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刁民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 李云道的局

[字数:4527 更新时间:2019/5/11 12:30:00]




  这世上有无数种杀人的方式,李云道自然了解,哪种最是杀人于无形。(Www.K6uk.Com)当然,这个世上对于每个人来说,都还有比死亡更让人难以接受和恐惧的事情。

  走出王家四合院的李云道并没有像郑家姑发想象的那样,直奔史家取了那史老贼的狗头,而是直奔中关村附近的某处咖啡馆。

  春末夏初的时节,阳光格外灿烂,淡淡的阳光透过咖啡馆的落地窗洒落在古铜色的茶几上,略施粉黛的女子轻抿一口浓香扑鼻的美式清咖,露出一丝极为享受的微笑。从传统媒体辞职后,潘瑾就成为了一名自由作家,为国内几大网媒供稿,同时又经营着这家专门为创业公司对接投资方的咖啡馆,活得倒也是颇为充实和惬意。咖啡馆的服务员适时地上来帮年轻的老板娘加了咖啡,看到老板娘居然还在哼着时下最流行的歌,顿时吃惊地小步跑向两名正在擦拭吧台的同事:“快看快看,老板娘今天好像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来这儿打工的,都是附近大学勤工俭学的学生,对这位气质优雅的才女型老板娘充满了好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过了个春节过来后,便发现以往总是满脸笑容的老板娘居然憔悴了许多,好几次还有人看到老板娘一个人落在角落里默默地流眼泪,这可把偷偷喜欢着老板娘的两个男孩子给愁坏了,多方打听也没能弄明白并非多愁善感个性的老板娘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欢迎光临!”机灵的女学生拉了拉盯着老板娘看得发痴的同事,职业性地露出八颗牙齿,微笑看向刚刚推门而入的客人。

  那客人冲她微笑点了点头:“我找人!”而后环视咖啡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角落里沐浴在阳光下的女子身上,淡淡一笑,便走了过去。

  潘瑾正发着呆想着某些不能与旁人说的心事,眼角的余光便瞥见了朝着自己走来的那个人,先是一愣,而后“噌”地一下站了起来,面前的咖啡洒了一桌子却也无暇顾及,傻傻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子,有些吃惊,有些欢喜,又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你……你怎么来了?”许久不曾与他见面,初开口时,她觉得自己的心仿佛快要从胸口跳出来了一般。

  “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他微笑着打量这个在他看来终于是个孩子的姑娘,此时此刻,看着她的面容,依旧能回想起很多年前,一身朋克装的姑娘,唱着那首关于英雄的歌。

  “小知了,沏杯绿茶过来,纯的那种!”她从惊喜中清醒过来,这才想起自己是这间咖啡馆的主人,吩咐完了,却又觉得不放心,“稍等一下啊!”

  老板娘亲自进了吧台沏茶,这是自从有了他们这帮店员后,在这间咖啡馆里便再也没有见到过的场景,就连前阵子全国排名前十的几大风投明星到店里来参加一个活动,也没有见老板娘娇羞激动成这般模样。

  直到老板娘亲自将一杯莹绿透亮的明前碧螺端到那人的面前,店员们还没能从惊讶中回过神来。

  “帮我写点东西,嗯,需要几种不同的版本!”李云道笑着开门见山道,跟眼前的姑娘无须太过客道,太客气反而觉得生份。

  “没问题,要写啥?”潘瑾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等李云道说完,年轻的自由撰稿人气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太坏了,想不到,他们一家这么坏!”

  李云道抽出一张面巾纸,正想递过去,却不料还没等伸手,手中的面巾纸便被一人夺了过去,是刚刚被潘瑾称为“小知了”的男孩。

  此时男孩一脸愠怒地瞪着李云道:“不用你装好人,快走吧,这里不欢迎你!”

  李云道一脸莫名其妙,便转瞬便想通了其中关节,笑着望向同样诧异无比的潘瑾。

  潘瑾也明白了某些事情,羞得俏脸通红:“小知了,你干什么?”

  男孩很笃定地看着潘瑾道:“瑾姐,你放心,有我在,他不敢欺负你!”此时在这个初入社会的男孩看来,李云道就是一个始乱终弃、十恶不赦的混蛋,不过他有点想不明白,像老板娘这么漂亮又这么优秀的女人,眼前这个家伙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嗯,这家伙一定是个人渣!

  李云道笑了笑,指了指潘瑾,对“小知了”道:“你喜欢她?”

  “小知了”没料到对方会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只觉得脑子里“嗡”地一下就一团乱麻,不敢正视一旁的老板娘,却恨不得将这个戳破自己心思的家伙一脚踢出咖啡馆去。

  “小知了,你去忙你的,我们在谈很重要的事情!”潘瑾无奈地叹息一声,女人就是这样,当你站在很高的地方见过那般优秀的男人后,再走下山来,你便会发现似乎有种“黄山归来不看山”的感慨。

  小知了又瞪了李云道一眼,用两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双眼,又指了指李云道,示意自己会盯着他,而后才怏怏离去。

  “别太介意,他还是个孩子!”潘瑾似乎是在解释。

  李云道笑了笑:“咱们家小瑾还真是到哪儿都很受欢迎呢!”

  潘瑾的脸有些发烫,“咱们家”这样的表述,让她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但他这种总是把自己当成个孩子的目光,却让她总是不太舒服。

  “稿子什么时候要?”她知道这件事很重要,加上想起那些因为史汉义而遭遇不幸的人们,她就气不打一处来,新中国的朗朗乾坤下,居然还有这样的蠹虫,她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帮李云道把这些依附在百姓身上吸血的蚂蟥统统干掉,想到这一点,她便有些摩拳擦掌——这不才是一个真正的媒体人应该做的事情吗?

  李云道走的时候,特意看了那个叫“小知了”的男孩一眼,冲他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便独自离开。

  小知了有些心虚了,看样子这家伙不是什么始乱终弃的前男友啊,他偷偷打量了老板娘一眼,却看到一脸落寞的老板娘正目送那男子离去的背景,美眸中满是不舍和留恋。

  从咖啡馆走出来不久,一辆黑色的suv停在路边,坐上车,李云道对副驾上的夏初道:“都准备好了吗?”

  “嗯,头儿,你放心,只要稿子一出来,一定铺天盖地,史老贼花一辈子辛辛苦苦打造出来的形象,倾刻间便会毁于一旦。”夏初说完时,手指依旧在键盘上翻飞,“已经联系了全国最大的几家水军公司,为了防止被删除,我们的人会在一个小时间后对这些网站的后台进行加密数据的处理,至少保证四十八小时无法删除。”

  李云道点了点头,拿出手机拔给古可人,接通后便笑道:“史家欠你的,四十八小时内,我会统统让他还回来!你准备接手吧!”

  电话那头的古可人身在深圳,对发生在京城的事情却了如指掌,有些担忧:“史铭失踪了,你要小心一些,跟史汉义和史宏宇比起来,他几乎毫无底线可言!现在史宏宇这一家便是家破人亡,如果你再搞垮了史汉义,恨你入骨的史铭怕是什么恐怖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而且,虽然史家对我不仁,但终究还是亲戚,我不想往后别人拿这件事戳我的脊梁骨,云道,接手那些产业的事情,我想就算了吧!”

  李云道安慰道:“放心吧,这一次我们的敌人可不仅仅只是史老贼,你安心在深圳养胎,过些日子就是预产期了,这个时候可不能再飞来飞去。史家的那边的产业,你想接便接,若是不想接,我倒是想做个顺水人情!”

  古可人立刻会意,笑了起来:“随你处置吧,眼下我赚到的那些财富,已经足够我和九州几辈子吃喝不愁了。以往拼了命的赚钱,是因为自己一个人漂着孤苦无依,往后有你在了,我一个女人家,抛头露面地赚那么多钱做什么?就按你想的来,往后这些事情,你作决定便可,不用问我的意见!”

  挂了电话,李云道心中温暖,无论怎么样,自家人才是这世上最坚实的后盾。

  等李云道回到山上的四合院的时候,京城依旧静悄悄的,让郑家姑姑担心了一整天的事情似乎并没有发生,从李云道身边经过的时候,老太太还特意凑上去嗅了嗅,没闻到什么血腥味,这才放下心来。

  晚上,跟顾小西一起出门给孩子们采购衣物的蔡桃夭回来了,趁着饭后在池边散步的机会,小声地问道:“你这回给史家布的是个什么局?”

  李云道微微一笑:“这世上的事情,都是人在做天在看的。当年他敢向灾民的赈灾物资伸手,那么就该想到,终究会有这么一天!至于是什么局,最快今晚,最迟明天一早,答案就会揭晓!”

  蔡桃夭也没有再追问,反倒是说起了白日里跟小西出去逛街的一些趣事,说了一些事情后,想起了什么,说道:“看样子,小西有些愁嫁了,你这个当哥哥的,是不是得催催你那斐家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