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刁民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入京

[字数:4293 更新时间:2019/5/11 12:07:00]




  “快速反应小组?”战风雨一听便来了兴致。(wwW.K6uk.coM)他是特警出身,对这支警队里的“特种部队”有着极深的感情。上一次犯浑是因为亲眼看着毒贩枪杀了自己朝夕相处的战友,在抓捕行动中杀红了眼,一枪就毙了被捕的毒贩。以他对李云道的了解,这支即将成立的“快速反应小组”或许是比特警还要精锐的构成。

  “对,快速反应小组,主要针对反恐、缉毒和人质劫持事件,主要人员从特警和刑侦口子上抽调。这一次我准备面向全市所有在编警员,包括辅警在内,选拔一批可用之材。”李云道一边加入安检队伍,一边小声地对战风雨描述着快速反应小组的构想。

  “头儿,我能不能不去治安支队当什么政委?就在快速反应小组里随便给我留个什么位置?我的脾气您清楚的,动不动就要动粗的,我觉得当这个政委,木兰比我更适合,那小子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正是当政委的料。”战风雨一脸哀求地看着年轻的副市长,说实话,单听听李云道的对快速反应小组的描述,他便心动不已——那兼职就是一个加强版的特警小队,武器装备都是最好的,而且自己嘴上说随便什么位置都可以,可是以头儿这么护短的个性,最起码也要给自己留个副组长的位置吧?

  李云道摇了摇头笑道:“江州的治安是我的一块心头病,而且治安支队目前这个状况,得好好整顿才能理顺。否则一直这样下去,治安状况没有根本的好转,什么投资商来了也都会被吓跑。硬实力软实力,咱们两手都要硬!”

  战风雨将头点得飞快:“对对对,两手都要硬!头儿,我这点小花花肠子跑去治安那边,没准又被人家收拾,爆脾气一上来,没准儿又要给您捅个什么娄子出来。头儿,还不如把我放在你的快速反应小组里我,嘿嘿,我天生就是干丘八的命,三天不吃饭可以,但是三天不摸枪,嘿嘿,浑身不自在。”

  李云道诧异地看着他:“你身上一直带着枪?陈曦给你办的?”

  战风雨点了点头:“头儿,你那位新的大管家很不错,原本我还想着帮您把章徐鹤那小子也忽悠过来,不过现在看这样子,陈主任比章徐鹤也差不了太多。他说的,三个人至少得配一把枪,否则碰上坤子那伙毒贩部下,到时候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李云道笑了笑,这是他第一次从别人口里听到关于陈曦的评价,事实上他自己对陈曦的印象也很不错。陈曦这段时间鞍前马后,很多事情都想在了李云道的前面,比秘书还要尽职,只是没想到他连战风雨配枪的事情也能想得如此周到。

  “章徐鹤最近怎么样?”过了安检,李云道问战风雨道,“老范是个老好人的脾气,估计应该不会动他的。”

  “这得问夏初了,章徐鹤调到市局来以后,没事儿就喜欢往夏初那儿跑。”战风雨一脸愤愤,似乎对章徐鹤利用上班时间泡妞这种事情耿耿于怀。

  “哦?他喜欢夏初?”李云道愣了一下,随即便意识到是战风雨这小子的醋坛子打翻了。三剑客里,战风雨仪表堂堂,木兰花外形猥琐,但夏初跟两人关系都很好,并没有因为外形上的差别而区别对待。不过章徐鹤就不一样了,单名牌大学高材生这一条就甩了两人八条街,虽然性子执拗了点,但在女孩子们的眼里,这叫率真。

  果然,战风雨撇撇嘴道:“谁知道呢?反正夏初跟谁都挺好的。”

  李云道没有追问,自己的感情还都没有梳理清楚,哪里还有时间和精力去管年轻人之间的情情爱爱?

  一路上,战风雨一直在软磨硬泡,就是不想去治安支队,可他越是这样,李云道就越不点头,因为李云道从一开始就压根儿没想让他去治安上。顾镜在治安支队苦心经营这么多年,大大小小的要害部门都是顾镜的嫡系部下,柴飞白一个科班出身的高材生在那儿一坐就是好几年的冷板凳,要是真把战风雨空降下去,一来柴飞白可能不乐意,二来以战风雨的直率个性,指不定真要被那帮沆瀣一气的家伙给坑害了。李云道是把三剑客当成自己家的兄弟姐妹的,自然不会害他们的。人其实他早就物色好了,就是三剑客中的木兰花。木兰花虽然形像猥琐,但医术高超,关键是情商很高,又自幼在社会底层插科打诨,练就了一套与社会盲流打交道的手段。只有木兰花调去治安支队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跟那些人混成一片,也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摸清敌我,而后快速进行调整。否则,如果真的把战风雨调过去,面对治安上的那帮穿着制服的流氓,这家伙性子上来,没准儿还真的会闹出什么事情来。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这是李云道在用人之道上的心得体会。

  来接机的是王小北, 上来就给了李云道一个大熊抱,李云道也有些激动,许久没有见到这位老王家的败类活宝了,乐得在他胸上锤了一拳。

  “别告诉我你最近又祸害了多少良家少女!”这是李云道跟王小北之间独特的打招呼的方式。

  王小北嘿嘿笑着,跟李云道勾肩搭背,又冲战风雨摆摆手:“别听你们局长乱说,我现在天天都在家带孩子!云道,我跟你说,带孩子这种事情,就得男人来干,否则好好的娃娃,指不定就给带出一身的脂粉气。”

  战风雨不知道王小北的身份,笑着不出声。李云道介绍道:“我是表哥王小北,四九城里的年轻人都叫他北少。都一把年纪了,还成天装纨绔阔少。对了,小北,这是战风雨,我那边的得力助手。”

  王小北故作认真地跟战风雨握了握手,笑着道:“可别听你们局长瞎编排我,我可是一个传统保守专一的新好男人。”

  战风雨也被他说乐了,看这哥们的扮像,怎么也不像是个循规蹈矩的好青年,跟电视里头吃饱了撑着牵儿架鹰的纨绔子弟倒是有几分相似。

  “凤驹在美国怎么样?怪想那小子的,你也真是的,这么残忍地剥夺了他们表兄弟从小一起敲闷棍骗姑娘的权利。美帝那儿有什么好的?天天就只能吃面包汉堡,我妈隔三岔五地就埋汰,当妈的和当爹的都心狠,一个扔下孩子独自去了西南边境,一个在江州当官当得乐不思蜀,谁也没把孩子真的当回事。”王小北开的是一辆低调无比的别墅gl8,“我妈和小西去日本旅游了,反正你回北京也不是看她们的,对不对?”

  李云道笑道:“下次再专程回来看她们。这一次我是为了那件事来的,怎么样,能找到得关键人物吗?”

  王小北摇头道:“这事儿还真的不太好办,最后都老人家们拍板决定的,你们地方上一点儿主动权都没有。”

  李云道皱眉问道:“你觉得这事儿得从哪儿着手?”

  王小北道:“来之前我已经帮你考虑过这个问题了。我觉得你得去趟小六子家,小六子的妈是区域经济上的学术权威,据说也是专家组的成员。”

  “阮小六的母亲?疯妞儿的婶婶?我见过啊,她在央行工作……哦,怪不得,好,我来给小六子打电话。”

  “别打了,马上就见到了,当面再讨论吧。小六子这个妈脾气很怪,咱们得想好了对策再去。要不然到时候被人家轰出来,都是亲戚,京城又大,传出去谁的脸上都不好看。”王小北嘀咕道。

  “很怪吗?结婚那会儿在阮家见过啊,没觉得很难相处啊。”李云道回忆着上一次跟那位见面时的场景,阮家人多数都是和蔼可亲的,印象里也没人像老蔡家的二百五一样为难自己。

  “那会儿不是没这档子事情吗?六子他妈是个很较真的人,反正我们几个都吃过亏,我把阮小六喊出来了,人已经到了,反正今晚就我们几个兄弟聚聚,就当为你接风洗尘。”

  王小北安排的地方果然是紫玉记,不过现在的紫玉记又经过了数次升级和改造,跟当初已经完全不同了。

  阮小六也是一见面就上来一个大拥抱:“我说我的姐夫啊,哪儿不好去你就往哪儿钻?江北那地方那凶险啊,您也敢往那儿凑。真是佩服!”

  李云道笑着寒暄了一阵子,又介绍了战风雨,这才落座切入正题:“六子,自家人我就不遮遮掩掩了,这趟回京城,我是为了自由贸易区来的。小北说你母亲是专家组成员,你帮忙参谋参谋,这事儿该怎么整?”

  阮小六苦着脸道:“姐夫,你是不了解你婶婶的脾气,不谈工作还好,一说工作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六亲不认。据说老祖宗就是看中她这个脾性, 才让你叔,也就是我爸给娶进家门的。这事儿不能急,得慢慢来,就像那句诗说的,叫什么‘随风潜入夜,潜物细无声’。得让我妈自己心甘情愿地帮你才成,否则就是老祖宗开口,她也不会同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