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之我是袁术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九百二十五章 试探

[字数:3893 更新时间:2020/1/10 7:05:00]




  在两位气势汹汹的北匈奴勇士的推搡和呼喝之下,强装镇定的贵霜使者迈着不急不缓的步伐,走入了大帐。(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大帐之内,迪连和冒翎等北匈奴统领正在宴饮庆祝,丝毫没有理会贵霜使者的意思。

  深吸一口气,面带从容之色,贵霜使者走到大帐正中,在众人或无视或嘲讽不屑的眼神中朗声施礼道:“贵霜使者,奉吾王之命,拜见北匈奴单于大人。”

  正啃着羊腿的迪连闻声,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对付着手中的美味。

  贵霜使者倒也沉得住气,就那么静静地站在原地,表面上丝毫没有窘迫之态。

  少顷,吞咽下最后一口羊肉,迪连将自己满是油渍的手在虎皮覆盖的扶手上蹭了蹭,淡淡道:“说吧,什么事。”

  “特为消弭两国之误解,解除两国之战祸而来。”

  “哦?想让我罢兵?”

  “确有此意。”

  迪连轻轻一笑:“此事简单。就以此地为界,此地以北之地尽归于我北匈奴,我立刻罢兵。”

  “单于玩笑了。”贵霜使者语气略带强硬道:“单于所言之地足占我贵霜北部近三分之一的领土,如此大的地域,我贵霜绝不可能相让。况且,这么大的地方,以北匈奴如今的情况,能吃的下吗?”

  “大胆!”周围众人闻言,齐齐怒而起身,大喝道。不少人直接拔出了腰间的兵刃,大有动手之意。

  “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贵霜使者虽然心中略慌,但还是强撑着道。

  迪连随意的摆摆手,让众人退下,颇为欣赏的看着这位贵霜使者:“你很不错。”

  “多谢单于赞誉。”贵霜使者心中一定,以为自己已然度过了难关,轻舒了口气。

  “我北匈奴最敬重的就是不惧生死的勇士。来人,上酒。”迪连朗声笑道。

  言罢,身旁卫士倒上两碗酒,一碗双手奉上单于,一碗递给贵霜使者。

  “请。”迪连遥敬一杯,随后一仰头,将酒干尽。

  而贵霜使者自然不敢推辞,双手捧碗,同样仰头干尽。

  “好。”迪连朗声笑道,将酒碗放下。

  “来人。”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化作冷漠:“送这位勇士上路。”

  “是。”两名卫士闻言,从帐外进入帐中,从两侧将贵霜使者架住。

  “单于,你这是什么意思?”贵霜使者错愕道。

  “你是条汉子,只可惜……”迪连眼中略带惋惜和怜悯。

  “给他个痛快,全尸安葬。剩下的人把头割下来,给贵霜国王送过去。”

  两名卫士闻言,丝毫不犹豫的直接将贵霜使者拖走。

  “单于,你怎敢如此?难道你真想让北匈奴毁于一旦,和我贵霜玉石俱焚吗?”被倒拖着的贵霜使者连声呼喝道。

  迪连闻声,丝毫没有反应,再度为自己倒了碗酒,面色平静的自饮自酌了起来。

  两侧十几名的北匈奴头领则是笑声不断,言语之中满是嚣张自得。

  “真是不知死活。”

  “敢与我北匈奴作对,哪里来的胆量?”

  “单于,就让我等继续南下直接杀往贵霜国都,把贵霜灭了。”

  迪连在饮完最后一碗酒后,忽的把酒碗往桌上重重的一放。在场众人齐齐一静,正襟危坐。

  “明日,继续发兵南下,掠夺贵霜。你们怎么打我不管,但还是那句话,尽量不要硬碰硬,用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战果、掠夺最多的财物。此次定要让贵霜明白惹怒我北匈奴的下场!”

  “是。”众人齐声怒吼道。北匈奴从不畏死亡,战场是他们最向往的天堂。

  待众人离开之后,依旧是冒翎留下。

  “单于,贵霜还真是贼心不死啊!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行如此试探之举。”冒翎沉声道。

  “韦苏提婆一世可不是个好对付的人,远比他表面上看起来要恐怖。这个人就像一条隐藏在暗中的毒蛇,平时默不作声,一旦抓住机会就会至你于死地。”迪连目光凝重道。

  “我们北匈奴终究底子太浅了,不及贵霜家大业大,根本经不起折腾。韦苏提婆一世对我们动心思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一旦被他发现我们的虚弱,定然会咬住我们不放,到时就麻烦了。”

  “所以单于你这次直接将此贵霜使者给杀了?”

  “这次是个好机会。贵霜南军被牵制,如今的局势根本不容他们选择。若不借机敲打一下,怎么对得起如此良机?”

  “只是可惜了,此使者确实有几分胆气,但终究是敌非友。”冒翎轻叹道。

  “贵霜将之派来,明显就是打算让其葬身于此。也不知此人是哪个派系之人,竟然遭如此对待。如此忠直之士却因为党争被推出来送死,贵霜果然已经完全腐朽了,离亡国之日不远喽。”迪连眼中满是嘲讽。

  太多聪明人也不是一件好事。北匈奴多是粗莽之辈,但也正因如此他们悍不畏死、团结一致,以不足对方十之一二的国力打的对方毫无还手之力。对于这些所谓“聪明人”排除异己、自毁城墙的做法他们极为不屑。

  “单于,你说贵霜的下一批使者会在什么时候派来?”

  “很快,因为我们这一次会彻底把他们打疼,打到他们心惊胆战。”迪连沉声道。

  贵霜在这种情况下依然敢出手试探,完全触怒了迪连的底线。真是不把他们北匈奴当人看啊。虽然国力差距甚大,但是游牧民族在战争上先天的优势可页数实实在在的。贵霜的这种侮辱若是不能以血还之,日后北匈奴还如何在天下立足?

  “此次让天狼骑也出动。不过不要像之前一样硬上了,配合大部队行动即可。在保证低战损的情况下进行杀敌,毕竟我们损失不起。”

  “某明白。但是单于,安息在边境也加强驻兵了,要不要加以防备?”

  “不用。安息现在自身难保,哪里敢出兵?他们的精锐都集中在西部防备着罗马呢,边境的都是些老弱病残,无需在意。倒是汉人,最近一定要多加留意。多加派些人手前往汉土打探消息,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这位大楚皇帝陛下恐怕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我们。”迪连略带忧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