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刁民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千两百九十六章 三条过江龙

[字数:4459 更新时间:2019/5/11 12:06:00]




  每个城市的火车站都会养活很多人,无论是走正道还是捞偏门。(wWw.k6uK.cOm)早些年没有城管的时候,支个摊位卖茶叶蛋便能养活一家老小,如今火车站越建越大,摊位少了,正规的商店多了,这是正道。同时指着火车站吃饭的,还有附近鱼龙混杂的帮派,本地帮,江西帮,河南帮,鲁南帮……每一个帮派都有划定的势力范围,在自己势力范围内坑蒙拐骗,只要不被逮到都没事,但是要是踩过界了,挨了打那也是活该。靠小偷小摸生存的帮派里,有两家是其它帮派都不敢轻易去惹的,一个是势力庞大的本地帮,一个是下手极狠的维族帮。

  三月的江州刚过春运,火车站的人流量锐减,人流一少,大家伙儿的收成便会受到极大的影响。经过了百无聊赖的上午,斜眼和癞子俩儿人加一块儿才摸了一只皮夹子,里头的钱加一块儿还不够哥俩吃一顿麦当劳,两人都觉得晦气, 晃荡在广场上,琢磨着中午哥俩就吃碗兰州拉面对付对付就拉倒了。正准备往拉面店走,斜眼一把就拉住了癞子:“等等,来了三只肥羊。”癞子顺着斜眼的方向看过去,但啥也没有看着。斜眼歪了歪嘴:“那儿,那儿……你往哪儿看呢?”癞子这才想起来,斜眼的眼睛斜的,于是顺着斜眼的视线减去四十五度,果然看到两男一女,都拉着行李箱,女的身上还背着一只lv的挎包,看这女人的气质,背的应该不是假包。

  斜眼和癞子两人都能兴奋,候了一上午,可不能错失了良机。斜眼冲癞子使了个眼色,癞子会意,这是要打配合了。癞子背着背包,咋一看也看个旅客,他独自一人径直地朝着那两男一女走去。

  “头儿说要亲自来接我们,说安排好了地方给我们接风洗尘。不过我们得稍微等一会儿,头儿说他有个会要稍微晚一些,我有点饿了,要不我们先弄点东西填填肚子?”拖着行李箱的夏初好奇地打量着江州火车站的周边,这里跟她经常去旅游时碰到的县市很像,谈不上多漂亮,但也不算太落后。

  “我看那边卖羊肉泡馍的,要不先给你整点泡馍填填肚子?谁让你要保持身材,早饭就吃那么一丁点!”战风雨长长地伸了个懒腰,高大魁梧的身材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旁边还有一家麦当劳。”形象依旧猥琐的木兰花瞅了瞅四周,江州虽然只是个二点五线的省会城市,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还是都有的,“也别吃太多了,听头儿的口气,应该是有顿大餐等着咱们。”

  说话的功夫,癞子跟夏初轻轻碰擦了一下,夏初也没在意,跟在战风雨和木兰花身后走向不远处的麦当劳。

  癞子一得手,钱包便已经到斜眼的手里,又转了两条路,在一条人烟稀少的小弄堂里,斜眼开始翻那只同样是lv牌的钱包,边翻还边嘀咕:“这娘们太他妈有钱了,这年头谁还随身带着几千块的现金?”身份证就在钱包里,照片很漂亮,斜眼斜着眼看了一会儿身份证上的照片,一副垂涎三尺的模样。突然,有人一把将身份证从他手里抽了过去,斜眼一惊,正想掏刀,却发现是转了一圈来跟自己汇合的癞子。

  “怎么样?这妞儿正点吧?”癞子看着照片,一脸回味,“刚刚掏她钱包的时候,我还真有点儿舍不得,这么个大美人,要是知道钱包没了,该多伤心啊!不过想想既然她已经是别人的玩物,咱兄弟也就没有必要再怜香惜玉了。有多少货?乖乖咚的咚,这女的身上怎么这么多钱?”癞子也吃了一惊,随即高兴起来,这一次出手就赶上这两天的收成了。这两年电子商务推动了手机支付,出门都很少有人带现金了,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斜眼和癞子的收成,摸着手机啥的,转手也麻烦,如果现金来得畅快。

  “这是什么?”斜眼从钱包里翻出一个证件夹模样的东西,有些好奇地拿出来一看,顿时手一抖,差点儿把钱包掉地上,“警……警察……”

  还在对着身份证上的照片yy的癞子被吓得一个激灵,撒腿就想跑,但见斜眼只是看着手里的一个证件,顿时松了口气,“哪儿来什么警察?”等他自己接过那警官#证,顿时也傻眼了。靠着火车站讨生活的人,自然跟这一片的派出所熟悉,在江州这地方,上供是少不了的。不过也有前提条件,就是有些能偷,有些不能偷,警察就属于不能偷的那一类。“怎么办?”癞子看到警官#证上的照片时,再也起不了任何怡丽的心思了,愁眉苦脸地看向斜眼,“总不能送回去吧?拾金不昧不是咱们的传统啊!”癞子看着那一沓子几千块钱,心中不甘。

  斜眼又把证件拿过去看了几眼,咬了咬牙道:“没事,不是本地警察,是西湖来的警察,估计是来旅游的,咱把钱拿了,钱包呆会儿我扔到广场上去,不是有很多好人人嘛,让他们把钱包送派出所去,这样钱丢了,但证件啥的都在,也算咱们给面子了。”

  癞子心中一喜:“我看成……”

  话还没说完,两人身后就传来一个汉语极蹩脚的声音:“成什么成啊?你们俩跑到我们的地盘上抢饭吃,有没有问过我们的意见?”

  两人回头,顿时脸色大变,斜眼连忙将证件和钱包藏到身后,有些心虚:“我们……我们刚刚在广场前动的手,那儿是我们自己的地盘,现在只不过借贵宝地卸个货!”斜眼认得眼前的五六个维族年轻人,都是十六、七岁的年轻,其中以刚刚说话的这个艾孜买提,是这群维族少年里最魁梧雄壮的一个。这帮维族小孩下手极狠,上次用烤羊肉串的铁钎子直接捅了几个江西佬,到现在江西人的场子也没能找回来。斜眼知道,今天如果不交出这个钱包,估计就要凶多吉少了。

  癞子也有些害怕,出来混无非是求财,自己和斜眼虽然比这几个孩子都要大上几岁,但是他还是觉得能不动手就尽管不要跟这帮不要命的维族少年动手,以国内目前的民族政策,出了事进了局子,自己要被关上好一段日子,但这几个维族少年肯定是进去马上就能出来,而且自己和斜眼混这一带的,出来了以后还要时时防着被他们报复。

  “钱包给你,让我们走,两不相欠!”斜眼咬牙道,“这也是之前几家坐下来商量出来的结果,越线了,要么交人,要么交钱,我们交钱!”

  那个叫艾孜买提的壮实少年脸颊黑黑的,冲一旁的少年点了点头,那少年立刻上来,一把将钱包从斜眼手里抽了过去,看了一眼,顿时面露喜色,斜眼和癞子看得心疼不已。钱包交到了艾孜买提的手里,他看了一眼里面的一沓钞票,很满意地点了点头,对斜眼道:“滚吧,以后要是再敢踩线,哪条腿踩的就废哪条!”

  斜眼和癞子不敢多呆,正欲离开,却突然看到迎面走来一男一女,女的正是刚刚那照片上的女子,钱包的主人,男人是刚刚陪在女人身边的猥琐男子。斜眼一看正主来了,拉着癞子转身就走,等转身走了两步,就被一个山一样的高大威猛的男人挡掉了去路。

  “怎么样,我没走错吧,他们就在附近。”木兰花冲心急如焚的夏初挤挤眼睛,“我的任务完成了,下面就看老战的了。打打杀杀的事情,不是我的强项。”

  夏初眼尖,一眼就看到自己的钱包在那维族少年的手里,淡淡道:“是我的钱包!”

  战风雨点了点头,笑着冲斜眼和癞子招了招手:“钱包刚刚是你们偷的?”

  斜眼和癞子见他只有一个人,分开两边,贴着墙撒腿就跑,这也是他们早就商量好的,在这样的地形下,走一个是一个,总比两人都被人逮住要强得多。

  可是,事实却出乎他们的意料,那身材高大的男子,只是轻轻向左迈出一步,就直接跃到了斜眼的面前,斜眼见势不妙,掏出腰间的匕首便刺向战风雨的小腹,战风雨原要不想为难他们,但此时却也微微皱眉,一只胳膊格挡了匕首,抬手一巴掌便扇得斜眼原地转了三圈。癞子已经逃出去小段距离,却被战风雨几个轻跃便赶上,他刚刚看到斜眼的下场,没敢掏刀子,蹲在地上抱头求饶:“好汉饶命,刚刚出手的时候,我不知道你们是警察啊……”

  听到警察两个字的时候,一群维族少年笑意更浓了,他们天不怕地不怕,最不怕警察,因为民族政策是个硬杠杠,一般的警察根本不敢动他们。

  战风雨见他求饶,倒也没为难他,轻踹了一脚,看癞子跌了个狗吃屎,这才从癞子手里拿了警官#证,冲夏初挥了挥:“你这花十块钱买的证怎么看上去这么逼真?”

  夏初一脸发懵,木兰花却飞快反应过来:“我找西桥垛的秃子做的证,他做的护照都能以假乱真,更不用说是这种警官#证了。”

  听他们的对话,斜眼和癞子有些傻眼了:难不成当真碰上了三条过江龙?

  那群维族少年倒也镇定,尤其是那个叫艾孜买提的少年,双手抱胸,满不在乎地看着慢慢走过来的战风雨。他身边的五名少年已经从腰间掏出明晃晃的锋利刀子,隐隐站成一个攻守兼备的战阵。

  夏初看到那刀子上的寒芒,有些担心:“老战,不行就算了,就当救济穷人了。”

  战风雨撇撇嘴:“刚下火车就着了道,传出去我的面子往哪儿搁?以后我们还要不要在江湖上行走了?”夏初身旁的木兰花居然颇以为然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