都不肯放手。

  李云道趁着出去透口气的功夫给家里报了喜讯,等回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却只看到龙五一人,二哥却不知所踪。

  “我二哥呢?”

  “刚走,说是要去办点事情。”

  “小师叔,我知道你武功盖世……”

  “打住,你二哥说了,让我们暂时不要插手,需要的时候,他会来找我们的。”

  李云道看了眼走廊的尽头,一个身影在走廊尽头晃了晃,让他心头猛地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