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寒门贵子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零六章 玄机书院

[字数:3459 更新时间:2018/12/6 15:43:00]




  其实,为经史作注,历来众说纷纭,争议颇多,自汉魏至唐宋再到明清,大儒辈出,却仍旧无法在某些观点上取得一致。单说春秋,就有数十种集注,每字每句都掰开来碾碎了去研究,可谁真谁伪,难有定论。所以宋朝儒士车若水在《脚气集》里讽刺说《春秋》一书,真实的意思谁也判断不得,除非把孔子从坟墓里挖出来说当时之事,听他亲口说褒贬去取之意,方能彻底明了。

  这话糙理不糙,后人注疏,多为宣扬己见,难免会夹带私货,你的私货,别人怎么会满意,于是千百年下来,孔子的原意或已被曲解,反而那些适应当时社会发展和朝廷需要的注疏经过宣扬,逐渐流传了下来。

  徐佑若是和魏无忌就《春秋》逐字逐句的辩诘,先不说徒费精神,而且各说各话,引不同的先贤的注疏,根本无法说服对方,更别说让对方折服。甚至一不小心就会露怯出错,乃至溃不成军。

  魏无忌虽受陆绪指使,可在《春秋》上确有不俗的见解,若不是徐佑用后世那个最著名的“以夏时冠周月”的理论来瞬间击垮了他的斗志,再纠缠下去,谁胜谁负,实在不好说。

  正在这时,回廊里走出来一人,跛了左足,但气度不同常人,大声问道:“徐郎君说孔圣以‘行夏之时’喻春秋大义,不知可有典故吗?”

  “有典!”徐佑头也不回,道:“《论语?卫灵公》里记载,颜回问孔子治国之法,孔子答以‘行夏之时’,故而出自此典!”

  以《论语》来证明《春秋》,这人无话可说,恭敬的弯腰下拜,然后来到顾允跟前,却只拱手而已,不发一言,辞别而去。

  有人悄悄捅了捅张桐,低声道:“这人是谁?竟有胆量当面质询徐微之,还对府君如此无礼?”

  张桐身为张氏子弟,见多识广,也微露讶色,道:“此人应该就是徐州服子衿,人道北服南魏,是江东最善春秋的两人,看来都被微之不费吹灰之力的击败了!”

  是啊,在外人看来,徐佑胜的轻松,可只有他自己知道,若无后世那些伟大的学者们的孜孜不倦的钻研和探索,他如何能够安然站在这细腰台上,聆听万众的欢呼?

  这不是他的胜利,而是文化延续的胜利,是历史发展的胜利,是后来者对先行者的胜利,这种胜利不关乎输赢,不关乎尊卑,只是隔了千年的时空,同根同种的华夏人,彼此之间智慧和勇气的碰撞!

  “起来吧!”

  徐佑扶起魏无忌,望着四周层层叠叠的人群,高声道:“汉末以来,长期变乱,儒家典籍散佚,文理乖错,且师说多门,章句杂乱,以至于我名教垂微,圣人蒙尘,致使佛道昌盛,世人羞为儒生。佑虽不才,愿意倾尽家财,于钱塘灵秀山设玄机书院,诚邀,删裁繁芜,刊改漏失,择善而从,考前儒之异说,符圣人之幽旨,从此让儒门存经典,让儒生明经义,让出这番蛊惑人心的话的机会。

  如同十年堤坝蓄水,一朝泄洪,效果显而易见!

  挟大胜之威,宣春秋大义,能挤破脑袋来参加今日盛会的,无不是饱学之儒生,扬州之俊杰,尤其顾陆朱张等高门子弟,为顾允凑趣也好,为徐佑张目也罢,立刻纷纷攘攘,一个劲的叫好支持。

  “徐师,若不嫌弃,我愿至书院充一下人,为徐师执箕帚。”魏无忌彻底被徐佑的深厚学识和人格魅力折服,一心一意追随他成就儒门再起荣光的无上大业。

  “你名震江东,岂是执箕帚的下人?可择日来玄机书院做一都讲,就主讲《春秋》!”

  魏无忌振奋道:“好!等我回家安顿一下,立刻前往钱塘投奔徐师!”

  自魏无忌下跪之后,陆绪的牙几乎都要咬出血来,他费心策划了这么久,光为了让魏无忌挑战徐佑就屈尊降贵和他以密友交往,总想着等到今日,看那徐佑如何丢尽脸面,然后再冲上去狠狠的践踏几脚。

  可……可是,结果呢?

  自己的刀成了他人的盾,自己的棋子,成了他人名望之下的垫脚石!

  而他自己,连做笑柄的资格都没有,满堂高朋,根本无人在意还有他这样一个人!

  是可忍,孰不可忍!

  许是看到陆绪的脸色委实难看,他身后一人登的站了出来,故意用戏弄的语气喊道:“徐郎君大言不惭,妄言要振兴儒门。当今之世,人人礼佛,人人信道,人人谈玄,却又有几人愿意和腐儒打交道的?你来说说,到底什么是儒生?”

  这个助攻真是到位,徐佑轻迈步,立在高台边缘,面向东,脚踏地,负手而立,道:“儒生者,为书院的宗旨和前景,他部分盗用朱熹的白鹿书院的约规,以“学、问、思、辩”为办学主旨,重现孔圣有教无类的思想,不分贵贱和门第,也不分资质和老幼,只要肯归入儒门,皆可来书院就学,最终要达到述先圣之玄意,思整百家之不齐的目的,结束儒门当前混乱不堪的现状。

  不知过了多久,徐佑身边的人越聚越多,顾允看看时辰,无奈取消了李仙姬登台献艺的既定节目,好不容易说服众人先行散去,等日后齐聚钱塘,再详细商议,然后和徐佑回到太守官舍。

  “微之,这是《八月帖》,送给你了!”顾允笑道:“我说话算话,你击败魏无忌时,那杯酒尚温。”

  张芝的真迹在后世没有一字流传,这会捧着闻名已久的《八月帖》,徐佑的兴奋溢于言表,顾不得劳累,伏案认真的观摩。

  顾允好笑道:“你向来淡然,不爱财不贪色,却没想到竟为张贴痴迷!”

  “财乃身外物,千金散尽还复来;色乃刮骨刀,红颜皮下皆骷髅;唯有这一笔飞白,才是真正不朽的东西!”

  “哦?原来微之郎君是这般看待世间女子的,若我说出去听,可不知道江东多少好女郎要黯然神伤了!”

  徐佑抬起头,门口站着一绝美的丽人,身穿逶迤拖地的刺绣折枝绣花金带菱裙,青髾白襳,绕着围裳随风而起,显得灵动又飘逸。满头青丝绾成盘桓髻,双眸丹凤剪水,荡漾清波,身姿修长如仙鹤,傲然且迷人。

  李仙姬?

  徐佑虽然没有见过,但从她身上似乎看到了宋神妃的影子。只不过宋神妃跟着郭勉日久,气质里悄然带了点富贵气,而李仙姬却更偏向知性的文雅,但不管怎样,那种青楼女子烟视媚行的风流体态,总会在不经意间跳入你的心湖,轻轻的扬起一朵斑斓的水花。