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暴君的宠姬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二百三十一章 结局

[字数:7095 更新时间:2019/6/15 23:35:00]




  他已经长成了一位掌握天下的帝君。

  莫兰却感觉这如火一般的气势让自己想逃,因为,她从他的眼内看到了那种男人想要掌握一切的愿望,而对象,就是她。

  他的眉眼之中,再也没有那种亲切与温和,有的,只是刀锋般的漠然与清冷,还有一种不达目地誓不罢休的决然。

  他骑着马,独自上了小山,莫兰未动,她知道,既使她动,也逃不过他。

  她也未下跪,只有淡淡的站着,如一株青杉的站着。

  这一刻,她想不出来,该如何的面对他,是如朋友般的寒喧,还是如仇人般的冷嘲,他,对于自己,已经是一个陌生人。

  那匹白马越跑越快,虽然是上坡,却由小步改成大步向前迈进,在马蹄奔走之中,莫兰感觉自己的被人拦腰抱住,下一秒钟,她就到了马背之上,背脊撞上他坚硬的盔甲,她被他揽得极紧,他道:“雨姐姐,朕终于见到你了……”

  莫兰微仰着头,看着他,离得近了,她才发现他的下巴长了青色的短须,他的手臂极为坚硬,揽得她的腰的时候,把她揽得极紧。

  他的气息喷在她脸上,眼眸深深的望着她,却一提缰绳,带着她跃马狂奔,耳边响起其它的马跟上来的声音,她唯有道:“你到带了多少人马,攻打迦逻帝国?”

  耳边传来风声,风声中递过他的叹息:“你以为,我是为了迦逻帝国而来?这个藏在沙漠中的国家。值得我发费如此大地精力?”

  莫兰想,难道不是?

  不管什么人,坐上了皇位,最终走上的,都是扩疆裂土的道路。

  连绵不绝的营帐出面在莫兰的面前,连天的营帐,漫天的旌旗,偶尔传来一两声战马的嘶叫。看见皇帝地马,军营的门口早已跪了一地地人。

  莫兰想要跳下马。齐临渊却制止了她。他怀抱着她,骑在马上。直达中心那个极高极大地主帐篷,一种走来,跪了满地的大大小小地将军,可是,没有人敢抬头望他。

  莫兰心想,果然,他已经不是原来那个齐临渊了。

  她只感觉,这一切滑稽无比,从他劫持自己开始。她就保持了沉默,她想知道,他能把所有的一切,带到何种程度。

  终于到了明黄色的帐篷里面,他依旧不让她下马。莫兰实在忍不住。大声的道:“齐临渊,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已经屏退了左右。要不然,又会有人因为这句话而大惊失色了。没有人敢直呼皇帝的名讳。

  “你终于开口了,雨姐姐,我以为,你会永远的沉默下去呢!”他的话语中带着一丝调皮,让莫兰稍微找到了一点过去的感觉,她挣扎着要从齐临渊的怀抱里下来,可是,他却紧紧地抱着她。她怒从心起,用一个擒拿术反攻过去,想要甩脱他的钳制,哪里知道,他的手臂如铁铸一般,她的进攻,一点也不起作用。

  她恨恨的想,好,我就坐在马上,看你怎么下马!

  她低估了齐临渊地本领,她只感觉身体一动,他居然抱着她从马背上直落了下来,飘在地上,连身形都没看清楚,就下了马。

  莫兰冷冷地道:“你现在可以放手了吧!”

  齐临渊笑了笑,松开了手,莫兰跳下地,向后退几步,他道:“雨姐姐,你现在怕我吗?”

  莫兰哼哼两声,没有出声,所谓敌不动,我不动,她下定决心,想看看这小鬼想要干什么,直到现在,她才稍稍找到了过去的感觉,把他当成一名少年。

  她发现,才一年多不见,齐临渊居然又窜高了好大一截,如今地她,只不过到达他了胸口而已。

  “你来迦逻干什么!”莫兰终于忍不住问道。

  齐临渊笑了:“雨姐姐,你搞错了,这里,不是迦逻,这里,是大齐的疆土啊,两国并未开战,我不会如此糊涂,随随便便进入人家的领土的!”

  莫兰心中恍然,明白他讲的,是真的,自己居然晃晃悠悠的来到了两国交界的地方吗?可是,他怎么会知道我在那里?难道说,他早就盯上了自己?他现在贵为一国之君,有什么不能办到?更何况,自己一路走来,并没有特意的防备周围有没有人监视。

  但他接下来的话,却让莫兰大吃一惊,他道:“雨姐姐,我知道,你在寻找一件东西,而刚刚好,这件东西,就在我的手上……”

  莫兰失声道:“什么,什么东西,在你的手上?”她的声音忽然间拔高,自己听了,都感觉尖利无比,她做好了准备,齐临渊会跟她道述别离之情,又或许问她别后种种,但是,她却怎么也想不到,他什么寒喧话都没有说,直接了当的,说出来这一句话。

  这是一句直击到她心灵深处的话,他很明白,这个时候的自己,最需要的是什么!所以,他没有风花雪月,没有什么过渡,直接对自己说出了这翻话。

  齐临渊笑了笑,眼眸深深的望着她,这种眼光让她畏缩了一下,那不是一个男孩的眼光,是一个成熟的男人的眼光。

  她明白了,叹了一口气,仿佛思虑良久,才慢慢的道:“你需要什么,只要你真的有,什么……我都可以与你交换……”

  齐临渊忽然间也学她的模样叹了一口气:“雨姐姐,你很明白,我要的,是什么!”

  莫兰咬了咬牙,这个时候的她。感觉心底无与伦比地软弱,长明间的失望,已经让她放弃了一切希望,但现在,却有一线希望在眼前,那线希望就算是一根稻草,她也愿意不惜一切的抓住。

  她道:“我不明白,但就算是我不明白。但是,不管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只要我有的!”

  齐临渊忽然间哈哈大笑起来,他道:“雨姐姐。您想到哪里去了,我不过想要你在事后为我煮十天的佳肴而已,你以为,作了皇帝的齐临渊,真的变成那么不可理喻?”

  莫兰听了,一口气猛然间松了下来,却怀疑的望着他,他真地什么都知道,连自己恢复记忆之后成了厨艺高手都知道?

  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在他地目中,那么,迦逻帝国地秘闻,他知道吗?想起自己千方百计的去找寻答案,而凑巧。他就带着答案出现在这里。天下间,真有这么凑巧地事?

  他一定花了不少的心机在迦逻。可是,这个大漠深处的城市,值得他花费那么大的时间与精力吗?

  一想到此,莫兰不得不问:“你,有志于迦逻?”

  这句话表示了一种意思,你想入侵迦逻?你想把迦逻划为大齐的版图?

  齐临渊轻声的道:“雨姐姐,你感觉我变了吗?变得想把一切掌握在手中?”

  莫兰心想,的确,你是变了,初初看到你,我简直都不敢认你了,你身上帝王般的锐利眼神,难道是假的?

  齐临渊叹了一口气:“雨姐姐,其实,我什么都没有变,但是,如果不装扮成那幅模样,我会让很多人失望地,特别是我的父亲,他会非常失望……”

  莫兰问:“你的父亲,他怎么样了?”

  齐临渊道:“他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有时候,我宁愿坐上皇位地这个人,是他,而不是我!”

  莫兰心想,看来,又出现了一个傀儡。

  齐临渊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并没有把我当成一个傀儡,甚至,他竭尽全力地帮我树立皇帝的威信,可就是这种压力,让我喘不过气来,我真希望,我还生活在西宁王府,是一个什么都不用管地小世子。”

  莫兰沉默无语,想想大齐的这两名皇帝,都是少年登上帝位,一位被人称为白痴,权势操控在米世仁的手上,最后惨淡收场,而这一位,却完全相反,他的父亲尽全力打造着他,与前一位相比,他是幸运的。

  从他的举止,他的威严,他的谈吐,莫兰知道,西宁王的确没有把他的儿子当成自己权势力的傀儡。

  她叹道:“有一个对你如此好的父亲,你应该幸运,有很多人,想要这种亲情,都没有办法得到呢!”

  她想起了躲在大漠底下那一百多个从五千年后来的人,他们抛妻弃子,选择一条不归之路,为了一个千分之一实现的愿望……与他们相比,齐临渊真是幸运很多。

  她眼眉之间的愁绪感染了他,他笑道:“雨姐姐,你想不想知道,我的手中,究竟有什么?”

  莫兰怎么会不想知道?她心心念念的都是这样东西,但这一瞬间,她却非常怕再一次失望,所以,她不敢问。

  齐临渊踱到书桌后面,拿出一个木盒,揭开来,递给她:“雨姐姐,这件东西,就是我要送给你的礼物……”

  她颤抖着手,接过那个木盒,木盒里的东西,她看得很清楚:几张残破的纸,纸上的字是如此的眼熟,这几张纸,就是缺少的那几页!

  而上面的文字,。她也认识,是世界语,是几千年之后的世界语!

  当她带着这几张残破的纸回到大漠地底之城的时候,齐临渊骑在那匹白马之上,远远的凝视着她,眼中露出少年人的忧郁,他喃喃的道:“雨姐姐,希望能帮到你,我是想留下你的,但我知道,如果留下你,留住的,只不过是一个躯壳,那又有什么用?”

  一边有一位将军模样的人道:“皇上,还需要派人监视他们吗齐临渊淡淡的道:“不用了,以后,他们不需要我们了……”

  事后,将军私下对自己亲密的下属道:“我们皇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花费了无数的人力物力,暗地里把自家所有的祖坟都翻了,翻出这么个木盒子,轻描淡写的就送给了人家,还以为他会与迦逻帝国谈判,为大齐拿一些好处呢!”

  自然,这番话,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会传了出去。这种事,传出去可是震惊天下的大事,有谁会认同,大齐的皇帝冒着惊动祖先的大不讳之罪,寻找的,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盒子?

  莫兰拿着盒子,回到了地底之城,那残片对上去的时候,每一个人都露出欢喜的神色,原来,解决一切的方法,是这样。

  可是,问题是,那只小狗呢?

  那只名叫金毛虎王的小狗,到了哪里?

  原来,残片上写得很明白,这种致命的缺陷的关键在那只小狗身上。

  这个时候,他们才忽然间醒悟过来,没有人知道这只小狗从何而来,而莫兰自己也搞不清楚,这只宠物狗什么时候来到她的身边的,仿佛某一天早晨,它就在她房子前面的莫地上玩耍,被她捡了回来,经过简单的检测,知道它是一只机器狗,只是在外面蒙了一层生物皮,与当时人们之间流行的机器宠物一样。哪里有人会想到,这只狗的寿命,是不几年,也不是几十年,而是几千年?它一直等在那里,等着有人发现它,或许,它有一种直觉,所以,跟着莫兰来到了迦逻?可是,现在它去了哪里?

  实验室的人蜂涌出来找狗,而迦逻帝也发了告示,全民一起找狗。

  一时间大街小巷都是狗声,可是,让人失望的是,找了无数的狗,却没有一只是那只小狗。

  正当人们失望的时候,那只小狗却迎着早晨的阳光向莫兰奔了过来。

  接下来的事,很顺利,那只小狗仿佛知道自己将要完成使命,在众人的面前,它旺盛的生命力慢慢的消失,它合上了自己的双眼。

  镗开狗腹之后,打开狗铁铸的身子,有一个小小的合金瓶子,瓶子里面,就是这种病的解药。

  让人感慨的不是这种病得以治疗,每一个人变成正常之人,而是残页上写的几句话:长生不老本生就是一种病,如果想要得到,便会失去其它,人,只有经过生老命死,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我们在地球上做的这个实验,不管结果怎么样,最后,这一切都会被封闭,我们留下了治疗这种病的解药,也留下了不少能够长生的方法,这两样东西,我们分别放在这个大陆的南边,与北边……

  原来,引起无数人争夺的东西,只不过是别的星球的人开的一个玩笑而已。

  大漠之城的人们,他们都不能回到五千年之后,但留在这里,何尝不是另一种生活的开始?

  有这么多人的帮助,当那一天来到的时候,是不是可以把迦逻城发展得更为繁华,富强?

  没有人想,这一切的繁华最后都会被天外的那一个陨石,砸落地底,尽量的享受每一天,不是更好?

  普罗与莫兰辞别了迦逻城的人们,如很多大团圆结局的主角一样,他们的身后留下长长的背影,金色的阳光照耀在他们身上,他们依偎着走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