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李大炮的抗战岁月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七九章血战马庄

[字数:8736 更新时间:2018/10/4 13:02:00]




  在前线,安稳的日子总是十分短暂!

  为了长久的安稳,李四维和众将士不得不再次踏上征程中牟!

  中牟在尉氏上游,距离花园口不足二十公里,战略地位比尉氏更为重要。(看啦又看小说网)

  四月一日的午后,李四维率部赶到了中牟,随行的有六十六团和三个预备团的战斗人员共计四千余人。

  师部,暂五师营以上军官济济一堂,正襟危坐。

  主位上,关师长满脸肃容,目光炯炯地一扫众将,“根据可靠消息,东岸日寇兵力匮乏这本来是我军大举反攻的大好时机,但是,我军主力一直部署在黄河北岸,所以,这一次将由我们暂五师师单独行动,万望众兄弟戮力齐心,不要坐失良机!”

  时至今日,河北沦陷、太原沦陷、豫北沦陷,第二战区退守同蒲路以西,第一战区在晋东南布置了十一个军,肩负着阻止日寇南渡黄河的任务。

  “是!”众将轰然允诺,精神振奋。

  李四维却是一声暗叹,此时才出击,还有个锤子良机?

  “好!”关师长大赞一声,望向了顾参谋,“老顾,你把计划讲一下!”

  “是!”顾参谋连忙起身,抓起一根檀木短棍走到了地图前,“根据情报,日寇在豫东的驻军不会超过一个师团。”

  说着,顾参谋把木棍往地图上一点,“其中,开封、兰封、商丘都是日寇的防御重点,所以,我们可以肯定,日寇在沿泛区一线的兵力十分薄弱!”

  众将精神振奋,跃跃欲试。

  “但是,”顾参谋一扫众将,神色凝重起来,“日寇近日调动频繁,有收缩防线的可能,而且多半是向开封至中牟一线聚集,所以,这次进攻我们需要三路齐发!左路在中牟上游登陆,阻击日寇自开封方向的援兵右路在中牟下游登陆,阻止日寇自尉氏方向的援兵中路主攻日寇在中牟的河防工事!”

  最终,李四维领了个左路指挥的差事。

  不是个好差事啊!

  回去的路上,李四维坐在马背上,沉默不语,忧心忡忡。

  廖黑牛策马跟在他身后,满脸兴奋,“龟儿的,要是再多两个师,让老子们直接打到开封去岂不更畅快?”

  石猛与廖黑牛并肩而行,连忙点头附和,“就是!想不到对面才这么点小鬼子!”

  卢全友缓缓跟在后面,浓眉微蹙,满脸担忧,“隔了这么大条河,重武器根本带不过去这一仗不容易啊!”

  廖黑牛回头望了他一眼,“老子们有个锤子的重武器?坦克还是大炮?就几挺机关枪,轻轻松松就带过去了嘛!”

  卢全友一滞,讪讪而笑。

  李四维却回头瞪了廖黑牛一眼,“你龟儿还晓得老子们莫得重武器啊!”

  廖黑牛一愣,满脸疑惑,“大炮,你龟儿咋了?”

  卢全友和石猛也是一愣,觉得李四维有些不对劲了。

  李四维摇了摇头,一声轻叹,“这一仗怕吃力不讨好啊!小鬼子的战力你们也清楚,如果搞夜战搞突袭,老子们还有点希望,强攻唉!”

  三人默然,只剩马儿悠闲的蹄声,“哒哒哒”

  良久,廖黑牛疑惑地问了一句,“大炮,你咋不劝劝关师长?”

  “劝?”李四维一声苦笑,“咋劝?你以为他就不知道?”

  廖黑牛一滞。

  关师长自然知道,上面的长官们肯定也知道!

  李四维深深地吸了口气,精神一振,“老子们需要反击,需要胜利!”

  说罢,他一挥马鞭,策马狂奔而去。

  “对!”三人都是精神一振,连忙拍马跟上,“老子们一定能胜利!”

  兄弟们留了那么多血,不就是为了胜利?

  中牟作为开封的重要屏障,驻守扎着田中步兵大队和安藤炮兵中队以及吉川骑兵中队。

  根据日寇第十四师团师团本部的命令,中牟的小鬼子一直处于备战状态,不仅各处工事、据点加强了岗哨,骑兵也分成四个小队,轮班巡防,日夜不休。

  马庄,在中牟北郊五里处,向北两里多就是郑村。

  四月的夜依旧有点凉,如墨的夜色中,三骑小鬼子出了郑村据点,沿着河岸往马庄据点而去。

  “哒哒哒”

  蹄声缓慢而悠扬。

  “该死的支那人,”最前面的三木中士突然忿忿地骂了一句,“他们真是越发地大胆了,竟然敢觊觎开封城!”

  “不,”最后面的熊川下士接过了话头,满嘴酒气,“依我看是井关中将越发的胆小了!支那人如果真有胆子打过来,也不用等到现在了!”

  “就是!”中间的小原下士也有些醉意了,语带不屑,“支那人偷偷摸摸地还行,真刀真枪地不堪一击!”

  “有枪声!”

  小原下士话音刚落,却见三木中士突然勒住了马,做凝神静听状,神色凝重,“你们听到枪声了吗?就在县城方向!”

  “哦?”两人也连忙收缰勒马,竖起耳朵仔细地听着,县城方向果真有枪声隐约传来,“啪啪啪”

  “快!”三木中士已经听真切了,连忙下令,“小原君立刻向北面各处据点示警,熊川君随我继续巡查,不能让支那人偷摸上岸来!”

  “嗨!”小原下士连忙调转马头而去,哪里还有半分醉意!

  熊川下士也打起了精神,不紧不慢地跟在了三木上士身后,继续向南巡防,一双眸子扫视着河面和河滩,目光炯炯。

  “哒哒哒”

  三木上士带着熊川下士又走出了半里多地,马蹄声依旧不紧不慢。

  “有人!”熊川下士突然一声低吼。

  三木上士一惊,连忙勒马,定睛一看:夜色下,河面上水汽氤氲,河滩上一片死寂,只有“哗啦哗啦”的水声随风飘来那是河水拍打堤坝的声音吧?

  “砰”

  三木上士还没有发现异样,熊川下士却已取下了枪,对着河滩上就是一枪。

  “哗啦哗啦”

  水声大作,朦胧中,幢幢的人影涌上了河滩,“砰砰砰”,枪声随即响起,“咻咻咻噗噗噗”,子弹如飞蝗般扑来!

  “啊”三木上士一声惨嚎,直挺挺地往马下栽去,满脸的惊愕和不甘,“熊”

  “希”

  胯下的战马只来得及叫出半声便轰然栽倒,将三木上士完全覆盖,“嘭”

  想来三木上士如果会中国话,肯定会狠狠地骂上一句,“狗日的熊川正雄!”

  可惜,他不会!

  熊川下士自然也不会,他栽下马去的时候双眼圆瞪,眼中还残留着一丝懊恼打嘛,打个锤子!

  熊川下士的战马却要机灵一些,枪声响起之时便窜了出去,却依旧没有躲过那密集的弹雨,惨嘶着扑倒在地!

  “龟儿的!”廖黑牛带着兄弟们冲上堤坝,直奔到熊川下士的尸体面前,忿忿地踢了一脚,“就你狗日的眼尖!”

  “营长,咋整?”马跃跟了上来,满脸懊恼,“他娘的,这就暴露了”

  “怕个球!”廖黑牛一瞪眼,“老子们本就是来打阻击战的马上探明地形,准备向东穿插!”

  “是!”马跃答应一声,就要去安排,却听得南面陡然响起了枪声,“哒哒哒”

  “这下好了!”廖黑牛嘿嘿一笑,“团长他们肯定也和小鬼子干起来了!”

  马跃一怔,“要去帮忙吗?”

  “不用,”廖黑牛连忙摇头,“这一次,老子们要干特情连的活儿走,先向东穿插!”

  “是!”马跃精神一振,连忙去召集队伍。

  朱家寨一战,孙大力负了伤,特勤连也伤亡过半,所以,李四维把这次的迂回任务交给了二营。

  至于黄化,他也带着剩余的特勤连将士参加了战斗,正跟着李四维在攻打马庄据点。

  马庄据点和南周村据点大同小异,一座四层高的碉堡,地下一层,地上三层,驻扎了十余个小鬼子和三十多个伪军。

  一开始,李四维自然不想攻打据点。

  可是,黄化查探了一番地形,周围只有一座矮岭适合阻击。那座矮岭在据点以东,距离碉堡不过三五百米不拿下碉堡,根本守不住那座矮岭!

  于是,李四维只有兵分两路,一营和三营直奔矮岭建立防御,特勤连和直属连突袭村口据点。

  那碉堡周围是一道三五米宽的壕沟,只有一座吊桥与堡门相连,黄化带着一队兄弟刚摸进壕沟便被碉堡里的岗哨发现了。

  “哒哒哒”

  紧接着,碉堡里的机枪轰鸣起来,子弹如雨点般倾泻而下,顿时便有四五个兄弟被撂翻在地,余下的兄弟被死死地压在了壕沟里,根本抬不起头来。

  “龟儿的,”李四维急得团团转,却也无计可施。

  富察莫尔根一咬牙,凑了上来,“团长,让俺上吧!”

  李四维神色一肃,“你准备咋打?”

  富察莫尔根一咬牙,“强攻!除了强攻别无他法!”

  李四维轻轻摇了摇头,满脸苦笑,“强攻那要死多少兄弟才能拿下这据点?”

  “这”富察莫尔根一滞,默然无语。

  李四维叹了口气,“掩护黄化撤退往北边去!”

  “是!”富察莫尔根匆匆而去。

  “砰砰砰”

  不多时,枪声高亢起来。

  “哒哒哒”

  碉堡里的机枪声丝毫不减,只是火力已经转移到了直属连的阵地上。

  黄化带着兄弟们迅速撤退,又倒下了三五人,却是连救都来不及救。

  “撤!”富察莫尔根见黄化等人退了出来,也不敢恋战!

  小鬼子居高临下,又有机枪压制,打下去只会徒增伤亡。

  “砰砰砰”

  枪声逐渐低落,消失,马庄据点又恢复了平静。

  李四维带着队伍汇合了一营、三营,匆匆往北面赶去。

  黄化面色阴沉地跟在李四维身边,终于忍不住开了口,,“团长,让我回去守着!”

  “算了!”李四维无奈地叹了口气,“莫得一门野炮根本攻不进去!”

  “是啊!”富察莫尔根连忙点头附和,“上一次还多亏了在河防工事上缴获的两门大炮呢!”

  “狗日的!”黄化咬牙切齿,“终有一天,老子要把它炸个底朝天!”

  李四维点了点头,“一定会有那么一天!”

  “嗯!”黄化精神一振,“那我去前面摸一下情况。”

  “咻嘭”

  黄化话音刚落,一枚信号弹冲天而起,炸出一团绿光。

  李四维一看那信号弹,面色更加阴沉了。

  石猛也骂了起来,“狗日的,这就撤了?搞起好耍吗?”

  众将也是义愤填膺,“这才打了几枪就要撤了?上面的人根本就没有安心打!”

  李四维强忍着怒气,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来,“撤!”。

  这一战,特情连和直属连损失了十多个兄弟,却是一无所获,他怎能不怒?

  廖黑牛刚把队伍隐藏好,只待关键时刻杀将出来却突然看到了信号弹,只得忿忿地骂了一句,“上面那些龟儿在逗老子们耍嘛!”

  “营长,”马跃满脸不甘地望着廖黑牛,“就这么撤了?”

  “还有个球的办法?”廖黑牛一瞪眼,“撤!老子倒要回去问问关师长上面到底是个啥意思?”

  这话自然用不着他来问!

  回去的路上,李四维默立船头,众兄弟也是沉默不语,一路回来,莫得哪个说过一句话,但是,李四维的一颗心却越沉越深,越沉越深

  船刚一靠岸,李四维就跳下了船,直奔师部而去,面色阴沉得好似能拧出水来。

  师部,关师长独坐会议室,满脸颓然,听到脚步声,抬头望了李四维一眼,满脸苦笑,“你果然来了!”

  李四维径直走到关师长面前,脸色紧绷,“师长”

  关师长一挥手打断了他,叹了口气,“你想问为啥要撤吧?”

  李四维轻轻地点了点头,紧紧地盯着关师长。

  “四维,”关师长摇了摇头,满脸无奈,“这是命令上峰的命令!”

  “我知道!”李四维依然绷着脸,“可是他们根本就没有诚心打!”

  关师长犹豫了一下,艰难地张了张嘴,“对,这只是一次试探性进攻”

  “试探性进攻?”李四维笑了,笑声冰冷,“早知是试探性进攻,我的兄弟就不会死在那据点外面了!”

  “四维,”关师长神色黯然,“人已经死了”

  “你们提前说一声,他们就不会死!”李四维瞪着关师长,已然有了怒容,“你们这样搞,把老子的士气都要搞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