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之我是袁术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八百九十章 曹操的谋划

[字数:3477 更新时间:2019/10/9 0:27:00]




  “如今袁本初也已被击败,我们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出去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刘备拍了拍手,随后又在粗麻布所制的衣衫上擦了擦:“有多久没有干这种农活了,这段时间还真是令人怀念。”

  “这段时间我也没白干。”曹操摸了摸手心上的老茧:“至少深刻体会了一把劳作的辛苦,看来这些百姓比我想象之中还要辛苦。”

  “袁公路听到你这话,应该会挺欣慰的吧。毕竟你当初干的确实是太过了。”刘备道。

  “有什么好欣慰的?就是知道又怎样,若是再来一次我还会那么干。一将功成万骨枯,袁公路就是太过于妇人之仁了。更何况你这个以仁义著称的汉室后裔好像也做的不比我强几分吧,还有脸说我。”曹操冷哼一声道。

  “你啊,就是这么个性子。宁我负人、休人负我,你这句话若让那些腐儒之辈记载下来,却不知后世之人会如何评说呢。”刘备微微摇头道。

  “世人的眼光于我何干?于此乱世之中,对于天下人而言,最大的仁慈就是尽快结束这乱世。我自诩是最有资格一统天下、最有资格打造一个太平盛世之人,牺牲一部分人的性命,换来更多人的太平、换来天下更加长久的安宁,有何不对?”曹操冷声道。

  “孟德兄你这张嘴啊,若是人人都有你这种想法,那天下怕是永远也不会太平了。”刘备无奈的摇着头道。

  “说正事,待动身之后,你打算怎么办?”曹操问道。

  “贵霜已被袁公路视为囊中之物,不是我等栖身之地。罗马和安息过于强大,不可硬敌。不过好在二者是敌对关系,我们可以从中牟利,借机谋取一块地盘,站稳脚跟,谋取发展。待到我们三方都能够有一定的力量,加在一起可以勉强抗衡一个帝国一段时间便可成事。”刘备这段时间也没有闲着,心中的盘算就没有停过。

  “罗马与安息之战,胜负不用多说。罗马西征劳师以远,灭了安息王都尚可,但想要完全攻占安息,基本不可能。而我等届时可趁机扩张,以之为本土,壮大势力。待气候已成之日,西征罗马,以成大业。”

  曹操闻言,轻轻摇了摇头。

  “怎的?孟德兄你觉得备的计划不妥吗?”

  “玄德,你想的太过于简单了。”曹操如实道。

  “其一,罗马与安息敌对不假,但你又如何保证我们插手其中不会引起他们的警惕和抵触呢?”曹操问道:“不要以为我们与袁术的关系能够瞒得过罗马和安息。他们不是瞎子更不是蠢猪,大楚越强,他们就会对我们越警惕。毕竟我们还是汉人,打断骨头连着筋。更何况我们能够带着这么多的人马跑出来,傻子都知道我们与大楚的关系并非势若水火。”

  “想要从安息和罗马之中谋取地盘以扩张,基本是不可能的。一不小心就会引起二者群起而攻之,届时即使集我们三方之力怕是也难以抗衡。”

  “那我等于何处立足?”刘备问道:“难不成攻伐贵霜?袁公路肯定不会同意的啊,这种时候太过于敏感了。而西域也已经被袁公路纳入麾下。至于北方苦寒之地,那里根本不是发展势力的地方,我等很难适应。”

  “不,你说错了。最适合我们的地方就是西域,而且袁公路也会支持我们的。”曹操的双眼深邃无比,仿佛能洞彻人心一般。

  “西域三十六国对于袁术而言极为重要,他怎会同意?而且这些小国皆已降服,我们若是攻伐根本就师出无名,除非和袁术翻脸。况且那里还毗邻贵霜和安息,乃四战之地,绝非好去处。”刘备道。

  “我们只是暂借西域部分地区发展,将来有地方立足了,还回去就是。袁公路如今尚未将西域诸国彻底掌控,应该会卖我们个面子的。毕竟我们也是为华夏而战,这点支持他还是会给的。至于那些小国,弱国无外交,谁又在乎他们的想法?我们只要找个明面上说得过去的理由即可。而最好的理由就是,北匈奴。”曹操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追亡逐北、封狼居胥,一直以来都是曹操的理想。他这个“征西将军”,至今还怀有冠军侯之梦。北匈奴对于他而言确是最好的目标。

  “北匈奴?”刘备眉头微皱:“这群饿狼虽然衰败了,但也不好惹,我们的实力本来就不强,这不是平白树一大敌吗?”

  “就是要树一大敌。”曹操嘴角微勾:“不然怎么名正言顺的呆在那里发展势力,怎么避免贵霜和安息的警惕?”

  “你是说?养寇自重?”刘备仿佛想到了什么。

  “不错。现在四大帝国之间的局势很微妙,也很敏感。这个节骨眼上,我们不能给袁公路添堵,因为那也是给我们自己添堵。我们最好的选择就是不引起任何一方的警惕,先稳住阵脚。”曹操道。

  “北匈奴所处的位置极为敏感,恰在安息和贵霜身旁,就像一颗随时都会被点燃的炸弹一般。但由于北匈奴本身的战力强硬,两大帝国才不得不选择性忽视,任由其发展势力、恢复元气。在这种时候,我们插进去,明摆刀枪的对付北匈奴,贵霜和安息肯定乐见其成。毕竟我们与北匈奴之间的刻骨仇恨,注定了我们二者不可能合谋,他们无需担心此事。”

  “可北匈奴十分强硬,虽是苟延残喘,但却因此有着背水一战的气魄,极为敏感,随时都有可能舍命一搏。我们这么做,会不会把他们逼急了?真打起来,我们虽不虞会败,但恐怕也会元气大损。”刘备略带犹豫道。

  “不会的。”曹操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表面上越是强硬、越是敏感,就说明他们越是心虚。北匈奴现在根本不敢轻举妄动。既然逃到这里,他们曾经心中的骄傲和傲骨就已然没了,不过苟延残喘罢了。在血性骨气和生存面前,他们选择了后者,就注定他们不会冒着覆灭的危险自寻死路。只要我们展露出一定的实力,就能镇住他们,从而形成平衡的局面,各自安好发展。”

  “他们可以对安息和贵霜强硬,因为他们有着重创甚至是毁灭对方的实力。而且他们曾经是对方的老大,打心底就自认为高于这些曾经的属国。而我们汉人,他们根本不敢欺辱,因为我们足够强大,而且他们曾经便是败在我们手中,面对我们他们没有高傲的资本。”

  “只要我们展露出合适的实力,既能威慑住北匈奴,又不会将对方逼急,那么这种平衡局面就很可能会被制造出来。而对外,我们可以表现为大楚抛出来的弃子,任其生死,对我等不管不顾。毕竟以我们与袁术的竞争关系,如此也是情理之中。如此一来,安息和贵霜对我们就不会过于警惕,同时,因我们汉人的身份,他们也不敢轻易攻伐我们。汉人好面子的事可是天下皆知,即使我们是抛出来的弃子死士,大楚也不会放过消灭我们的人。”曹操眼中满是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