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刁民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九百七十二章 托孤

[字数:4975 更新时间:2019/5/11 11:53:00]




  枪能杀人,笔更能杀人。(www.k6uk.com)枪杀人有形,笔头杀人无形。子弹不过穿体,权力却能绞杀人心。

  孟德斯鸠说没有制约的权力必然会走向**,所以阿克顿才说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

  李云道不清楚夺去钱强妻子手术机会的那个领导到底是何方神圣,但这种事情在如今的中国并不算罕见。

  “既然已经决定了走向深渊,为何现在又幡然悔悟?”李云道看着眼前这个人生命轨迹急转直下的中年男人,心情复杂,说不清是愤怒还是同情。

  “幡然悔悟?”钱强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丝毫不掩饰笑声里的刻薄,“我为什么要悔悟?杀我妻儿之仇,此生必报!”钱强的情绪有些激动,仿佛眼前就站着他的杀妻仇人一般,瞪向李云道时双目通红。

  李云道缓缓叹了口气,无言以对――钱强诈死,除了令他感到愤怒外,更多的却是一种连他自己也意想不到的释然。之前自己对钱强的死一直耿耿于怀,因为在他心中钱强除了是西湖公安系统的政治新星外,还是一个对瑶瑶很不错的父亲。所以在钱强“死”后,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将瑶瑶接到了自己家中,同情身世可怜的瑶瑶是一个因素,但更多的还是对自己害瑶瑶失去父亲的忏悔与弥补。

  李云道打量着屋子里的环境,是这一带很典型的出租房的摆设,家具陈旧,大多是淘汰下来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沙发、八仙桌,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许久未曾见到阳光的霉味。目光最后还是落在蜷缩在墙角的孩子身上,他叹了口气,终于开口:“你这样做,让孩子以后如何能抬得起头做人?”

  钱强的目光也落在泪眼朦胧的孩子身上:“原本是想找机会带她出国去,现在这种形势,估计是不可能了。原本打算着,既然她这般命苦,出了我这档子事,自然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做人,与其一生活在别人的嘲讽中,还不如这次就跟我一道走了罢了。”

  “所以,你把我引来这里的目的是……”李云道微微皱眉,此时他已经可以肯定,钱强是故意留下线索将自己引来里的,否则以钱强的小心谨慎,绝对不会傻到用装油冬儿的盒子。

  “托孤。”钱强很认真地看着李云道。

  “托孤?”李云道看了墙角的孩子一眼,他有些不忍,瑶瑶虽然小,但已经开始记事,他真的不敢保证,今晚与钱强的对话将给这个孩子留下什么样的心理阴影。

  钱强点头,惨笑:“一朝金榜题名,踌躇满志欲报国。到临了,落得家破人亡身败名裂。李云道,李局长,你说我可笑不可笑?”

  可笑?

  李云道只觉得很可悲,一个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公安,一个具有人格魅力和领导能力的团队带头人,就这样因为某个领导的一个电话或者一个招呼,便家破人亡。如果把自己放在他的位置上,或许自己的反应会比钱强的更为腹黑和激烈。

  李云道的目光最终还是落在破旧矮柜上的金属盒上,皱眉道:“真的是生化武器?”

  钱强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后脑勺搁在椅背上:“变异后的炭疽毒素。”他说得很随意,就好像那里头装的只是一瓶刚刚过期的可乐。

  “变异的?杀伤力很强?”

  “据说这里头的,可以干掉半个西湖市的人口。”

  “现在是市里的常住人口是八百七十万。”

  “盒子里的东西起码能干掉四百万人。”

  “四百万人啊!”

  “是啊,四百万活人啊。”

  李云道从怀中掏出烟盒,在西湖很常见的利群烟,算得上很便宜。他很随意地弹出一根扔给钱强,后者伸手接住,衔在嘴上,却没有点燃。

  屋内顿时又安静了下来,李云道抽烟,钱强叼着烟,却没有点燃,只是静静地望着他抽烟。

  又过了许久,钱强主动开口,声音有些嘶哑:“娄大鹏落马了?”

  “嗯,e30一结束,市里就会宣布对他的两规。”

  “郭威没白死。”

  “租郭威别墅的许文就是你吧?”

  “原本没想杀他的。”

  “他认出你了?”

  “这倒不重要,关键是郭威害得太多人妻离子散死于非命,我想我这个坏人反正是要做到底了,顺手解决一个社会毒瘤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李云道苦笑着摇头,钱强这样的人当了二十年警察,嫉恶如仇的观念早就深入骨髓,当警察时也许还有各种条条框框的桎梏,一旦挣脱了枷锁,出手时也就不会有太多的顾忌。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转头看了瑶瑶一眼,皱眉问道:“孩子看到尸体了?”

  钱强点头,长叹了口气,沉默不语,或许对他来说,维持自己在孩子心中光辉高大形象的崩塌,比任何一件事都来得令他难堪,以至于忘记了如何去跟一个受惊的孩子进行正确的沟通。

  “娄大鹏落马,对你有好处。”过了很长时间,钱强才抬头道,他将李云道给的烟夹在耳朵上,如同平时在局长办公室那般拢着袖子――论政治洞察力和敏锐度,西湖公安系统无人出其右。

  “老朱少了一个死敌,娄大鹏不在了,剩下一个政治部主任汪华,汪华是个政治投机客,改弦易辙就近在眼前。老朱顶多还有一年就要退二线,这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只是大家不愿在老朱面前提起而已。原本娄大鹏的确有问鼎市局一把手的希望,毕竟从资历还是人脉上,他都是最佳人选,业务上的短板我们就不谈了,反正他已经彻底出局了。局党委会十一人去掉两个,再去掉你,还剩下八人,老范年纪也差不多了,又是纪检出身,估计让他干这个位置他也不乐意,这样就剩下七个人了。老朱是个控制欲极强的人,当然能力也很强,一个极强势的一把手带来后果就是副手的极度弱势,金浩、王一珉、乐军、朱卫国、于柏明基本都是老朱的附声筒,没手段没魄力,背景也都一般般,汪华基本没有接班可能性,甘辉又是个老好人,生怕得罪人,这么算来,最有可以在乱局中登顶的,就只有你李云道一人而已。”

  李云道失笑:“我一人?当一把手?钱强,你是在逗我吧?”

  钱强摇头:“这种事情,我从来不会拿来开玩笑。你一定觉得,挑不到合适的人,省里和市里也许会让老朱再挑一段日子的担子,对不对?”

  “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老朱太强势了,而且老朱站错了队。”

  “站错队?”李云道开始意识到也许钱强说的并非只是片面地推理。

  “站在老朱背后的那位不在浙北了,现官不如现管,老朱能全身而退就已经很不错了,再守着这个位置不放,或许就不只是秋后算账这么简单了。”

  “空降?”李云道想了一会儿,才道,“公安系统空降的案例并不少啊。”

  “空降缺少根基,而且不符合目前市里那些大佬们的利益分配。你刚来西湖不久,市里的那些大佬你都不熟悉。你要相信我的判断,到你问鼎那天,别忘了给我这个罪人烧上一捆黄纸。黄泉路漫漫,也不知道下了阴间我是到哪一层地狱哟!”钱强感慨唏嘘起来,回头望了一眼矮柜上的金属盒,“一命换四百万,李云道,你说我是恐怖份子还是民族英雄?”

  李云道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掐灭烟头,起身后走向窗台,背靠墙壁缓缓拉起麻布窗帘的一角,楼下没有闪烁的警灯,却多了许多车,也多了许多脚步匆匆的特警,也许还出动了军队,毕竟大规模杀伤性的生化武器出现在离e30峰会开幕还不足六个小时的西湖,这算得上是件顶了天的大事了。

  “来了很多人?”钱强的语气出奇地平静。

  “嗯。”

  “没想到还能如此风光地走。”

  “其实,还有机会……”

  “算了吧。”钱强笑着摇头,站起身,缓缓走到瑶瑶的跟前,“宝贝,你以后一定要乖乖听云道叔叔的话。爸爸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以后想爸爸了,就看看天上的星星,爸爸爸要去天上很远很远的星星上,爸爸会一直看着你,上小学,上中学,上高中,上大学,毕业工作,结婚生子……”钱强双眼微红,轻轻摸了摸孩子的脑袋,“等你再大一点,再大一点,你就知道了,爸爸不是坏人。”

  瑶瑶恐惧地贴向墙角,用求救的眼神看向李云道。

  钱强叹了口气,看着瑶瑶道:“等我走了,你多花点时间陪陪她,她就是被郭威的尸体吓到了,实在不行,带她去看看心理医生。别说你没钱,我知道你有两个老婆,其中一个还是国际上很知名的银行家。”

  李云道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钱强站起身,走到窗边,对李云道笑了笑,微微点头,下一个瞬间,他猛地拉开窗帘。(请使用无广告 下载小说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